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新宝:论个人信息权益的构造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80 次 更新时间:2022-07-03 12:48:02

进入专题: 个人信息权益     个人信息数据     内部构造     外部约束力  

张新宝  
《中国法学》2015年第3期,第38-59页。

  

   ⑦《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个人信息保护法(草案)〉的说明》,载北大法宝网,https://www.pkulaw.com/protocol/85f9202330bfd1d4f0f652acf77231b3bdfb.html,最后访问日期:2021年8月25日。

  

   ⑧《个人信息保护法(草案一审稿)》第1条所规定的立法目的还包括保障个人信息依法有序自由流动,但实现此等目的应当是数据立法的目标,故在二审稿中被删除。

  

   ⑨数据和信息为不同的概念,但是“个人数据”与“个人信息”则是内涵和外延相同的概念。欧盟《通用数据保护条例》保护的是个人数据或者说个人信息;《深圳经济特区数据条例》所保护的个人数据也就是我国《个人信息保护法》所规定的“个人信息”。

  

   ⑩参见高富平:“个人信息保护:从个人控制到社会控制”,《法学研究》2018年第3期,第100页。

  

   (11)参见周汉华:“探索激励相容的个人数据治理之道——中国个人信息保护法的立法方向”,《法学研究》2018年第2期,第20页。

  

   (12)参见张新宝,见前注⑥,第45页。

  

   (13)参见王利明:《民法总则研究》(第3版),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8年版,第401页。

  

   (14)参见王利明、程啸:《中国民法典释评·人格权编》,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20年版,第399页。

  

   (15)参见王利明:“论个人信息权在人格权法中的地位”,《苏州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2年第6期,第68-70页;程啸:“论我国民法典中个人信息权益的性质”,《政治与法律》2020年第8期,第4-7页。

  

   (16)参见《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宪法和法律委员会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个人信息保护法(草案)〉审议结果的报告》,载北大法宝网,https://www.pkulaw.com/protocol/85f9202330bfd1d416293206208bd50bbdfb.html,最后访问日期:2021年8月25日。

  

   (17)参见张新宝:“我国个人信息保护法立法主要矛盾研讨”,《吉林大学社会科学学报》2018年第5期,第49-50页。

  

   (18)参见王锡锌:“个人信息国家保护义务及展开”,《中国法学》2021年第1期,第145-166页。

  

   (19)参见张文显:“新时代的人权法理”,《人权》2019年第3期,第22页;马长山:“智慧社会背景下的‘第四代人权’及其保障”,《中国法学》2019年第5期,第16-19页。

  

   (20)张文显,同上注,第21页。

  

   (21)参见王锡锌、彭錞:“个人信息保护法律体系的宪法基础”,《清华法学》2021年第3期,第15-16页;王利明,见前注(15),第70-71页。

  

   (22)参见(荷)玛农·奥斯特芬:《数据的边界:隐私与个人数据保护》,曹博译,上海人民出版社2020年版,第45页。

  

   (23)参见丁晓东:“用户画像、个性化推荐与个人信息保护”,《环球法律评论》2019年第5期,第82页。

  

   (24)参见丁晓东:“论算法的法律规制”,《中国社会科学》2020年第12期,第139页。

  

   (25)参见奥斯特芬,见前注(22),第47页。

  

   (26)参见高富平:“论个人信息保护的目的——以个人信息保护法益区分为核心”,《法商研究》2019年第1期,第97页。

  

   (27)参见张新宝,见前注⑥,第45页。

  

   (28)参见李成:“人工智能歧视的法律治理”,《中国法学》2021年第2期,第146-147页。

  

   (29)参见郑智航、徐昭曦:“大数据时代算法歧视的法律规制与司法审查——以美国法律实践为例”,《比较法研究》2019年第4期,第113页。

  

   (30)参见张玉宏、秦志光、肖乐:“大数据算法的歧视本质”,《自然辩证法研究》2017年第5期,第82页。

  

