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宏:理想的冲突:论20世纪40年代张东荪的社会民主主义思想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899 次 更新时间:2007-02-07 11:04:50

进入专题: 社会民主主义  

宋宏  

  quot;根底","正因为民主主义与社会主义同依据于同一的概念群为其基型,所以二者在本质上,就是一个东西"。 3 (p.26)由此,张认为这种真正的民主主义的建设没有得到高度发挥,资本主义国家经济上的剥削就是真正民主的一个障碍,社会主义国家却又因为注重在剪除经济上的剥削而实行无产阶级专政,两者"都与民主原则相背谬,""前者忽略经济的不平等,后者轻视政治的不自由" 2 (p.144)而事实上平等与自由在民主原则上是并重的,缺一不可的。因而,张东荪表示为人类发展起见,今后要创造一个新文明,必?quot;把真正的民主主义与真正的社会主义合而为一,"因为"民主主义终必是社会主义,而真正的社会主义又必以民主主义为其精神。" 1 (p.178)

  必须指出的是,在民主主义理论方面,张东荪最推崇的是卢梭思想,而在社会主义理论上,张认为尽管流派基多,但集大成者是马克思,马克思"不但不反对民主主义并且以为现行民主主义不彻底,必须更推进一步把经济平等与自由加入其间,使成为更大的民主主义。" 1 (p.177)因而,他主张将卢梭与马克思结合起来,由此而形成的社会民主主义,其基本内容就包含了"政治自由"和"经济平等"。

  张东荪提出的经济平等既不同于古典自由主义对交换正义的强调,也并非简单地再分配。具体地看,张东荪认?quot;财富分配不平,必会影响到生活的一切方面都变为不平等。社会一有无法超越的不平等情形,就会将自由亏损了,"因而"对于财富分配问题,必须设法避免剥削而力求公平。" 1 (p.178)然而,张氏又指出经济平等并不是指均贫富,"均贫富只是再分配,有时再分配一下,不久仍会变为不平……同时对于增加生产的努力进行上反是一个妨碍。""故必须力避此种过激而有害的举动。" 6 由此,张认为必须在增加生产的基础上平均,使每个人生活均得到提高,而非单纯的削富济贫。同时他又指出"社会主义的主旨只在办到不以为了利润而生产;生产者的私人间没有剥削关系。本来并不要均贫富。" 3 (p.58)因而,张认为,基于公道的原则,"所谓经济平等就是指废除剥削", 7 正是剥削造成了经济上人为的不平等。

  在此,张东荪将剥削分为专制政治的剥削和资本经济的剥削。"前者是以政治力量而垄断经济以形成压榨,后者却以经济势力影响政治以便于操纵。前者是专制政治与封建社会的情态,后者只限于资本主义成熟的国家为然。" 7 张认为中国的情形属于前者,因而中国面临着双重任务,既要破除专制、实现民主又要废除剥削、获致平等,这二个目标本身又是紧密相连的。显然,战后中国的自由主义提出政治自由与经济平等双重目标是基于很强的现实背景。鉴于苏联在废除剥削和增加生产上获得的成功,张东荪认为中国应当通过计划经济的方式来逐步寻求经济平等,主张中国更多地借鉴苏联的经验,因为中苏在国情上有其相似之处,而苏联正"为人类创下了一个暗中摸索,多方迂回而得的光明途径。" 3 (p.50)

  在实现政治自由上,张东荪认为应当多采取英美式的自由主义与民主主义。由此出发,张东荪主张必须否定斗争原则,排斥"恨的哲学"。因为"民主是建立在博爱的情感上","民主的根本要义即在于把全社会或全国人民都视如亲手足一样"。 2 (p.146)而永久斗争原则却与此相背。所谓永久斗争原则,乃是政治家手中的法宝,"就是无论如何必须立一个对象以引起内部人们之向外的敌忾心,籍以团结内部……增加服从,便利指挥……一个对象消灭后,不恤再寻另一个对象,总使永久在斗争中,庶可内部不致涣散。" 2 (p.139)张东荪认为这种"在一个社会或国家内划出一部分人来指为斗争之对象,则这个国家便没有自由,或自由减低了"这"决不能使民主主义实现起来。"因为"有斗争即无平和,无平和即无建设,无建设即无自由,当然不会有民主了。" 2 (pp.142-143)由此,张氏指出要实行民主,不牺牲自由,必须把革命理论矫正过来。他认为"革命只有在变更政府现状的那个短期内才是革命,过此即不能算革命",而应"立刻即当走上建设之途,不复再是革命了。革命不能旷日持久的延续下来。" 2 (p.146)革命只是手段而非必然过程,亦非目的。张东荪说"现代社会主义者因为主张革命的原故,不恤偏袒斗争而牺牲自由,实则斗争只可为一时的,万不得已而为之。如要建立社会主义亦必先有平和,没有平和则任何建设皆不成功"。 2 (p.142)在张东荪看来只有民主原则和民主理想才是永久的,而革命只是一个暂时的过渡性事件。由此,张氏进一步否定阶级斗争,认为民主政治既然是全民政治,阶级斗争就是不必要的。 2 (p.149)除此之外,张东荪还反对无产阶级专政,认为无产阶级专政并不是社会革命上必然的阶段,实行无产阶级专政造成无责任政府,其结果必造成少数人的专制,而决不是无产者全体阶级的专政。同时张东荪认为"在无产专政时期对于有产者施以不平的待遇,此事有害于有产者之地位尚小,而有害于无产者之道德实大",因为它"反把无产者引起其虐待报复之心,实在很不好。" 1 (p.173)上述考察表明,张东荪的社会民主主义思想与激进社会主义(马克思主义)之间又有着重大的区别。

