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颖:欧盟的“战略自主”困境更加凸显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87 次 更新时间:2022-06-01 23:47:30

进入专题: 欧盟  

黄颖  

  

   乌克兰危机使得欧洲的安全和地缘战略形势急剧恶化,对欧盟“战略自主”进程构成残酷的现实考验。我们看到,俄乌冲突一方面增强了欧盟寻求“战略自主”的意愿,加快了欧盟推进“战略自主”的步伐,但另一方面,也导致欧盟进一步增强了对美国和北约的军事依赖,两相矛盾,死结难以解开。

   欧盟寻求“战略自主”意愿愈发强烈

   乌克兰危机令欧盟及其成员国深切感受到提升“战略自主”的必要性和紧迫性,迫使欧洲多国调整防务政策。2月28日,俄乌冲突爆发后第四天,德国总理朔尔茨宣布该国今后每年的国防预算占国内生产总值(GDP)比重将提高到2%以上,还将拨出1000亿欧元专款用于提升军备。同样,丹麦、瑞典也计划将军费开支的GDP占比提高到2%。法国、比利时、罗马尼亚、意大利、西班牙、波兰、挪威等国也均承诺增加国防开支。

   值得注意的是,俄乌冲突让多年悬而未决的德国新一代战斗机选择问题尘埃落定,该国3月25日宣布将采购35架美制F-35战斗机,以取代45架老旧的法国“阵风”战机。这一决定被视为德国的“过渡计划”,既能紧急提升对俄罗斯的“威慑力”,又能巩固德美“核共享”关系,还不影响德国参与欧洲“未来空战系统”项目研发。4月初,德国政府批准从以色列采购武装无人机,“箭-3”反导系统采购计划也被提上日程。

   事实上,俄乌冲突已然成为欧盟加强共同安全与防务建设的催化剂。3月中上旬,欧盟27国领导人通过了《凡尔赛宣言》,决意增强欧洲防御能力、推进能源自主和促进经济增长。3月下旬,欧盟批准《安全与防务战略指南针》行动计划,该计划从启动研拟到最后定稿历时一年半,为欧盟未来五到十年安全和防务工作绘制蓝图,包括在2025年前建立一支5000人快速反应部队、强化包括太空和海洋等新作战领域的防御体系等内容,还决心加大军事装备投入和高技术武器研发,加强与盟友伙伴的军事合作。

   俄乌冲突爆发后,欧盟内部的凝聚力明显增强。面对战争威胁,欧盟及其成员国对俄做出了实施经济和政治制裁、关闭领空、封杀俄媒等一系列团结一致的反应,速度超乎寻常。不过,欧盟及其成员国对俄的制裁力度不及美国,且法国、德国一直试图通过外交手段缓和乌克兰局势,避免盲目追随美国而彻底激怒普京政府,显示出捍卫欧盟外交政策自主权的另一面。这样做有助于增强欧盟成员国的“欧洲认同”和欧盟的“战略自主”。

   欧盟并未更加接近“战略自主”

   不过,俄乌冲突也让欧盟推进“战略自主”愈发感到“力不从心”。

   其一,俄乌冲突给欧洲的安全秩序带来结构性转变,严重动摇了支撑欧盟“战略自主”的防务和经济两大根基。欧盟正与俄罗斯在战略、经济、能源上火速脱钩,相互制裁不断加码,使得亟待摆脱新冠疫情困扰的欧洲经济复苏更加乏力。

   其二,俄乌冲突直接强化了欧美大西洋政治和军事同盟关系,提升了美国对欧洲的控制力。显然,不断升级的乌克兰危机不是欧盟同美国战略脱钩的好时机。对欧盟而言,眼下与美保持军事同盟关系才能更好地应对危机。然而,欧盟对美军事和安全依赖越强,其成员国加强安全和防务自主的客观能力越低,当美欧利益不匹配时欧盟就越被动。俄乌冲突加强了北约的“存在感”,除了北约在欧洲东部加强兵力部署外,长期奉行不结盟政策的北欧两个欧盟国家芬兰、瑞典基本决定加入北约,从而进一步增强了美国和北约在欧洲安全格局中的主导地位,削弱了欧盟的战略独立性。

   其三,俄乌冲突暴露欧盟在外交、军事防务上的软弱无力和经济上受制于人的一面。欧洲在冲突爆发前进行的外交斡旋未能起效,危机中开展的密集外交未能缓和局势,这说明在美俄博弈背景下,欧盟处境被动,难以实现安全自决。“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制裁措施日益使欧盟在经济和社会发展方面遭到反噬。能源危机深化、原材料价格上涨、通胀高企、民众生活成本上升等正在动摇欧盟实现“战略自主”的经济和社会基础。

