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艾君:中-俄-美战略三角与世界秩序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421 次 更新时间:2022-05-04 16:28:04

进入专题: 世界秩序  

​侯艾君  

  

   摘要:中国、俄罗斯和美国都是世界上的重要大国,中-俄-美战略三角关系及其演变是考察国际政治问题的一个重要观察角度;考察三者中任何双边关系都会感到第三方的隐形存在,且脱离一方看待其他两方始终存在某种视角偏差。本文认为,从1990年代以来,中、俄在多数情况下都是现存世界秩序的保守力量,一定程度上也从现有秩序中受益,因而中、俄都是重要的地缘政治平衡因素。恰恰是美国不断地侵蚀和破坏现存世界秩序,却指责中、俄欲颠覆现存世界秩序,或是国际秩序中的“修正主义者”。美国主导下的世界秩序具有不公正性,对于非西方世界具有排斥性。由于美国的霸权主义逻辑及其维持其排他性霸权秩序的努力,让中、俄、伊朗等国家体会到严重的不安全感和被剥夺感,因而成为现存世界秩序的被迫反抗者。在美国霸权持续衰落的情况下,应该致力于重塑以中-俄-美战略平衡为基础的多边合作,复兴联合国等国际组织,建立更加公正的国际政治、经济新秩序。

  

   从1970年代到1990年代,游离于美、苏两极格局之下的中国成为举足轻重的地缘政治因素,许多学者运用中-美-苏战略三角的概念,具有一定的分析-认知价值。1991年苏联解体以后,美国成为唯一超级大国,而中国和俄罗斯成为美国同时进行战略打压的对象。谈论三方中的任何双边关系(中美关系、俄美关系或中俄关系),都不能不考虑第三方因素的隐形存在,且脱离一方看待其他两方始终存在某种视角偏差。因此,有人再次从战略三角的角度分析相关国际政治问题——当然,也有人反对。实际上,中-美-俄三角已是一个客观存在,只是比起中-美-苏战略三角更不平衡、不对等(美、苏大体保持平衡,而中国游离于两极格局之外,中国加入任何一方都会令另一方感到压力,打破原有平衡)。今日的中-俄-美三角,中、俄面对的其实是以美国为首的西方世界(当然,某种意义上说,西方世界的概念也具有假定性),是需要紧密合作才可以勉强保持平衡。2014年乌克兰危机之后,中俄美三角关系被广为关注,出现了大量相关分析。2020年的世界性疫情之下,中、美、俄三角互动趋势及其意义更加凸显,有学者再次重视这一分析角度。如,有学者认为中-俄-美“战略三角”并未形成,俄罗斯的分量很小且日益下降。[]还有学者则认为,中俄美三角关系将长期存在,而中国的战略文化将最终终结中美俄大三角关系;[]等等。越来越多的分析论著都从中-俄-美三角的角度审视问题。这些探讨非常有益,尽管说许多判断都有继续讨论的空间。也表明从中-俄-美三角的角度分析相关国际政治问题,仍具有不可取代的认知价值和解释力。

   一、“美国治世”:中、俄是现存世界秩序的被迫反抗者

   1945年后,美国在二战的废墟中崛起,成为世界头号强国,成为国际政治体系中最有权力者。在欧洲、中东和远东、乃至全球争夺势力范围;美元变成世界货币;率领欧美国家及其西化仆从国(所谓“自由世界”)对苏联为首的社会主义国家发起“冷战”。1991年,苏联猝然解体,美国一强独大,遂肆无忌惮地在全世界推广自由价值和市场经济,推动全球化;在伊拉克、阿富汗等地发动战争,推动“颜色革命”,灭国若干、颠覆行动无数:美国学者统计表明:1945年至2000年,美国对外实施了161次包括空袭、干预选举、政治暗杀等类政治暴力事件[](第30-32页);成为国际政治秩序的几乎唯一制定者,堪称是美国权力的顶峰。许多人将今日美国比作罗马帝国:在解决内部问题之后,不能奴役本国公民,就只能对外扩张,奴役他国和他族;就如有论者所说,美国的经济运行类似罗马帝国,它通过美元霸权使源源不断的外国商品以掠夺性的价格流入美国并以此来维持繁荣[];就如19世纪的“不列颠治世”一样,开始了“美国治世”。

