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文玲:俄乌冲突:世界格局演化的重要变量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882 次 更新时间:2022-06-03 21:09:18

进入专题: 俄乌冲突   世界格局   亚欧版块  

陈文玲 (进入专栏)  

  

   内容提要:俄乌冲突既是东西方对峙冷战的延续,也是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序幕,更是引发世界格局在某历史时点由渐变转向突变 的重要变量。 一是将重创以西方国家虚拟经济为主体收割世界财富的主导地位,开启以资源和制造业为主体国家获取世界平等地位的历史 进程。二是进一步唤醒大多数国永和地区战略自主的意识,一批大国和中等强国围绕大国梦、强国梦正在根据国家利益进行不同的排列组 合。三是引爆了以美西方为主导的传统经济全球化走向历史的扬弃, 以新兴经济体为主导的新型经济全球化大潮将势不可挡。四是或将成为终结美国霸权地位的历史转折点,世界一超多极格局将转向多元、 多样、多极。五是在全球地缘政治、经济、个事、外交关系调整演化 中,亚欧大陆或将重新成为大国政治博弈和经济竞合的经济中心。六是世界必将朝着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休的正确方向,在克服艰难险阻或经历阵痛后凤凰涅槃。

   关键词:俄乌冲突;世界格局;亚欧版块

  

   俄乌冲突既是东西方对峙冷战的延续,也是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序幕,更是引发世界格局在某一历史时点由渐变转向突变的重要变量。一是将重创以西方国家虚拟经济为主体收割世界财富的主导地位,开启以资源和制造业为主体国家获取世界平等地位的历史进程。二是进一步唤醒大多数国家和地区战略自主的意识,一批大国和中等强国围绕大国梦、强国梦正在根据国家利益进行不同的排列组合。三是引爆了以美西方为主导的传统经济全球化走向历史的扬弃,以新兴经济体为主导的新型经济全球化大潮将势不可挡。四是或将成为终结美国霸权地位的历史转折点,世界一超多极格局将转向多元、多样、多极。五是在全球地缘政治、经济、军事、外交关系调整演化中,亚欧大陆或将重新成为大国政治博弈和经济竞合的经济中心。六是世界必将朝着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正确方向,在克服艰难险阻或经历阵痛后凤凰涅槃。

   俄乌冲突的最大影响和作用将是推动世界格局由渐变转向突变,存量矛盾叠加增量矛盾,正在并加快引发世界格局的大震荡、大变局、大分化、大重组、大演进。当前,冲突还处于胶着状态,美国、北约组织和加入推动冲突升级的力量采取各种手段,对俄罗斯进行围剿特别是经济围剿,同时挑衅中国,力图制造新的战争或经济“陷阱”。随着历史的推移和世界各国人民的觉醒,世界格局演化的最终结果,或将肢解西方主导的传统经济全球化,或将重创支撑美国霸权地位的美元、美军等支柱,或将解构已进入“脑死亡的北约组织”,或将加快国际组织改革和国际秩序、国际规则的重构,或将改写既有的地缘政治、经济、外交、军事格局……尽管这将是一个历史长周期。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进程加快,历史的天平开始向代表人类大多数的新兴大国、发展中国家和中小国家倾斜,东西方力量在竞争博弈中将逐步或者首次出现势均力敌的对峙格局。拉长历史的镜头,俄乌冲突既是东西方对峙冷战的延续,也是当今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序幕。战场在乌克兰,但战线在全世界;冲突在俄乌之间,但较量在俄美欧中印等国家与地区之间,反映了世界各种力量的比拼和此消彼涨。

