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新:亮亮柴与狐狸火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99 次 更新时间:2022-08-04 00:27:58

进入专题: 夜光木  

罗新  

   记不确切了,不是一九七六就是一九七七年,板栗和橡子都纷纷跌落的仲秋时节。那时我在我家所在林场附近的农村读初中,学校组织勤工俭学,上山捡橡碗。晚上住山里荒弃多年的尖峰庙,全班二十多个男女学生,挤在一间看上去快要坍塌的老房子里。朝门的正墙,原来可能是供菩萨的地方,早已连塑像带桌案都给扔出去了,现在只剩被漏雨刻出多条黑沟的灰墙,多处露出半是青砖半是土坯的墙体。两侧的墙上满是壁画,当然同样叫漏雨给搅拌成了一片乱色。我记得这个场景,是因为我那天比较早就在指定位置躺下了,山里天黑后降温快,穿单衣冷得发抖,于是钻进被子,昏暗中呆呆地看墙壁和屋顶。

  

   这时听到了院子里的喧哗。“亮亮柴!亮亮柴!”听清了这句话,我赶紧爬起来,趿拉着球鞋跑出房间。我在林场这么多年,当然早就听说过亮亮柴,可是一直没有见过。事实上就我所知,真正见过亮亮柴的人可能非常非常少,尽管大多数人都听说过。所谓亮亮柴,是山里的一种枯死的木头,可以发出光亮,有的亮度高到可以照明。傳说中有人夜里在林子里迷了路,靠一根亮亮柴走回家。和常见的鬼火(磷火)不同,亮亮柴不是飘移不定的气体,而是固体的,是一根木头,和手电筒差不多。据说这种可发光的木头只见于深涧潮湿之地,唯有夜间看得见。我每次在山里进到幽暗湿冷的沟谷,都东张西望,盼着遇到亮亮柴。山里有好多让人神往的传说,亮亮柴是最能点亮小男孩梦想的传说之一。

  

   昏暗的院子里同学们围成一丛,中间一个男生手里抓着块什么,起起伏伏都是惊叹声。我挤到人丛中央,见到了那块引发骚乱的老树根。这截树根长不足一尺半,普通饭碗的碗口那么粗,看上去已枯朽多年,湿乎乎的,滑不溜手。树根中部大节瘤的下边凹陷处,巴掌那么大的一块,发着蓝绿色的微光。原来几个男生到附近山沟捡板栗,遇到了这个宝贝。大家簇拥着这块老树根进到室内,关上门,吹熄了马灯,真正的黑暗中,亮亮柴的微光像是被加强、被放大了,变得格外明亮,色彩也从蓝绿转为黄绿。有人拿着课本凑近去,似乎也可以照见纸上的字画。然而不大一会儿,那片光慢慢黯淡下去。“泼水,泼水!”显得颇有经验的同学大声提示。有人取来一杯水泼上去,可是不仅没能救回那片光,还直接浇灭了它。大家对着老树根叹息。夜里我多次醒过来,向搁亮亮柴的门边探头,然而看不到一点光亮。

  

   那是我唯一一次见到传说中的亮亮柴。这么多年,我几乎没有再想起亮亮柴,正如没有再想起许多在山里听说或见到的奇怪物事。一个原因或许是,我慢慢意识到我生长其中的那片山地并不算什么大山,我曾深深迷惑的东西在别处却相当平常。比如,我最喜欢的山野水果之一是八月炸,我本以为只有我们那里有,后来听说很常见,我自己在日本乡下闲逛,撞见过一大棚架,原来并不稀罕。亮亮柴想必也是如此。很多年过去,我都不知道自己还记得它。直到二0二0年夏天,读查慎行《陪猎笔记》,忽然见到他在康熙四十二年六月七日(一七0三年七月二十日)日记的末尾,记了这么一件事:“内侍传示夜光木,乃山中老树根,为沙水所淘,岁久有光如水精,置暗室中,能烛细字,真物理之不可解者。”

  

   夜光木显然就是亮亮柴!原来查慎行此前从未见过,康熙也是当作稀奇物事让太监拿给扈从诸臣传看,叫他们开开眼。康熙皇帝这次出巡口外,六月初四(七月十七日)从古北口内的柳林出发,当天到口外的两间房行宫,在这里驻跸五天。大概就是在抵达两间房三天后,当地官员(不知费了多少人力)献上这种夜光木。皇帝让翰林编修看这等新奇物事,自然不能白看,还会要求他们写作诗文以为纪念。收入《敬业堂诗集》卷三十《随辇集》的《赋夜光木》,应该就是查慎行当时应命之作:“积水生神木,俄登几案旁。四时无改火,五夜必腾光。近映藜辉淡,遥分桂魄凉。顿教虚室白,临卷胜萤囊。”

