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福民:交换视角下中国农业生产经营体系的升级路径

——以构建全国统一大市场为分析背景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81 次 更新时间:2022-07-31 21:16:03

进入专题: 全国统一大市场   农业生产经营体系  

隋福民  

  

   摘要:在构建全国统一大市场的背景下,中国农业生产经营体系需要升级。从交换的视角看,可以从再造农产品流通模式入手实现这一目标。我们主张,在现有的市场交换体系中边际生成平台交换模式,在一种竞争式格局下完成各自的演化,从而能够进化出符合中国国情的新模式。与传统体系相比,平台模式可以降低流通成本,减少信息不对称,有利于匹配供需、维持产销平衡。建立平台需要以生产者为主体,但国家需要在资金上进行大量投入,因为农业基础设施建设具有公共品的特性。这种平台模式有助于改善中国农业和农民的境地,有助于保障中国的农业安全,有助于以构建统一大市场为契机建立现代化的农业生产经营体系。

   关键词:农业生产经营、交换、平台模式、升级、统一大市场

  

   一、为什么要升级中国农业生产经营体系?

   中国农业要解决的问题是什么?在学界其实没有统一的看法。有的学者认为,目前中国农业的主要问题就是国际竞争力不足,即农业生产效率不够高。而提高效率的办法,就是走规模经济道路。农户就业的不断非农化为提高人均土地规模提供了基础。还有学者认为,中国农业的问题是产品质量不高,尽管按照我国的标准,农产品都在合格的区间,但与此同时,我们也要注意到,中国的质量标准实际上是相对宽松的。造成农产品质量存在跨国差异的原因一方面与土壤环境有关,一方面也与农业生产流通中的不合规操作有关。如何提高农产品质量呢?给出的药方主要是加强监管。还有人认为,中国农业的主要挑战仍然是数量上的,作为一个人口大国,我们必须时刻保持着供给充裕。中国是一个灾害频仍的国家,为了保证农产品的充分供给,必须保持一个数量上的优势,即总体上要供大于求。从宏观上来说,这样的诉求也具有合理性,尤其是我们强调安全的今天。怎么应对这一挑战呢?方略就是鼓励敦促生产主体增产。

   这些看法都有一定的道理。但仔细分析,又会发现诸多不足。比如,国际竞争力的问题。确实,我们需要在农业生产上提高效率,但是如果用欧美的尺度来衡量中国,那中国的效率无论如何是达到不了的,因为作为一个与土地密切相关的产业,我们不能脱离中国的资源禀赋条件来畅想未来。作为一个人口大国和文明古国,中国的土地资源已经基本上全部开发了,而且,人均土地的数量在世界上排名不高,尤其是与美国、俄罗斯、巴西这样的国家相比,我们甚至也不能与德国、英国、法国等国相比,与东亚的日本、韩国相比,因为工业化水平的不同,我们也有一定的差距。这种资源禀赋作为一个客观条件,它是难以迅速变化的。尽管速水佑次郎和拉坦的诱导创新理论认为,东亚国家提高效率的办法是采用更多的生物技术而不是规模化和机械化,[1]但生物技术的进步也有其固定的曲线,与产量的关系还要同时受制于其他要素,比如光照、水分等,并不是一个线性的关系。因此,提高效率我们需要注重,但如何提高效率需要符合自己的国情。

   质量问题由来已久。无数的农业观察者都认为中国农业的生产过程不尽如人意。比如,在大田作物种植中,违规使用某些灭草剂、生长素等。使用化肥和农药的数量往往也超标,残留则存在于土壤中,从而造成土壤的有机质损失以及重金属化。在流通过程中,为了保持农产品的新鲜度,也会采取一些措施,让农产品看起来很“美”,但增加了安全风险。在污染的土地上,尽管我们可以使用肥料,让农产品生长出来且取得丰收,但我们仍然不希望完全是这种农产品充斥市场,因此,才有目前的绿色、有机等追求。绿色的标准相对较低,有机的标准高,但有机产品普通的消费者难以长久承受,因为价格很高。这也从另一个侧面说明了农产品的质量确实有提升的空间。认为不存在问题实际上是掩耳盗铃。现实生活中,监管的“猫捉老鼠”游戏也并没有真正解决存在的问题。