   1

   俄乌冲突成为重要转折点,将重创以西方国家虚拟经济为主体收割世界财富的主导地位,开启以资源和制造业为主体国家加快获取世界平等地位的历史进程。

   回顾历史,第一次世界大战打残了欧洲的工业体系,把美国送上世界经济的王座。一战中大笔军工订单和工业制成品订单,使美国从全球最大的债务国迅速变为最大债权国,拥有了全球最多的黄金储备,较强的制造业能力和充足的工业制成品,最充裕的货币供应量,使美国走出战前的经济波动,呈现“柯立芝繁荣”。反观战败的德国,则出现超级通货膨胀:物价贬值幅度按万亿倍计算,超级通胀使绝大多数德国人一生积蓄的购买力荡然无存,德国成为被收购对象。二战后,以制造业立国的美国,再次靠强大的制造业成为世界军工订单和制造业产品的最大输出国,并依托金本位货币体系积累了逾全球80%的贵金属——黄金。在此基础上,《联合国货币金融协议最后决议书》以及《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协定》和《国际复兴开发银行协定》于1945年形成,总称《布雷顿森林协定》,美国自此成为“全球最后贷款人”,美元拥有了唯一可等同于黄金的货币地位。1971年美国退出了“双盯住双挂钩”的布雷顿森林体系,但通过绑定石油,仍维持着美元的霸权地位,在贸易结算货币分布和储备货币中占绝对优势和主导地位。不论是哪一种货币出现,只要威胁到美国的这一地位就会遭到无情打击,美国也因此成为靠美元霸权就可以轻易地收割全世界财富的国家,并逐渐成为以虚拟经济为主体的国家。目前,服务业占美国产业构成的80%以上,金融业、信息、电子商务、律师等占美国服务业构成的80%以上,金融产品中与物质生产和贸易没有任何关联的衍生品占80%以上,而制造业在其GDP中的占比从二战时的77%下降到目前的11%。【1】

   美国与英国、法国、加拿大、意大利等西方国家逐步转向以服务业为主体、以虚拟经济为主导的经济结构,只保留处于供应链高端和顶端的关键技术、关键工艺、关键零部件,用金融、品牌、知识产权、基础研究能力、有利于自身的国际规则和国际标准将物质生产能力梯次转移到世界其他国家和地区,靠既有的优势和不断创造虚拟经济的新优势,始终使自己处于全球食物链和价值链的顶端。它们创造物质财富的能力用进退废,而剥夺其他国家财富的能力与日俱增,以致单靠经济武器就可以使其他国家心甘情愿、源源不断地向其输送财富。而一批资源能源国,或者出现“资源诅咒”沦为因资源而贫困的国家;或者被颜色革命、战争摧毁,经济衰退甚至崩塌,从曾经的富国沦为穷国;或者长期遭制裁,被认作“失败国家”或“流氓国家”,成为难民输出国。一批以制造业为主的发展中国家,或者成为向发达国家输送物质财富的“打工者”,或者成为产业链供应链价值链构成中获利最少的制造业基地,或者成为在某一领域技术突破西方水平后的被制裁者。

   俄乌冲突叠加新冠肺炎疫情,加之美西方强力制裁的挤压,具有资源优势和制造业优势的国家被迫奋起反抗,重新认识创造物质财富的优势和力量,由此重创了战后形成的以美西方虚拟经济为主体的收割世界财富的相关国际秩序、国际规则、国际标准、国际治理方式。曾经陷入“能源资源诅咒”的国家迅速觉醒,俄罗斯这次反制美西方制裁的重要经济武器之一就是能源资源优势。欧洲一些国家对俄罗斯能源、粮食、葵花籽油、化肥、矿石能源的硬依赖,使俄罗斯不断释放并放大了能源资源红利。根据美国能源信息署(EIA)数据,2021年美国进口的石油和精炼产品中约有8%,即平均每天有约67万桶来自俄罗斯。其中,原油占比约为3%,即美国2021年平均每天有大约20万桶原油来自俄罗斯。俄乌冲突爆发之后,美国带头制裁俄罗斯并要求欧洲不能进口俄罗斯能源的同时,据美国能源信息署发布的报告称,3月19日至25日,美国从俄罗斯进口的石油数量比前一个星期增加了43%。俄罗斯对“不友好国家”购买天然气采用卢布进行结算,使卢布从被制裁日贬值90%以上,在一个月内迅速回到被制裁前的水平,目前这种反制正在扩大到粮食、化肥等商品。在信息化、数字化时代背景下,西方资本主义的市场形成层次多元、结构复杂的体系,包括能源资源乃至粮食在内的大宗商品主要通过期货市场定价。因此,哪怕并非发生现货市场上的缺货,而仅仅是预期缺货,都可能引发市场价格机制失灵,从而引起大规模经济危机。这种体系进一步放大了俄乌冲突后的能源危机、粮食危机,使俄罗斯迅速从处于世界经济竞争中总体劣势地位转化为结构性优势地位。

   中国作为世界最大的制造业国家,现为12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第一大贸易伙伴、7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第二大贸易伙伴,已具有类似美国在一战、二战时期的国家地位,这种经济地位原来处于被收割的劣势,现在则是中国最大的底气和优势。疫情中中国制造业发挥了巨大优势,支援了全球抗击疫情所需要的制造业产品,这种高速增长的国际贸易能力实质上是一个国家制造能力提升的必然结果。农业生产能力、先进制造业能力、现代服务业能力、现代流通能力、超大规模市场和超稳定政策环境,使我国建构起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的经济循环体系,同时在国际大循环中争取了战略主动。

