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敦友:五眼看人生——从认知结构谈起

——(2021年1月16日下午,南宁缘点学园)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657 次 更新时间:2022-04-14 15:31:36

进入专题: 认知结构  

魏敦友 (进入专栏)  

  

   引言

   非常高兴在2021年到来的这样一个时刻,我们缘点学园今年的第一次学术活动开始了。我们都知道2020年是非常艰难的一年,新冠疫情突如其来,但是,我们现在发现,2021年也是充满忧思的。前天我们南宁的虎邱发现了一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所以现在大家还处在焦灼之中。在如山、海华、王轩和同学们的推动下,我们缘点学园的学术讲座在不断地推进,包括从我自己角度来讲,也大大地推进了我自己对人生、对世界的一些看法。在同学们的操持之下,特别是在我们江南博士的鼎力支持下,我们《人生如何开境界》这本书也顺利地出版了。同学们老觉得好像我是这个缘点学园的主心骨,其实不是,每个同学都是我们其中很重要的一份子,我也是其中的一份子而已。在这若干年里面,我自己也和同学们一起成长,也感到非常受益。今天我要讲的一个题目是《五眼看人生》,刚才如山在开场主持的时候给改了一下,说成了《五眼看世界》,其实也是可以的。但是当时我给海华的题目是《五眼看人生》这样一个题目。

   现在要讲一个缘起,就是为什么我要讲“五眼看人生”这样一个题目呢?这也有一个机缘在其中。我在离开南宁前后近两年的时间里面,我觉得我自己的思想好像也处在一个萌动、飞升、向上的过程之中。特别是在我离开南宁之前,很偶然地听到了蒋勋讲《春江花月夜》,我当时都惊呆了。跟蒋勋先生精神上的相遇,我个人认为是我自己生命之中非常绚丽的一个章节,所以在我的血液里面很长的时间里可能都充斥着蒋勋先生的声音。同学们之前特别要求我讲了一次品味蒋勋先生讲《春江花月夜》,后来同学们把那次讲座的录音文字也整理出来了,我觉得整理得非常好。讲座录音文字在“爱思想”网站上发表了之后,也得到了全国各地很多朋友的好评。有的朋友也跟我聊起蒋勋先生,还问我认不认识他。我们的小蕾老师还特别通过一个朋友联系了蒋勋先生,蒋勋先生还对我们表示感谢。现在因为疫情,蒋勋先生不能来大陆,以后说不定我们和蒋勋先生会有相遇之日呢。刚才江南博士说爸爸1944年出生,蒋勋是1947年出生的,我通过江南这样一个气质,也看到老人家在文化方面的深邃,我也期待老人家加入我们缘点这样一个文化团队,或者说一个朋友群。在如山和海华的支持之下,我们的确很希望做一番文化的事业。新文化运动已经过去一百多年了,但是我们还是认为新文化运动没有结出真正的文化学术思想硕果。我们缘点学园有志于在这样一个大的文化境遇之下来做一番我们自己的人文事业,这是有意义的。当然,我们每个人都是很卑微的人,我自己当然也是很卑微的,但是在如山、海华和大家的推动下,我慢慢地也从这样一个历程之中感受到了一种力量。新文化运动之后,中国的现代学术、现代秩序它需要有一些思想来凝练、来建构,形成体系化。我想经过一百多年,或者可能是两百年、三百年的努力之后,我们中国会结出文化上的硕果,我们就是在这个过程之中来做自身的人文事业,来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

   我觉得蒋勋先生很多思想对我有很大的激发。我从2019年开始,因偶然听到蒋勋先生讲《春江花月夜》,当时就感觉眼前一亮,我心里想还有这样讲《春江花月夜》的人啊!之后,我从听他讲《春江花月夜》到听他讲唐诗,再到后来听他讲《红楼梦》,一发不可收拾。在疫情期间,在如山和海华的操持之下,我们也特别进行了一次小型讲座,就是品评蒋勋先生讲《红楼梦》。蒋勋先生精讲或者细讲《红楼梦》,我们可能要花将近300个小时才能把八十回听完一遍,我是每一回都认真听的,听了之后,挺受触动。我们在缘点学园那次讲座,就是品评蒋勋先生细讲《红楼梦》,讨论它内在的精神。那次讲座,我还特别讲到,蒋勋先生说林语堂喜欢探春,以前少男少女喜欢林黛玉或者薛宝钗,现在很多人可能更喜欢王熙凤,因为今天很重视搞经济、搞企业,那我说我喜欢的是谁呀?我喜欢的是香菱。香菱是一个什么样的精神气质呢?你看她的生命非常坎坷,但是她在这个坎坷的过程之中,从来没有屈服过。在《红楼梦》里面有一首诗暗藏了她的命运,但是她把自己的生命又萃化凝练成了一首诗,所以我们说“作为一首诗的生命”和”生命作为一首诗”,这是我讲的香菱。我个人感觉,这是我那次讲座讲得比较好的部分。后来在与全国各地朋友聊天时我谈到这个观点,大家都觉得讲得非常好,香菱才是一个真正值得我们推崇的人,她的生命虽然非常坎坷,但是她终于把自己的生命凝练成了一首诗,我想这就是人生一个非常高的境界。我们讲了《春江花月夜》,也讲了《红楼梦》,这些都是围绕着人生、生命这样的意识和思想慢慢展演出来的。

