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建:德国具体规范审查程序的功能及结构性回应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99 次 更新时间:2022-07-07 06:09:34

进入专题: 功能定位   双阶段性   基本法  

董建  
载《中国宪法年刊》2013年卷等。

   [6]《基本法》第20条规定:“立法权应受宪法之限制,行政权与司法权应受立法权与法律之限制。”

   [7]这一点已为德国学者所普遍接受。Vgl. Michael Sachs, Verfassungsprozessrecht, Tübingen: Mohr Siebeck, 4. Aufl. 2016. Rn 200.

   [8]Christian Hillgruber/ Christoph Goos, Verfassungsprozessrecht, Heidelberg: C.F.Müller, 4. Aufl. 2015. S. 238.

   [9] Christian Hillgruber/ Christoph Goos(Fn.8), S. 238.

   [10]Vgl. Ernst Benda/ Eckart Klein/ Oliver Klein, Verfassungsprozessrecht, Heidelberg: C. F. Müller, 3. Aufl. 2012. Rn 763.

   [11]Vgl. Ernst Benda/ Eckart Klein/Oliver Klein (Fn. 10), Rn 763.

   [12]胡锦光、韩大元:《中国宪法》,法律出版社2018年版,第112页。

   [13]前注[12],胡锦光、韩大元书,第114页。

   [14]Vgl. Ernst Benda/ Eckart Klein/ Oliver Klein (Fn. 10),S. 812.

   [15]Christian Hillgruber/ Christoph Goos (Fn. 8), Rn 567.

   [16]Michael Sachs (Fn. 7), Rn 199.

   [17][德]迪特·格林:《基本权利在德国的地位——宪法裁判65年实践后的考察》,林彦译,载《华东政法大学学报》2017年第1期,第24页。

   [18]Edward J. Eberle, Human Dignity, Privacy, and Personality in German and American Constitutional Law, 1997 Utah L. Rev. 963 (1997). P. 967.

   [19]Ibid., p. 968.

   [20]参见韩大元:《关于推进合宪性审查工作的几点思考》,载《法律科学》2018年第2期,第61页。

   [21]Vgl. Christian Hillgruber/ Christoph Goos (Fn. 8), Rn 572.

   [22]参见柳建龙:《德国联邦宪法法院的抽象规范审查程序》,载《环球法律评论》2017年第5期,第97页。转引自杨子慧:《宪法法院法规违宪审查之裁判类型与效力》,载《中正大学法学辑刊》2014年第5辑,第194页。

   [23]《联邦宪法法院法》第80条规定:“具备基本法第100条规定之要件时,法院应直接请求联邦宪法法院裁判,…法院的申请,与诉讼当事人对该法规之无效的指责无关”。

   [24]Christian Hillgruber/ Christoph Goos (Fn. 8), Rn 572.

   [25]参见前引[4],[德]克劳斯·施莱希、斯特凡·科里奥特书,第198页。

   [26]同前注[4],[德]克劳斯·施莱希、斯特凡·科里奥特书,第209页。

   [27]同前注[4],[德]克劳斯·施莱希、斯特凡·科里奥特书,第132页。

   [28]Christian Hillgruber/ Christoph Goos (Fn. 8), Rn 583.

   [29] 法律解释请求提案的适法性要件有二:分别为“对审查对象违宪之确信”和“之于裁判的重要性”。前者指法官在提出法律解释请求时已形成内心确信并应在提案中详尽阐述,后者指被审查对象的合宪性与否将直接印象原案件的裁判结果。

   [30]前注[4],[德]克劳斯·施莱希、斯特凡·科里奥特书,第149页。

   [31]同上注。

   [32]刘兆兴:《德国联邦宪法法院总论》,法律出版社1998年版,第211页。

   [33]同前注[32],刘兆兴书,第178页。

   [34]前注[4],[德]克劳斯·施莱希、斯特凡·科里奥特书,第130页。

   [35][美]彼得·C·考威尔;曹含蓉、虞维华译:《人民主权与德国宪法危机,魏玛宪政的理论与实践》,译林出版社2017年版,第160页。

   [36][德]康拉德·黑塞:《联邦德国宪法概要》,李辉译,商务印书馆2007年版,第159页。

   [37]前注[4],[德]克劳斯·施莱希、斯特凡·科里奥特书,第130页。

   [38]《联邦宪法法院判例集》,第85卷,329页(333页及以下);96卷,315(324)页。转引自前注[4],[德]克劳斯·施莱希、斯特凡·科里奥特书,第161页。

   [39]Christian Hillgruber/ Christoph Goos (Fn. 8), Rn 612.

