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艾君:“丝绸之路经济带”:地缘构想的当代起源及其再认识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18 次 更新时间:2022-05-04 15:58:44

进入专题: 丝绸之路   地缘政治   中亚   战略平衡  

侯艾君  

  

   内容提要:当代关于“丝绸之路”的地缘构想首先出现于苏联晚期;1991 年苏联解体后,中亚—高加索新独立国家率先倡导“大丝绸之路”构想,同时得到西方(欧洲和美国)的支持。此后,美国也曾倡导“新丝绸之路”构想。2013 年9 月,中国国家领导人提出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的构想。重新审视“丝绸之路”构想的形成与演变,有助于认识“丝绸之路经济带”构想的价值和意义,中国对中亚战略以及中亚的国际关系现状。

   关键词:丝绸之路 地缘构想 中亚 战略平衡

  

   一、“丝绸之路”在中亚的复兴

   “丝绸之路”概念最早由德国地理学家卡尔·冯·李希特霍芬于1877 年在《中国,亲身旅行的成果和以之为根据的研究》一书中提出,现在这一概念早已家喻户晓,被许多国家的政治家和学者使用。“丝绸之路”是连通欧亚大陆的交通运输方案, 是亚洲—欧洲、东方—西方经济、文化交流的象征, 是一种文化符号,具有丰厚的历史资源。但在沙皇俄国和苏联时期,“丝绸之路”是一块禁脔,他国不得染指,而持续数十年的“冷战”更是隔绝了欧亚大陆内部各民族的交流往来。苏联时期,所有铁路、公路等交通网络都是以俄罗斯联邦为中心对外辐射、延伸,以确保苏共中央对各地的控制以及各加盟共和国与俄罗斯联邦的经济、政治、文化联系,1988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制定了跨学科国际合作项目:《综合研究丝绸之路——对话之路》,旨在全面研究这一地区的文明和历史,密切东西方联系,改善欧亚大陆各民族关系,出版学术成果,此外还成立了许多研究所。1989年苏联外交部长谢瓦尔德纳泽访问日本时首次谈及复兴“丝绸之路”;1990年9月,在符拉迪沃斯托克(海参崴)召开的“亚太地区 :对话、安全与合作” 国际学术会议上,谢瓦尔德纳泽再次提出应复兴“丝绸之路”的思想。

   实际上,苏联解体后“丝绸之路”的复兴才开始,上述国家成为独立的国际政治主体以及加强内部联系本身就意味着古老“丝绸之路”的某种复兴。在1991年之前,贯通欧亚大陆的只有一条西伯利亚大铁路。苏联解体后,中亚、高加索的新独立国家渴望融入国际社会,扩大与外部世界的交往。这些国家作为独立的政治实体,有充分的权利拓展对外经济、政治联系。20 世纪90 年代俄罗斯国内经济不景气,社会政治形势动荡,车臣战争爆发,传统联系受阻,中亚各国都希望新建交通设施尽量避开俄罗斯,避免对俄形成依赖。另一方面,各大国开始了对中亚、高加索地区的争夺,填补地缘政治真空。这一地区的新独立国家无力独自推进交通建设项目,他们往往只重视经贸利益,在地缘政治方面考虑很少,客观上配合了西方的战略步骤。有人指出,一些中亚国家将交通运输走廊和交通枢纽当作一笔交易。由于内外因素的干扰,中亚和高加索内部各国间互不信任或互相敌视,建造铁路时常有意绕开邻国,这在一定程度上阻碍了“丝绸之路”的复兴进程。

   高加索和中亚地区“丝绸之路”复兴进程得到西方的支持和推动。1993 年,欧盟在布鲁塞尔与中亚、高加索八国签署协议,由欧盟提供资金,对欧洲—高加索—中亚交通走廊(TRACECA,又称“新丝绸之路”)建设提供支持。同年5月,在欧盟总部布鲁塞尔召开了有高加索和中亚八国商贸和交通部长参加的会议,会后发表宣言称, 要将跨欧亚交通走廊的建设项目付诸实施,这是合作建设欧亚交通走廊方面的重要计划。此后,许多相关国家在这一基础上展开合作。1996年, 在土库曼斯坦的谢拉赫斯市召开会议,乌兹别克斯坦、土库曼斯坦、格鲁吉亚和阿塞拜疆四国签署了《整合相关国家过境运输和铁路交通活动的协议》,后来又有其他国家加入协定。1998 年, 在赫尔辛基召开了第三次泛欧交通会议,确认TRACECA 项目是欧洲交通体系的优先方向 ;格鲁吉亚还提出了泛欧交通区(环黑海交通区)的概念,得到欧盟支持。

