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刚:道教人生哲学及其对现代人的启示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8 次 更新时间:2022-05-07 19:50:43

进入专题: 道家   人生哲学  

李刚  
对治现代人生病态问题、活得太累问题、经济动物、金钱奴隶问题,或许借鉴道家道教诗化的艺术人生态度是有益的。对治是对病下药,并非说包医百病,万灵药方。对治不是以道家道教人生哲学来拯救现代人生,解决现代人的所有问题,而是从中吸取有益的营养,高屋建瓴,得到一些明智的启迪。那么现代人从中可以得到哪些充满智能的启示呢?以下五点恐怕是我们不能拒绝的:

   (1)现代人生忙忙碌碌,劳心劳力,疲惫不堪,身心健康遭受摧残,这种摧残不完全来自外部环境,主要矛盾还是在于人自我物欲的无限制膨胀。一味追求物质享受,结果精神家园丢失,惶惶不可终日,科学技术发达、物质文明的进步并未解决所有的人生问题。道教人生哲学给人一种安身立命的智能,启发人知道生命的价值意义在于归真返朴,回到自然,过一种合理节欲、清静无为、有利身心的生活,将人生提升到充满艺术精神的诗化境界。这对只知沉溺于物欲之海、滞落在名利之场的许多现代人来说,无疑有净化其心灵、升华其精神境界,诱导其由执迷转入醒悟的功用。而迷途知返,浪子回头,势将重振生命的活力,避免人生走上追求物质享受的极端,身心失衡,阴阳失调。

   (2)现代人面临严重的生态危机!如何防止人类的各项活动对地球生态系统的破坏?这是当今全世界都在思考的问题。面对这有可能给人类带来毁灭性灾难的危机,重温古老的道教生态伦理观不无裨益,这种重温显然将启示现代人怎样更好地生存,可持续地发展。所谓生态伦理是人与自然环境发生关系时的伦理。人对于自然是否像处理人际之间的关系一样必须有某种道德规范的约定?回答当然是肯定的。人对于自然不仅应有一种科学的态度,也应有一种道德的态度,如果仅仅只有前者,那就会失之偏颇,甚至走向危险的深渊,所以对自然保持虔敬的伦理态度是非常必要的。我们只有按照自然的本性去规范和调整人对自然的活动,才能在与自然打交道时获得人生自由。道教生态伦理观所要处理的就是人与自然打交道时必须恪守的伦常,对大自然既要有利用,也要有协调。道教生态伦理观的目的是试图获得某种拯救自然环境使其免遭人为破坏的依据,为人营造一种良好的生存空间。道教并不反对人化的自然,而是主张人改造自然应有规则可依,应受道德规范的约束,应该把自然改变成一个令人赏心悦目的巨大花园,就如道教所想象的神仙世界那般奇妙。道教更赋予自然以充满生命活力的美的意象,从而激发人们自觉地热爱自然、尊崇自然的美感和伦理感情。道教生态伦理观之所以主张人与自然和谐相处,协调互补,共生共在,是因为在道教眼里人与自然是同一个生态整体,相互作用,感应相生,即所谓“天人一体”。天人合一是道教人生哲学的一个基本命题和特征,它要求人与天相合,即人需要天来将其合理化,肯定其存在;天也被人格化,具有了情感意志,与人相同一。早期道教经典《太平经》认为:天在各方面都为人“垂象作法”,它的形象是绝对公正无私的,所谓“天道无私,但当独为谁生乎?”“天道无私,乃有自然,故不失法也,其事若神”[21]。天道无私,天道自然无为,天道执法公正,在人和自然界之间不会偏袒任何一方,故而处理事情十分神妙。由此出发,道教在处理人与自然的关系时,便像处理人与人的关系一样,建立了一整套伦理准则。对道教来说,一切有形体的东西,包括畜生、木石等都有“道性”。《道教义枢》卷八《道性义》指出:道性普遍地存在于一切事物中,不论是有识还是无识,此即所谓:“一切含识,乃至畜生果木石者,皆有道性也。”[22]果木石都属于无情无识者,无情而有道性,正显示了道性的普遍存在,放之四海而皆准。人与自然万物在具有道性这一点上是生而平等的,享有同等权利,既然如此,人就没有任何特权凌驾在自然之上作威作福,随心所欲。人与自然不是对立冲突、你死我活的关系,万物并不是为了人的掠取而存在,人不能无休止地奴役物种,蹂躏自然,人与自然应共存共荣,融化为一个生命体。这就是道教再三强调的天人合一之道。总之,道教人生哲学主张天人合一,对自然环境采取保护措施;关心爱护万物生命,以谦下的精神与自然万物打成一片;强调节约各种资源;认为自然环境是大宇宙,人是小宇宙,相互间有种交流共存的关系。这对于只顾自我消费,不管生态平衡的某些现代人来说,无疑也是种启示,启示他们建立正确的环保观念和自觉的环保意识,牢记只有与自然万物共存才有美好诗意人生的实现。而人类要延续,要造福子孙后代,没有良好的生存环境也就是句空话。

