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磊:重构中国史叙事:普遍政治秩序与区域历史的互动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52 次 更新时间:2022-07-05 08:58:20

进入专题: 中国史叙事   普遍政治秩序  

李磊  
结束了东汉末年以来的长期分裂局面。面对立国环境的根本变化,高句丽治兵积谷,以守拒之策为长计。高句丽的敌国化倾向对隋唐王朝构成了严重的挑战。在大一统的语境中,高句丽问题不仅是双边问题,而且影响到普遍政治秩序。隋文帝、隋炀帝、唐太宗、唐高宗四代君主对待高句丽的态度几乎别无二致,根本原因便在于此。

  

   在突厥、吐谷浑问题皆已解决,高昌王、突厥可汗均已入朝的情况下,唯有高句丽王不愿应召,这是隋朝多次陷入高句丽战争的缘故所在。隋朝征伐高句丽的屡次失败固然有地理及后勤方面的因素,但深层原因在于将军事视作辅助手段,目的是使高句丽归心。这便为高句丽留下了巨大的政治操作空间,使其能够通过政治手段瓦解隋朝的军事行动。开皇十七年(597年),隋文帝下诏斥责高句丽扰边,次年派遣大军讨伐,高句丽王遣使称臣谢罪,隋朝罢兵。大业十年(614年)高句丽再次以请降的方式化解了军事危机。对于隋朝而言,即便是形式上的朝贡也意味着将东北纳入政治体系之中,故其军事行动多因高句丽朝贡而终结。但实际上朝贡只是高句丽应对隋朝军事压力的策略,一旦压力消解便会故态复萌。重复而无效的军事行动耗尽了隋朝的政治资源,终致王朝崩溃。

   唐朝继承隋朝的东北政策,以恢复汉四郡为己任。贞观十九年(645年),唐太宗亲率大军进攻高句丽,受阻于安市,不得不班师回朝。唐朝随后调整方略,将东北地区的其他版块先纳入治下,以获得地缘优势。贞观二十二年在奚人所在地设饶乐都督府;在契丹人所在地设松漠都督府。饶乐、松漠二都督府均隶属于营州都督府。显庆五年(660年),在新罗的请求下,唐高宗定下先占领半岛西南部的百济、再南北夹攻高句丽的战略。灭亡百济后,唐朝将百济地纳入国土,分置熊津、马韩、东明等五都督府。龙朔三年(663年),唐军会同新罗在白江口(今韩国锦江口)击败干预半岛局势的日本军队,平定百济叛乱。高句丽自此陷入唐军的南北夹击之中,于总章元年(668年)覆灭。唐朝在当地设置九都督府、四十二州,由设在平壤的安东都护府统辖。

  

   高句丽灭亡后,东北族群的历史进程并未中断,而是出现了不同的路径。渤海国选择了属国化道路。武周万岁通天元年(696年)粟末靺鞨部东奔,首领大祚荣在牡丹江上游建国,初期遣使通于突厥,唐中宗派遣使者招慰后,大祚荣遣子入侍。先天二年(713),唐朝拜祚荣为左骁卫员外大将军、渤海郡王,以其所统为忽汗州,加授忽汗州都督。渤海国由此确立了与高句丽不同的发展战略,积极认同唐朝的政治秩序,先后向唐朝遣使一百多次。渤海国仿照长安建设上京龙泉府,仿制唐制设政堂、中台、宣诏三省,政堂下设忠、仁、义、智、礼、信六部;以中正台为监察机构,在地方上设府、州、县。渤海采取了协同唐朝的政策,国祚与唐朝相联,唐亡不久,渤海也于后唐天成元年(926年)为契丹所灭。

  

   体制化后的东北,高句丽、渤海只是开其端绪,吕思勉先生概述近一千年东北地区对中国历史大势的影响:

  

   黠戛斯虽灭回纥,而未能移居其地,西方东略之力,至斯而顿,而东方之辽、金、元、清继起焉。辽之起,由其久居塞上,渐染中国之文明,金、元、清则中国之文明,先东北行而启发句丽,更折西北行以启发渤海,然后下启金源,伏流再发为满洲,余波又衍及蒙古者也。其波澜亦可谓壮阔矣。

  

   吕思勉先生认为辽、金、元、清皆是崛起于东北的王朝,是中国文明作用于东北地方社会后的结果。他认为东北的这一历史进程开启于高句丽、渤海国,延续至金、清,影响波及蒙元。辽朝的兴起虽不在高句丽、渤海国的脉络之中,却是东北区域王朝化的初始表现。

  

   如果说唐朝以前的政治秩序是以中原为中心,东北的政治形态是在藩部、属国、郡县间变化,那么自辽金迄于元清,东北政权不仅走上了王朝化道路,而且开始与中原王朝争夺正统地位。辽朝虽然在建立之初以“蕃”自居,但自兴宗重熙年间开始有了明确的中国意识。在与北宋的国交中,辽之国书以南北朝称呼彼此。不仅如此,辽朝还试图与北宋争夺正统,自称在德运上继承后晋为水德,着力宣传得自后晋之传国玺的政治意义。辽兴宗曾于重熙七年(1038)以《有传国宝者为正统赋》试进士。金朝前期承接辽朝法统,沿袭辽代制度,并两度编撰《辽史》。泰和二年(1202)金章宗裁定以土德为金之德运,意在接续北宋法统。此举意味着金朝的正朔意识由东北王朝立场转向了中原王朝立场。元朝修史时,脱脱主张辽、金、宋各为正统,表明元朝意在超越东北王朝与中原王朝的对立,实现大一统。清朝亦将正统性建立在对秦代以来中原王朝之大一统与元朝囊括塞外之大一统的双重接续上。