   日本积极支持欧洲主导下的复兴“丝绸之路” 计划。1997 年巴库会议上,日本代表发言称:日本欢迎复兴“丝绸之路”并将其作为连接东西方道路的第三方案。日本自视为“新丝绸之路”的起点国家,1997年制定了“大丝路外交”战略,加强在中亚的存在。阿塞拜疆总统阿利耶夫认为,日本可以提供优惠贷款,帮助沿线国家建设工商业基础设施。当然日本在中亚自有其利益:获取能源和原料;销售市场;拓展外交空间,争取中亚国家的政治支持;同时,也积极配合美国的战略,承担阿富汗重建等任务。

   阿塞拜疆总统阿利耶夫、格鲁吉亚总统谢瓦尔德纳泽、吉尔吉斯斯坦总统阿卡耶夫等人都是复兴“丝绸之路”的主要倡导者。1997年9月,来自32个国家和13个国际组织的代表在阿塞拜疆首都巴库举行复兴“丝绸之路”国际学术会议。在这次学术会议上,谢瓦尔德纳泽数次运用“新丝绸之路”概念,主张实现东西方关系现代化。他表示,“新丝绸之路不是一个华丽辞藻,而是多边利益和对其互相顾及和平等尊重的和谐结合”,复兴“丝绸之路” 是对格鲁吉亚安全和福祉的补充。阿利耶夫总统指出,巴库峰会在每个国家和整个欧亚大陆空间内发展合作。巴库峰会将复兴“丝绸之路”的目标具体表述如下 :发展地区各国的经贸关系;发展交通联系、国际货物和人员交往;为交通运输创造良好条件 ;加快货物运输周期和货物保护;交通政策和谐一致;对过境运输费和税收实行优惠 ;协调交通部门间关系;在国际和国内客货运输方面协同政策;等等。会议签署了发展欧洲—高加索—中亚交通走廊的协议。1998 年夏,高加索、黑海和中亚12 国签署协议,建立铁路、海路和公路交通走廊,绕过俄罗斯,经中国和蒙古到欧洲。

   1998年,吉尔吉斯斯坦总统阿卡耶夫撰写《“大丝绸之路”外交学说》,对相关问题进行集中阐释。1999年2 月,阿卡耶夫表示:“丝绸之路”不仅是一条交通线路,而且首先还是一种沟通东西方的思想理念;是东西方成为密不可分的一体并相互补充的理念,能够成为和平解决国际关系中任何问题的工具。1999年5月20日,吉尔吉斯斯坦“国家毒品监控委员会”与卡内基基金会以阿卡耶夫提出的“大丝绸之路”外交学说为框架,召开“大丝绸之路:与中亚毒品做斗争”国际研讨会。“大丝绸之路”学说得到了国际认可,甚至成为联合国正式文件,并在“达沃斯论坛”等平台深入讨论。该学说的侧重点是呼吁“丝绸之路”沿线各国加强合作,与毒品、洗钱、有组织犯罪等做斗争。阿卡耶夫在对大学生讲话时甚至说,最早的“丝绸之路”是在吉尔吉斯人和中国人之间建立的,因而“丝绸之路”曾被称为“吉尔吉斯人之路” 。

   1999 年,格鲁吉亚总统谢瓦尔德纳泽撰写《大俄罗斯学刊:应该在欧亚大陆建立统一的、可共同接受的政治、经济、科技、人文和文化空间。“大丝绸之路”是格鲁吉亚政治、经济纲领,同时也是一种地缘政治思想。

   2012年6月26日,阿塞拜疆总统阿利耶夫称:“年底完成巴库—第比利斯—卡尔斯铁路并交付使用,这样,我们将复兴古老丝绸之路。”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土库曼斯坦、塔吉克斯坦等国也在基础设施建设方面付出努力。

   20 世纪90年代后,一些国家开展了以“丝绸之路”为主题的考察活动,扩大了宣传。1996 年,美国、日本、韩国、土耳其和欧盟国家发起了“丝绸之路2000”行动,由一百多辆卡车和汽车组成的车队从意大利的威尼斯穿过高加索、中亚各国,到达撒马尔罕,作为欧亚大陆各国复兴商贸活动的象征。21世纪初始,俄罗斯连续组织了“沿着丝绸之路的足迹:2002—2004”的人文考察活动。“新丝绸之路”理念日渐深入人心。

   二、中亚是“丝绸之路经济带” 构想的关键环节

   如前所述,高加索、中亚多数国家希望复兴“丝绸之路”,因此,中国国家领导人习近平主席提出的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倡议在中亚具有良好的社会政治基础。中亚各国对于“丝绸之路经济带”构想的看法有共同点,也有不同意见,这都是各国的利益使然。

