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斌 刘啸虎:《日本远征记》所见琉球的国际地位——兼论琉球与日本、中国之关系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72 次 更新时间:2022-06-08 21:25:03

进入专题: 琉球   日本远征记  

​修斌   刘啸虎  

  

   摘要:《日本远征记》是研究19世纪下半叶琉球王国的一份珍贵史料。从中我们能够看到,琉球极力保持其在东亚封贡体制中的外藩属国的身份,以接受册封和朝贡贸易的方式与中国保持密切联系,并以对中华文化的接受和传承,来保持身份和价值的认同。另一方面,琉球被迫忍受日本萨摩藩的严酷压榨和控制,还要努力维持其对外仍是独立国家的表象。从佩里舰队的观察和记述中可以感知:当时琉球的“主权”在中国,“治权”在日本――但是中国的这种“主权”,是封贡体制内所特有的、宗主国对藩属国的象征意味浓厚的权利,而日本的“治权”,则是在幕藩体制下通过萨摩藩在琉球的“领事”、“驻军”等直接控制来强力实现的;琉球的自我定位是:琉球是中国的“外藩”,日本是琉球的“近邻”。但是,前者更多地是一种文化和价值的自觉认同,后者则是对外所表现出来的无奈的、虚假的“认知”。琉球与中国、日本这种尴尬的“两属”关系,虽然是当时琉球地位的真实状态,但是“两属”的性质截然不同。而佩里们对琉球地位所表现出来的疑惑不解,不仅源自日本萨摩藩所采取的隐蔽控制政策,更源自西方人对东亚世界特有的封贡体制缺乏认知。

   关键词:《日本远征记》  佩里舰队  琉球  日本  萨摩藩  中国

  

   一、实像与虚像:佩里舰队对琉球的初步认知

   1853年7月8日,美国海军准将马修·佩里(Matthew Calbraith Perry)率舰队进入江户湾,要求与德川幕府谈判,商讨开关通商事宜,这便是日本历史上著名的“黑船事件”。1854年2月13日,佩里再度率舰队到达日本,幕府被迫接受开国要求。日美双方于3月31日在横滨签署《日美亲善条约》(神奈川条约)。由此,日本结束锁国,幕藩体制逐步瓦解,日本历史开始走向近代。佩里舰队返回美国之后,向美国国会参众两院提交了远航日本的官方报告,即《日本远征记》(Narrative of the expedition of an American squadron to the China seas and Japan)。[①]该报告成为研究佩里舰队和日本开国的重要资料。同时,《日本远征记》也为琉球王国留下了一份珍贵的历史记录。

   实际上,1852年11月,佩里舰队从美国本土出航后,经大西洋、印度洋,过新加坡、中国的广东和上海、以及琉球、小笠原群岛,最后才抵达日本。1853年5月26日,佩里舰队第一次于琉球那霸港靠岸,在当地进行补给。这期间,舰队人员对琉球进行了各种考察和勘察,佩里本人还拜访了琉球王国的王宫首里城。自此算起,佩里舰队先后五次到访琉球。[②]舰队在琉球设立加煤站,获取粮食。琉球成为佩里舰队的后勤补给基地。在与日本德川幕府签约之后,佩里舰队归国途中最后一次停泊那霸港,并与琉球王国缔结《琉美修好条约》,那霸从此作为商港开放,琉球的命运也发生了重大转折。

   佩里舰队在琉球几次停留期间,佩里及其随行人员对琉球的风土、人文、自然、地理,以及琉球王国的内政外交尤其是对琉球与中国、日本的关系等加以考察,以西方人的视角留下了较为真实的记录。这些记录或被收入《日本远征记》,或以其它题名和方式出版。[③]这些记录对于研究和了解十九世纪下半叶处于风雨飘摇中的琉球王国,具有重要史料价值。