  

   那时燕山南北遍布巨松深林,环境景观与今日可见者迥然不同。查慎行的日记里,说古北口“弥望皆深松茂柏”,两间房一带“林木蓊郁,峦翠湿衣”。那时燕山密林里还有东北虎出没,康熙本人就猎杀过许多头老虎,见于《清实录》等书。燕山至努鲁儿虎山一线的林木历来都是华北最重要的木材资源。也许这样的植被条件使这一地区能够出产夜光木。查慎行游踪广被,阅历极为丰富。连查慎行都没有见过的,大概真是不容易见到了。这次在口外两间房开了眼,给他印象很深,后来他在旅京见闻笔记《人海记》里专列一条“夜光木”:“古北口外有老树,根为沙水浸润,岁久发光。以刀削去薄皮,肌理莹彻,大者含抱,小如臂指,皆透明如琉璃水精。夜置暗室中,照见细字,因呼为夜光木。出水半月后,湿气渐干,光亦渐灭,成枯橛矣。真物理之莫解者。此树亦不知名。”

  

   看来,查慎行后来对夜光木做了进一步研究(大概是向别人打听),所以笔记此条的内容远比日记丰富。但他对老树根发光的原理还是一无所知,只得仍旧感慨“真物理之莫解者”。有意思的是,他怀疑这种情况只发生于特定的树种,是树木品种的独特性造成了这种奇异现象,只是他已无从了解那个老树根属于什么树种。

  

   正是读了查慎行,我恍然惊觉,古人(至少是清人)已经记录过亮亮柴,但显然并非等闲可见之物。这激起了我的兴趣。一年来我依靠各种数据库检索工具(如中华书局的“中华经典古籍库”),在自己非常不熟悉的清代文献中还真是找到了不少材料。下面根据阅读和检索所得,加上东查西问,把文献中有关夜光木(亮亮柴)的记录稍作概括。非敢求全,管窥蠡测而已。

  

   跟查慎行一起扈驾至两间房行宫的,还有六个翰林(查昇、陈壮履、励廷仪、汪灏、蒋廷锡、钱名世),他们当然都遵旨传看了夜光木,也一定都曾应制赋诗。比如蒋廷锡的《咏夜光木》应即为此而写:“乍见星茫映室中,喜看藜火照窗栊。夜明帘薄来西域,径寸珠圆出海宫。清似晶融还贯月,碎如银散远随风。此身恍入琉璃界,宁羡金莲蜡炬红。”

  

   值得注意的是汪灏,他后来参与主持编写的《广群芳谱》木谱十四(卷八十一),新增了“夜亮木”条:“夜光木,一名亮木,塞外木经久而枯,其根不休,蟠回连理于土中,水渍木根,光辉透彻,中外一色,有类珠树夜明,焰可以烛物。取者昼日从朽株中,验其沴湿,昏黑往取,去其皮而光发,则是矣。泥沙净尽,竟体晶荧,经月水干,光乃渐减。”

  

   《广群芳谱》此条的重要性,尤其体现在对夜光木的解剖学描述,以及对获得夜光木的过程的说明,这两点基本不见于他处。这种知识不会是仅仅传看一次就可以获得的,我怀疑出自康熙皇帝本人。而此条的“集藻”部分所收,正是康熙皇帝所写的《夜光木赋》,前有序云:“塞上古木,夜视有光,遇雨益明。移置室中,即之可以烛物。嘉其有异,故赋。”赋的正文说夜光木“外禀巽德,内蕴离精”(八卦巽为木,离为火),“既腾辉于山谷,亦扬彩于檐楹,若乃灵根濯雨,荣枝浥露,芳泽加鲜,澄晖远布……庶含章之可贞,虽在野而靡失”。

  

   查慎行、汪灏这些翰林是第一次见识夜光木,康熙皇帝自己则早就见过了。整整二十年前的康熙二十二年(一六八三)六月,高士奇扈驾北巡。虽然高士奇刚出古北口就因病折返,但据他记录日程的《塞北小钞》,康熙北巡回京后把他叫到养心殿,给他看自己带回来的两件塞北珍物,一是盘羊,一是夜光木。高士奇这样描述夜光木:“夜光木生绝塞山间,積岁而朽,月黑有光,遇雨益甚。移置殿上,通体皆明,白如萤火,迫之可以烛物。以素瓷贮水投之,水光澄澈。雨露日远,则光渐减矣。考之群书,《真诰》良常山有萤火芝,大如豆形,紫华,夜视有光。《述异记》东方朔谓帝曰,臣游东流,至钟火之山,有明茎草,夜如金灯,亦名洞冥草。《拾遗记》祖梁国献蔓金苔,色如黄金,置漆盘中,照耀满室,名曰夜明苔。若夜光木,未有载者。惟《黄山志》载有放光木,殆其类欤?”

