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飞龙 秦博: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典范建构:中国-东盟关系新论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56 次 更新时间:2022-05-27 00:33:57

进入专题: 人类命运共同体   一带一路   东南亚  

田飞龙 (进入专栏)   秦博  

  

   摘要:以中国-东盟关系为主线之一建构人类命运共同体,是中国“一带一路”倡议和全球治理秩序探索的一种典范建构。中国-东盟有着长期的历史文化渊源,有着区别于一般国际关系规范的亲缘性和历史认同基础,这是人类命运共同体在该区域典范建构的关键基础。但东南亚区域也是西方近代殖民史和后殖民控制史的重要承载区域,西方文化和制度霸权仍有强势影响,民主全球化与西方经贸网络仍有支配性和整合性优势。这些西方殖民遗产和影响机制主要服务于西方霸权利益及政治经济的具体利益,甚至作为遏制中国影响力以及中国-东盟重建紧密互动关系的对抗性工具。就中国国家利益和东南亚区域整体利益而言,紧密的历史文化渊源、不断扩展的纵深经贸关系、不断推进的区域安全合作网络以及中国市场和中国“一带一路”的整体吸引力,正在推动东南亚区域的“东方式回归”。人类命运共同体可以赋予这一切发展趋势和未来愿景以坚实的哲学基础和共同价值观根基,并引导东南亚国家和中国之间建立有别于西方霸权文化和经济宰制体系的和平发展新范式。对东盟体系及其内部的分层化和治理复杂性也需要强化国别区域范畴的精准化研究和知识储备,并在法律体系上增强风险识别和应对能力。将中国-东盟关系作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典范建构,是中国打破西方“印太战略”围堵和战略竞争隔离、建构区域和平发展新秩序的重要战略杠杆,符合民族复兴的大局观和战略整体要求,且有着广阔的实践空间和光明前景。

   关键词:东南亚;中国-东盟关系;人类命运共同体;一带一路;和平发展

  

   几百年来,东南亚一直处于西方列强的博弈和争夺的笼罩之中。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中国和东盟国家之间数千年来源远流长的友好关系、山水相连的地缘空间及血脉相通的人文交流,这是双边历史发展脉络的主旋律。东南亚成为西方主导的全球化体系与崛起的中国发展体系之间长期深刻竞争与博弈的、地缘战略意义凸显的关键区域。

   早在2013年,习近平主席就提出与东盟共建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打造更为紧密的命运共同体。东盟与东南亚是中国“一带一路”倡议和人类命运共同体建构的支柱性区域。多年来,双方互联互通不断加速,经济融合持续加深,经贸合作日益加快,人文交往更加密切,中国-东盟关系成为亚太区域合作中最为成功和最具活力的典范,成为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生动例证。①新形势下,中方视东盟为周边外交优先方向和高质量共建“一带一路”重点地区,支持东盟共同体建设,支持东盟在东亚合作中的中心地位,支持东盟在构建开放包容的地区架构中发挥更大作用。2021年11月22日,习近平主席站在人类命运共同体的高度,系统回顾和总结了中国与东盟建立对话关系30年来取得的成就和历史经验,正式宣布建立中国东盟全面战略伙伴关系②,为构建更为紧密的中国-东盟命运共同体擘画了发展蓝图,为地区和世界和平稳定、繁荣发展及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注入了新的动力。当今世界权力格局的演变十分深刻,充满了复杂性,全球治理体系充满挑战。中美之间在贸易战、科技战和民主软实力战争方面③的体系性斗争越来越激烈并波及广泛的全球领域和利益各方。长远来看,中国对世界和平与发展的经济贡献和制度贡献将持续扩大,同东盟之间的合作天地将会更为广阔。

   值得一提的是,不论是中国还是东盟国家,在彼此的外交场合或新闻报道乃至民间俗语中,谈及中国和东盟国家关系时,常用“家人”“兄弟”“同志”等表述定位。央视在报道本次中国-东盟建立对话关系30周年纪念峰会时,更是称“中国与东盟是一个大家庭,更是一个命运共同体”④。这样的提法并不特别常见于中国和世界上其他国家的类似描述,但类似的提法却并不鲜见于中国与东盟国家之间。由此可以看出,以中国-东盟关系为主线之一建构人类命运共同体,是中国“一带一路”倡议和全球治理秩序探索的一种典范建构。中国-东盟有着长期的历史文化渊源,有着“家人、兄弟、同志”般区别于一般国际关系规范的亲缘性和历史认同基础,这是人类命运共同体在该区域典范建构的关键基础。建立在历史文化认同和现实战略利益有机结合的基础上,中国-东盟的整体关系已超越一般性的国际法范畴与双边互动的常规,存在着朝向“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更加紧密、更加互信和更为互惠的优质关系做战略性提升与整合的发展空间。