   佩里舰队之前关于琉球的航海记述的主要著作有:其一,英国著名航海家巴兹尔·霍尔船长(Captain Basil Hall)曾于1816年到访琉球,他将自己在琉球的见闻经历写成《朝鲜西海岸及大琉球岛航海探险记》(Account of a Voyage of Discovery to the West Coast of Corea and the Great Loo-Choo Island in the Japan Sea)一书。[④]。此书于1818年在伦敦出版,堪称是西方英语世界中第一本对琉球群岛和朝鲜半岛加以详细描述的著作。该书出版不到两年就被翻译成荷、德、意等文字,英译本也再版多次。西方对琉球最初的印象多来自此书,佩里舰队人员同样概莫能外。[⑤]其二,佩里舰队事先了解琉球的另一本著作,应当是时间更接近的《琉球与琉球人——1850年10月探访琉球纪行》(Lewchew and the Lewchewans, being a Narrative of a Visit to Lewchew, or Loo-choo in October, 1850)。此书的作者乔治·史密斯(George Smith,中文常译作施美夫)是著名的英国圣公会来华传教士,在香港活动时间较长。佩里舰队对琉球的称呼采用与以上两部著作同样的“Lew Chew”这个来自中国广东方言的发音,一定程度上也反映出佩里舰队对琉球与中国、日本关系的最初认知。另外,佩里舰队经由广东到达上海,然后东渡琉球。到达广东沿海时,佩里舰队曾于香港、澳门、广州等地短暂停泊,他们对中琉日关系的考察实际上已经由此开始。佩里舰队到达琉球之前,通过以上渠道所得到的关于琉球的信息呈现实像与虚像并存的状况。《日本远征记》中曾引用过乔治·史密斯关于琉球与中、日关系的记述:

   总体而言,最具可能性的观点是这样的——琉球是一块被日本用于移民拓殖的殖民地,琉球人的外貌、语言、风俗习惯皆与日本联系紧密。更重要的是,琉球人的文明成果和文献典籍来源于中国。琉球的政府实际掌握在亲日的士族权贵集团手中。士族权贵集团极其畏惧近邻日本,他们视日本为一旦有需要时可以寻求保护的对象,而非中国。这里面有历史传统的原因。二、三百年前,当时中国还是由明朝统治,中国和日本之间曾爆发过一场战争。这场战争源于中国试图将琉球从日本的统治下解放出来,使其具有独立王国的尊严。作为中国的藩属国,历代琉球国王即位,都需要得到中国官员的正式册封。中国的册封使臣从福州出发,渡海来到琉球。同时,琉球的朝贡船也每两年一次驶向福州,去向中国皇帝进贡。大约二百年前,鞑靼人(即满族人)入侵中原,异族王朝开始统治中国。有三十六个家族不愿改风易俗接受鞑靼人的统治,于是集体移民到琉球。这三十六个家族的后裔在琉球启蒙教化百姓,并渐渐融合到了琉球当地人中间。[⑥]

   乔治·史密斯的记载存在各种显而易见的错误。他弄错了明代万历年间中日战争的原因,对“闽人三十六姓”到达琉球的时间和原因也出现错误。不过,乔治·史密斯却较为准确地记述了琉球与中国之间的宗藩朝贡关系和文化影响。对于西方人来说殊为难得。这样的记述也会影响佩里舰队人员对琉球的认知。

   巴兹尔·霍尔的《朝鲜西海岸及大琉球岛航海探险记》对佩里舰队人员影响最大。因而在《日本远征记》中,包括佩里本人在内的多位执笔者,常将他们见到的琉球王国真实情况与《朝鲜西海岸及大琉球岛航海探险记》一书中记述的情况加以对比,结果发现此书虚实交杂,错误不少。不知出于何因,巴兹尔·霍尔将琉球做了很大程度上的美化。山口荣铁也指出,霍尔将琉球描述为一个人间的伊甸园,琉球的居民纯洁如孩童,对待陌生的外人善良而真诚,从不欺诈,与金钱有关的争斗和罪行与他们无缘。[⑦]1817年,巴兹尔·霍尔航海途经大西洋中的圣赫勒拿岛(Saint Helena),顺道拜访了被流放到此的前法兰西帝国皇帝拿破仑(Napoleon)。霍尔向拿破仑讲述了琉球人“爱好和平”的性格,结果拿破仑当场表示不相信:“没有战争?这不可能!”[⑧]佩里舰队人员对此同样持怀疑态度。当他们亲自对琉球岛做了考察之后,《日本远征记》一书中对霍尔的记述作出评价:“霍尔大佐对琉球人抱有浓厚情兴趣,但其记载未必真实。”[⑨]因为美国人在岛上不但找到了琉球三山时代城防堡垒的废墟,而且还见到了琉球人对日本火器的熟悉,甚至听说了岛上有日本驻军的传闻。