   保持供大于求似乎是安全的举措。但这样真的安全吗?其实也未必。第一,如果产品质量不好,数量再多也不是理想境地。第二,如果生产主体的积极性不断受到打击,那也不利于农业生产的“可持续发展”。老百姓的积极性为什么会受到打击?因为供大于求,尤其是结构性的供大于求会导致某些农产品价格的“过山车”。价格的不稳定会让某些种植者、养殖者退出市场,同时还会造成资源浪费和环境的破坏。资源和环境事实上都是最为宝贵的财富。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所言: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贾雷德·戴蒙德在其研究中,也曾告诫过我们,自然环境对于一个民族生存的重要性。太平洋上复活节岛上的巨大石像不是外星人的遗迹,而是人类不顾及外部环境的警示。玛雅文明的辉煌和衰落也与人对自然环境的破坏紧密相关。[2]

   综上,我们认为目前对于农业问题的认识以及所提出的解决办法都有失偏颇。要么是脱离了中国的国情,妄想一个欧美式的道路;要么就是没有看到农业问题的实质,只能做做表面文章;要么就是不顾及农户的利益,或者说不顾及生产主体的利益,殊不知,基础不牢地动山摇。国家政策的发力似乎也找不到重点和突破口。比如,认为农户主体不能利用或者不会利用新技术,于是各种农业示范园区像雨后春笋一样在中国大地上野蛮生长,但除了便于参观之外,对于农业的最基层生产单位没有什么影响。国家为了提高效率,鼓励生产大户,鼓励进行规模化生产,殊不知,这本不应该是政府要操心的事情,因为,如果劳动力不断地流入到城市,并且能够在城市中有一个稳定的就业,那么,农户之间就会自发地进行土地流转,从而完成土地的集中和规模化,这是一个自然而然的过程,是一个结果,并不应该成为手段。政府也有各种补贴,因为是拣选式的和突击式的,因此,多半为能人捕获,而这些能人,有的是工商资本者,有的是具有信息优势的基层管理者。这些补贴并没有成为广大生产主体积极性的来源。中国的农业就是在这种“怡然自得”中一直没有本质的进步,没有跃迁式的创新。

   中国农业不需要进步吗?显然不是。我们认为,至少有两点需要警醒:第一,中国农产品的质量存在改进空间;第二,中国的自然环境到了非重视不可的地步了。自然环境与农业生产是密切相关的。我们认为,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中国人过了吃饱即可的年代,需求升级后我们的诉求是既要吃饱也要吃好。这里的吃好不仅仅意味着食品结构的变化,比如从吃粗粮到吃细粮,还意味着我们所吃的都是安全食品。我们也到了看得见青山绿水,留得住乡愁的年代了。我们不希望所有的河流都被污染,所有的土地都逃离不了板结的命运,作为一个农耕文明非常早的国度,四千年的农夫都没有让我们这个民族断了活路,今天,我们尤其需要重视传统农业文明带给我们的智慧。东亚农业的传统智慧曾让很多外国学者钦佩不已,比如多样化的有机种植以及循环农业的思路等。[3]

   二、为什么要从交换视角出发来审视问题?

   我们在这里提出交换视角,就是因为目前的思路过于注重生产端和生产过程。殊不知,生产、交换和消费是一个有机的整体。而且,交换能够影响生产和消费。有些问题看似是供给侧的问题,但实际上解锁的钥匙却是交换体系,就正如我们现在提倡统一大市场一样。从交换入手,很多生产方面的问题都能迎刃而解。

   交换是人类最古老的活动。有学者认为,交换似乎是人类的天性。他通过实验发现,大猩猩不知道交换,而人类则懂得交换。这可能也是人类能够发展的一个原因。亚当?斯密也认为交换是人类的天然技能。在远古时代,人们就会用自己富有的东西去交换自己不足的物品。[4]斯密和李嘉图还用绝对优势理论和相对优势理论证明了交换的合理性。从总体上而言,交换能够提高人类社会的福利。为了便利交换,人类发明出货币。有其作为交换媒介,交易的效率大大提高。这样,市场就大大发展了。人们把自己的产品拿到市场上售卖,然后用换来的货币可以购买自己想要的东西。货币不仅是交易媒介,也是储藏手段。有了充裕的货币后,可以随时去市场购买自己合意的商品。买东西的人就是消费者,出售产品的人就是生产者。在人类社会的很长时段,生产物总是不足的,因为技术水平低,还生产不出来足够的衣物和粮食。后来,随着知识的不断累积以及技术的不断进步,分工体系不断深化,生产效率不断提高,人类的生活水平才持续进步。但经济发展过程中,除了斯密-杨格过程,还有马尔萨斯过程,即人口数量也会随着生产分工和市场扩大而增长。于是,才有了人类难以逃离“马尔萨斯陷阱”的说法。当人口的增长过程快于分工带来的进步,社会就会通过瘟疫、战争等方式来重新达成人口和生产的平衡。