   那么今天我们为什么要讲五眼看人生呢?这就回到了我在湖北大学的一个阅读的经历。我重新回到湖北大学之后,觉得好像更加悠闲了。大家知道湖北大学是在沙湖边上,如山也去过的,我感觉站在沙湖边上,的的确确有一点从一个池塘进入到一个汪洋大海的感觉,进入到这样一个大背景的感觉。大家现在可能对武汉不一定有直观的感觉,但到了武汉之后都是大江大湖,大武汉,它让人有胸襟顿开、境界提升的这样一个内在的感觉。在这个过程之中,我就进一步读蒋勋。我要看蒋勋先生到底有多少东西,后来发现蒋勋先生是个非常了不起的人,虽然说他不是哲学家,他不是学术家,但是他的这种文化的底蕴是非常非常深的。所以,刚才江南博士讲到自己爸爸的时候,我马上想到蒋勋先生,而且他们两个人年纪差不多,只相差三岁而已。我到了武汉之后,就有意识地去购买蒋勋先生的著作,现在我基本上把蒋勋先生的著作都买全了。我记得我在给学生上课的时候,还跟梁耀之同学说,你把蒋勋先生的所有著作都买来读,将蒋勋先生作为自己文化底蕴的一个奠基者。我认为我们通过读蒋勋先生,可以了解我们中国的古代文学,也可以了解我们的现代文学,也就是中国文学从《诗经》一直到现代的作家和作品,比如说张爱玲。我们从中也可以了解思想,了解古代的一些思想。我们也可以了解宗教,比如说我听蒋勋先生讲《金刚经》也听了很多,也特别感动。这一次,这样一个“五眼看人生”的题目的一个渊源就来自于我所读到的蒋勋先生的一本书,这本书的名字叫《舍得,舍不得》。这本书虽然不是一本系统的著作,它是由很多篇文章汇编而成的,这本书里面有一篇文章让我特别感动,那篇文章题目就是《莫奈的眼睛》。莫奈是一个法国的画家,是印象派画家的一个开山祖师。《莫奈的眼睛》这篇文章我读了之后非常感动,这篇文章其实写得很短,它让我很惊讶地看到了什么呢?蒋勋先生用《金刚经》里面的观点(主要是用了第十八品),就是“一体同观分”的这样一种观点来解析莫奈的眼睛。大家可以看,他分成三节,前面一个隐喻,一个是肉眼,一个是天眼,一个是慧眼,一个是法眼,一个是佛眼,就是这样的“五眼”。今天我们讲的“五眼看人生”,就是从《金刚经》里面的“五眼”来的。而事实上,我深入思考这“五眼”的观念,是从读到蒋勋先生这篇文章《莫奈的眼睛》开始的。因此,我很快买了《金刚经》,买了两个版本,来研究“五眼”的内在意蕴在哪里。