  综上所述,张东荪提出的社会民主主义,概括起来就是在政治上实现保障公民基本权利,行使多数人权力的民主政治,同时在经济增长的基础上实现旨在废除剥削的经济平等。在张东荪看来,这种以政治自由和经济平等为基本精神的社会民主主义,不仅是中国今后所应走的道路,同样是整个世界应当趋向的文明目标。

  

  三、多元价值的整合及其冲突

  

  通过对上述张东荪社会民主主义思想的系统梳理和分析,可以发现,在张东荪那里,自由主义与社会主义的结合很大程度上是经由法国式的民主主义(以卢梭为代表)而达成的。

  以对自由概念的理解而论,张东荪的认识同时包含了消极自由和积极自由两种涵义,但仔细分辨,不难看到,张东荪更强调精神自由,将其视为一个积极性的道德概念。尽管在现代社会中,这两种自由需要某种平衡,然而,正如英国思想家伯林(I·Berlin)所指出的:"历史地看,积极与消极自由的观念并不总是按照逻辑上可以论证的步骤发展,而是朝不同的方向发展,直至最终造成相互间的直接冲突。" 8 (pp.200-201)并且,"积极自由在正常生活中虽然更重要,但与消极自由相比更频繁地被歪曲和滥用",危害也更大。 9 (pp.37-38)但在张东荪的论述中,这两种自由概念和谐地共存在一起,并无区分。此外,张东荪对自由的理解还带有相当的唯理主义成分,强调合乎理性才有自由,这其实是将理性的运用视为获得自由的唯一的手段,在这一意义上,其自由观接近于法国式的自由主义。③

  张东荪对民主的理解,最能体现法国式民主主义的重大影响。对他来说,民主决不仅仅是指制度层面上的宪政民主,而是包含社会组织、教育精神、生活方式、思维方法、前途理想等在内的一整套的文化之全体。④张东荪特别激赏卢梭的民主思想,视之为民主主义的集大成者和最重要的代表。受卢梭共和主义民主思想⑤的影响,张东荪认为,民主是建立在自由自主的同意的基础上,其核心乃是要实现公意(general will)的统治,而公意则是通过公民的广泛参与而形成和创立的,由此,在民主社会里,统治关系就变为公民自己治理自己,也就是所谓的"自治"(self-government)。值得注意的是,张东荪将公意解释为对"公共善"(common good)的追求,而他对"公共善"(普遍幸福)则又是用边沁的功利主义学说将其界定为"最大多数的最高幸福"。张认为这既是一个目标,也是一个原则和精神,构成了民主主义的根本要素,"至于政治制度方面的宪法议会选举等却都是皮毛,并没有太大关系",他甚至强调"我们勉强可说只要合乎这个精神纵使没有宪法,没有议会亦不要紧。" 1 (pp.166-167)

  这种对民主的认识,其背后蕴涵了集体主义的目标,从而与马克思主义的民主观有相契之处,这样也就可以理解,为什麽张东荪会认为,"民主主义这个概念,在其本质上根本就含有社会主义之概念在内",反复强调民主主义与社会主义的合而为一,卢梭与马克思不能分家,断言"民主主义而真能显其正态,则必定即是社会主义。" 1 (pp.178)

  张东荪将马克思视为社会主义思想的集大成者,认为马克思对经济平等与自由的倡导乃是他最重要的贡献。由此,他建构起社会民主主义的两大核心内容:政治民主(或政治自由)与经济平等(或经济民主)。有意思的是,张东荪并非全然忽视自由主义民主所注重的权利制衡和宪政秩序,他在考察儒家政治传统的时候,特别指出其阙失恰恰在于政治权力缺乏限制和制衡。但他显然并未意识到自由主义民主与共和主义民主(卢梭式)之间可能存在的紧张与冲突,在他那里,两者可以和谐共存,甚至后者还可以涵盖前者。这种理论上的无意识最明显地体现在他对经济平等的认识上,张东荪认为实现经济平等最好的方法莫过于施行苏式计划经济,因而将计划经济视为走向民主主义的三大媒介物之一,全然没有意识到,这种经济运行方式与他所珍视的思想自由不能两立,反而十分乐观地表示不必担忧。⑥40年代末,面对当时存在的几种民主模式,张东荪更属意于东欧的"新型民主"而不是像储安平、罗隆基、张君劢那样倾心于英国工党的社会模式,这是其社会民主主义思想不同于时人的特色之一。

