汤建军:山乡巨变的伟力必定磅礴再来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4 次 更新时间:2022-08-05 23:39:36

进入专题: 乡村振兴  

汤建军  

   在全国脱贫攻坚总结表彰大会上,习近平总书记曾深情赞叹:“脱贫地区处处呈现山乡巨变、山河锦绣的时代画卷。”《求是》杂志2021年第20期刊发的中共中国作家协会党组署名文章《新时代文学要牢记“国之大者”》一文写道:“周立波1955年携全家从北京回到故乡湖南益阳农村安家落户,他白天同群众一起劳动,晚上记录所见所闻所思,有时一直写作到天明,成就了长篇小说《山乡巨变》。新时代文学工作要努力拓展深入生活、扎根人民的途径方式,引领作家不断提高深入生活、发现生活的能力和自觉,在‘身入’、‘心入’、‘情入’中创作出反映新时代、具有大气象的精品力作。”

  

   当时,我正在中央党校参加一个学期的封闭学习,看到这篇文章内心十分高兴。因为这标志着,中国作协正式官宣,中国作协作为党领导下的文艺社团即将成建制地向周立波、柳青等老一辈作家学习,牢固树立“和人民一道前进”的创作理念,全部身心投入火热的生活和书写人民的光荣事业中。

  

   2021年12月15日,中国作家协会党组书记、副主席张宏森在中国作家协会第十次全国代表大会上的报告中首次提到“新时代山乡巨变创作计划”。

  

   2022年3月17日,中国作协会正式发布“新时代山乡巨变创作计划”征稿启事。《旗帜》杂志2022年第5期发表中国作协党组书记、副主席张宏森文章《书写新时代山乡巨变的新史诗》。

  

   昨天,我看“观潮的螃蟹”文章得知,7月30日上午,在十八洞村精准坪广场举行了中国作家“深入生活、扎根人民”新时代文学实践点授牌仪式。最近几天,中国作协团队还将重走清溪村,感悟新旧“山乡巨变”,书写崭新的历史诗篇。

  

   (一)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文艺创作方法有一百条、一千条,但最根本、最关键、最牢靠的办法是扎根人民、扎根生活。”习近平总书记这句话就是对周立波创作《山乡巨变》的经典总结和肯定。二十世纪50年代,湘籍作家周立波全家从首都北京迁回老家益阳,与家乡乡亲天天生活在一起,亲眼见证社会主义农业合作化运动的活生生实践,《山乡巨变》一夜成名,影响亿万国人,成为了那个时代的标记。

  

   六十多年前,周立波回到久别的故乡,把自己的文学创作根植进家乡清溪村的沃土。十年左右,他就与乡亲们朝夕相处,得以在田间地头、村舍屋场等任何地方与村民随时谈心,于广阔天地、白墙青瓦间搜集大量第一手最真实素材。所以,他在故乡就能遇到了书中“亭面糊”的原型邓益廷,还学会了许多乡亲劳作时的方言土语。《山乡巨变》等一系列文学作品,是他扎根乡村十载孕育出来和自然流淌出来的文学硕果,这些作品不仅生动深刻展现了当时社会主义建设时期农业合作化运动对乡村的历史性重塑和巨变,而且也尽情倾诉着对社会主义山乡未来发展的美好愿景和期许。

  

   我们知道,中国共产党就是通过马克思主义理论武装人民,靠“打土豪分田地”起家的,高举的党旗就是镰刀锤头旗,代表着共产党要唤起工农千百万,一起革地主阶级和资产阶级的命,彻底推翻“三座大山”,让贫苦人民翻身当家作主人,为人民谋利益,为民族谋复兴,就是我们党的初心使命。从这个意义上,中国共产党自成立起就是为人民脱贫的,就是要为全国山乡巨变的。

  

   半个多世纪前,周立波笔下的山乡巨变来自于一场轰轰烈烈的“农村合作化”运动。这一山乡巨变实际上是中国共产党引领中国社会伟大变革过程,史称农业集体化。

  

