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超:平衡国家安全与人权:欧洲人权法院适用适当性原则的分析模式及其运用实践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820 次 更新时间:2022-05-31 09:38:00

进入专题: 适当性原则     国家安全     欧洲人权法院     人权保障优先     国家安全优先  

荆超  

   3.措施的效果有明显缺陷

   如果欧洲人权法院认为缔约国采取的措施无法达到其目的,将会判定该措施不符合适当性。在国家安全判例中,虽然欧洲人权法院经常依据经验、常识以及先例,认可特定类型案件中手段与目的的因果关系,而无需缔约国对此进行详细解释或是提交确切证据;但是,在一些案件中,欧洲人权法院结合相关案件事实发现当事国所采取的措施无法达到其想要达到的目的,在这种情况下,欧洲人权法院并不试图合理化所发现的问题,而是直接认定案件所涉及的措施的有效性存在缺陷。

   这里以“巴蒂克诉俄罗斯”案(Bartik v.Russia)为例,该案中俄罗斯为了确保国家秘密不被泄露而禁止曾享有涉密权限的退休工作人员出国。(102)欧洲人权法院发现,俄罗斯对本案申诉人只施加了国际旅行禁令,并没有继续采取对其任职期间实施的对外通讯的审查。(103)换言之,只要当事人想要对外透露其曾掌握的涉密信息,除了本人出国外,仍有其他手段可以付诸实施。因此,欧洲人权法院认为,俄罗斯对已退休的涉密人员实施国际旅行禁令无法有效达到防止国家秘密被泄露的效果,即手段与目的之间缺乏相应的联系。(104)

   总结来说,“国家安全优先”模式给予国家较大的自由裁量余地,这在个案层面依据案件具体情况得到了一定的“矫正”,宽松的审查标准并不代表缔约国为保护国家安全所采取的手段总是能符合适当性的要求。这些措施可能因为以下情况不能满足要求:国家安全面临的威胁程度显著下降、措施严重缺乏有效性,以及当案件涉及《欧洲人权公约》第5、6条时,当事国未能阐明其面临的威胁。简而言之,在“国家安全优先”模式下,欧洲人权法院对保护国家安全的偏向并非决定性地影响案件结论。

  

   五、结论

  

   国家安全与人权二者之间应当如何权衡与取舍?二者各自具有被赋予更高重要性的理由:一方面,国家的存续与安全是其有效保障人权的前提;另一方面,保障人权是国家存续的合法性基础。这一长期存在的两难选择或许可以解释欧洲人权法院判例在该问题上所表现出的徘徊与犹豫,进而被批评为缺乏一致性。本文在“自由裁量余地”理论的基础上,结合国家安全案例,回答了欧洲人权法院在实践中如何审查缔约国限制权利的措施的适当性这一问题。通过分析,本文认为欧洲人权法院对适当性的审查标准具有一致性,其平衡国家安全与人权的方式并非不可预测。为此,文章提出需要从两个不同但又彼此关联的角度分析欧洲人权法院对案件的审理:类型化角度与个案角度。

   根据上文对所选国家安全案例的分析,从类型化角度来看,欧洲人权法院依据所涉及权利的性质和重要性相应展现了两种分析模式,所适用的模式决定了欧洲人权法院审查适当性问题的标准高低。当案件涉及的权利与“多元、宽容和开明”的民主原则直接相关时,欧洲人权法院通常适用“人权保障优先”模式。在国家安全案件中,具有这种性质的权利包括表达自由、集会与结社自由以及私生活受到尊重的权利。对于此类案件,欧洲人权法院赋予相应权利高于国家安全的价值和重要性,为此采用较严格的标准审查缔约国干涉人权措施的适当性。相对应地,“国家安全优先”模式则适用于涉及其他权利的案件。该模式赋予国家安全保障更高的重要性,采用较宽松的标准审查当事国措施的适当性。

   具体到个案层面,欧洲人权法院将案件的具体情况纳入考虑范围,试图“矫正”或者弥补两种模式各自对人权或国家安全的偏向,避免因此导致个案不公正的结果。在适用“人权保障优先”模式的案件中,欧洲人权法院认可采用预防性策略评估国家安全是否面临真实危险,它并不期待缔约国直到危害发生才能采取应对措施。另外,欧洲人权法院还明确了适用该模式的范围。在“国家安全优先”模式所适用的案件中,欧洲人权法院仍会在某些情况下判定当事国保护国家安全的措施不符合适当性原则,具体包括:危险嗣后消失、措施有效性存在明显缺陷,以及一些涉及《欧洲人权公约》第5、6条的案件中,当事国未能具体阐明所面临的危险。

   注释:

   ①也有学者认为比例原则包含四项“子原则”。有关这一问题的讨论,参见蔡宏伟:《作为限制公权力滥用的比例原则》,载《法制与社会发展》2019年第6期,第134-136页。

   ②See Stavros Tsakyrakis,Proportionality:An Assault on Human Rights?,7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Constitutional Law 468,474(2009).

