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洋:共同富裕的本质与着力点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930 次 更新时间:2022-06-24 22:56:37

进入专题: 共同富裕  

姚洋 (进入专栏)  

   题记:2022年5月25日,由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驻北京办事处和中国香港(地区)商会主办、中国国际商会和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共同支持的“庆祝香港特别行政区成立二十五周年营商座谈会”在北京举行。北大博雅特聘教授、国发院院长、南南合作与发展学院执行院长、中国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姚洋教授应邀出席座谈会并发表主题演讲。本文根据演讲内容整理。

  

   共同富裕自去年提出以后,社会上的争论非常多。我看到政府在这方面仍然处于研究阶段,尚未出台比较切实的行动方案。在明确共同富裕到底应该怎么做之前,政府出台政策会比较谨慎。

  

   我今天讲的内容仅是我个人的一些想法和解读。

  

   如何界定共同富裕?

  

   共同富裕自2021年提出之后,出现了很多说法。网上有一些极端言论,例如说应该重新回到1956年那种国有化。这样的极端言论在社会上造成了比较大的思想混乱,特别是在企业家群体中。可以肯定地说,这样的说法显然不是我们党和政府的想法。

  

   第二种说法认为,共同富裕应该像以前一样把蛋糕做大。改革开放40多年,我们不断做大蛋糕,大家都获益。但这次提出共同富裕,我认为不仅仅是做大蛋糕的问题,还有蛋糕如何分的问题。

  

   还有一种说法,共同富裕就是要壮大中产阶级队伍。这个说法看似有很大合理性,也比较契合中产阶级的想法。但问题在于,不管中产阶级队伍多么壮大,总是会有一些人的收入增速赶不上经济增速,而且这些人的数量很大。

  

   在我看来,共同富裕的真正含义应该是让所有民众都以同等的方式享受经济增长的成果。

  

   什么叫“同等的方式”?不同的政治哲学会给出不同的答案。我个人认为,要在民众的收入能力和收入机会方面尽最大可能拉平。这与我们社会主义国家的特性高度相关,蕴含在马克思、恩格斯当年提出的共产主义理想当中。如果我们能做到所有民众以基本相同的方式享受经济增长的成果,那结果就是民众能够以基本相同的增长速度来提高收入。我们不能一下子跳到结果,去把收入拉平,因为那会使民众的积极性大幅降低。

  

   中国收入与财富分布的现状

  

   关注根本,着眼于根本,核心是要关注低收入阶层,因为这部分人的收入增速跟不上全社会的平均收入增速。

  


(数据来源:CFPS 2016)

  

   上左图是中国收入和财富分配格局,数据来源于北大“中国家庭追踪调查”,我是这个调查的发起人之一。调查每两年做一次,这是2016年的情况,2018、2020年的数字会有一些变化,但是分配格局没有太大变化。数据显示,收入最低的10%的家户,年收入只有2217元,近50%的家庭年收入低于3.4万元。收入最低的50%人群仅占有全部收入的17%,美国的这一比例是35%;而收入最低的10%的人群只占有全部收入的0.5%。

  

   上右图可以看出,财富分布的差距更大,最高的10%家庭的平均财富是333万人民币,最低的10%的家庭则是欠债,净资产为负。

  

   所以,中国的收入和财富分配格局很差,主要差在最低的50%的人收入太低。这就是为什么我说共同富裕的重点应当在低收入人群。

  

   我们去年提出共同富裕目标,这并不是新事物,邓小平同志上世纪80年代初提出让一部分人先富裕起来,带动大家共同富裕。他后半句话强调的正是共同富裕,而且少数人先富起来是手段,共同富裕才是目标。

  

   现在我国人均GDP是12000美元,如果不出太大的意外,未来两三年之内就能达到世界银行高收入国家的标准12600美元。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的收入差距不能再进一步拉大。

  

   共同富裕是中国人一贯的理想

  

   共同富裕是社会主义的一个目标,更是中国传统文化中理想的预期目标之一。

  

   社会主义的共同富裕目标怎么定义呢?应该回到马克思、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中对共产主义社会的憧憬——“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自由发展的前提”。也就是说每个人的自由全面发展,应该是社会主义追求的最根本目标。

  

   “自由”是一个哲学问题,简单说包含两个方面,缺一不可。除了美国前总统罗斯福所提出的免于贫困、免于恐惧的自由等,还应加上“能够”。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的核心差别之一是社会主义不仅强调“免于”,而且强调“能够”做什么事。

  

