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梦孜 王力:海洋命运共同体:理念、实践与未来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93 次 更新时间:2022-07-29 21:06:05

进入专题: 海洋命运共同体  

傅梦孜   王力  

  

   【内容提要】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构建海洋命运共同体重要理念,呼应国际社会治理海洋的共同诉求,代表全球海洋治理的中国方案,具有强大的生命力。在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和新冠肺炎疫情交织的今天,全球海洋治理既有问题仍待缓解,新的问题不断出现,治理赤字突出,供给能力缺乏。面对全新的挑战,需要国际社会共同努力,找准最为紧迫的方向,按轻重缓急逐步推进治理日程;需要在扩大共识、加强合作、依法治海及科技支撑等方面,形成明确的治理路径。

  

   “海洋命运共同体”是新时代中国海洋观和海洋世界观的集中映现。在全球呼唤加强海洋治理之际,“海洋命运共同体”这一理念代表着引导塑造国际海洋新秩序,共建和谐海洋、和平海洋的中国主张。海洋命运共同体这一概念最初由习近平主席于2019年4月在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成立70周年时提出,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人类居住的这个蓝色星球,不是被海洋分割成了各个孤岛,而是被海洋联结成了命运共同体,各国人民安危与共。”这一论述深刻阐释海洋孕育生命、联通世界、促进发展的重要意义。在百年变局和世纪疫情交织的复杂背景下,中国走向海洋、经略海洋的内外条件发生剧烈变化,海洋命运共同体作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重要组成部分,推进其建设进程,具有十分紧迫的现实意义。

   一、理念的力量

   中国是一个海洋大国,正在努力建设海洋强国。2013年,习近平总书记在十八届中央政治局第八次集体学习时强调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要进一步关心海洋、认识海洋、经略海洋”。在中国向“第二个百年”奋力进军的新发展阶段,中国审视蓝色海洋的时空背景、现实挑战及能力视野都将迎来深刻变化。中国与世界的命运更为紧密相连,海洋命运共同体正是中国的海洋观与海洋世界观的集中统一。“海洋命运共同体”理念反映了中国“四海之内”、天涯比邻、天人合一、和谐共存的古代朴素思想观念,既是对中国传统海洋文明精华的延续和升华,也是对马克思主义海洋观的继承与发展。海洋命运共同体更是新时期关于国际海洋新秩序的中国主张。海洋命运共同体这一理念的提出可谓“进一步丰富和发展了人类命运共同体重要理念的内涵,也是人类命运共同体在海洋领域中的实践,是实现有效全球海洋治理的行动指南,奏响了推动全球海洋合作的最强音。”海洋命运共同体这一理念的力量突出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站在世界历史的高度认识海洋,坚持陆海兼顾的大局观,体现出马克思主义的精神实质和深邃眼光

   马克思主义的海洋观为我们科学认识海洋提供了理论视角,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马克思主义对海洋的基本看法和观念,建立在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基础上,本质上是世界整体史观视域下的海洋观,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指出,世界历史绝不是全球各个地区、民族历史的简单相加,而是世界联系成相互依存、整体统一的历史。海洋作为“各国共有的大道”,需要从世界历史进程当中认识其关键作用,包括推进奴隶贸易为世界市场提供劳动力,促使殖民地不断开拓进而形成世界市场。世界史眼光构成马克思主义海洋观的哲学基础和表达场域,即海洋在时间上是一个纵深的历史范畴,在空间上则是一个无限宽广的世界范畴。

   海洋或大陆可以作为地理区位,但并非划分国家和国家阵营的标准。然而,西方地缘战略界不乏有人将“海洋国家”和“大陆国家”割裂开来,认为在价值取向、战略利益、发展模式上海洋国家和大陆国家是完全不同的,似乎两者水火不容,甚至必然发生冲突,这种陆海对立的论调虽然有近代历史的资料可以支撑,但从历史发展长河中考察仍难以令人信服。20世纪初,德国一度推崇所谓“地缘政治学”,坚信陆权和海权的世界冲突理论,声称陆海对抗是世界地缘政治的最普遍现象,最终将自身引向历史的歧途。21世纪初,美国、英国、日本等自诩“海洋国家”也有人提出“海上失明”问题,他们为了维持海上的相对优势费尽心机推动“海上政治回归”,加强战略海上伙伴关系,旨在应对“集中体现陆上强国特点的国家”,充满着习惯于大国对抗的冷战思维。