   ③See Yutaka Arai-Takahashi,Proportionality—A German Approach,19 Amicus Curiae 11(1999).另参见徐继强:《德国宪法实践中的比例原则——兼论德国宪法在法秩序中的地位》,载许崇德、韩大元主编:《中国宪法年刊》(2010),法律出版社2011年版。

   ④See Aharon Barak,The Historical Origins of Proportionality,in Aharon Barak,Proportionality Constitutional Rights and Their Limitations,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2012,p.179-184.

   ⑤See Stijn Smet,ECtHR Really Applies Less Restrictive Alternative:Saint-Paul Luxembourg S.A.v.Luxembourg,Strasbourg Observers(1 May 2013),https://strasbourgobservers.com/2013/05/01/ecthr-really-applies-lessrestrictive-alternative-saint-paul-luxembourg-s-a-v-luxembourg/.See also Benedikt Pirker,Proportionality Analysis and Models of Judicial Review:A Theoretical and Comparative Study,Europa Law Publishing,2013,p.216.

   ⑥这类权利具有相似的权利限制条款,国家可以依据保护他人权利或公共利益的需要对权利的行使进行限制,这类权利被称为“有限权利”(Qualified Rights),如《欧洲人权公约》第8-11条。See Council of Europe,Some Definitions,https://www.coe.int/en/web/echr-toolkit/definitions.

   ⑦区别于“有限权利”(Qualified Rights),国家只能在条文所明确限定的情形下对这类权利的行使进行限制,例如《欧洲人权公约》第5条,这类权利被称为“受限制的权利”(Limited Rights)。See Scottish Parliament Information Centre,The European Convention on Human Rights in the United Kingdom,p.5,https://archive2021.parliament.scot/ResearchBriefingsAndFactsheets/S4/SB_15-59_The_European_Convention_on_Human_Rights_in_the_United_Kingdom.pdf.

   ⑧关于此问题,瑞典乌普萨拉大学伊恩·卡梅伦(Iain Cameron)教授在20年前有过专门研究。See Iain Cameron,National Security and the European Convention on Human Rights,Martinus Nijhoff Publishers,2000.

   ⑨See Pieter van Dijk,Fried van Hoof,Arjen van Rijn & Leo Zwaak eds.,Theory and Practice of the European Convention on Human Rights,4th Edition,Intersentia,2006,p.340-343.关于《欧洲人权公约》第8-11条的权利限制条款的构成要素,参见毛俊响:《国际人权条约中的权利限制条款研究》,法律出版社2011年版,第三章。

   ⑩本领域的相关研究参见Paul De Hert,Balancing Security and Liberty within the European Human Rights Framework:A Critical Reading of the Court's Case Law in the Light of Surveillance and Criminal Law Enforcement Strategies after 9/11,1 Utrecht Law Review 68(2005); Antoine Buyse,Dangerous Expressions:The ECHR,Violence and Free Speech,63 International & Comparative Law Quarterly 491(2014).

   (11)See Jonas Christoffersen,Fair Balance:Proportionality,Subsidiarity and Primarity in the European Convention on Human Rights,Brill,2009; Tor-Inge Harbo,The Function of Proportionality Analysis in European Law,Brill,2015; Janneke Gerards,How to Improve the Necessity Test of the European Court of Human Rights,11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Constitutional Law 466(2013).

   (12)Yutaka Arai-Takahashi,The Margin of Appreciation Doctrine and the Principle of Proportionality in the Jurisprudence of the ECHR,Intersentia,2002,p.2.另参见孙世彦:《欧洲人权制度中的“自由判断余地原则”述评》,载《环球法律评论》2005年第3期,第374页。

(13)See Dean Spielmann,Allowing the Right Margin:The European Court of Human Rights and the National Margin of Appreciation Doctrine:Waiver or Subsidiarity of European Review?,14 Cambridge Yearbook of European Legal Studies 381,(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适当性原则     国家安全     欧洲人权法院     人权保障优先     国家安全优先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国际法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4274.html
文章来源:人权研究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