   (一)吉尔吉斯斯坦

   吉尔吉斯斯坦是我国进入中亚的第一个邻国,该国对于我国发展与中亚国家的关系、推进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构想非常关键。吉尔吉斯斯坦是一个山地国家,自然环境并非优越,生态脆弱经济不景气,国民贫困化、贫富分化程度严重,失业率高。吉国非常依赖外援,外部因素在该国起重要作用,发展对外关系成为其立国基础。1997 年4 月,中国、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三国协商建设中国—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铁路(中—吉—乌), 该铁路预想从安集延始,经奥什到喀什,据有关方面预计,以每年过货2 500万吨估算,14年内可收回建设成本。但由于多方原因,中—吉—乌铁路建设进展缓慢:吉尔吉斯斯坦财政资源匮乏,需要大量借贷;“中国对吉国经济和人口扩张”等“中国威胁论”论调的影响,吉国媒体常常就此大做文章,称铁路修通后,中国就会更便利地侵吞吉国;吉国一些人士宣称,只有中国最需要中—吉—乌铁路,因此中国应该出资修建吉国铁路区段;在铁路修建的技术方面是采用俄罗斯宽轨还是中国—欧洲标准也引起各方的争论;2005年以后吉国多次发生政权更迭,社会动荡、政局不稳,政策缺乏连续性;吉国希望由中国先帮其修建南—北铁路(比什凯克—奥什),解决其国内经济、政治问题(连通南北,加强对南部的控制能力),然后再考虑修建中—吉—乌铁路 ;吉国有意以项目为“借口” 争取中国对其持续的经济支持,在十多年时间里,该国以财政匮乏为由,从中国得到大量经济和财政援助。除了以上因素外,外部势力影响日益突出,在铁路规划之初,即遭到俄罗斯、哈萨克斯坦的极力反对;西方对该铁路的建设亦加以干扰,致使该国不愿推进中—吉—乌铁路建设;吉国与乌兹别克斯坦不睦,其不积极修建中—吉—乌铁路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为了制衡乌兹别克斯坦,这是外部因素的直观体现。实际上,中—吉—乌铁路对吉国有诸多好处,但该国只考虑地缘政治因素。

   (二)乌兹别克斯坦

   乌兹别克斯坦是古老“丝绸之路”上的另一个重要国家。乌国深处中亚腹地,地理位置独特,到达任何出海口都需要经过两个以上国家。乌兹别斯克斯坦的地理优势在于,中亚地区任何交通网络几乎都需要过境该国。苏联时期,中亚交通网络以乌兹别克斯坦首都塔什干为核心向四方辐射。

   由于种种原因,独立后的乌兹别克斯坦与所有邻国的关系都较为复杂,其中存在问题比较多的是该国与吉尔吉斯斯坦及塔吉克斯坦的关系。乌兹别克斯坦政治稳定,积极谋求发展,外交政策较为独立,欢迎一切对其有利的地缘经济方案,其根本目标是追求本国国家利益最大化和外交独立性。中国与乌兹别克斯坦并不接壤,但两国经贸合作非常紧密,近年两国外贸额一直呈增长态势。自1994年中国、吉尔吉斯斯坦与乌兹别克斯坦协商修建中—吉—乌铁路以来,乌方与中国的立场就较为一致。但现实情况是,由于吉尔吉斯斯坦的立场,中—吉—乌铁路修建并不顺利,中国与乌兹别克斯坦之间无法用铁路直接贯通并继续向西延伸。多年来,乌兹别克斯坦与塔吉克斯坦纷争不断,关系不能正常化,因此,乌国着意修建铁路与土库曼斯坦连通,或绕开塔吉克斯坦,试图从地理和交通方面制约塔国。乌兹别克斯坦与塔吉克斯坦矛盾得不到妥善解决,成为中亚乃至“丝绸之路”相关国家合作的困扰因素。经由中亚与西亚、欧洲连通的铁路比经由西伯利亚铁路往欧洲的距离缩短1/4。中—吉—乌铁路不能顺利开通,严重阻碍了中国与乌兹别克斯坦、土库曼斯坦以及西亚国家的合作往来,客观上有利于哈萨克斯坦和俄罗斯,中国将被迫依赖中—哈铁路或俄罗斯的西伯利亚大铁路。

   (三)哈萨克斯坦

哈萨克斯坦是丝绸之路上另一个重要国家。该国幅员辽阔,在后苏联国家中仅次于俄罗斯,(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丝绸之路   地缘政治   中亚   战略平衡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历史地理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3164.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