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萍 黄玉顺:“君子”人格的政治哲学意涵及其时代转换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28 次 更新时间:2022-02-18 22:49:48

进入专题: 君子人格   政治哲学  

郭萍 (进入专栏)   黄玉顺 (进入专栏)  

  

   【摘要】汉语“君子”这个词语古今普遍使用,近年来更成为儒学界的学术热点,但通常被理解为一个道德概念,而忽视其政治意涵。其实,“君子”作为一个人格概念,不仅是道德人格,而首先是政治人格;即便就道德人格讲,也首先是政治道德。因此,“君子”概念不仅是一个道德概念,而且首先是一个政治哲学概念。“君子”概念的这种政治哲学意涵存在着社会历史形态的时代转换,可借用黑格尔辩证法“正-反-合”三段式来描述:王权时代的“君子”有权无德;皇权时代的“君子”有德无权;民权时代的“君子”德权合一。

   【关键词】君子人格;政治意涵;时代转换;德;权

  

   汉语“君子”这个词语古今普遍使用,近年来儒学界更是经常讨论,但通常都把它作为一个道德概念来理解,而忽视了它的政治哲学意涵。事实上,“君子”最初并不是一个道德概念,而是一个政治概念。后来“君子”固然成为一个人格概念,但也不仅是道德人格,而首先是政治人格;即便就道德人格讲,这种道德也首先是政治道德。“君子”概念的政治哲学意涵存在着社会历史形态的时代转换,我们可借用黑格尔辩证法“正-反-合”三段式来描述这种转换。

   一、正题:王权时代的“君子”概念:有权无德

   中国历史可划分为三大社会形态,中间存在着两次社会转型时期。[1] 如下:

   1.王权时代宗法社会:商周时代

   (第一次社会大转型:春秋战国)

   2.皇权时代家族社会:自秦至清

   (第二次社会大转型:近代社会)

   3.民权时代个体社会

   汉语“君子”这个词语贯穿了两大转型时期、三大历史时代;但伴随着社会的转型,而发生着意涵的时代转换。

   在商周时代,即王权时代的宗法社会,“君子”只是对拥有某种社会政治地位的人物的称谓,即只是一个政治人格概念,而非道德人格概念。一个人是不是君子,不在于他的道德人格,而在于由他的社会地位所决定的政治人格。这类似于西方古代的“nobleman”、“gentleman”概念,乃指贵族,也是政治人格概念,而非道德人格概念。

   换言之,一个人是不是“君子”,仅仅在于他是不是“君之子”。在位的君主当然是“君子”,因为他是过去的君主的儿子;君主的儿子当然是“君子”,因为他是未来的君主。这就意味着:最初规定“君子”内涵的是“君”的概念。所谓“君”,即拥有权力、发号施令之人,故许慎说:“君:尊也。从尹;发号,故从口。”[2]“尹”是手持权杖的形象,徐中舒解释甲骨文“尹”字:“甲骨文从又持丨,丨象杖,以手持杖,示握有权力以任事者。”[3] 可见“君”的本义是:手持权杖,发号施令。“君子”的本义也是由此引申而来的。

   所以,王权时代的“君子”概念可概括为“有权无德”,即只有政治权力的意涵,而没有道德的意涵。这里所谓“无德”并不是说所有君主皆无德行,而是说无论一个君主是否有德行,都可以称之为“君子”。而这里所说的“权”则指国家主权,即对一个国家的最高统治权力。“主权”(sovereignty)这个词语的本义即是君主(sovereign)的权力。在中国社会的王权时代,拥有主权的是诸侯国君;天子也是一个国君,如西周的天子同时也是周国的国君。

   (一)《易经》的“君子”概念

   《周易》古经的“君子”都指国君。当时社会地位的称谓,《周易》古经的通例如下:

   大人——君子——小人

   天子——国君——庶人

   最典型的是《革卦》讲“大人虎变,君子豹变,小人革面”,即是天子、国君、庶民之别。[4]

   天子其实也是一国之君,也是“君子”。所以,《师卦》称之为“大君”:“大君有命:开国承家,小人勿用。”孔颖达疏:“‘大君’谓天子也。”[5]

   (二)《尚书》的“君子”概念

   《今文尚书》4次提到“君子”,均指君主:

   1.“庶士有正越庶伯君子,其尔典听朕教,尔大克羞耇(gǒu)惟君”,孔安国传:“众伯君子、长官大夫、统众士有正者,其汝常听我教,勿违犯,汝大能进老成人之道,则为君矣。”[6] 这里的“君子”是指“众伯”(庶伯),而“伯”是诸侯当中的一种爵位。

   2.“敢以王之雠民百君子,越友民,保受王威命明德”,孔安国传:“敢以王之匹民百君子……于友爱民者,共安受王之威命,明德奉行之。”[7] 所谓“雠民百君子”、“匹民百君子”,意思是“与民相匹的百君子”,即孔安国所说的“治民者非一人,言民在下,自上匹之”,也就是指的诸侯。

