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红兵:交错纠缠的「世界文学」对话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78 次 更新时间:2022-03-22 00:33:34

进入专题: 世界文学  

沙红兵  
到杰姆逊笔下以民族寓言“呐喊”的第三世界文学,以至对杰姆逊持批评立场的萨义德、帕慕克等人的作品,更晚近的后殖民文学,沼野对谈里所讨论的为今日世界文学带来最新活力的诸新兴国家文学,又先后相续,在世界文学中将直面和处理各种现实的民族国家差异性、不平等问题的一支着重突出出来。

  

   世界文学与现代民族国家同步兴起、发展,越境不宜泛化,最重要的是既植根又超越于具体的民族国家之境。而与此相关,又有一个较为重要的问题浮现出来:虽然理论上存在着一个包含了各民族国家及各语言的总体的世界文学,但由于语言差异、个人能力等各种限制,人们实际上所能接触到的往往又只是世界文学的一部分、某部分而已。这就涉及各民族国家、各语种文学的相互翻译、交流问题,涉及到底翻译、交流哪些作家、作品的问题。沼野从他对日本国内有关世界文学演变的观察出发,认为大体可分为两个阶段,前一阶段习惯邀请各国文学研究领域的知名学者编撰《世界文学全集》,开列“必读书单”。不过,在世界文学内容多样化、总量膨胀的现实前提下,试图整理出一份权威书单、经典书目似已成为难以想象的难题。而且,即便是经典也并非一成不变。所以,沼野比较赞同美国学者大卫·达姆罗什《什么是世界文学》一书的看法,认为在最广泛的意义上,世界文学可以包括超出本国范围的任何作品,只要当作品超出自己本来的文化范围,积极存在于另一个文学体系里,那部作品就具有作为世界文学的有效生命;世界文学并非一系列成套的经典文本或目录,而是一种“阅读模式”。依沼野的理解:“所谓‘阅读’模式,简单来说就是指书籍的‘阅读方法’,取决于读者怎样阅读作品。”读者本身是文学世界真正的主人公。

  

   不过,对于沼野等人的意见,张隆溪并不认同:世界文学并不只是一种阅读模式或阅读方法,文学经典并未过时。经典是在长期历史过程中经得起不断解释而仍然具有规范性意义的作品,他在《什么是世界文学》一书里从伽达默尔对于“经典”的定义出发,依然主张要重视对各国文学经典的翻译、交流。世界文学不是单纯作品的汇总,而是经典的汇集。不仅如此,如果说之前的世界文学大多是传统上世人所熟知的欧洲北美作家作品的话,那么当今的世界文学,则须要更多地重视之前被忽视的“小”传统、“小”语种,例如中国、日本、印度、韩国及阿拉伯世界、北欧等国家和地区,都有的十分优秀的文学传统与文学经典。张隆溪虽未明言,但他对于世界文学也似乎与沼野一样有着前后两个时段的看法,特别是对于后一时段即当今时代,两人的看法更形成饶有意味的对照。沼野以为当今时代流通性大大便利,而加入流通的各国作品数不胜数,读者在世界文学里尽情阅读即可。张隆溪却以为,今天前所未有的流通性非但不会阻碍文学经典,反而为文学经典提供了难得的便利,而某些传统上被忽略地区的文学,应当抓住这个机会,走向世界,以扩大了的经典范围与深化了的经典内涵,一定程度上缓解世界文化力量的不平衡,对抗西方强势文化。

  

   张隆溪的看法与鲁迅当年的选择形成对照。据姜异新《他山之石》“导读”,鲁迅藏书里虽有三部歌德的作品,但可能受迦尔洵文学观的影响,不喜欢歌德,称之为“十九世纪初德意志布尔乔亚的文豪”。迦尔洵的小说《邂逅》由周作人翻译,鲁迅修改、润色、编辑和审定。小说借女主人公之口表达对上流社会追捧卖弄的文学经典的蔑视。这个曾受过良好教育的俄国女子偶然堕落为妓女,从此看破虚伪的上流社会,不再信任爱与美好,对待深爱着自己的贫穷青年伊凡冷酷無情,最终使伊凡自杀。小说中一个德国嫖客,在忘情地给女主人公朗诵海涅的诗时自豪地说:“海涅是德国大诗人。比海涅还优秀的诗人是歌德和席勒。而且,只有日耳曼这样高贵的民族,才会产生这些伟大的诗人。”就像曾经熟读普希金和莱蒙托夫的女青年听闻此言恨不得抓烂德国青年的脸一样,阅读这篇小说的鲁迅,也不能不留意到经典一旦流为装饰品的易于为人附庸风雅的一面。在日本翻译界争相翻译出版欧美经典文学作品的氛围中,鲁迅不膜拜经典,不被主流文学秩序规训,而转向东、南欧小国文学。在这里,民族国家的问题又再度迂回而来。也是在这个意义上,鲁迅的拒斥经典与张隆溪的伸张经典其实是一致的。他们之间虽然有着百多年的时间间隔,但都对世界文学的主流“大”传统及其文学经典保持警惕,对“小”传统、“小”语种的文学经典倾注心力,也从文学这个侧面,反映了现代中国走向世界、融入世界的持续艰辛的努力。

  

   鲁迅在《准风月谈》的《由聋而哑》一文中,曾引用过勃兰兑斯慨叹丹麦在文化上的闭关自守时的一句名言:“于是精神上的‘聋’,那结果,就招致了‘哑’为。”这就意味着,世界文学首先是走出“聋”与“哑”状态的一种视野。同时,在这样的视野下,不同的民族、国家、语言的立场与价值特别是处于弱势甚至受到排斥、压迫的立场与价值,也获得了持续不懈地呐喊、伸张与在世存在的机会,以及克服自身狭隘与局限的机会。

  

   (《他山之石:鲁迅读过的百来篇外国作品》,陈漱渝、姜异新编,天津人民出版社二0二一年版)

  

  

    进入专题: 世界文学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外国文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2198.html
文章来源:《读书》2022年3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