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毅夫: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下当代中国青年的使命与机遇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282 次 更新时间:2022-05-04 21:31:05

进入专题: 中国青年  

林毅夫 (进入专栏)  
作为经济学人,我们拿发达国家的理论来解释中国的经济现象或问题,或是以中国的资料来检验发达国家的理论,这是中国和其它发展中国家经济学人习惯用的研究方式。

   我们学习和研究理论的目的是要认识世界、改造世界。我们惯用的学习和研究方式确实可以帮助我们发表论文,但它能真正帮助我们认识世界、改造世界吗?

   当下,我们正面临百年未有之大变局。1900年攻打北京的“八国联军”是当时世界的八个列强——英国、美国、法国、德国、意大利、俄国、日本和奥匈帝国。当时这八国的经济总量(按购买力平价计算)占全世界的50.4%。到2000年,组成“八国集团”的最发达工业化国家变成了美国、英国、法国、德国、意大利、俄国、日本和加拿大,之前的奥匈帝国在一战后解体成奥地利和匈牙利退出了列强的行列,其地位被加拿大所取代。此时“八国集团”的经济总量占全世界的47%。可见,世界上最强大的八个工业国的经济总量占全世界的比重在整个20世纪基本未变,由于经济的强盛,它们一直都在主宰世界。

   2018年,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此时“八国集团”的经济总量占全世界的比重已经下降到34.7%,只占全球经济总量的三分之一多一点,它们失去了主导世界的能力,世界格局由此发生变化。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爆发,过去应对这样的危机只需八国领导人聚在一起开会讨论,现在则需要“20国集团”领导人共同决定。

   整个20世纪,发展中国家的知识分子都在为民族复兴而努力。特别是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发展中国家的民族主义运动风起云涌,到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这些殖民地或半殖民地国家纷纷取得政治独立,开始追求自己国家的工业化、现代化。然而到21世纪初期,“八国集团”的经济总量仅仅从50.4%下降到47%,这意味着世界上其余国家虽然很努力,但经济总量在全球的占比仅仅增加了3.4个百分点。发展中国家的人口增长速度高于发达国家,如果把人口算进来,发展中国家的人均GDP相对发达国家是下降的。发展中国家的历代知识分子为实现民族复兴抛头颅洒热血,虔诚地向西天取经,但结果不但没有赶上发达国家,而且与发达国家在人均GDP上的差距不断扩大。

   在研究中国与世界经济的过程中,我意识到,尽管用发达国家的理论可以把发展中国家的问题讲得头头是道,但没有一个发展中国家按照发达国家的主流理论去实践能够获得成功。

   二战以后,发展中国家普遍地、长期地陷于低收入和中等收入陷阱,能够摆脱这些陷阱的国家非常少。少数几个摆脱这些陷阱的经济体主要集中在东亚地区。这些经济体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它们在发展中推行的政策,从西方主流经济学理论来看一般是错误的。

   任何理论作为一个简单的逻辑体系,必然由理论提出者经过抽象和舍象两个过程来构建。理论提出者从其所处国家成千上万的社会经济变量中找出关键性的变量,并保留在理论中作为因变量,来解释所观察到的现象或解决所遇到的问题,同时舍象其它非关键性变量,即对其它非关键性变量存而不论。这些被一个理论舍象的社会经济变量,就成了这个理论的暗含前提或控制论的状态变量。而这些被一个理论舍象的社会经济变量若发生了关键性变化,原来的理论就失掉了解释社会经济现象或解决社会经济问题的能力,从而被一个新的理论所取代。

   任何理论的适用性都取决于理论的前提和暗含前提是否一致或相似,英美国家的经济学理论在发达国家会随着社会经济条件的变化而不断推陈出新,但当这些理论拿到中国是否还能适用?中国和英美发达国家由于发展阶段不同,产业、技术和各种社会经济结构必然存在内生差异,运用现有的主流理论来解释中国的经济现象时,难免有“失之毫厘,谬以千里”的问题,也难免会有“淮南为橘,淮北为枳”的遗憾。

   中国改革开放以后的经济发展被称为世界奇迹,这意味着中国经济发展的成功和存在的问题不能用现有的理论来解释。然而,中国的成功和问题必然有其道理,把这些道理揭示出来就是推动经济学发展的理论创新。中国在未来的发展过程中还会有许多新的经验和问题,这些经验和问题仍然需要有抓住其背后因果机制的新理论来解释和解决。

   中国经济学界若能在做研究、写论文时把握住中国经济结构和扭曲的两个内生性,就能更好地了解中国过去、现在和未来的各种经验、现象、问题背后的道理、学理、哲理,就能产生许多和现有主流理论不同的新理论、新观点。而当我们能够解释中国作为世界最重要国家的经济现象时,这个理论就是最重要的理论。

   除中国以外,那些追赶上发达国家的经济体也应该有很多经验可以总结。但由于这些国家的经济体量较小,所以总结它们经验的理论在国际上并不会产生太大影响。中国的体量大,总结中国的经验,就如同19、20世纪初总结英国的经验、二战以后总结美国的经验一样,可以引领全世界的理论思潮。来自发达国家的经济学理论,从亚当·斯密到现在,一直都是世界上最权威的经济学理论。但是来自于中国的理论,作为发展中国家追赶发达国家的经验总结,对其他发展中国家而言会比发达国家的理论更具适用性。

   结语

   中国第七代知识分子肩负的责任重大。你们生于中国发展最好的时代,是最接近中华民族实现伟大复兴的时代。中华民族实现伟大复兴,是自鸦片战争以后中国几代知识分子不懈追求的目标,而这一目标有赖于在你们第七代知识分子成为社会中坚力量时实现。

   不过,要完成这个目标并不是没有前提条件。中国有句话说“行百里者半九十”,意思是做事越接近成功越困难,越要更认真地对待。我们越是接近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越要面对更多、更艰巨的挑战,尤其是当下复杂的国内外环境,还有很多问题需要我们去解决,解决这些问题需要有来自我国的、能够揭示其因果机制的理论的指引。

   作为鸦片战争后第七代知识分子中的经济学家,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最终实现有赖于你们根据中国的实际经验、现象和问题而提出的理论创新来指引,这样的理论也能随着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而引领世界经济学的理论思潮。这是时代赋予你们的使命和机遇,这样的理论创新还可以帮助占世界人口60%的其它发展中国家实现和我们共同的追赶发达国家的梦想。

   我相信,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和共享繁荣的人类命运共同体会在你们第七代知识分子年富力强的年代实现。

  

   整理:何又夕

  

进入 林毅夫 的专栏     进入专题: 中国青年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教育学 > 教育学演讲稿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3189.html
文章来源: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