   “全面”就是要充分发掘每个人的潜力。马克思、恩格斯《共产党宣言》里所构想的社会,我们每个人清晨做渔夫、上午做农民、下午做工人、晚上做哲学家,人人得以全面发展。

  

   我想,这样的信念,这样对未来社会的憧憬,没有人可以拒绝。

  

   社会主义的目标与儒家、中华文化的根基是一致的。

  

   很多人认为儒家是毁灭人性的,我坚决不同意。儒家非常肯定个人价值,特别是先秦儒家。孟子认为“人有四端”,每个人生来具有同等潜力,都有成圣、成贤的潜力。孔孟儒学进一步强调,每个人最后达到的高度不一样,取决于个人修行和社会环境。我们和其他有宗教国家一个最重要的不同之处在于,我们的文化肯定对个人修行的奖励。个人修行好、贡献大,在现世就应该得到更多回报和奖励。在这一点上,早期儒学和马克思、恩格斯说的人的自由全面发展是一致的。

  

   中国文化传统有两个看似矛盾但可以统一的方面:

  

   在微观层面,中国人特别相信贤能主义,认为聪明能干、对社会贡献大的人,理应获得财富。一个人获得的社会回报与他对社会的贡献成正比,这也符合亚里士多德的比例原则。因此,在中国,社会对个人努力获得的财富持肯定态度,任正非、马化腾这样的人可以成为年轻人心目中的英雄和榜样。作为市场化发源地的欧洲,其年轻人都未必崇拜创业英雄。2021年共同富裕提出来之后,全社会对“共同富裕走向重新国有化”的担心和反对,与此有关。

  

   在宏观层面,中国人又“患不均”。其实这是所有文化的特征,并不仅限于中国人。曾获诺贝尔经济学奖的印度裔经济学家、哲学家阿玛蒂亚·森说,所有文化都追求平等,只是追求的侧面不同。

  

   这样就产生了矛盾张力,微观层面希望奖励贤能,宏观层面则要求社会更加平均。怎么办?就需要投资每个人的能力,给予每个人同等的机会。每个人的能力都提高了,每个人的机会都相同了,每个人就都可以发挥自己的特长,最后实现平等。这样的社会才是良性运作的社会,同时也能够实现共同富裕的理想。

  

   如何提高每个人的能力?

  

   那么,怎么提高每个人的能力呢?在当今社会,教育是第一要务。

  

   以前,乡镇企业家没有受过什么教育,照样可以做成一个企业,但那样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中国已经进入了“智本家”时代,教育变得极其重要。

  

   目前,中国高等教育已经进入普及阶段,高等教育初入学率55%,在校生人数占18岁-22岁人口数的比例是55%。我们做了计算,每年高考招生人数占18岁人口数的比例超过70%,也就是70%的孩子都上了大学。

  

   但是,我们注意到,仍然有大量农村青年没有读高中。没有读大学的年轻人中很大部分也是在农村地区,很多人甚至高中都不读,最多上职高、技校。我们做过研究,发现上职高、技校的孩子绝大多数这一生都锁定在低收入工种、低收入行业。事实上,职高教育已经成为阶层锁定的工具。我们调查发现,上职高、技校的孩子中90%是农村孩子。


中国教育构成的演进(1930-1985年出生人口)

  

   上图是1930年-1985年出生人口的教育水平分布图。好消息是,大学生的比例从1930年的几乎可以不计,到1985年出生的人有20%有大学文凭。坏消息是,1985年出生的人中8%没有完成小学教育,70%的人仅仅完成了初中教育。1985年出生的人现在还不到40岁。情况在近些年有一些改进,但并不很明显。

  

   当教育有这么大差距的时候,想做共同富裕的难度非常大。很多研究发现,教育回报率上升最快的阶段是高中和大学,而初中教育只能低端就业,而且随着技术的发展,这种就业机会越来越少,很快会被AI、自动化替代。要想在中国未来社会立足,需要至少拥有高中或大学教育水平。

  

   教育资源的均等化是当务之急。今年5月1日,国家正式实施了新的《职业教育法》,其中有一条,“职业教育是与普通教育具有同等重要地位的教育类型”。这意味着初中毕业不再进行普高与职高的强制分流。这是非常大的进步,也是包括我在内的学者们这一年多来的呼吁。

  

但是这仍不够,我认为最佳状态是十年一贯制义务教育。把九年义务教育改成从小学到高中的十年一贯制义务教育,不用“小升初”、不用中考,大家平等地都上十年学。7岁开始上小学,(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姚洋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共同富裕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经济学演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4902.html
文章来源: 北大国发院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