  

   清末沈兆禔《吉林纪事诗》有“朽木中宵自放光”之句,自注称所据即高士奇《塞北小钞》所记之夜光木。只是康熙的夜光木并非得自吉林,而得自热河。康熙如此珍视夜光木,应该与他对自然科学的巨大兴趣有关。他北巡见到的夜光木,不大可能是偶遇,必是事先嘱咐当地官员去寻觅的。当然他收集夜光木非为猎奇,而是想探寻朽木发光的原理。陈厚耀以数学奇才为康熙所重,两人切磋研究,关系亲密。阮元《广陵诗事》卷一称陈厚耀得皇上“所赐书籍、仪器、瓜果甚多;又赐热河夜光木,供之几上,光皎如月。厚耀奉敕赋夜亮木诗”。康熙把自己如此看重的夜光木送给陈厚耀,让他“供之几上”,当然是为了让他做些研究。

  

   不过,正如查慎行一再感叹“真物理之莫解者”,夜光木的发光原理在那时是得不到科学解释的。但因为皇帝感兴趣,影响所及,康熙年间有关夜光木的记载(诗作)就特别多。郑鉽的长诗《夜光木歌》开篇就是:“我闻拘弥之国有变昼之草,岂知兴州直北滦河东,更见夜光之木生蓬葆。”可见他所说的夜光木同样出自燕山北麓及热河一带,与查慎行等人的知识来源一致。他解释夜光木的成因,“乃是万古积雪千年老冰凝结成”,反映了他对塞北的想象,也说明他自己未履其地,更没亲眼见过夜光木。张谦宜在康熙五十一年(一七一二)写《咏物十四首》(见《絸斋诗集》壬辰年),第十四首即《夜光木》。题注云:“朽株也,湿则能照,光如冰雪。”这一年他刚中进士,“时分隶教习班”,故诗称“太史公门最末行”,但这个经历使他接触到有关夜光木的知识。

  

   也许可以说,是康熙创立了珍重夜光木的传统,这个传统的一个重要特征,就是强调夜光木出自塞北。后来诗文,多在这一传统之下。纪晓岚《阅微草堂笔记》卷十一讲发光的鸡蛋时,提到夜亮木:“塞北之夜亮木,以冰谷雪岩,阳气聚而附于木萤,不久即死。夜亮木移植盆盎,越一两岁,亦不生明。出潜离隐,气得舒则渐散耳。”

  

   虽然纪晓岚说夜光木出自塞北,证明他属于康熙以来的夜光木知识传统,但他对朽木发光原理的解释,肯定大大不同于已具备一定近代科学思维的康熙皇帝。而乾、嘉时代的陈文述同样属于这一传统,其《颐道堂诗外集》卷二有《夜亮木》,题注云:“山中枯木根,入土千岁,夜视有光,置暗室中,毫发皆见。以素瓷贮水投之,澄澈通明,略无障碍。雨中益明。”文字依稀与前人雷同,而前后各诗都是有关塞外风物的,可见此诗所咏夜亮木亦出自塞外。不过诗中有“雨中光夺月,暗处耀分星”之句,夸张太甚,似乎他关于夜亮木的知识,都是从前人诗文中得来,非由自身验证。同时代的凌廷堪有《热河八观诗》(《校礼堂诗集》卷八),第六首即《夜光木》。凌廷堪在热河亲眼见过夜光木,也思考过它的发光原理,所以诗中对那些援引旧经的解释嗤之以鼻:“腐草为萤海水明,人间万物难臆度。穷理纷纷竞说经,可怜小智徒穿凿。”稍晚的吴振棫《养吉斋丛录》也有一条:“夜亮木,古木根茎所化。夜视有光,遇雨益明。盛京山中有之。圣祖有夜亮木赋,高宗有夜亮木诗。”

  

乾隆为夜光木既写了赋又写了诗,其手书《夜亮木赋》,假托苏轼在黄州时偶遇夜光木的故事以发憬悟之论,似乎是他自己的得意之作。不过我们必须把乾隆算在康熙以来的夜光木知识传统中,因为他对夜光木的兴趣显然只是(在表面上)追随康熙。乾隆时编定的《热河志》卷九十三物产二有“夜亮木”条,亦称“生塞外山中”云云。《四库全书总目提要》在《钦定皇朝通志》下称:“至于中国所无而产于遐方,(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夜光木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心灵小语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5728.html
文章来源:读书2022年7期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