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祥裕:欧洲大国介入印度洋:特点、动机及影响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820 次 更新时间:2022-06-24 09:36:53

进入专题: 印度洋局势   印太战略  

曾祥裕  

   〔提   要〕近年來,欧洲大国明显加大介入印度洋局势,纷纷推出本国“印太战略”,在印度洋地区加强军力部署和安全介入,加大区域机制参与力度,深化海上安全合作,旨在扩大自身经济利益、提升地缘政治影响力、助推大国战略。欧洲大国的介入导致印度洋地区进一步军事化,扩大了印度的战略优势,协同了美国的“印太战略”。上述政策也面临一系列制约,包括资源投入有限、多个战略方向难以兼顾、战略协调成效不足、各战略支点面临复杂挑战等。因此,短期内欧洲大国在印度洋地区将难有大的作为,虚实结合的综合策略会得到更大重视,扶持印度来维持地区均势将成为欧洲大国的主要策略。

  

   〔关 键 词〕印度洋局势、印太战略、欧洲大国、大国关系、海洋安全

   *    本文为国家社会科学基金一般项目“印日‘亚非发展走廊’对‘一带一路’倡议的影响”(项目编号:19BGJ066)的阶段性成果。

  

   曾祥裕:《印度海洋安全战略:政策规划与实践》,华夏出版有限公司2021年版,第40-42页。

  

   印度洋是当代国际政治经济的枢纽之地。2017年以来,英国、法国、德国等欧洲大国纷纷采取行动,加大对印度洋地区的介入力度,印度洋由此成为大国势力云集、大国战略协作与政策分歧交织的热点地区。集中研究欧洲大国介入印度洋的新态势和影响,对于全面认识大国印度洋政策的协同效应与分歧点、客观分析印度洋局势的演变与发展,对“一带一路”倡议推进和拓展中国与其他大国在印度洋的合作均有较大的现实意义。

  

   一、欧洲大国介入印度洋事务的主要特点

  

   欧洲大国长期介入印度洋地区。英军长期占据中印度洋的查戈斯群岛,从两伊战争爆发后就持续派遣舰船赴海湾常态化巡航并延续至今,被称为“介子”行动(Operation Kipion)。2003至2011年间,英国海军又借“维和”行动之机介入海湾地区,为伊拉克保护两个石油平台并协助培训伊海军士兵。法国在印度洋有两个海外省和上百万人口,在西南印度洋地区有强大的军事政治影响力,长期驻军3000多人,2009年5月又启用在中东的军事基地。德国近些年也增加了在印度洋上的活动,其军舰2010年和2013年两次与美军舰船在阿拉伯海协同部署。此外,欧洲大国还积极参与西北印度洋地区的多边海军机制,主要聚焦三个方面。一是英国2009年8月起积极参加北约在西北印度洋的“海洋之盾”反海盗行动(Operation Ocean Shield),一直持续到2016年12月行动结束。二是英法德等欧洲多国在亚丁湾水域持续联合开展“阿塔兰塔”护航行动(Operation Atalanta)。三是欧洲大国积极参加美国主导的联合海上力量(Combined Maritime Forces, CMF),英法德迄今分别有13次、11次和5次担任其下属的多支联合特遣舰队司令。

  

   美国在2017年末重提“印太”概念之后,英法德也陆续跟进甚至主动谋划(法国的表现尤为突出),在印度洋的介入行动进一步升级,从较为分散的印度洋政策举措升级为具有系统性的战略设计。这种策略积极利用了“印太”概念兴起的契机,但主要内涵仍然是对欧洲大国原有印度洋政策的进一步升级与深化,具体实施中也体现了欧洲大国在经济利益、地缘影响和大国战略上的强烈诉求。目前,英法德等国对印度洋事务的“升级版”介入主要有以下三个特点。

  

   (一)以“印太战略”覆盖印度洋政策

  