   可见,佩里到达琉球之前,西方航海家特别是英国人的关于琉球的航海记录,虽然内容丰富但却真假实虚并存,佩里舰队到达琉球之前,头脑中业已储存了这些以往航海记述的背景知识,在后来的实地观察体验之后,又得到了相对客观准确的琉球印象。

   二、“日本领事”和“日本驻军”——佩里舰队眼里的琉萨关系

   1.“日本领事”

   1853年5月26日,佩里舰队到达琉球那霸港外,《日本远征记》中对琉球与中国、日本的关系做了颇为客观的记述:

   琉球的归属一直存在争议。一派观点认为,琉球在日本萨摩藩治下。另一派则相信,琉球属于中国。不过,具体情况可能是这样——在实际归属层面上,琉球差不多的确属于日本管辖,但同时琉球对中国保持着某种从属关系。因为毫无疑问,琉球一直坚持向中国朝贡。而且,琉球的语言、风俗、法律、服饰、道德、伦理,以及贸易往来,所有的一切都能证明其与中国的关系。不过关于这个问题,后面还要说到。[⑩]

   佩里舰队在琉球期间,的确搜集到了足够多的证据。他们在相信琉球深受中国文化影响的同时,也察觉到了琉球遭受日本控制的迹象。在佩里舰队抵达琉球第二天的5月27日,舰队人员发现有几艘船驶出那霸港,向北开航。这几艘船从佩里舰队旁驶过时,还近距离仔细观察了美国军舰。佩里舰队人员相信,这几艘船是被派往日本报信的。[11]

   5月30日,佩里舰队派出四名军官,率四名船员、四名中国苦力组成一支十二人的考察队,携带武器(美国人称用于防身或打猎)登上琉球岛,进行深入岛屿内部的徒步考察。琉球当局派官员陪同他们考察,名为向导,实为监视。在岛上,舰队考察队发现一处看起来相当体面的屋舍,房屋的主人与陪同佩里舰队人员考察的琉球官员一道,礼貌地邀请考察队成员进屋做客。主人招待考察队成员喝茶,但由于语言不通,双方并无更多交流。喝过茶后,考察队继续上路。而考察队里的中国苦力却告诉美国军官——那个房屋主人的身份其实是“日本领事”。[12]《日本远征记》中此处原文为“Japanese Consul”,这显然是美国人头脑中对此人角色的理解。我们认为,这位所谓的“日本领事”实际上应是萨摩藩派驻在琉球的“在番奉行”。

   早在琉球被日本萨摩藩侵略后的当年,即1609年,萨摩就在琉球安排“奉行”,此为最初的萨摩的“奉行”。1631年,萨摩正式派驻“在番奉行”和“冠船奉行”,直到1872年明治政府设立“琉球藩”为止。“在番奉行”任期一般为三年,其在琉球的馆舍称为“假屋”。佩里舰队考察队员进去喝茶的这座体面的房屋,大概正是“假屋”。关于“在番奉行”,日本学者宫城荣昌认为:“在番奉行的职务中,以监视(琉球王国)内政和督励进贡贸易最为重要。”[13]后来他又进一步指出:“在番奉行的工作,主要是监视王府的政治、外交,并向萨摩藩呈报异国船只来航始末等。”[14]

据日本史料记载,佩里舰队逗留琉球期间,萨摩驻琉球的在番奉行忠实地履行了职责。萨摩在番奉行乡田中兵卫、谷川次郎兵卫和警备川上式部,自嘉永六年六月十二日(1853年7月6日)起即开始以很高的频率定期向萨摩藩呈送报告书,密切汇报佩里舰队在琉球的全部动向。这些报告的详细程度令人惊讶,不但对佩里舰队的人员、装备、每日行迹记录准确,而且精确到琉球方面向佩里舰队提供的每一斤煤炭、每一头牲畜、每一斤粮食蔬菜补给,报告书中全部列有详细的表格。佩里舰队赠送给琉球方面的礼物,更是毫无遗漏地被在番奉行记录在报告中。而佩里舰队与琉球方面谈判交涉时的一些具体内容,也完完整整地出现在了在番奉行的报告书里。比如当佩里向琉球官员提出要以美国外交特使和舰队司令身份前往首里王宫拜访时,琉球官员以“国王年幼、太后重病不能受到惊吓”为理由进行搪塞。这样的谈判细节也被在萨摩番奉行原原本本写入报告书。(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琉球   日本远征记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世界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4525.html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