   (31)参见(美)特蕾莎·M.佩顿、(美)西奥多·克莱普尔:《大数据时代的隐私》,郑淑红译,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2017年版,第9页。

  

   (32)参见高富平,见前注(26),第101页。

  

   (33)参见叶名怡:“个人信息的侵权法保护”,《法学研究》2018年第4期,第88页。

  

   (34)参见《“徐玉玉被电信诈骗案”追踪》,载央视网,http://tv.cctv.com/2017/06/27/VIDEfhAd4lnMfYN7e88qizgU170627.shtml,最后访问日期:2021年8月25日。

  

   (35)参见孔令晗:“台警方通报清华教授被骗案细节”,载《北京青年报》2017年2月18日,第A05版。

  

   (36)参见杨立新:“个人信息:法益抑或民事权利——对《民法总则》第111条规定的‘个人信息’之解读”,《法学论坛》2018年第1期,第36页。

  

   (37)参见何渊,见前注④,第193-194页。

  

   (38)参见高富平,见前注(26),第102-103页。

  

   (39)参见张新宝:“个人信息收集:告知同意原则适用的限制”,《比较法研究》2019年第6期,第5页。

  

   (40)参见程啸:“民法典编纂视野下的个人信息保护”,《中国法学》2019年第4期,第36页。

  

   (41)高富平,见前注⑩,第93页。

  

   (42)参见(英)维克托·迈尔·舍恩伯格、(英)肯尼思·库克耶:《大数据时代》,盛杨燕、周涛译,浙江人民出版社2013年版,第132页。

  

   (43)参见梅夏英:“在分享和控制之间——数据保护的私法局限和公共秩序构建”,《中外法学》2019年第4期,第853页。

  

   (44)参见吕炳斌:“个人信息权作为民事权利之证成:以知识产权为参照”,《中国法学》2019年第4期,第53页。

  

   (45)中共中央党史和文献研究院编:《习近平关于网络强国论述摘编》,中央文献出版社2021年版,第129页。

  

   (46)高富平:“个人信息使用的合法性基础——数据上利益分析视角”,《比较法研究》2019年第2期,第78页。

  

   (47)参见高富平,见前注⑩,第95页。

  

   (48)参见王锡锌,见前注(18),第147页。

  

   (49)参见丁晓东:“个人信息权利的反思与重塑——论个人信息保护的适用前提与法益基础”,《中外法学》2020年第2期,第341-345页。

  

   (50)参见高富平:“个人信息处理:我国个人信息保护法的规范对象”,《法商研究》2021年第2期,第76-77页。

  

   (51)参见周汉华:“个人信息保护的法律定位”,《法商研究》2020年第3期,第51页。

  

   (52)张新宝,见前注⑥,第59页。

  

   (53)参见刘德良:“个人信息的财产权保护”,《法学研究》2007年第3期,第87-91页。

  

   (54)参见龙卫球:“数据新型财产权构建及其体系研究”,《政法论坛》2017年第4期,第74页。

  

   (55)参见申卫星:“论数据用益权”,《中国社会科学》2020年第11期,第121-124页。

  

   (56)参见涂子沛:《大数据》,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5年版,第368页。

  

   (57)参见梅夏英,见前注(43),第863页。

  

   (58)参见程啸:“论大数据时代的个人数据权利”,《中国社会科学》2018年第3期,第114页。

  

   (59)参见舍恩伯格等,见前注(42),第152-153页。

  

   (60)参见梅夏英:“数据的法律属性及其民法定位”,《中国社会科学》2016年第9期,第176页。

  

   (61)参见程啸,见前注(15),第9-10页。

  

   (62)参见王叶刚:“人格权中经济价值法律保护模式探讨”,《比较法研究》2014年第1期,第167页。

  

   (63)参见王利明,见前注(15),第71页。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个人信息权益     个人信息数据     内部构造     外部约束力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民商法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5082.html
文章来源:中外法学202105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