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红宇:抓好新阶段农村改革重点任务落实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97 次 更新时间:2022-04-12 00:03:35

进入专题: 农村改革  

张红宇  
三是完善扶持政策,鼓励农业企业深度参与县域经济发展,强化财政支持、金融支持、用地保障,引导农业企业布局乡村,带动乡村产业振兴。

   提升农业社会化服务组织能力。近年来,与土地经营权流转形成的土地规模经营相比,农户不流转土地经营权,而是将重要的田间作业环节托转给新的服务主体,即通过土地经营全托管、半托管形式,形成服务规模经营的发展模式,在我国越来越具有充分的发展动力和强大的生命力。2021年,全国农业社会化服务组织数量已超95万个,服务面积16.7亿亩次,服务了全国7800多万户小农户。2021年前三季度,全国供销合作社系统土地全托管面积为5133.4万亩,配方施肥、统防统治、农机作业等农业社会化服务3.25亿亩次。清华大学中国农村研究院2021年对全国9个省45个样本村的调查,有40%开展了以生产托管为主的经营活动。774个农户样本中,绝大多数农户至少会在一个生产环节采用社会化服务。农业社会化服务大大节约了农民的生产成本,根据农业农村部对19个省份共875个托管案例的定量分析显示,农户采取全程托管,小麦每亩节本增效356.05元,玉米每亩节本增效388.84元。山西省人大调查组的蹲点调查发现,生产托管服务与农民自种相比可实现调查点玉米亩均增产18.1%。农业社会化服务组织在帮助农民省钱、省心、省力方面的功能作用不断得以强化。由此可以判断,未来一个较长时期内,我国农业生产经营方式会随着农业从业人员绝对数量大幅减少和占全部劳动力比例大幅降低而发生重大变化,在户籍农户家家继续拥有承包地的格局下,会越来越呈现出“家庭传承者兼业+从业外来者专业”的基本农业经营模式。为满足日益旺盛的农业社会化服务需求,各类服务主体要立足自身优势,不断提升服务的规范化、信息化和专业化水平。搭建线上线下相结合,涵盖交流、咨询、交易等多重功能的农业社会化服务平台,促进信息交流、供需对接、资源整合,推进农业社会化服务向农业生产全过程、全产业和农村生态、农民生活服务领域延伸,形成功能多样、经济便捷、专业高效的新型农业社会化服务体系。

   农村产权制度创新要促进集体经济发展

   发展新型农村集体经济,是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提出深化农村改革的重要内容,也是农村产权制度改革的目标导向。经过近年来有序推进清产核资、成员界定、经营性资产股份合作制改革等工作,我国正逐步构建起归属清晰、权能完整、流转顺畅、保护严格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农村集体产权制度,夯实了发展新型农村集体经济的基础。从各地改革实践看,新型农村产权制度安排在巩固拓展脱贫攻坚成果,发展新型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增加集体经济收入和集体经济组织再次分配机会方面取得的明显进展,实实在在地增加了农民的获得感和幸福感。

   聚焦巩固拓展脱贫攻坚成果。要把促进脱贫县加快发展作为主攻方向,推动集体经济薄弱村发展,面向低收入人群和欠发达地区,将发展新型农村集体经济与巩固拓展脱贫攻坚成果相结合。盘活用好扶贫资产,优化配置集体经营性和资源性资产,继续进行产业帮扶,依托不同地区的农业资源禀赋和经济社会条件,培育优势和特色产业,促进产业提档升级,实现农民充分就业,拓宽农民收入渠道,强化自身造血功能,在守住不发生规模性返贫底线的基础上,实现更高层次的发展。推进巩固拓展脱贫攻坚成果同乡村振兴有效衔接,逐步使脱贫攻坚的针对性政策转变为乡村振兴的普惠性政策,阶段性政策转变为长期政策,区域性政策转变为全面性政策,实现由集中资源支持脱贫攻坚向全面推进乡村振兴平稳过渡。

   推动富民乡村产业融合发展。发展集体经济和富民乡村产业在提高农民收入、实现共同富裕的目标逻辑上具有一致性。要将富民乡村产业视为发展县域富民产业的重要内容纳入中长期发展规划,培育管根本管长远的富民产业,因地制宜转变产业发展方式。充分保护、利用好65.5亿亩的集体土地和7.7万亿元账面资产的农村集体家底,唤醒农村“沉睡的资源”。大力发展新产业新业态,促进乡村产业融合发展,通过发展比较优势明显,带动就业容量大、增收功能强的产业,形成“一村一品”“一县一业”的格局,实现劳动力在农业内部的高质量就业和收入增长。在实现传统农业转型升级的同时,增强集体经济的创收能力与经济实力,强化集体经济组织为小农户提供生产服务的功能,确保农民收入特别是财产性收入增长,拓展农村集体经济发展新路径。

   围绕乡村治理发挥作用。乡村治理事关农村的稳定与发展,发展集体经济离不开乡村社会的有序运行,而乡村社会的有序运行也需要集体经济的有效支撑。实现治理有序的目标,要将发展新型集体经济、创新农村组织形式、丰富双层经营体制内涵与完善乡村治理体系有机结合,在党组织的领导下,妥善处理村委会、集体经济组织与集体经济组织成员等主体间的关系,保障集体经济组织的权威性与号召力,维护集体成员的合法权益,构建起良性互促的运行逻辑。通过公共意识的教育和引导,提升农民自我管理、自我服务水平,改善村民精神面貌,提升文化素质与参与乡村治理的积极性。建立公开透明的参与管理机制,增强村庄内部信任,降低集体经济发展风险,确保收益稳步提升,通过农村产权制度创新,培育文明乡风、良好家风、淳朴民风,展现乡村文明新气象,形成共建、共治、共享的乡村治理新格局。