   一、中国-东南亚(东盟):“家人、兄弟和同志”的历史文化渊源

   在中国与东南亚(东盟)的长期交往史中,“家人、兄弟和同志”所蕴含的亲密关系要超越一般国际法的规范原则,持续记录、储存和释放着双方共享的“历史资本”并激励着双方寻求建立更为紧密的区域共同体架构。

   比如,“中泰一家亲”已经成为中泰两国的广泛共识,习近平主席多次使用该表述。⑤习近平主席曾评价中泰关系为“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同时定位泰国和中国是“好亲戚、好邻居”。⑥李克强总理曾在泰国国会发表演讲时强调,中泰双方应巩固“中泰一家亲”传统友谊,做频繁往来的好亲戚,使两国和两国人民“亲上加亲”。⑦诗琳通公主曾用汉语作诗盛赞中泰两国为手足,“中泰手足情,绵延千秋好”①。多年来,诗琳通公主也确实一直尽力诠释着自己的这一诗句,在文化、教育等各个领域推动泰中友好合作。同样,对于中国与缅甸而言,两国互以“胞波”相称。缅甸语中的“胞波”一词就是指一母同胞的兄弟。2020年1月,习近平主席访问缅甸,新华社以“中缅共命运,胞波情谊长”作为报道题目②,此言不虚,是中缅关系的真实写照。2000多公里的边境线,2000多年的交往史,从秦汉时期南方丝绸之路上的互通有无,到骠国王子出使盛唐交流歌舞艺术,从上世纪双方携手反抗殖民主义、帝国主义,到新中国成立后缅甸在不同社会制度国家中率先承认新中国,中缅山水相连,心意相通,休戚与共。2020年4月,中国人民解放军援助缅甸的物资上也贴着“千年胞波情,众志可成城”③。

   类似的,中国与老挝和越南之间向来也有“同志加兄弟”的说法,这是在传统历史文化亲情基础上叠加了第三世界共同寻求解放和平等的革命友谊。传统上,中国一般称越南、老挝、古巴等同属社会主义的国家为“同志”,而“兄弟”国更是指曾经共同抗敌的国家,关系亲如兄弟。2017年,老挝外交部部长沙伦赛曾说,老挝和中国无论是现在还是将来,两党、两国政府和两国人民都会如兄弟般更加亲密团结。④ 2019年,老挝成为第一个和中国签署“命运共同体”有关协议的国家。此次签署行动计划也是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亲自签署的为数不多的双边合作文件之一,充分体现党和国家最高领导人的高度重视。⑤ 2020年,外交部长王毅同老挝外长沙伦赛举行会谈表示中老是山水相连、唇齿相依的友好近邻,也是共同推进社会主义事业的同志加兄弟。沙伦赛则当即回应“同志加战友”。⑥ 2020年4月,解放军援助老挝的物资上则贴着“占芭花常开,兄弟情常在”⑦,占芭花是老挝的国花,花期长,易栽培。2021年3月23日习近平主席致电老挝人民革命党中央总书记通伦,祝贺他当选老挝国家主席,在贺信中,称中老关系为“兄弟般友好情谊”⑧。2021年11月17日,老挝政府总理潘坎高度评价中共十九届六中全会重大成果,在他的讲话中,两次以“兄弟”称呼中国人民、中国党和中国政府。⑨ 2021年12月3日,中老铁路全线通车,习近平主席和通伦总书记共同出席通车仪式,老挝从“陆锁国”变成“陆联国”,成为中南半岛的重要经济交通枢纽,经济社会发展前景空前明朗,具体生动诠释了“中老命运共同体”的巨大价值和光明前景。⑩ 2021年9月12日,越共中央总书记阮富仲在河内会见王毅时指出中越两国关系是“同志加兄弟”的全面战略合作伙伴关系。阮富仲在讲话中数次用“兄弟”称呼中国党和国家。① 9月15日,外交部亚洲司司长刘劲松会见越南驻华大使范星梅时表示,越中情谊深,同志加兄弟,而越方的范星梅在其讲话中也以“同志加兄弟”来形容中越情谊。②