   “人类居住的这个蓝色星球,不是被海洋分割成了各个孤岛,而是被海洋连接成了命运共同体,各国人民安危与共”,这意味着海洋不仅是“海洋国家”的,更是全人类的。《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明确规定,建立国际海洋法律秩序的目的是,“在妥为顾及所有国家主权的情形下”,“实现公正公平的国际经济秩序,这种秩序将照顾到全人类的利益和需要,特别是发展中国家的特殊利益和需要,不论其为沿海国或内陆国。”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体现了国际社会的根本诉求,是世界整体史观的反映,更成为马克思主义海洋观中国化的集中体现,必然散发出时代的活力。

   (二)运用和谐友善的哲学伦理关爱海洋,坚持四海一家、亲海敬洋的价值观,传承创新中国优秀传统文化内核

   中华民族是最早利用海洋的民族之一,历史上创造了辉煌的海洋文明,留下许多走向海洋、开发海洋的宝贵经验。中国优秀传统海洋文化蕴含的深刻哲学思想、人文精神和道德理念滋养生发海洋命运共同体理念。比如,四海一家、天涯比邻的天下胸怀深深植根于中华文明。在开拓海上对外交往的过程中,中国以互通有无为主要形式,开展对外贸易。汉唐以降,开放的对外政策和发达的海洋运输,令海上丝绸之路规模初具,与大航海时代西方的征服、扩张、殖民形成鲜明对比。郑和七下西洋更是将中华文明远播海外,也极大促进了各国人民的交往及经济贸易的发展。再如,亲海敬洋、天人合一的终极关怀源于道法自然的民族智慧。“百川东到海,何时复西归”,中华民族历来赋予海洋某种具有终极色彩的文化意象。这种宇宙观崇尚人与自然的相融相通,要求人类在与海洋的相处中保持敬畏,坚持对海洋的有序开发,防止人类的生产和生活对海洋自然生态造成严重破坏,最终实现社会与自然的永续发展。西方关于人海关系的观念始于格劳秀斯的“海洋自由论”,工业化背景下自由开发、随意利用的原则造成对海洋的过度掠夺和破坏。海洋生态环境问题暴露之后,发达国家对海洋活动的态度剧烈转向,甚至出现较为极端的保护主义思潮。英国牵头成立“全球海洋联盟”,呼吁到2030年通过海洋保护区保护至30%的全球海洋,“3030”目标已成为席卷全球的“政治浪潮”。西方在利用海洋问题上态度剧烈摇摆,原因在于错误地割裂人海关系,破坏人与自然、开发与保护的平衡,必然破坏国际社会整体利益的平衡。

   在新发展理念指引下,“人海和谐”“关爱海洋”“共同家园”已经成为中国政府和人民的自觉追求,美丽中国需要美丽海洋。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我们要像对待生命一样关爱海洋”,“应该遵循天人合一、道法自然的理念,寻求永续发展之路”。中国主张构建海洋命运共同体,就是要促进海洋开发利用与环境资源保护的平衡,推动海洋开发方式向循环利用方向发展,实现“人海和谐共生”。这些关于海洋问题的新发展理念正是海洋可持续发展的必然要求,是向海而兴的必然遵循。

   (三)着眼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需要经略海洋,坚持统筹发展与安全的总体观,体现当代中国推进全球海洋治理的智慧和方案

   向海而兴,背海而衰。近代以来,中国安全威胁主要来自海上,诚如《筹议海防折》所称“海疆万里”,“一国生事,诸国构煽”,“实为数千年未有之变局”。纵观世界历史,任何一个现代化强国都离不开海洋,建设海洋强国理应成为“国之大者”的重要组成部分。当前,中国与域内海洋国家形成复杂的权益关系,与域外大国形成激烈的竞争关系。海洋是高质量发展的战略要地,也是国家安全的战略屏障,实现第二个百年目标新征程既要乘风破浪,也要劈波斩浪。在推动构建海洋命运共同体的过程中,统筹国内、国外两个大局,统筹发展与安全,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建设海洋强国的必由之路。