  

   辽、金、元、清的王朝化历程表明,东北地区的政治形态由中原王朝的属国发展成与之匹敌乃至取而代之的正统王朝,但其所遵循的却是同一种政治模式。东北王朝与中原王朝对于政治秩序的竞争,反映的正是它们对中原传统政治模式的认同。

  

   在普遍秩序与区域历史互动中关注中国历史的统一性

  

   多民族统一国家的长期存续是现代中国的重要历史基础,但在近代民族国家史观、帝国史观、全球史观等叙事中,传统中国的统一性、整体性却遭到了质疑。在这些叙事中,中国内部的差异性远比统一性更受关注,多民族、各地域间的天然分野,在话语层面被赋予了远远超出原生语境的意义。民族与地域被视作建构历史叙事的有效资源,如构件一般被各种叙事加以选择和重组。传统中国不仅不再具有话语主体资格,甚至难以作为一个整体的言说对象而存在。因此,多民族统一国家论的再建构,首先需要澄清中国历史的统一性问题。

  

   具体而言,当前中国学者重建中国史叙事模式有如下几种途径。第一种是采取全集与子集关系的思维,将差异性视作全集之内子集间的关系。如汪晖先生提出跨社会的体系与跨体系的社会,葛兆光先生提出中国历史脉络的复合性,均是在处理“一与多”的问题。第二种是普遍性思维,如孙歌先生认为亚洲存在着共通的原理。第三种是阐述中国历史的先验性,如赵汀阳先生以“天下”“山水”为空间、时间尺度,以“渔樵”为论古方式,呈现了中国历史存在的整体性。第四种是结构性思维,如张志强先生由政教关系阐述中国历史的构造性。第五种是模式化思维,即将中央与地方关系化约为确定的函数关系,区域发展或民族崛起只是在同一政治秩序中的位置移动,并不改变秩序本身。

  

   这些重要的理论创造均旨在阐释中国历史的统一性,在话语创新方面有很大的贡献。作为上述思路的接续,本文尝试以普遍政治秩序与区域发展的互动关系为视角,建构以中国整体历史为语境的东北史叙事。所谓普遍政治秩序是指在理论上囊括一切区域与民族的政治秩序。传统中国的普遍政治秩序是将不同区域划分为京师、王畿、郡县、属国、藩部、敌国等模块,各区域、各民族皆被纳入其中并获得相应的位置。它发端于商周“内外服”制度,后经公羊学家阐发形成京师—诸夏—夷狄的模块化结构。这种模块化区分表达的是差异化的政治关系。模块之内则有具体的权责规范,普遍政治秩序作用于具体地域势必会促成其变化。区域发展至一定程度便会出现政治形态的转变,表现在政治秩序中,则是所属模块的变更。

  

   东北区域的历史发展正是中国普遍政治秩序作用于当地的结果。自汉武帝在辽河以东设四郡以来,东北区域就处于郡县化与建政化这两条历史轨道的交缠之下。东北诸族的立国与战国秦汉魏晋在东北的郡县体制密切相关。郡县体制塑造了东北的政治地理格局,为新兴政权提供了制度样板,为处于前国家阶段的诸族群提供了建立政权的文化资源与政治思想。可以说,东北政治体是在郡县体制的孕育下成长的。体制化的东北具有郡县化、属国化、敌国化、王朝化等多种可能路径。高句丽选择敌国化,渤海选择属国化,辽、金、清更进一步,走向称帝的王朝化。

  

   从夷狄到郡县、属国再到王朝,东北历史的政治形态变化皆在传统中国的政治模型之内,变化的只是所处的位置模块。不仅如此,在普遍政治秩序之下,东北与西北、内地等各个地域之间具有联动关系。汉武帝在东北地区设置四郡,目的之一便是阻断匈奴与东北族群的联系。隋唐以后的王朝或受到东北政权的政治军事压力,或被源自东北的王朝所取代,正说明体制化的东北是中国大一统历史运动的重要参与者。

  

   由此,我们可作如下归纳:传统中国的区域历史发展是普遍政治秩序与地方因素互相作用的结果,而区域发展同样影响中国历史的整体进程。因而,区域史叙事须以中国史为语境,中国史叙事亦须以区域史为主要内容。在这个意义上,区域史叙事与中国史叙事互为体用。对普遍政治秩序与区域发展之间相互作用的阐释,或许可以成为重构多民族统一国家历史叙事的一条有效路径。

  

    进入专题: 中国史叙事   普遍政治秩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史学理论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5131.html
文章来源:《探索与争鸣》2022年第4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