   (3)道教非常重视人的肉体生命,主张发挥人的主体能动性,“我命在我不在天”,破除天命论,通过人的自我炼养,提高生命存在的质量和数量。所谓质量就是生活健康幸福,逍遥自在;所谓数量就是长寿乃至于长生不老。道教的养生方法和心理疗法,对现代人的心理紧张、情绪焦虑具有缓解作用,对现代人的身体健康,以充沛的精力应对生活,提高生命存在的质量和数量,不无可取之处。健康长寿,这是道家道教人生哲学的生命根基所在,舍此而免谈诗意人生。道教在追求长生不老的历史长河中所积淀流传下来的一整套养生学,可为现代人的健康长寿借鉴服务。生命科学将是本世纪的显学,道教人生哲学无疑能给予当代生命科学一定程度的智能开启。南怀瑾先生在其《禅宗与道家》一书中说:“我们姑且不管‘长生不老’的神仙,是否真能做到?至少对于因此目的出发,而形成养生学、生理学、药物学、物理治疗学等的雏形,实在是生命科学的先进,也是为好古者所自豪的了。”就是说,道教对神仙长生的追求所派生出来的养生学等等东西,其实是当今生命科学的原始形态,今天的人探讨生命问题应该予以借鉴,从中获得有益的经验教训。因此南怀瑾先生接着比较了现代的卫生学和古代的养生学:“我们所谓的养生学,在它的命名和内容的观念上,却不尽然同于现在的卫生学,所谓卫生,还是消极的抗拒,养生,才是积极的培本;尤其现在的生理学,是根据从死人身体上的解剖,和动物生理的研究而来,因此,它的流弊所及,用在对人体生命的医学观点上,与医事的修养上,看待一个人,也如对待一个动物一样,甚之,把他看成一个唯物机械的死人一样,这正是因为在医药学的本身上,缺乏哲学理论修养的结果。”[23]和道教的养生学比较而言,现代医学就显得消极被动,更为严重的是缺乏哲学理论的修养和人文的关怀,看待人就像在审视一个动物,或者把人看成死人,一具解剖的尸体。假如在医德的修养上能够吸取道教“人命贵重”的思想感情,在预防疾病上多向道教养生学讨教点东西,更为积极主动,那么,当代医学、生命科学会取得更为重要的发展,这是毫无疑义的。

   长寿学是当代生命科学的重要内容之一,很多国家的科学家都在孜孜不倦地探求长寿之道,想方设法延长人类的生命。1999年7月24日《中国医药报》的《陶然周刊》第95期以《“长生不老”离我们远吗?》为题写道:“医学界人士提出一个大胆的设想:如果人体内的双歧杆菌通过补充能够始终保持在母乳喂养健康婴儿出生一周内的水平,人类的平均寿命就可达到140岁。近年来,西方一些很有影响的报刊也时不时地载文发布有关长生不老药的消息。消息曾称部分科学家已经发现了人类变老的真正原因,并且掌握了延长生命的科学方法,可望在下个世纪初推出一种长生不老药。”又据该文说:中国人的平均寿命已从1949年的35岁提高到1997年的70岁,接近发达国家的水平。该文介绍的西方国家这些人体抗衰老研究所从事的研究工作,从某种意义上可以说是道教追求长生不老这一事业的延续,亦从一个侧面证明道教所追求的长生并非毫无道理,纯属迷信,其中含有人类的梦想,这梦想里有一定程度的合理成份,即人的寿命可以通过自身的努力奋斗而加以延长。鲁迅先生在《而已集·小杂感》中有感而发:“人往往憎和尚,憎尼姑,憎回教徒,憎耶教徒,而不憎道士。懂得此理者,懂得中国大半。”[24]人们为什么不憎道士?鲁迅先生没有说。我猜想个中原因之一,恐怕与道士们为人消灾解难,治病救人有关,特别是与道士们那种大智大慧的人生哲学和延年益寿的方术有关。应当说,道教的神仙长生思想曾给那些幻想不死的人带去希望,缓和了他们对死亡的焦虑。从这个角度讲,道教人生哲学反映了人类对于生命的理想和希望,这种理想和希望,孕育着人类生命的力量和激情,激励着人们不断试图去超越生命的极限,面对死亡增强生存的信心。当然,现代人已经十分理性地认识到人要想不死是根本不可能的,生命自身的规律就是生必有死的。然而,道教那种“我命在我不在天”的主体精神定将鼓动现代人不断去探索生命的奥秘,破解长寿的密码,把我们人类的平均寿命提高到九十岁,甚至一百岁以上,这倒并非是天方夜谭。