   “印太”和印度洋密切相关但并不完全重合。出于各种考虑,英法德等欧洲大国并未制定明确的印度洋战略,而是纷纷推出各自的“印太战略”,将对印度洋地区的战略考量融入“印太战略”之中。

  

   英国“脱欧”后忙于各种繁杂事务,迟迟没有推出自己的“印太战略”,直到2021年3月才发布《竞争时代的全球英国》政策文件。该文件强调“(包括印度洋在内的)印太地区对英国经济、安全与支持开放社会的全球雄心均至关重要”,明确提出要将战略重心向这一地区倾斜,到2030年要在“印太”实现最广泛且最具融合性的深入存在。

  

   法国是最早拥抱“印太”话语的欧洲大国。2018年5月,总统马克龙率先表态接受“印太”概念,此后出台或更新5份“印太”政策文件。2018年,法国国防部发布《法国与印太安全》,将“印太”界定为从非洲海岸线到美洲海床的广阔地区,横跨整个印度洋和太平洋,并特别强调法国在该地区的独特作用。2019年5月,法国国防部发布《法国印太防务战略》报告,宣称法国是与“印太”安全形势发展息息相关的“印太”大国。此后,法国外交部又公布《法国在印太的伙伴关系》(2021年4月)和《法国印太战略》(2021年7月发布,2022年2月更新)等政策文件,强调“印太战略”已成为法国外交政策和软权力战略的优先任务,明确按印度洋和太平洋之分来阐述其具体行动。法国外交部还将该国的印度洋利益细分为发展蓝色经济、互联互通、应对气候变化、保护生物多样性、海上安全以及促进人员与文化交流等方面。

  

   德国态度也较为积极。2020年9月,德国推出名为《德国—欧洲—亚洲:共同塑造21世纪》的“印太指导方针”,强调“印太地区是德国外交政策的优先议程”,其所界定的“印太”覆盖了整个印度洋和太平洋,表现出与法版“印太”相似的两洋性。在实践中,德国“印太战略”呈现“印太”概念建构的开放性、利益诉求的综合性、行动路径的多边性和政策倡议的实心化等特点。

  

   (二)加强安全存在

  

   军力部署和军事演习是欧洲大国介入印度洋事务的主要抓手。英国1971年后被迫退出印度洋,仅在印度洋中部保留一小块英属印度洋领地(The British Indian Ocean Territory, BIOT),可使用所属迭戈加西亚岛的军事设施。直到2016年“脱欧”之后,英国才决心重返苏伊士以东。2017年秋,英方启用巴林塞勒曼港(Mina Salman Port)的海军支持设施,驻扎英军300余人。2018年10月,英国启用位于阿曼杜库姆(Duqm)的联合后勤支持基地,该基地可驻泊英军核潜艇和“伊丽莎白女王”号航母。2020年9月,英国宣布将耗资2380万英镑(约3000万美元)来扩建杜库姆的后勤支持基地,将其面积扩大3倍并新建1个干船坞,完工后可驻泊英军航母,还可用于支持英国陆军的训练活动。2021年9月,英国第一海务大臣兼海军参谋长托尼·拉达金(Tony Radakin)又公开表示,“希望(英军)舰船能借助迭戈加西亚,更有力地与阿曼和印度乃至非洲东海岸协作”。这一表态引发外界猜测,英国或将在重返西北印度洋的中东地区之后,进一步“重返”中印度洋的迭戈加西亚岛。

  

   除常驻军力,英国海军还积极在印度洋开展行动。2021年9月,英国“江河”级巡逻舰“添马”号(HMS Tamar)和“斯佩”号(HMS Spey)从英国启程前往“印太”海域长期活动,预计为期5年,期间会在印度洋和太平洋穿梭执行任务。2021年7月,英军派遣“伊丽莎白女王”号航母战斗群在孟加拉灣与印度海军举行“康坎”联合演习。同年10月,两国又联合举行规模巨大的首次三军联合演习即“康坎—萨克提”演习(Konkan-Shakti)。

  

