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梦奎:参加香港回归庆典记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803 次 更新时间:2022-07-01 01:20:55

进入专题: 香港   香港回归  

王梦奎 (进入专栏)  

  

   6月30日

   23时42分,交接仪式开始。双方仪仗队上主席台排列,礼号手吹号,司仪宣布在主礼席就座的领导人入场,中方是江泽民主席、李鹏总理、钱其琛副总理兼外交部长、中央军委副主席张万年、香港特别行政区首任行政长官董建华;英方是查尔斯王子、布莱尔首相以及外交大臣库克、国防参谋长查尔斯·格思里、末任港督彭定康,全体与会者肃立,两国仪仗队行举枪礼,这几个程序总共用了将近5分钟的时间,全场静寂无声,等待着一个重要的历史时刻。

   23时49分5秒,查尔斯王子走到英方一侧挂有英国国徽的讲台致辞。他的讲话声音低沉,缓慢而有节奏。因为经过一番曲折,我很注意查尔斯的讲话。双方领导人讲稿事先通过外交途径交换过。我方收到的查尔斯王子的讲稿,有些原则性的提法违背历史事实和中英联合声明精神,是我们所不能同意的。当时一方面向英方正式提出交涉,同时对江泽民主席的讲话作相应的修改。今天听来,我方所提的几个原则性意见,英方已经作了修改。例如,原稿香港特别行政区“将保留自己的政府”改为“将拥有自己的政府”;“香港将成为中国的一部分”改为“香港将从此交还给中国”。他讲英国对香港的贡献,讲英国将继续关注香港,等等,这是预料之中的。英国人的统治结束了,香港回归中国,这是最重要的。

   查尔斯致辞后,全体起立,双方礼号手吹号,双方护旗手入场、展旗。降英国国旗和香港旗,奏英国国歌。我看了看手表:23时59分15秒。我发现,这一刹那,不少人都在看表,计算这历史瞬间的准确时刻。23时59分53秒,英国国旗落地。一段被鸦片和炮火熏黑的历史结束了,在1997年6月30日的最后1秒钟。1997年6 月30 日,这是查尔斯讲话稿所标明的时间。

   7月1日

   当6月30日最后1秒钟过去的时候,现场的感觉,就如在英国国旗落地的同时,7月1日零时零分零秒,中国国歌奏起。全场庄严肃穆,安静得似乎连呼吸也冻结了。我注目着伴随国歌徐徐升起的中国国旗和香港特别行政区区旗,百感交集,不禁热泪盈眶。为什么?是想到了虎门销烟,戊戌变法,辛亥革命,五四运动,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人民革命,林则徐、康、梁、孙中山、毛泽东、邓小平……100多年中国人民为争取民族独立、人民解放和国家富强所进行的可歌可泣的斗争?是回忆起了童年时代故乡被日寇蹂躏的多灾多难的土地?还是记起了黄遵宪途经香港不见中国国旗写下的悲愤的诗句?不明晰,说不清楚。或许竟是一种意识流吧。一百多年来的期盼和斗争,这一天终于到了。旗子升到顶端,借助于装在旗杆中的人工风而飘扬起来,显得特别美丽,光彩夺目。顿时,会场响起热烈的掌声,经久不息。

   零时3分27秒,江泽民主席登上中方一侧挂有中国国徽的讲台。距查尔斯讲话结束不到10分钟,在同一个会场,同样的听众。查尔斯王子讲的第一句话就是强调历史的连续性,这个交接仪式确实表明了历史的连续性。但是,对于中国和英国,却具有截然不同的意义。江主席宣告中国对香港恢复行使主权,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成立。简短的讲话,六次被掌声打断。讲毕,中英双方领导人走到主席台前端,握手致意。零时9分,交接仪式结束。查尔斯王子及刚刚去职的末任港督彭定康乘船离港,启锚处正是19世纪英国殖民者最初登陆的地点。英国人从这里来,又从这里回去了。当主席台上中英双方代表团成员走出会场的时候,我迎面碰到撒切尔夫人,见她表情严肃而沉重。刘华秋同志拿着印制精美的香港交接仪式程序册请她签字,她友好而迅捷地写上了自己的名字。