   中国与柬埔寨之间的定位和称呼更是独具特色。今年 9月11日,柬埔寨王家军总司令翁比塞上将表示,柬中是同呼吸、共患难的“铁杆兄弟”。③ 2021年9月12日王毅在金边同柬埔寨副首相兼外交大臣布拉索昆举行会谈,王毅表示“柬埔寨是中国的铁杆朋友和友好近邻”,“中柬友谊比铁还硬、比钢还强”。④2018年6月,在柬埔寨与中国建交60周年时,柬埔寨副首相贺南洪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柬中两国友谊源远流长,两国“不仅是好朋友,更是好兄弟”。⑤ 2019年9月25日,中国驻柬埔寨大使馆当晚在金边举行国庆70周年招待会,柬埔寨首相洪森出席并致辞说,中国是伟大的朋友。⑥ 2020年11月6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人民大会堂为柬埔寨太后莫尼列举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友谊勋章”颁授仪式,莫尼列在致答辞中数次称中国为兄弟。⑦从公元前的最初接触到公元 1世纪的国家往来,从公元 10世纪的繁荣贸易到17世纪的反抗殖民,中柬两国创造了长达近 2000年的交往历史,官方的朝贡往来从政治上见证了两国相互认同,民间的海上贸易从经济上造就了多种物产的广泛交换。彼此文明的传播为两国奠定了相互理解的哲学基础,生活习俗的共通为人民提供了相互包容的现实条件。宋代以后,更多的中国居民迁往柬埔寨定居,逐渐融入当地,成为了柬埔寨国家不可缺少的社会群体。中柬两国的交往从最早的官方往来,到后来的民间互市,最后演变为人民的迁移定居,两国的合作互信不言而喻。悠久的历史友谊不仅成为了在当今多元的国际社会中建立政治互信、实现经济合作、加强文化交流的宝贵财富,政治上的相互信赖和民间的心灵相通更是两国抵制外来势力挑拨分歧、诽谤信誉的有力武器。

   中-菲、中-马、中-印尼之间也有类似提法。2021年1月16日,王毅访问菲律宾,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在马尼拉会见到访的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王毅在讲话中指出菲律宾是中国的好朋友、好兄弟。无论是政府捐赠还是商业采购,中国都是首个向菲提供疫苗的国家。⑧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强调自己有华人血统,曾说自己的外公是华人,并为自己拥有华人血统感到自豪,⑨并也曾以“兄弟”称呼中国,还表示“愿意永远同兄弟般的中国做朋友”①。菲律宾金砖国家政策研究会创始人赫尔曼·劳雷尔认为“中国是菲律宾可信赖的朋友和兄弟”②。2020年10月13日王毅在吉隆坡同马来西亚外长希沙姆丁共同会见记者。王毅表示中马一同取得了合作抗疫的重大成果,深化了兄弟邻邦的友好情谊。③ 2021年4月1日王毅在福建南平与马来西亚外长希沙姆丁举行了会谈。希沙姆丁在记者招待会的公开讲话中,用汉语形容中马关系为“我们都是一家人”,随后还用汉语称呼王毅为“我的大哥”,并称王毅永远是自己的大哥。而王毅回敬“我们是兄弟”,并表示,中马两国是跨越千年的好邻居、好兄弟、好伙伴。④早在 2013年10月3日,习近平在印尼国会发表了题为《携手建设中国-东盟命运共同体》的演讲,在演讲中,习近平主席使用了“兄弟的印度尼西亚人民”的称呼。⑤ 2021年1月12日,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在北苏门答腊应邀会见印度尼西亚政府对华合作牵头人、统筹部长卢胡特。卢胡特称中国和印尼是兄弟,表示愿意推进双方深化合作。⑥中方与文莱⑦及还不是东盟成员国的东帝汶⑧也都有类似的官方定位。

当前,亚太地区局势正在经历着新一轮的复杂深刻演变。“以东盟为中心”是东盟发展对外关系、开展对外合作的基本原则,有两大基本内涵,即既要防止被分裂,也要防止被主导。⑨然而美国及其盟友却积极打造美日印澳“四方安全对话”机制和美英澳三方安全伙伴关系(AUKUS),打破地区原有的战略平衡,本质是重塑“以美国为中心”的区域架构,对“以东盟为中心”的架构设计带来冲击,对东盟追求独立自主的外交与安全政策加以遏制和破坏。东盟不会放弃把本地区话语叙事权掌握于自己手中,但美国企图再造太平洋到印度洋地区的话语体系,东盟对地区的话语叙事权受到挑战。在这一困境下,中国对东盟的支持立场显得尤其及时和正义,(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田飞龙 的专栏     进入专题: 人类命运共同体   一带一路   东南亚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关系理论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4167.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