   其四,俄乌冲突对欧盟提出严峻的制度性挑战。俄乌冲突的爆发与北约和欧盟肆意东扩密切相关,又强化了身处俄与西方地缘政治博弈前沿地带国家加入北约和欧盟的意愿。格鲁吉亚原计划2024年申请入盟,其总理提前于今年3月3日正式签署申请入盟文件。此外,欧盟还拟启动两个巴尔干国家阿尔巴尼亚、北马其顿的入盟谈判。就乌克兰火速入盟问题,多数中东欧和波罗的海国家持明确支持态度,与欧盟其他成员国拉开距离。在对俄制裁方面,匈牙利反对切断与俄能源合作,并准备应俄方要求用卢布支付俄气,这无疑会削弱欧盟对俄“统一战线”的效力。欧盟内部在共同安全和防务问题上始终存有分歧,多数中东欧和北欧国家偏好于依托北约这个安全保护伞,并认为德法推动欧盟防务一体化是两国增强对欧盟领导力的手段。成员国之间的诸多分歧导致欧盟重陷制度困境:成员国越多,价值与利益分歧越大,目标越难达成一致,推进“战略自主”的阻力也就越大。

   能否于变局中开新局

   欧洲理事会主席米歇尔曾说:欧洲要在世界上做一个“正式玩家”,而不是沦为“竞技场”。如今,欧盟成了被迫卷入地缘政治战局的“玩家”,依然逃脱不了成为美俄地缘政治博弈“竞技场”的命运。美国历史学家蒂莫西·斯奈德在4月中旬接受德国电视二台采访时表示,俄乌冲突将决定欧洲的未来。当前俄乌局势复杂且充满不确定性,主要包括以下几种情景:第一,俄罗斯获胜;第二,乌克兰获胜;第三,陷入持久战;第四,通过外交途径解决;第五,战争蔓延至欧洲其他国家;第六,俄国内政治生变。

   若出现情景一、三、五,俄与欧盟之间很可能固化对峙状态,甚至爆发热战,从而进一步强化跨大西洋伙伴关系,欧盟则会加快推进“战略自主”的机制建设与道路探索,但道阻且长。若情景二、四、六成真,欧盟及其成员国对美国和北约军事安全依赖的迫切性会降低。欧盟为了重建和维护欧洲大陆的和平以及提升欧盟的行动力,构建“战略自主”的意愿继续增强。尽管不同情景会对欧盟“战略自主”进程产生不同影响,但均不会动摇欧盟追求“战略自主”的目标,长远看,欧盟会在法德带领下大力推进防务一体化。

   提高欧盟军事和经济能力,防止对美过度依赖,积极协调欧盟内部分歧,是欧盟实现“战略自主”的必由之路。欧洲共同防务因涉及国家主权让欧盟成员国心存芥蒂,但显然不及俄“特别军事行动”对欧洲国家安全冲击来得猛烈。至于如何平衡欧洲防务自主与北约防务之间的关系,如何让东欧国家相信欧洲共同防务比北约更能保障其安全,如何迅速提升欧盟军事防御能力和解决欧盟防务预算短缺,如何重塑战后欧俄关系和建构均衡且可持续的欧洲安全新秩序,未来欧盟“战略自主”建设之路注定荆棘丛生。

   尽管俄乌冲突让欧盟深陷安全、能源、粮食、难民等危机,但又何尝不是一次机遇。欧盟正借机突破其“战略自主”建设过程中遭遇的瓶颈——加快军事化进程,同时拉拢具有入盟意愿的国家,进一步压缩俄罗斯的安全空间。德国正在以维护欧洲和平为名突破禁忌——增强军备,努力摆脱自己的“经济巨人,军事矮子”窘境。法国总统马克龙更加活跃地通过斡旋外交突出法国在欧盟当中的领导地位。中东欧一些国家则借势跟随美国,以抵御来自俄罗斯的“军事威胁”,并提升其对欧盟谈判地位。如果欧盟既能借机削弱俄在欧洲大陆的影响力,又逐步减少对美国和北约的安全依赖实现“安全自决”“防务自主”“能源自主”,在逆境中促进团结,其未尝不能在变局中开新局。

  

   黄颖,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博士后。

   来源:《世界知识》,2022年第10期

  

    进入专题: 欧盟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关系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4313.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