   构建在西方理论基础上的海洋秩序具有重博弈、轻合作的倾向。两千多年前的古罗马思想家西塞罗提出“谁控制海洋,谁就能控制世界”,马汉“海权论”同样强调控制海洋的意义,随后经过科贝特等人发展,贯穿此后全球海洋地缘竞争,对海洋安全风险发酵发挥着推波助澜作用。时至今日,这种零和思想仍然在太平洋上催发着“势力范围论”潜滋暗长,表现在西方分析、规划和决策人士的头脑中就是一条“假想线”,任何位于这条线“错误一边”的,带有一丁点中国影响力的项目都会被构陷为一种入侵、阴谋或对美国及盟友控制力的蚕食,而必须予以反击。

   海洋的流动性、关联性及多变性使各国命运紧密相连,海上问题的多发呼唤着多边治理,多边主义应成为全球海洋治理的基础。中国在建设海洋强国的征程中,特别注重“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两山论”对中国切实进行环境保护包括海洋环保都具有重要的指导意义,在海洋领域也是如此。

   “太平洋足够宽广”,全球海洋也能够成为践行命运共同体理念的先行区。作为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的重要组成和实践,海洋命运共同体理念反对零和博弈、相互排斥的逻辑,主张共商、共建、共享的海洋治理模式,秉持相互尊重、平等合作、互利共赢的海洋合作原则,提倡和平、合作、和谐的海洋发展目标,为维护海上安全稳定、推进全球海洋治理提供了中国智慧和中国方案。

   二、大变局中的挑战

   有效实现海洋治理,需要各国与国际社会协调一致,共同努力,应对海洋领域需要正视的现实问题。当前,世界正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加之新冠肺炎疫情全球蔓延,国际海洋领域形势已然发生复杂而深刻的变化,全球海洋治理也面临新挑战。

   (一)世界海洋政治舞台上多边主义受到挑战,一些国家内顾倾向严重,多边治理推进艰难

   特朗普政府上台以后,美国转向单边主义、“本国优先”,背弃多边主义合作原则,严重冲击二战后国际关系和世界秩序共识。特朗普政府受非建制与民粹力量驱动,以主导国身份退出联合国下属多边机构以及《巴黎协定》等多边承诺,几乎全盘否定美国在二战后主导建立的世界秩序框架,给21世纪以来国际社会开展广泛合作的基础共识造成难以逆转的破坏性影响。拜登上台后,国内执政根基持续走弱,民主党陷入四分五裂,对外战略动向深受国内牵制。俄罗斯科学院世界经济与国际关系研究所首席研究员安德烈?沃洛金甚至预测,美国深受内政束缚“在国际上将不会过于活跃”,一般认为这肯定将分散甚至淡化美国之于全球治理的决心。

   当今世界正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全球海洋秩序也处于百年激荡的历史性进程,国际海洋领域的新旧矛盾、南北分歧、地区差异交织互动,思想认识层面的调整、变革与重构势不可挡。多边主义作为应对国际海洋变局的有效工具,冷战时期曾推动联合国等多边平台发挥强有力作用,促成《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以及相关国际协定的制定实施,保证世界各国面对共同的海洋困局与难题时凝聚“全人类共同继承财产”等宝贵共识。21世纪的第三个十年,在“基于实力”、强调竞争的反面思潮与情绪面前,建立公正合理、符合国际社会整体利益和福祉的海洋新秩序更加需要顺应历史潮流的思想引领。

   (二)大国博弈阴云重新笼罩大洋,冷战思维与零和政策干扰海洋合作环境

冷战后,全球化一度进入高歌猛进的阶段,国家间海上矛盾与纷争也由主权权利、资源利益、海洋权益主导。然而随着大国博弈回归,主要国家的国家安全战略进一步向海洋聚焦,美国《印太战略》将两大洋作为与中国展开战略竞争的中心舞台,俄罗斯《2030年前国家军事海洋活动政策基本原则》要求在关键海域保持存在。受此影响,海洋地缘政治竞争在世界范围内回潮。在北极,冰盖融缩刺激美俄地缘争夺加剧,特朗普政府推动北极政策“安全化”转向,俄罗斯则从维护国家发展空间和战略平衡的角度作出强势回应。2019年5月,时任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放言北极“已经成为权力和竞争的竞技场”,(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海洋命运共同体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关系理论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5602.html
文章来源:《当代中国与世界》2022年第2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