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慧娟:马克思“政治经济学批判”的文明观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64 次 更新时间:2022-07-20 17:52:48

进入专题: 马克思   古典政治经济学   政治经济学批判   自由王国   文明观  

李慧娟  
剩余价值的识别变得更加困难,他们也沦为了剩余价值分配合法性的辩护士。古典政治经济学和庸俗经济学在自身的逻辑中封闭了自己的概念,缺少对于资本主义文明的批判和反思,使得它们无法创造性地塑造和引导新的文明理念,发达资本主义社会成为不超出它们自己的原则可能达到的最高文明程度。

   批判古典政治经济学的文明教条,塑造和引导新的文明理念,是马克思政治经济学批判的文明观的理论旨归。马克思对旧文明——资本主义文明的批判,就是对于新文明的发现。古典政治经济学的概念是非历史性的普遍性概念,它给自己提出的是确立资本主义文明永恒性的时代任务;而马克思却大不相同,政治经济学批判的概念是时代性的特殊性概念,它给自己提出的是塑造和引导新的文明理念即把人从物的普遍统治中解放出来的历史任务。在《资本论》中,马克思提出了这一新的文明理念。《资本论》的三卷分别阐明的是资本主义的生产过程、流通过程和总过程,集中研究了剩余价值的生产、实现和分配。正是在研究剩余价值的分配的《资本论》第三卷,接续着对三位一体形式的批判,马克思引出了“自由王国”这一新的文明理念。

   马克思的“自由王国”的新文明理念,是以区别必然王国和自由王国为前提的。“这个自由王国只有建立在必然王国的基础上,才能繁荣起来。工作日的缩短是根本条件。”(同上,第929页)因此他特别强调资本带来的现代生产力的发展对于资本主义文明的意义,“资本的文明面之一是,它榨取这种剩余劳动的方式和条件,同以前的奴隶制、农奴制等形式相比,都更有利于生产力的发展,有利于社会关系的发展,有利于更高级的新形态的各种要素的创造。”(同上,第927-928页)但是无论资本怎么“有利于更高级的新形态的各种要素的创造”,资本所创造的资本文明依然是在必然王国之内的,通过主体的物化完成的物质生产的发展,虽然使人在物质生产的层面上获得了自由,表现为“实在的自由”,但是这种自由还不是真正的自由。物质的丰裕不代表已经实现自由,“物质成就带给人类文明最普遍的危险在于,虽然人类生活发生了巨大的变革,但绝大多数人却变得更加不自由,而不是更加自由。”(史怀哲,第4页)物质的高度发达也不代表文明形态的跃迁,从必然王国向自由王国的飞跃,才能产生新的文明。而工作日的缩短之所以能成为建立“自由王国”的根本条件,是因为它缩短的是非自由时间,这意味着工人受剥削时间的减少和自由时间的增加,也就是资本支配权力的消解,从而把被资本变为剩余劳动的时间和劳动变为自由时间和自由劳动,这就为朝向自由王国提供了可能性。

   所以,马克思才会说,“在这个必然王国的彼岸,作为目的本身的人类能力的发挥,真正的自由王国,就开始了。”(《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7卷,第929页)真正的自由王国,是建立在物质生产基础上的,但是又是对它的超越。“自由王国”作为马克思通过政治经济学批判所提出的新文明理念,首先是与资本主义文明截然不同的“人类能力的发挥”的新文明形态,它要把资本的独立性和个性变为人的独立性和个性,把人从抽象统治中解放出来,使人的劳动成为自主的活动,进而使人作为完整的、全面发展的人存在,从而“使人的世界和人的关系回归于人自身”(《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卷,第189页);其次是作为“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的自由发展的条件”(《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第422页)的联合体的新文明形态,它要将资本主义社会转变为人类化社会或社会化的人类,把共同体从资本主义的“座架”中拯救出来;最后是一种具有否定性和发展性的新文明形态,一方面它是对现存状况即资本主义社会进行无情批判的过程,另一方面它是脱胎于以往的文明形态、建基于以往的文明成就的基础之上的新文明形态。

   与《德意志意识形态》《共产党宣言》和《哥达纲领批判》等宣言和论战式的马克思对于未来社会的构想相呼应,马克思在政治经济学批判中提出了“自由王国”这一新的概念。实际上,“自由王国”所表征的正是共产主义社会的文明理念。共产主义也只有在秉承“自由王国”这一新的文明理念的基础上,才构成超越资本主义社会的新的社会形态。在这个意义上,马克思的政治经济学批判就不仅仅是古典政治经济学批判,更是资本主义文明形态批判,具有深刻的文明内涵。“自由王国”的实现,就是要“对现实的一切进行无情的批判”,超越资本主义文明的过程就是朝向自由王国的途径,即“不用借助于非人类的力量,也能使人类的未来不同于人类的过去”(罗蒂,第324页)。朝向未来的马克思的政治经济学批判,为我们昭示了人类文明的未来形态。“自由王国”是马克思的政治经济学批判所提出的新文明理念,也是政治经济学批判所塑造和引导的人类文明新形态,这是马克思对于人类文明的“十分壮丽的表达”。

  

   参考文献:

   [1]阿尔都塞、巴里巴尔,2017年:《读〈资本论〉》,李其庆、冯文光译,中央编译出版社。

   [2]弗洛姆,2019年:《占有还是存在》,李穆等译,世界图书出版有限公司。

   [3]哈特、奈格里,2016年:《大同世界》,王行坤译,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4]汉森,2007年:《汉娜·阿伦特——历史、政治与公民身份》,刘佳林译,江苏人民出版社。

   [5]柯尔施,1993年:《卡尔·马克思——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和阶级运动》,熊子云、翁延真译,重庆出版社。

   [6]罗蒂,2009年:《后形而上学希望》,张国清译,上海译文出版社。

   [7]罗尔斯,2011年:《政治哲学史讲义》,杨通进等译,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8]洛克,2017年:《政府论》下篇,叶启芳、瞿菊农译,商务印书馆。

   [9]《马克思恩格斯全集》,1998年、1982年、1995年、2002年,人民出版社。

   [10]《马克思恩格斯文集》,2009年,人民出版社。

   [11]《马克思恩格斯选集》,2012年,人民出版社。

   [12]施特劳斯,2016年:《自然权利与历史》,彭刚译,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

   [13]史怀哲,2018年:《文明与伦理》,孙林译,贵州人民出版社。

   [14]斯密,2015年:《国富论》,郭大力、王亚南译,商务印书馆。

  

  

    进入专题: 马克思   古典政治经济学   政治经济学批判   自由王国   文明观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马克思主义哲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5449.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