  从上面的分析和论证,可以看出张东荪整合自由主义与社会主义的理论努力基本上是不成功的。他所建构的社会民主主义思想系统,其背后隐含了伯林所说的一元论价值观倾向,所谓一元论价值观并非是指相信人世间只有一种价值,而是指相信人间各种美好的价值可以和谐相处,在终极意义上可以相互结合起来。在张东荪的社会民主主义理念系统中,我们看到的正是这一价值取向,民主、自由、平等、理性、人格、公正、容忍等等这些人类美好的价值都被结合起来,宛如在一个大家庭中和睦相处。这里的关键在于,这种"乌托邦式的解决在原则上没有缺陷,可以成立,但这样的解决是企图把不可结合的东西结合起来",因此,人们在最终的诸种价值之间,面临着不可避免的选择。 9 (pp.131-132)

  尽管如此,张东荪的思想努力仍然具有重要的意义,这不仅在于他的社会民主主义思想直接针对当时的时代困局,更在于它触及了现代性自身的问题,张东荪没能解决的自由与平等、公正与效率的难题同样困绕着当代的人们。可贵的是,张东荪对于中西社会和文化的差异以及中国社会的特殊性有着敏锐的洞察和睿智的见解。对于当时激进的社会主义思潮,他无疑抱有同情性的理解,但决非照单全收,而是有着独立的思考和判断,时有灼见。因此,面对这样一份思想遗产,其中的是非得失,需要我们认真的研究和体悟,本文不过是初步的探索而已。

  

  注释:

  ① 两股思潮在个人自由、民主政治、法治秩序、社会公正等自由主义的基本理念上拥有共识,对这两股思潮异同的深入分析与相关背景介绍,详见许纪霖:《现代中国的社会民主主义思潮》,对近代以来自由主义与社会主义及其相互关系的梳理,见罗志田:《胡适与社会主义的合离》,俱收入许纪霖编:《二十世纪中国思想史论》(下卷),东方出版中心,2000。对五四时期两种自由主义及其演变的考察,参见高力克:《五四的思想世界》,学林出版社2003。

  ② 张东荪的生平及相关研究,参见左玉河:《张东荪传》(山东人民出版社,1998。)、《张东荪文化思想研究》(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8。)及《张东荪学术思想评传》(北京图书馆出版社,1999。)。研究状况,参见台湾《中国文史研究通讯》第9卷,第2期(张东荪研究专辑)。

  ③ 参见顾昕:《盎格鲁自由传统与法兰西浪漫精神》,香港《二十一世纪》杂志1991年第6期。对两种自由传统的深入分析,见(英)哈耶克:《自由秩序原理》(上卷),邓正来译,北京三联书店,1997。

  ④ 张东荪的这一看法受到杜威(J·Dewey)民主思想的一定影响,参见张东荪:《思想与社会》,页164-166。

  ⑤ 有关自由主义民主和共和主义民主的分析,参见(英)赫尔德:《民主的模式》,燕继荣等译,中央编译出版社,1998。

  ⑥ 关于计划经济如何导致思想的国有化直至个人自由的全然丧失,详见哈耶克:《通往奴役之路》,王明毅等译,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7。其实,在40年代后期也有少数自由知识分子对苏联的计划经济和"经济民主"有所质疑,如胡适、傅斯年、吴景超等,参见许纪霖:《现代中国的社会民主主义思潮》,收入许纪霖编:《二十世纪中国思想史论》(下卷),东方出版中心,2000,页53-55。

  

  参考文献:

  1 张东荪. 思想与社会[M]. 上海:商务印书馆,1946.

  [2] 张东荪. 理性与民主[M]. 上海:商务印书馆,1946.

  3 张东荪. 民主主义与社会主义[M]. 上海:观察社1948.

  4 张东荪. 由宪政问题起从比较文化论谈中国前途[J]. 中国建设,1948,5(6).

  5 张东荪. 知识与文化[M]. 上海:商务印书馆,1946.

  6 张东荪. 增产与革命[J]. 中建,1948,3(4).

  7 张东荪. 经济平等与废除剥削[J]. 观察周刊,1948,4(2).

  8 (英)伯林,胡传胜译. 自由论[M]. 南京:译林出版社2003.

  9 (伊朗)拉明·贾汉贝格鲁,杨祯钦译. 伯林谈话录[M]. 南京:译林出版社2002.

    进入专题: 社会民主主义  

本文责编:zhangch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政治思想与思潮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190.html
文章来源:《历史教学问题》,2005年第2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