   美国因素影响了中、俄的发展进程。苏联解体、冷战结束、美国坐大是现存国际关系的重要参数。从地缘政治意义上来说,中-俄-美三方关系也是中-美-苏战略三角的某种延续。中俄关系是中苏关系的某种延续。1991年苏联猝然解体,国际局势发生剧变,俄罗斯作为苏联在地缘政治方面的继承者,中国和俄罗斯开始构建新型关系。作为世界上最大的两个陆上邻国(俄罗斯领土最为广袤,而中国人口世界第一),中国和俄罗斯双方发展友好关系当然有其内在需求。多年以来,中国持续地从俄罗斯进口现代化武器、木材、石油和天然气等等,而俄罗斯则从中国进口机电产品、服装、以及电子产品。1960年代末中、苏之间曾经爆发严重的政治-军事对抗,双方曾动员巨大的人力、物力资源,对对方加强防范和震慑;这些恐怖记忆尤其对于当时中国和苏联的边民影响巨大,也是1990年代初期中亚国家盛行“中国威胁”论的历史根源。关于中苏对抗时期的记忆也是一个严重教训:两个世界上最大的陆上邻国注定只能友好合作,而不是对抗,否则就会导致可怕的灾难。

   中俄关系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国家间关系,受到内外因素的影响,同时也会深刻影响世界政治格局。而1990年代以来国际局势的急剧变化,令中俄关系继续加强。这种趋势是西方所不乐见的,但却是中国和俄罗斯两国的国内政治局势以及国际政治局势演化的必然结果。到2000年代初期,中国与俄罗斯解决了领土划界问题,从而为两国关系的顺利发展奠定了基础。经过双方努力,中俄双方的政治-军事互信水平很高,升级为“新时代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是一种非常紧密的伙伴关系。

   两国对于国内的民族分裂势力(俄罗斯有车臣问题,而中国的新疆也有分裂势力在活动)都持有相同立场,并给予相互支持。在中国台湾和西藏的问题上,俄罗斯的立场也是对中国的宝贵支持。在联合国里,中国和俄罗斯也常常相互配合。

   1991年之后,俄罗斯实施了新自由主义改革,向西方靠拢;中国也在1992年开始推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改革,所有国家都主动、被动地与西方经济体系接轨。同时,美国还是影响、型塑世界上其他国家相互关系(中-俄关系、中-日关系、中-韩关系、俄-日关系等)的重要因素和坐标系。美国-中国和美国-俄罗斯都不接壤(同时,美国却又往往被称为是“所有国家的邻国”),历史上较少消极接触;而在第二世界大战期间,中国、苏联与美国的战时的携手合作都给中、俄两国国民留下美好印象。在中国,美国援华航空队、以及美国对中国抗战的援助令一些中国人对美国怀有好感;相应地,美国通过《租借法案》渠道对苏联的援助也对苏联战胜德国法西斯发挥了重要作用。在亲美情结的影响下,中国和俄罗斯国内都有学者夸大西方援助对于中、俄取得反法西斯胜利的意义。如,俄罗斯学者索科洛夫认为,苏联军队是一支前现代军队,而法西斯德国的军队则是一支现代化军队;“如果没有美国的援助,苏联很难战胜德国。英国和美国不仅给苏联提供了极其重要的燃料、材料和技术,而且两国还分散了几乎全部的德国舰队和绝大部分空军力量。没有这些,苏联未必能够在自己战线取得胜利并保住莫斯科、列宁格勒和斯大林格勒”。[](第3页)夸大美国援助对于苏联战胜德国的作用。在中国也有人认为,没有美国援助,中国抗战不可能胜利,夸大美国援助对于击败日本侵略者的作用。实际上,就如美、苏合作一样,中、美之间的战时合作也是互利的,中国人民对于战胜日本法西斯、苏联人民对于战胜德国法西斯做出的贡献是巨大的。怀着这种对美国的热情,19世纪美国排华运动、八国联军侵华,1930年代出售军事资源给正在侵华的日本,与苏联私相授受,以牺牲中国蒙古和东北的利益换取苏军对日作战等,这些历史过往都被一些亲美人士刻意美化。

   美国因素一再地影响中俄关系。1991年以来的中俄关系史能够表明,来自西方的战略压力始终是中、俄走近的重要外因。美国坚持同时遏制打压中、俄,导致两国加速走近。中、俄都曾试图与美国保持良好关系。1990年代以来,中国和俄罗斯都有大量国民是美国流行文化(麦当劳、好莱坞影片、可口可乐等等)、乃至美国本身的热爱者。如果不是西方对中国和俄罗斯持续的战略打压,或许中、俄都堪称是世界上最“亲美”的国家。

