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润为:殖民文化论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45 次 更新时间:2022-06-23 21:01:00

进入专题: 殖民文化  

刘润为  
这种情况很可理解”。此话倘若出自文化殖民主义者之口,犹自不足为怪,作为第三世界的一员,居然说出这样令人齿冷的话,叫人说什么好呢?

   另一种答案肯定也是错误的,这就是对于西方文化“全面拒斥”的观点。这种观点视西方文化若洪水猛兽,因而主张坚壁清野。应当肯定,在现实的国际文化环境中,对于文化侵略保持高度的警惕是十分必要的,但是由警惕而发展成为这样的偏激则是十分有害的。其一,西方文化不等于殖民文化。西方文化的优秀部分是全人类的宝贵财富,非但不能排斥,而且是应当认真学习的。其二,这些优秀文化的相当一部分夹杂在殖民文化中间,鱼龙混处、良莠盘结。其三,文化往往显示出动态的特征。在非常的文化环境中,某些文化可能具有殖民功能;在正常的文化环境中,这种功能则可能消失。倘若不分青红皂白地一以观之,无论如何不能说是一种客观的态度。在传播技术飞速发展、资讯交流愈益频繁、信息共享与日俱增的今天,将西方文化一概拒斥于国门之外,无异于作茧自缚,势必使自己落后于不断发展的世界潮流。列宁指出:“哲学史和社会科学史都十分清楚地表明:马克思主义同‘宗派主义’毫无相似之处,它绝不是离开世界文明发展大道而产生的一种故步自封、僵化不变的学说”。(《列宁选集》第2卷第309页,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其实,在这种褊狭顽固的外表下,掩藏着的是失去自信的恐惧和自卑。恐惧和自卑是什么呢?难道不正是殖民地的心态吗?切莫以为这种迷误是偶然发生的,其中有着深刻的社会历史根源,这就是小生产的生产方式。应当正视这样的现实:第三世界曾长期是而且现在仍然是小生产的聚集之地。生产力的低下、生产规模的狭小、交往的局促,反映到意识层面,必然是目光的短浅、思维的简陋和意志的薄弱。面对乱花飞溅的西方文化,这种狭隘意识既可以表现为“刘姥姥”式的迷失,也可以表现为“义和团”式的拒斥。以上两种观点虽然针锋相对、势不两立,实际上却是同根同源:一样的小生产狭隘意识,一样的形而上学的思维方式。用这样的思想武器去对付国际大资产阶级的文化挑战,恰如用长矛、大刀对付洋枪洋炮,除了失败,大概不会再有别的什么结局。

   要战胜国际大资产阶级的文化挑战,必须依靠无产阶级的思想武器,这就是科学的唯物史观。在文化战略上,唯物史观主张确定性与开放性的辩证统一。所谓确定性,就是不变性。第三世界文化主体的确定性,主要有两方面的内容:一是价值目标的坚定性。站在本民族的立场上,将本民族的文化合乎规律地导向光明的未来,“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随时准备为捍卫民族文化牺牲一切,应当是永远抱定的宗旨。二是固有的文化血脉。这种血脉是民族文化的生命线,是此一民族区别于彼一民族的本质特征。民族文化的某些失去活力的局部可以丢掉,这固有的血脉却万万不可以抛却。然而,血脉只有不断再生才不致失却,民族文化只有不断发展才能保持。这种发展,一方面来自本民族生活实践的持续深入,一方面来自其他民族优秀文化的营养。因此,民族文化主体还须具有开放性。这种开放性,也就是应变性,主要有两方面的内容:一是包举宇内的襟怀。对于外来的文化信息,不管什么种类,也不管什么性质,一律玩之于股掌之间;二是具有敏锐的文化触角,高度注意世界上的文化嬗变,随时捕捉最新信息。确定性与开放性既相互对立,又相互渗透和转化。开放性把确定性作为出发点和归宿点,确定性则通过开放性来不断充实和完善。在国际文化环境缓和时期,开放性可能上升为主要方面;在国际文化环境紧张时期,确定性则可能上升为主要方面。如此相成相和,恰似岿然不动的高山,又好像流转不息的江河。这样一来,文化主体便产生了敏锐的鉴别力和强大的同化力。它不但善于识别、吸收西方文化的有益成分,而且能够将某些有害成分转化为有益的营养。可以无愧地说,我们中华民族就是这样的文化主体:五千年历史造就的文化血脉直逼江海,共产主义的价值目标坚定不移,历史唯物论的方法应变自如。虽然不可避免地会有蛀虫、败类,但在总体上毕竟是生机勃勃的。可以肯定,到下一世纪,这一文化主体将更加伟岸。在这样的文化主体面前,一切文化殖民的图谋都将化为泡影。这已经被40多年的历史所证明,今后将继续得到更加有力的证明。

   五

   现在让我们将视线再投向西方世界。海湾战争的结果是损兵耗财,国民怨声载道;连年的经济衰退使得钱袋见出羞涩,以“援助”之名进行经济控制已是力不从心。“柳暗花明”的是文化侵略,不费一兵一卒,竟然使东欧剧变,苏联解体(当然,更重要的是内因)。对于世界上发生的这种种变化,西方朝野都在加紧研究。美国国际关系学家纳伊认为,当今的国际社会,是否拥有权力,主要表现在是否能够主宰国际政治结构和政治议程方面,权力正在由“资本密集”向“信息密集”转移。亨廷顿——这个为白宫摇羽毛扇的人物,则抛出了“文明冲突”说,认为今后国际社会的纷争将主要表现为不同民族文化的冲突。美国的信息高速公路刚刚筹办,副总统戈尔就急不可待地说:他们将“利用信息高速公路的手段”强化美国在全世界的领导地位。而在国际关系的实际操作上,国际垄断资本集团已经将“人权”、“知识产权”之类作为要挟、控制别国的重要手段。种种迹象表明:而今而后,对于第三世界的政治控制和经济剥削,将主要以文化侵略和高科技垄断的手段进行。——殖民主义即将进入后殖民主义阶段。

   然而,国际垄断资本集团的老爷们直至进入坟墓也不会明白,不管玩出什么花招,也不可能完全主宰世界。这花招恰如一条条捆在自己脖子上的绳索,玩得越多,勒得越紧。一个践踏其他民族自由的民族,自己也同样不可能成为自由的民族。亨廷顿虽然恶狠狠地提出“儒家国家与伊斯兰社会将是西方下一轮的打击对象”,但毕竟英雄气短,又不得不哀叹道:“在可见的将来,不会有普世的文明”。(香港《二十一世纪》1993年10月号)世界的文化是各民族共同创造的,各个民族的文化是平等的,殖民文化不得人心!然而,文化殖民的势力绝不会自行洗手罢休。实现各民族文化平等的力量存在于各民族(包括西方社会的各民族)人民之中。这种力量尽管在近些年里遭受了挫折,而今却正在积蓄、壮大……展望世界文化的未来,必定是百花互映的景观。

   1996年1月11日写毕

   作者附记:此文是26年前根据中央主要领导同志关于“要警惕和抵制殖民文化”的批示精神撰写的,发表于求是杂志1996年第5期。当时,我是希望它能够很快过时的,但在拜读陈先义同志《必须在全国进行去殖民化教育》之后,感到它并未过时,这不能不说是文化的悲哀、历史的悲哀,当然同时也是我个人的悲哀。

  

    进入专题: 殖民文化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史学理论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4873.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