   那么,这场社会主义农业合作化是什么、来自哪里、最终走向如何呢?农业合作化就是指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通过各种互助合作的形式,把以生产资料私有制为基础的个体农业经济,改造为以生产资料公有制为基础的农业合作经济的过程。社会主义农业合作化,就是党中央带领全国农民在农村对社会主义的伟大探索,主要包含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农业合作化的起源其实大可追溯到红色革命根据地时期、解放区时期,那时许多农村早就组织了互助组进行农业生产。1949年10月至1953年,全国农村开始以办互助组为主,同时试办初级形式的农业合作社。1951年9月,中共中央召开全国第一次互助合作会议。会议通过《关于农业生产互助合作的决议(草案)》,全国各农业互助合作运动发展加速。1952年底,全国农业互助合作组织发展到830余万个,参加的农户达到全国总农户的40%。1952年冬至1953年春,农业互助合作运动出现了急躁冒进倾向。为纠正这种倾向,中共中央于1953年3月8日发出了《关于缩减农业增产和互助合作五年计划的指示》《中共中央关于农业生产互助合作的决议》。1953年4月3日,中共中央农村工作部召开第一次全国农村工作会议,提出“稳步前进”的方针。1953年10月15日、11月4日毛泽东两次同中共中央农村工作部负责人谈话,提出互助合作运动是农村中一切工作的纲,是农村工作的主题,说“纠正急躁冒进”是一股风,吹倒了一些不应吹倒的农业生产合作社。1953年12月16日,党中央公布《关于发展农业生产合作社的决议》,农业合作社从试办进入发展时期。农业生产合作社运动迅速在全国展开,1954年农业合作社的数量比1953年增加了15倍。

  

   第二阶段:1954年至1955年上半年,农业生产初级社在全国普遍建立和发展。1954年4月召开的第二次全国农村工作会议提出,1955年合作社要发展到30万个或35万个。1954年11月召开的第四次全国互助合作会议进一步提出在1955年春耕前将合作社发展到60万个。1955年4月,合作社发展到67万个。1955年1月10日,中央发出《关于整顿和巩固农业合作社的通知》,要求各地停止发展,集中力量进行巩固,在少数地区进行收缩。3月上旬,毛泽东提出根据不同地区的情况,停止发展、实行收缩和适当发展。4月下旬召开了全国第三次农村工作会议,总结经验,布置工作,提出要求。1955年5月17日,中共中央召开华东区、中南区和河北、天津、北京等15个省市委书记会议。根据毛泽东原来的提议,会议提出1956年发展到100万个社的意见。1955年7月,全国原有67万个合作社,经过整顿,巩固下来的有65万个。

  

   第三阶段:1955年下半年至1956年底,是农业社会主义改造的第三个阶段,也是农业合作化运动迅猛发展时期。1955年7月31日,中共中央召集各省委、市委、自治区党委书记会议,毛泽东在会议上作了《关于农业合作化问题》的报告,对党的农业合作化的理论和政策作了系统阐述,并对合作化的速度提出新的要求。1955年10月4日至11日,中共中央七届六中全会通过了《关于农业合作化问题的决议》,会后仅3个月左右的时间就在全国基本实现了农业合作化。到1956年底,参加初级社的农户占总农户的96.3%,参加高级社的达到农户总数的87.8%。

  

   历史表明,声势浩大的农业合作化运动使农村土地由农民个体所有转变为合作社集体所有,解决了土地公有的问题,这才有可能对土地利用进行科学合理规划,开展大规模农田水利基本建设,改善农业生产条件。可以这样说,通过农业合作化运动在农村基本上实现了完全的社会主义改造,完成了由农民个体所有制到社会主义集体所有制的转变,奠定了我国农村社会主义建设的根本制度,开启了农村社会主义建设的崭新历史时期,这是今后改革开放特别是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和土地流转集中经营的基本制度保障。