   处于产业空心化的美国以及欧盟一些国家以打击和遏制他国经济发展重振自己制造业的战略图谋已经基本“泡汤”,尽管仍在努力重构产业链工业链,但靠获得低廉的资源能源和维持低通胀高福利的时代,靠失去国家信用的纸钞抢夺其他国家创造物质财富的时代,靠创造更加虚拟的经济工具如比特币、天秤币、以太坊等空气币欺骗世界的时代,或将成为一去不复返的历史。这些国家现在不得不把高通胀、高债务留在国内,因为它们向世界转嫁危机的难度越来越大。而具有资源能源优势的国家,具有强大制造业能力的国家,具有创造物质财富能力的国家,必将加快把这些优势和能力转化为国家竞争实力和综合国力,逐渐获取与美西方平等的经济地位。从长远看,这些国家或将成为具有主导地位的经济力量,这也是历史大趋势东升西降、南升北降的经济基础。

   2

   俄乌冲突客观上激发了大多数国家和地区战略自主的意识,一批大国和中等强国围绕大国梦、强国梦正在根据国家利益进行不同的排列组合。

   从二战后到1991年世界处于美苏争霸的冷战时期,形成了两大阵营、两个市场体系、两种社会制度和思想体系严重对峙的局面,大部分国家选边站队,或是站在以美国为首的资本主义阵营一边,或是站在以苏联为首的社会主义阵营一边。直到1989~1991年,柏林墙倒塌,华沙条约解体,苏联分裂成15个国家,原来的社会主义阵营不复存在。一大批脱离殖民地的国家纷纷独立,这些国家大部分是中小国家、贫困国家、发展中国家。在这之后的几十年,在全球事务中,发挥主导作用的通常是那几个世界级或准世界级的大国和强国;也有一些具备相当实力和规模的国家,凭借自身历史累积的独特优势,在国际热点的发展演变中不可或缺或具有主导地位,其他大部分国家则处于静默状态寻求自身发展机遇。

   随着一大批发展中国家快速崛起,全球以产业链供应链价值链链接的产业布局,通过国际分工与交易重组了全球经济布局,建立在殖民体系基础上、由西方主导的世界经济体系版块和政治版块松动。俄乌冲突使世界板块开始加速移动,板块移动加速会进一步打乱世界既有的结构,以西方为主导为主体的传统全球化周期或将结束,历史将会重写。全球经贸活动内嵌于全球安全秩序与制度安排之内,俄乌冲突尤其是美国率先以超限战、超规则、超严厉、超领域对俄罗斯制裁,俄罗斯则以石油、天然气、粮食、化肥、稀有原材料和卢布令等作为武器进行反制,犹如一次强烈的地壳板块碰撞。这次罕见的板块碰撞虽然短暂而剧烈,但却塑造了从今之后长期的地质地貌。俄乌冲突无疑就是这样的板块碰撞。美国、北约组织以及一些盟友国家和地区已经发起多轮对俄罗斯的制裁,然而在联合国190多个成员国当中,有140多个国家没有参与制裁。这些国家包括金砖国家机制中的所有国家,集安组织中的主要国家,前苏联的部分国家,欧亚联盟的主要国家,共建“一带一路”的相关国家。这表明,世界上绝大多数发展中国家已经觉醒,世界上占绝大多数的国家不再跟着美国的指挥棒旋转,原有已经板结的以美国霸权霸凌霸道为粘合剂的世界板块被剧烈撞击。

原来依附美国的发达国家和一些大国将进一步分化。英国退出欧盟的初衷就是欲甩掉欧盟一些国家带来的负担和压力,以求再现大不列颠帝国的往日辉煌。法国总统马克龙作为欧盟轮值主席在俄乌冲突中展现了大国领导的风采,为自己积累了成功连任总统的资本,也为自己实现成为法国第二个戴高乐、带领法国走向强盛的宏图大略奠定基础。德国总理朔尔茨继承了默克尔执政18年创造的德国强大经济基础和政治基础,趁俄乌冲突之际提出用1000亿欧元建立德国军队,必将与马克龙争当欧盟领导者。(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陈文玲 的专栏     进入专题: 俄乌冲突   世界格局   亚欧版块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大国关系与国际格局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4402.html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