   农业支持保护制度创新要体现中国特色

   2021年,全国一般公共预算农林水支出超过2.2万亿元,相当于第一产业增加值的27%,深刻表明我国对农业的支持保护强度和深度,都到了新的历史高度。对支持农林牧渔各产业发展,确保国家粮食安全,强化以我为主的国家农业产业安全观起到了坚实的支撑作用。中国特色的农业支持保护体系框架不断完善,契合了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阶段性变化,顺应了在城乡资源要素双向流动、空间边界趋于模糊、三大产业融合发展,我国城乡关系发生深刻变化的背景下,十九届五中全会提出强化以工补农、以城带乡,推动形成工农互促、城乡互补、协调发展、共同繁荣的新型工农城乡关系。要在坚持农业农村优先发展的原则下,在坚持市场配置资源的前提下,调整政府作为导向,继续完善农业农村发展的“硬基础”与“软环境”。

   公共财政向粮食主产区倾斜。无论是粮食主产区,还是粮食主销区和产销平衡区,都要扛起粮食安全的政治责任,保面积、保产量。要坚持党政同责,在实行“米袋子”书记、省长双负责的同时,集中资源要素,采取非均衡方式,完善粮食主产区利益补偿机制,加大公共财政投入,在中央财政紧平衡的背景下,继续把农业农村作为一般公共预算优先保障领域,中央预算内投资进一步向农业农村倾斜,同时,压实地方政府投入责任。坚持粮食生产的财政投放数量不减,耕地地力保护补贴、玉米大豆生产者补贴等各项补贴力度不减,支持高标准农田建设,产粮大县奖励等强农惠农政策强度不减,调动种粮主体的生产积极性。不折不扣落实好稳步提高土地出让收入用于农业农村的比例要求。一是加大对粮食主产区资金支持力度,科学安排产粮大县、产油大县奖励资金。二是加大对粮食主产区工业化发展的支持力度,包括对农产品加工业和乡村特色产业园区、集群、产业强镇的支持力度。三是加大粮食主产区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设施支持力度,提升农机装备水平,健全农田水利工程管护机制,进一步提高农业综合生产能力,保障国家粮食安全。

   科学推进乡村建设行动。实施乡村建设行动是十九届五中全会做出的重大战略决策,要坚持乡村建设为农民而建,认真对待、科学推进。强化把乡村建设摆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重要位置的认识,将县域城镇和村庄规划统筹考虑,针对重点任务采取行之有效的实际行动。要根据不同的村庄类型、主导产业、交通区位、资源环境、风土人情等因素,因地制宜制定村庄的建设思路与工作方法,建设生产生活舒适便捷、高效优质,村容村貌整洁有序、特色鲜明的乡村。加大农村公共基础设施建设力度,特别是面向经济欠发达地区和脱贫地区,重点抓好农村交通运输、农田水利、饮水、物流、宽带等基础设施建设。把强化农村基础设施建设纳入新基建规划。加快水、电、路、气、通信、广播电视等传统基础设施的提档升级,推进乡村经济社会数字化转型,全面落实城乡统一、重在农村的基础设施建设保障机制。强化改善农村人居环境的工作力度,扎实做好农村改厕、生活垃圾处理、污水治理,要因地制宜,注重实效,不搞一个模式。继续提高农村公共服务水平,实现城乡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

   用好普惠金融与农业保险工具。近年来,农村金融改革不断向纵深推进,比较好地解决了农民生产生活缺乏金融支撑的困难,从未来发展要求看,金融支农在我国仍是制度政策创新的重中之重。创新信贷产品和服务机制。聚焦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和普通农户不同主体分类施策,着眼于服务产业、服务实体、服务农民,聚焦产业,突出主体,优化环境,防范风险。通过加大支农支小再贷款、再贴现支持力度,实施更加优惠的存款准备金政策,鼓励多元化的金融机构、金融工具、金融服务参与到现代农业发展过程之中。在为新型农业经营主体提供规模化、专业化生产金融支撑的同时,兼顾普通农户和在保障农业产业安全方面的重要作用,有效解决“融资难、融资贵”问题。发展农业保险。2021年我国农业保险保费规模965.18亿元,同比增长18.4%,已成为全球最大农险市场,为1.88亿户次农户提供风险保障共计4.78万亿元,要在已有基础上创新开拓新工具、新手段、新模式。要扩大粮食及重要农产品的农业保险覆盖面,加快险种创新,扩大完全成本和收入保险范围,优化完善“保险+期货”模式,充分发挥农业信贷担保作用。同时,建立健全包括市场准入、税费优惠、经费补贴、基层服务体系等各项配套政策在内的综合性政策体系,强化风险管理意识,增强抵御自然、疫病、市场、社会等各类风险能力,减少不确定性和不稳定性,保障以我为主的农业产业安全观落到实处。

   作者:清华大学中国农村研究院副院长张红宇

    进入专题: 农村改革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农业与资源经济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2633.html
文章来源:农民日报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