  

   此时,我的脑海中突然闪现电影《周总理回延安》一组镜头,这组画面反映了总理在1973年抱病回访延安的真实故事。影片中,他发现老房东郝二爷,好像很久都没有吃饱过,一碗大米饭很快就吃完了,吃完后还盯着锅里的看,想要吃却又不好意思,便把自己的碗筷放下,把开水倒进碗里,把剩下的米粒就着水一起喝下去。周总理招呼老乡们快吃饭,但老乡们都蹲在地上不肯上桌吃饭,说家里的婆姨和娃还饿着肚子,要把饭带回去。周总理吩咐工作人员,给老乡们带饭回去,老乡们这才放开肚皮吃饭。周总理知道延安还很贫穷,但是他没有想到人民最基本的温饱问题还没有解决,战争年代时大家尚且可以吃饱肚子,但是在和平年代,却没有饭吃,他流下了自责的泪水:“这是我的责任啊,我没有当好这个总理。”

  

   从这个电影片段可以发现,因为社会主义农业合作化没有彻底解决中国人的吃饭和温饱问题。这一充满社会主义梦想与情怀的农业合作化运动最终在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画上了句号。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我国广大农村普遍实行了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从形式上似乎回复到了农业合作化前的个体经营状态。实际上,以包产到户为基本特征的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与农业合作化以前的个体农业区别很大。主要区别在农业合作化之前的土地是个体农民私有的;而包产到户之后的土地所有权仍是集体的,农民与集体是一种承包关系,经营方式由集体生产变为农民个体劳动。当年农业合作化的目的,就是要将土地等主要生产资料的私人占有改变为集体公有。

  

   周立波的《山乡巨变》只是当时亿万中国农村的一个缩影,真实反映了社会主义合作化运动生动景象和巨大成就,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社会制度变革让无数中国山乡发生了巨变,这伟大历史功绩是任何时候都不可抹杀的。历史表明,生产关系的大变革往往会伴随一段时间对社会生产力的破坏。但总体而言,农业合作化不仅没有破坏生产力,而且极大促进了生产力。比如,1956年农业总产值就比1955年增长6.4%,工业总产值增长28.2%。而且,农田水利建设和农业技术改造逐年都在发展,粮食产量逐年都有增长。我们也不否认,在其进程中确实出现冒进和右倾主义,这是我们今天还要警醒的历史教训。

  

   (二)图片      2013年11月3日,湖南湘西州花垣县十八洞村,一张与老乡们合影的经典照片至今还放在习近平总书记的办公室,那就是总书记和围坐在身边的乡亲们亲切攀谈的精彩瞬间,在这里,总书记首倡“精准扶贫”。从此,“精准扶贫”从十八洞村走向全国,照亮了千村万落的脱贫之路。以“首倡之地”行“首倡之为”的十八洞村,成为了中国精准脱贫的样板。

  

   历时八年,十八洞村人均收入由2013年的1668元增至2021年的20167元,增长11倍。湖南682万建档立卡贫困户、6920个贫困村、51个贫困县全部脱贫摘帽。2020年底,中国如期完成新时代脱贫攻坚目标任务,现行标准下9899万农村贫困人口全部脱贫,全国832个贫困县全部摘帽,12.8万个贫困村全部出列,提前10年实现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减贫目标,完成消除绝对贫困的艰巨任务,这一伟大壮举创造了人类减贫史上的奇迹。古老神州大地书写了人类反贫困斗争史上最激动人心的故事,创造了又一个惊艳世界的人间奇迹。

  

人们不禁要问,这一减贫奇迹为什么没有发生在自诩现代化最高的美西方国家和地区,而偏偏发生在多被美西方责难和污蔑的古老神州中华大地呢?这是中国共产党坚强领导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独特魅力,(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乡村振兴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农业与资源经济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5785.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