   法国在印度洋经营多年,早已在西南印度洋和西北印度洋实现了较严密的军力部署。法国在西南印度洋安全布局的中心是留尼汪岛(La Réunion),位于留尼汪的法军南印度洋地区武装力量司令部(FAZSOI)下辖陆海空三军约1600人,文职人员约300人,其司令直接对法军总参谋长负责。法国在西北印度洋的海上安全布局以非洲之角的吉布提和海湾国家阿联酋互为犄角。吉布提基地是法国最大的海外军事基地,驻军1450人。法国在阿联酋的“和平营”基地(Camp de la Paix)扼守霍尔木兹海峡,包括陆海空三块营地,可驻扎法军650人;扎耶德港附近的海军基地暨后勤基地是法国阿联酋驻军(FFEAU)的司令部,可驻泊除航母外所有种类的法军舰艇;如有必要,法军航母也可停泊于扎耶德港。

  

   近两年,法国又以联合安全行动和军事演习为抓手,进一步加强在印度洋的安全布局。2020年2月,法德意等8个欧洲国家参加的欧洲在霍尔木兹海峡海上感知项目(European-led Maritime Awareness in the Strait of Hormuz, EMASOH)正式启动,其军事分支称“阿格诺尔”行动(AGENOR),主要致力于监控海湾、霍尔木兹海峡和阿曼湾航道。“阿格诺尔”行动由法国主导,司令部也设于法国驻阿联酋海军基地内,由法籍作战司令领导。2020年9月,法国又派遣核攻击潜艇“翡翠”号(SSN émeraude)和后勤支持船“塞纳河”号(BSAM Seine)赴印度洋和太平洋巡航。法国和印度早已建立“伐楼拿”(Varuna)海军联合演习机制。两军2021年4月在印度洋举行第19轮“伐楼拿”海军演习,法军有“夏尔·戴高乐”号核动力航母战斗群、“阵风”战机与舰载直升机等参演。2022年3—4月,法印又在阿拉伯海举行最新一轮演习。

  

   相较而言,德国在印度洋地区无海外领地亦无军事基地,行事风格较为低调。近两年,德国依托舰船访问、护航行动和小规模演习等,明显加大了在印度洋的安全介入。2020年3月初,德国宣布计划派遣“汉堡”号(FGS Hamburg)驱逐舰赴印度洋,途经西南印度洋的留尼汪岛,横跨印度洋前往澳大利亚,后因新冠肺炎疫情影响被迫取消此行。2021年7月,德国又宣布派遣“拜仁”号(FGS Bayern)驱逐舰赴印度洋活动,期间从地中海经苏伊士运河进入红海,跨印度洋抵达澳大利亚。该舰先后访问印度洋沿岸的巴基斯坦、澳大利亚、新加坡、斯里兰卡、印度等国。2022年1月,“拜仁”号抵达斯里兰卡科伦坡港,与斯海军举行联合演习,紧接着访问印度孟买。

  

   (三)加大对印度洋区域机制的参与力度

  

   近年来,欧洲大国在印度洋地区构建了一些新的区域机制。2021年9月,英国串联美国和澳大利亚推出所谓三边安全伙伴关系(AUKUS)。美国已公开表示要借“奥库斯”联盟等实现“印太”与欧洲伙伴的协同。德国的策略是同时加强与区域性、次区域性和功能性机制的协作关系。为此,德国已正式成为环印度洋联盟(IORA,简称“环印联盟”)的对话伙伴国;谋划加强与环孟加拉湾多领域经济技术合作倡议机制(BIMSTEC)的对话关系,谋求建立机制化协作,在海洋安全和灾害管理领域加强与地区伙伴的合作;计划加入《亚洲地区反海盗及武装劫船合作协定》机制(ReCAAP),为印度洋和太平洋地区的反海盗合作贡献力量。

  

与德国不同的是,法国对印度洋区域机制的参与表现出更强烈的地缘考虑,既重视区域性的机制,(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印度洋局势   印太战略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组织与合作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4884.html
文章来源:国际问题研究 2022年5期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