   1991年后,新俄罗斯立即拥抱西方价值观,遵循新自由主义路线的惯性,俄罗斯精英和民众的亲西方热情已达极点,对西方充满了不切实际的空想,以加入欧洲大家庭作为其国家目标,但很快就深感失望。“休克疗法”令俄罗斯蒙受了深重苦难:经济严重衰退,国民贫困化,失业率增高,而西方则借机挤压俄罗斯的战略空间:北约东扩、发动塞尔维亚战争,等等。俄罗斯精英认识到,必须在中亚和高加索等近邻国家加强政治-军事存在。俄罗斯用普里马科夫取代科济列夫担任外长、以及1994年对车臣用兵,发出了对西方不满的强烈信号。普京时代开始之后,俄罗斯积极捍卫国家利益,尽管在担任总统之初也曾将西方作为外交重点。2001年9?11事件后,普京总统对美国提供大力协助:说服中亚国家为美军提供空中走廊,与美方共享情报,希望换取美国改变对俄立场,但美国很快恢复了对俄舆论攻击,支持车臣分裂势力,在中亚军事存在的长期化、乃至在后苏联空间推动“颜色革命”也令俄罗斯深感不满。2014年乌克兰危机爆发后,西方对俄实施制裁,令俄罗斯经济恶化,但也令亲美人士陷于尴尬。

   同样,美国对中国推行的遏制政策也令中国的外部环境恶化,导致中国国民的反美情绪上升。1980年代以来,中国致力于融入外部世界,甚至改革、开放本身成为某种“超级意识形态”。1980年代以来,许多中国人对美国怀有好感,认同美国的价值观,许多青年热衷于赴美留学、或移民归化,实现其“美国梦”,一些亲美公知完全以美国的是非为是非。但是,美国的政策导致许多中国人对美国丧失好感。1999年5月7日,美国轰炸南联盟使馆的野蛮行径伤害了中国人的民族感情,导致中国的民族主义-爱国主义情感爆发,同时也令中国的自由派、亲美派人士短暂沉寂。此外,美国鼓动东南亚小国在南海问题上掣肘中国;利用钓鱼岛等问题令中-日-韩三国建立自贸区的构想成为泡影。2016年特朗普担任总统之后,美国加大了对中国的战略压力。美国的国家安全构想公然将中、俄称为对手。美国鼓动东南亚小国在南海问题上掣肘中国;利用钓鱼岛等问题令中-日-韩自贸区构想成为泡影。越来越多的中国国民认识到,美国是在运用当年搞垮苏联的方法来对付中国,想把中国变成“苏联第二”。中国至今没有完成国家统一,且在东海与韩国、日本存在岛屿争端,在南海与菲律宾等国存在争端,且所有这些内外问题都有明确的美国背景。

   正是美国的压力将中国和俄罗斯推向了美国的对立面,推动中、俄走近。中国和俄罗斯都不想结盟,两国都认为军事结盟是一种老旧思维,是“冷战”残留,且一再声称:中、俄合作并不针对第三方,希望保留外交灵活性。中、俄两国在捍卫核心利益方面是一种自助模式。俄罗斯被称为“孤独的帝国”。普京曾经说过,俄罗斯在这个世界上没有帮手。而中国在核心利益受到挑战时(例如台湾问题、新疆问题等),也必须立足于自身。而西方则是一种互助模式,从未放弃北约这样的军事同盟,甚至还在持续强化这一机制。只是在特朗普任内对之前的做法有所改变。但是,2020年10月,普京总统在瓦尔代会议上的一番言论引起极大关注。普京总统表示,中俄总体上不需要结盟,但是,也不排除这种可能性:“一切都是可以想象的。我们的出发点永远是:我们的关系已经达到如此的协作和信任程度,一般来说我们不需要这样。但是,理论上说,这是完全可以想象的。”[]当然,也有人解读为俄罗斯对美国的战略恐吓、欺骗。但是,一切都取决于美国对中国和俄罗斯的政策。

近年来,美国舆论攻击中、俄试图颠覆现有国际秩序,是国际秩序的修正主义者,而实际情况恰恰相反。沃勒斯坦有一个判断:在“冷战”格局下,实际上苏联成为美国主导的霸权体系下的承担特定功能的国家,代替美国维护世界秩序。如果此说成立,那么,在1991年苏联解体之后,俄罗斯乃至中国类似苏联,继续成为美国主导下的世界体系的一部分,(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世界秩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大国关系与国际格局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3175.html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