   [40]前注[4],[德]克劳斯·施莱希、斯特凡·科里奥特书,第154页。

   [41]《联邦宪法法院法》第80条规定:“具备基本法第100条第1款规定之要件时,法院应直接请求联邦宪法法院裁判”。

   [42]前注[4],[德]克劳斯·施莱希、斯特凡·科里奥特书,第154页。

   [43]Christian Hillgruber/ Christoph Goos (Fn, 8), Rn 573.

   [44]1951年至2017年底,联邦宪法法院共收到了3656件具体规范审查申请,做出了1342件此种程序类型的裁判。参见田伟:《宪法和法律委员会规范合宪性审查的程序类型》,载《华东政法大学学报》2018年第4期,第31页。

   [45]Christian Hillgruber/ Christoph Goos (Fn. 8), Rn 574.

   [46]Ernst Benda/ Eckart Klein/ Oliver Klein (Fn. 10), Rn 857.

   [47]Michael Sachs (Fn. 7), Rn 227.

   [48]Christian Hillgruber/ Christoph Goos(Fn. 8), Rn 567.

   [49]Michael Sachs (Fn. 7), Rn 568.

   [50]Vgl. Ernst Benda/ Eckart Klein/ Oliver Klein (Fn. 10), Rn 857.

   [51]前注[4],[德]克劳斯·施莱希、斯特凡·科里奥特书,第169页。

   [52]参见前注[4],[德]克劳斯·施莱希、斯特凡·科里奥特书,第162页。

   [53]Christian Hillgruber/ Christoph Goos (Fn. 8), Rn 612.

   [54]Ernst Benda/ Eckart Klein/ Oliver Klein (Fn. 10), Rn 816.

   [55]Ernst Benda/ Eckart Klein/ Oliver Klein (Fn. 10), Rn 829.

   [56]Michael Sachs (Fn. 7), Rn 228.

   [57]Ernst Benda/ Eckart Klein/ Oliver Klein (Fn. 10), Rn 819.

   [58]前引[4],[德]克劳斯·施莱希、斯特凡·科里奥特书,165页。

   [59]前引[4],[德]克劳斯·施莱希、斯特凡·科里奥特书,165页。

   [60]Christian Hillgruber/ Christoph Goos (Fn. 8), Rn 601a.

   [61]前注[4],[德]克劳斯·施莱希、斯特凡·科里奥特书,165页。

   [62]刘飞:《德国公法权利救济》,北京大学出版社2009年版,第5页。

   [63]Christian Hillgruber/ Christoph Goos (Fn. 8), Rn 603.

   [64]Edward J. Eberle,supra note 18, p. 29.

   [65]Christian Hillgruber/ Christoph Goos (Fn, 8), Rn. 601b.

   [66]Schlitzberger, Die Entscheidungserheblichkeit des Gesetzes bei einer vorlage nach Art. 100 Satz 1 GG, NJW 1963 Rn. 1901.转引自前注[32],刘兆兴书,第217页。

   [67]前注[32],刘兆兴书,第217页。

   [68]前注[4],[德]克劳斯·施莱希、斯特凡·科里奥特书,第157页。

   [69]Ernst Benda/ Eckart Klein/ Oliver Klein(Fn. 10), Rn.852.

   [70]这里的审查对象不仅指与案件直接相关的法律规范,还包括与被审查对象有关的法律规范。

   [71]BVerfGE 26, 44 (58);61, 43 (62).

   [72]参见林淡秋:《守护宪法的新模式:法国的合宪性先决机制》,《华东政法大学学报》2018年第6期,第163页。

   [73]参见前引[2],王蔚文,第140页。

   [74]前注[3],林来梵文,第44页。

   [75]前注[2],王蔚文,第140页。

   [76]前注[2],王蔚文,第140页。

   作者简介:董建,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博士研究生。

   文章来源:《中德法学论坛》第18辑·上卷。

  

  

    进入专题: 功能定位   双阶段性   基本法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宪法学与行政法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5162.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