   (4)我们说道家道教的着眼点是生命,此所谓生命不仅是肉体生命,而且是德性生命。道家的道德观与儒家不同,道教则吸取儒家伦理思想,形成自己的一套生命伦理学。道教生命伦理学认为人生要获得幸福快乐、健康长寿乃至神仙长生,首先必须践履德性,德性生命的完满具足是肉体生命最终成仙的前提。上个世纪以来,中国传统美德遭受重创,道德水准滑坡,乃至一些人患了道德冷漠症,严重者甚至不知人间有“羞耻”二字。而“当社会失去了耻辱感时,腐败就开始流行,什么事都可能出现一一这时习俗和法规不再受人尊重,平等导致了怂恿,卑鄙和妒忌取代了仁爱”[25]。这样,道德重建便成为摆在现代人面前的一个重要课题。然而道德重建不是玩空手道可以获得的,它必须要有资源,否则即成无米之炊。中外学者都有人发现当代道德资源匮乏,现代人把伦理学变成一种纯外在性的社会规范问题,而对人的内在心性理想、对人的生命终极走向缺乏关怀,由此不能为现代人提供充分有效的道德资源,不能料理和解决全部道德问题。此正如万俊人的《宗教与道德之间:关于“信念伦理”的对话一一论宗教作为一种可能的现代道德资源》一文所说:“人们越来越清楚地看到,这种现代性规范伦理既难以满足现代社会哪怕是最基本的道德生活需要,也缺乏足够的文化解释性资源,亦由于它自身固有的外在化特征所致,使它无法洞察和切入现代人的内在精神世界和终极关怀问题。”[26]现代伦理的这种不足或许可由传统宗教道德的某些因素予以弥补。道教生命伦理学作为一种有特色的道德资源,其中精华的东西可以成为道德重建的结构成分,对道德下滑、道德冷漠症起到某些对治作用,从而在一定程度上增进人们的道德修养,提高国民素质,改善社会道德风气。换言之,就是以其独特的道德精神风貌来施加影响并努力促进现代人生的健康存在和良性发展。道教伦理的约束力不仅是一些外在的戒规戒条,而更主要的还是某种深层次的宗教心理活动,它能够洞察和切入信仰者的内在精神世界,以此左右信徒的行为,使之对信徒的人生起到一些积极的调节作用。道教经典当中所确定的基本道德规范,凝结了中华传统文明发展的部分成果,这些成果可以为现代人的道德重建工作服务。而道教神仙人格的魅力,在信徒心目中那就是光辉的道德典范,给信众以安身立命的力量源泉,令他们肃然起敬。道教生命伦理学中不乏代代留传的传统美德,如先人后己,损己济物,助人为乐,尊老爱幼,大度宽容,不取非义之财等等,构成道教艺术人生的基调之一。这些对现代人搞道德建设、以德治国不无裨益,而道德沦丧、见利忘义正是现代人生的严重问题。总之,道教生命伦理以个人的生命存在价值和意义为出发点,要人通过为善去恶,提高生命的质量,延长生命的时间,最终为人生寻找到一个光明的、充满希望的归宿,现代人从中是可以发现价值连城的人生启迪的。

(5)道家道教这套大智大慧的此在的人生哲学对于现代人正确处理人生成败,冷静对待人生的顺境与逆境不无指导意义。道教人生哲学中不乏人类生活经验、处世经验的总结[27],可资现代人借鉴。道教人生哲学主张对人生得失成败的超越,对功利物欲的淡然,对美德的崇尚,对无忧无虑、安时处顺的精神自由境界的追求。道家道教的艺术人生哲学与现代人渴望建功立业的心态也并不相悖,它在一种更高的境界层实现人的自我需求,它是种大智能,而非小聪明,它在充满诗意的氛围中开发人的潜能,使人完成大事业,使人生有一番大作为!牟宗三先生认为:尤其是担当大事的人需要道家这套学问,所以它是帝王之学。[28]其实对现代人来说,建功立业是多元化的,(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道家   人生哲学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宗教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3270.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