   为什么要买两个版本的《金刚经》呢?就是要参照着来读,因为注释的人不一样,对一些内容的理解可能就不一样。这一本是清代的丁福保先生注释的,另一本是我们现在的一个作者赖永海先生注释的,这两位作者对很多问题的理解不一样。我也从网上比如喜马拉雅里面去下载一些关于《金刚经》的讲解来帮助理解。所谓的“五眼”就来自于《金刚经》第十八品“一体同观分”。整部《金刚经》,实际上是如来佛祖跟须菩提的一个对话,“五眼”就是在这样一个背景之下说的。比如说,佛祖问须菩提如来有肉眼吗?须菩提说有。有天眼吗?有。有慧眼吗?有。有法眼吗?有。有佛眼吗?有。这就是五眼。但“五眼”到底是讲什么呢?我也去读了很多材料,各人的解释都有不同。蒋勋先生在讲《莫奈的眼睛》的时候,他对“五眼”也没有一个所谓的概念性的定义,但是蒋勋先生把莫奈的整个人生,整个绘画的人生——从小时候开始画画,到进入绘画的殿堂,一直到八十多岁去世,用五眼来加以凝练。我当时看到这部分的时候非常的震惊,因为我们都知道蒋勋先生的专业是美术,他是画家,但是我觉得他非常敏锐,包括我前面讲到的,他讲我们中国的文学,讲我们中国的思想,讲我们中国的思维方式,讲我们中国人观照事物的方式,都跟西方人有很大的不同,这些蒋勋先生讲得特别好。比如说,我印象最深的是蒋勋先生讲我们中西之别的时候,他说我们中国人看画跟西方人看画是很不一样的,西方人怎么看画?比如说这个画一眼就看清楚了,看明白了,这叫透视,西方人用透视的方法来看画。但是我们中国人看画不是这样看,我们中国人的画是卷轴的,卷轴的就需要慢慢展开。大家小时候就知道有“图穷匕首现”的典故,中国的画是卷轴的,卷轴画看的时候就需要不断地打开。西方的画是一览无余的,透视性的,我们中国的画是卷轴式的,或者说是散视的,需慢慢地打开。就像中国的天下体系也是一样的,我们为什么叫中国,就是中央之国,对不对?中央之国,由中央开始,然后慢慢地不断拓展,是无限的一个过程。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讲,我们中国人看世界的方式跟西方人的确有很大的区别,西方是透视的,而我们中国人是散视的,或者是卷轴式的,我们中国人是一个不断打开的过程,我们中国人不像西方人的上帝,把整个世界都掌握住,我们没有这个意思,我们中国人是不断地开拓境界,是一个没有穷尽的过程。听蒋勋先生讲这些,我很有感觉,我认为蒋勋先生对我们中国的理解,对我们中国人的理解,比我们很多专业的哲学家、思想家、教授、学者都要深刻。

我一方面呼吁大家来读蒋勋,我自己每天也在读蒋勋。我觉得我们可能会在一个很长的时间里面依然会受到蒋勋先生思想的滋润、滋养,蒋勋先生依然会推动我们去思考我们的文化,思考我们的思想,思考我们的学术,也进一步来推动思考我们自己的人生。要知道,我们所有的思考,其实最终的落脚点都是对“我们怎么活着”这一问题的思考或反思。我们讲来讲去,说的其实就是我们活着的意义,对不对?怎么活着,活着的意义,以及我们不同阶段对生命的不同认知,这些都是根本的问题。我今天要讲“五眼看人生”,一个很大的动力就是从这里来的。现在大家知道什么叫“五眼”了吗?第一个是肉眼,第二个是天眼,第三个是慧眼,第四个是法眼,第五个是佛眼。但是怎么来理解这“五眼”,那是另外一个问题,现在我们先知道有“五眼”这回事。我们的整个人生,比如说我们活一百多岁,像刚去世的张世英先生,活了一百岁,或者我们有的人活了八十岁,我们觉得也是不错了,杜甫也讲过“人生七十古来稀”,对不对?当然,杜甫那是在唐代的时候,那是一千多年前的事情了,今天我们中国人的寿命肯定要突破这个年段了,活到七八十岁的人已经很多很多。但是不管怎么样,就个体而言,人生不可能永远持续下去,我们只能说一代又一代,前赴后继,但是我们作为个人的生命总是有穷尽之时,有开始,就有结束。我们从今天这样一个角度来讲,现在我们的年纪都慢慢大了,我们都已经过了四十了,不再是小孩了,对不对?我们过了四十的话,生命基本上处在一个中间阶段了,我们前面有四十年的生命作为一个底蕴,我们后面可能还有四十或者六十年的时间,对不对?那么这个时候,就我个人认为,是我们思考人生的最好的一个节点,大家应该懂我这个意思吧。所以,我今天讲“五眼看人生”,一方面是我自己的领悟,另一方面也有激发大家一起思考生命、思考人生的意思。我就觉得,我们经过了那么多事情,看到了那么多的人生情态,体验到了那么多人生酸甜苦辣,见过了很多很多的人之后,我们就该深入思考人生开境界的问题了。大家还记不记得我讲过的“六多”?就是要多读书、多交友、多远游、多观察、多思考、多写作,之前我还只讲了“四多”,但是后来发现“六多”才是比较全面的。“六多”是做加法,这个主要是在青少年时代,或者说青壮年时代,人生的目标在于征服世界。但是,到了一定时间之后,到了一定年龄之后,我们已经有能力来深入思考我们的人生了。所以我这里讲的一个意思主要是说,今天同学们年纪也不小了,像我可能比你们长几岁或长十几岁,我觉得我可以跟你们对话了,我们甚至可以直接跟生命对话了。生命不一定是我的生命,(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魏敦友 的专栏     进入专题: 认知结构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心灵小语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2729.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