   工业革命之后,让这一切有了改观。这被库兹涅茨称之为现代经济增长。所谓现代经济增长,是指实现了人口和人均收入水平的同时增长。[5]这是人类历史上不曾有过的事情,归功于工业革命,归功于技术进步,归功于制度和组织的创新,因为新的制度形式和技术条件,让人类的生产水平相比过去有了巨大的飞跃。正如马克思所言,“资产阶级在它的不到一百年的阶级统治中所创造的生产力,比过去一切世代创造的全部生产力还要多,还要大……”。[6]一个新的工业时代来临了。当然,并不是所有的国家都出现了现代经济增长,“大分流”让一些国家成为后发展国家。但他们没有失去自己的信心,工业化追赶成为国家的发展目标。[7]工业化的一个重要诉求就是提高本国的生产能力。只有大量的生产,才能让本国的财富积累,让本国的人民生活水平提高。古典时代以及后来的新古典时代的众多经济学思想,大都非常重视生产。

   凯恩斯理论的出现第一次让人们把目光从供给端转移到需求端。在此之前,大家都很相信市场的力量,认为市场通过自然出清,就会让好的创新的企业不断出现,而那些拖后腿的效率低的企业会不断地退出市场,从而不断迭代进步。人们笃信市场交换体系的魔力。然而,20世纪30年代大萧条的出现,让人们开始对原有的信条进行反思。

   凯恩斯把以往的经济学理论定位于他之理论的一种特殊情况,即总供给等于总需求。但实际上,他认为,其时总需求不足的问题更为突出。经济生活中的问题不仅仅在于供给,或者说生产,而是有效需求不足的问题。为什么有效需求不足呢?因为随着经济的发展,收入上的不平等就会越来越突出,之前学者所言的供给会自动创造需求,实际上并不能完成,因为收入高的人边际消费倾向低但有消费能力,收入低的人边际消费倾向高但没有消费能力。怎么解决这一问题呢?通过财政和货币手段让人们有更多的就业和收入。凯恩斯乐观地认为政府通过这样的政策就可以平滑市场出清思路所带来的经济周期波动问题。当然,也会根治马克思所言的资本主义经济危机。

   凯恩斯思想大行其道了几十年。20世纪70年代出现的滞涨让自由主义经济理论再一次回归到大众视野。政府能够做一些事情,但政府也会失灵。正如货币学派而言,政府干预和货币增长是通货膨胀的根源。人们又一次笃信市场体系。中国在20世纪90年代确立了建设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目标,也完成了对市场体系信任的重建。市场体系在生产方面的体现就是分工,在交换方面的体现就是价格。如哈耶克所言,价格是具有“局部知识”的众多的交易主体进行分布式计算的均衡结果。[8]价格体现了人们所掌握的信息。市场交换体系体现了斯密意义上的增长,也是高效的制度安排。

市场交换体系本身有没有进化的空间呢?新时代数字经济,尤其是平台经济的兴起让人们看到了优化市场体系的可能性。确实,在信息传播渠道相对有限的时代,人们只能掌握一定量的信息。因此,人们的信息、知识都是有限的,甚至说是很少的。但在网络时代,这种信息的传播无论是在空间上还是在时效上都大为改观。当然,冗余信息也不断涌现。但无论如何,技术的进步,尤其是计算机、网络存储等诸多方面的进步让信息的生产、储存、传播成本都显著下降,因此,信息量变得非常巨大。以至于从庞杂的数据记录中提取有效信息都成了一门专业技术。市场是交换商品和信息的地方。由于数字技术的进步,(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全国统一大市场   农业生产经营体系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农业与资源经济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5652.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