   1997年7月1日,就是这样开始的。香港历史的新纪元,就是这样开始的。

   1时30分,香港特别行政区成立暨特别行政区政府宣誓就职仪式在七层大厅举行。中外宾客的请柬,是中国国务院发出的,上面印着中国国徽。和一个半小时以前不同,香港的事已经成为中国的内部事务。气氛比刚刚结束的交接仪式活跃。当江泽民主席站起来,“我宣布——”话音未落,全场响起热烈而持久的掌声。“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现在成立!”又一次长时间热烈掌声。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董建华,以及特别行政区政府主要官员、行政会议成员、临时立法会议员、终审法院和高等法院法官,先后用普通话宣誓就职,有的人讲普通话很吃力。人们理解他们讲普通话的用心:我是中国人,希望12亿同胞能听清楚自己的庄重誓言。李鹏总理讲话,宣布:“从今天起,《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开始实施。”他对刚刚就职的香港特别行政区官员说:“历史赋予你们重任,香港人民对你们寄予厚望。希望你们本着爱国爱港的精神,认真贯彻执行基本法,恪尽职守,不负众望。”他们会做到这一点。董建华的就职演说无疑增强了人们的信心。值得一提的是,英国因为反对临时立法会议而竭力游说各国抵制宣誓仪式,结果只有美国响应。英、美陷于孤立,不得不改变立场,派驻香港总领事出席。这也反映了世界大势。

   香港,中国的香港! 1997年7月1日这一天,将永远载入史册。这一天,无论对香港,对全中国,还是对世界,都是有深远意义的。全世界都意识到了这一点。香港《亚洲周刊》6月8日的文章说:“6月30日子夜的旗降旗升,象征着香港一个时代的终结,另一时代开始。“在未来的新世纪中,世界将更需要中国,中国也更需要世界。香港作为中国和世界最重要的交汇点,会既变得更加中国化,同时也变得更加国际化和多元化。明天应该更好。”英国《卫报》6月4日以《中国新的一页从7月1日开始》为题发表评论,说:“关于香港移交的报道是典型的事例。我们谈论6月30日,而亚洲的几乎每个人都谈论7月1日。我们想到6月30 日,因为这一天标志着英国统治的结束。亚洲提到7月1日,因为这一天预示着一个开端,即盼望已久的香港回归中国,从广义上说是回归亚洲。”

   7月2日

   15时30分起飞离港,当飞机北上的时候,大家都有一种完成重要使命后的轻松愉快的心情。我总共在香港停留了46小时,经历了中国百年史上最值得纪念的日子之一,也算今生有幸。6月30日到7月1日这两天激动人心的场面又一幕幕地呈现在眼前,和着几天来酝酿着的思想和句子,终于吟成七律三首:

   一

   紫荆旗伴国旗飘,灯映人潮浪逐涛。

   四海欢呼天朗朗,五洲观礼路迢迢。

   山河破碎心如结,社稷重光意正豪。

   盛世明珠归故土,国歌一曲入云霄。

   二

   曾经国运几沧桑,一岛孤悬总断肠。

   耻雪百年回失璧,时从子夜谱新章。

   水融四海干重浪,岭接三山万里苍。

   仰望红旗升起处,不禁涕泪满衣裳。

   三

   虎门一炬义幡高,曲折低徊复大潮。

   往矣分离怀旧恨,归兮团聚喜今朝。

   神州崛起如添翼,锦凤还巢更见娇。

   两制宏猷遗泽远,金瓯完璧信非遥。

   18时30分回到北京。像每次回到北京一样,立即感受到它的宽广和宏伟。

   来源:百年潮2007年第7期

  

进入 王梦奎 的专栏     进入专题: 香港   香港回归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往事追忆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5039.html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