   3.“君子所其无逸”,孔颖达引郑玄:“君子止谓在官长者。”[8] 这并不确切。《无逸》乃是周公告诫成王之辞,即孔颖达所说的“成王始初即政,周公恐其逸豫,故戒之,使无逸”,可见“君子”是指的成王,即天子之位,同时也是周国国君,故亦可称“君子”。

   4.“惟截截善谝(piǎn)言,俾君子易辞,我皇多有之,昧昧我思之”,孔安国传:“惟察察便巧、善爲辩佞之言,使君子回心易辞,我前多有之,以我昧昧思之不明故也。”[9] 这是秦穆公自悔之辞,“君子”是指“我”即秦穆公自己,亦即还是君主之称。

   (三)《诗经》的“君子”概念

   在《诗经》“风、雅、颂”中,《颂》的时代最早,只有一处出现“君子”,即《鲁颂·有駜》“君子有榖,诒孙子”,所指的是鲁僖公,位在天子之下、大夫之上,即是一位诸侯国君,故孔颖达疏:“君子僖公有善道,可以遗其子孙。”[10]

   《诗经》的现有解释,受到汉儒(毛亨、郑玄)的影响,往往将“君子”解释为“王”,这是不确切的。例如《关雎》“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孔颖达疏:“美后妃有思贤之心,故说贤女宜求之状,总言宜求为君子好匹。”[11] 又如《樛木》“乐只君子,福履绥之”,孔颖达疏:“言后妃能以恩义接及其下众妾,使俱以进御于王也。”[12] 但即便如此解释,如前所说,天子同时也是一种国君。

   注疏有时将“君子”解释为“大夫”,这就不对了。例如《汝坟》“未见君子,惄如调饥”,孔颖达疏:“言大夫之妻,身自循彼汝水大防之侧,伐其条枝枚干之薪……”[13]

   直到春秋时期,“君子”专指国君的用法依然存在,例如《左传》:

   世之治也,君子尚能而让其下,小人农力以事其上,是以上下有礼,而谗慝黜远,由不争也,谓之懿德。及其乱也,君子称其功以加小人,小人伐其技以冯君子,是以上下无礼,乱虐并生,由争善也,谓之昏德。国家之敝,恒必由之。[14]

   这里的“国家”指诸侯国,“君子”与“小人”即指的国君与庶民。

   当然,“君子”的意涵后来逐渐扩展,以至涵盖了天子、诸侯甚至大夫;尽管如此,在整个宗法王权时代,“君子”始终是一个政治人格概念,而非道德人格概念。例如《诗经·国风·大东》“君子所履,小人所视。”孔颖达疏:“此言君子、小人,在位与民庶相对。”[15] 这种较为广义的“君子”,乃泛指有地有位者。故《左传》说:“君子劳心,小人劳力,先王之制也。”[16]

   二、反题:皇权时代的“君子”概念:有德无权

   中国社会从宗法王权社会转向家族皇权社会,“君子”概念的意涵也发生了根本转变,即从纯粹的政治人格概念转为纯粹的道德人格概念。这里所谓“无权”不是说没有任何权力,而是说不拥有主权。帝制时代,皇帝是主权者,但没有人称皇帝为“君子”;反之,士大夫并不拥有主权,但他们当中的贤人被称为“君子”。这就是说,“君子”概念的意涵从“有权无德”转为“有德无权”。

   (一)“君子”意涵的时代转换

   孔子使用的“君子”概念同时兼有两种用法,就标志着这种转变:

   孔子保留了作为政治人格的“君子”概念。例如“君子笃于亲,则民兴于仁”,何晏注:“君能厚于亲属……”邢昺疏:“君子,人君也。”[17] 可见这里的“君子”乃指君主,与“民”相对而言。

   又如“君子无所争,必也射乎!揖让而升,下而饮,其争也君子”,朱熹集注:“揖让而升者,大射之礼。”[18] 大射礼是天子、诸侯祭祀之前为选择参加祭祀之人而举行的射礼。《礼记》:“古者天子以射选诸侯、卿、大夫、士。……是故古者天子之制,诸侯岁献,贡士于天子,天子试之于射宫。……中多者,得与于祭……而中少者,不得与于祭。”[19] 可见这里孔子所称的“君子”起码是士的身份,乃至大夫、诸侯国君。

   又如“子谓子产:有君子之道四焉:其行己也恭,其事上也敬,其养民也惠,其使民也义”[20],子产(公孙侨)的身份是大夫。孔子列举的“君子之道”四条,有两条是“养民”“使民”,表明这里所说的“君子”不包括“民”。又如“先进于礼乐,野人也;后进于礼乐,君子也”,朱熹集注:“野人,谓郊外之民;君子,谓贤士大夫也。”[21] 又如“侍于君子有三愆”,朱熹集注:“君子,有德位之通称。”[22] 这就是说,“君子”不仅指“德”,而且指“位”。

   尤其是孔子说“君子而不仁者有矣夫,未有小人而仁者也”[23],这里“君子而不仁者”这个说法表明,道德人格并非“君子”的必要条件,这显然是“君子”概念的古义,即指政治人格,而非道德人格。

   但是,综观孔子关于“君子”的大量言说,绝大部分都已经是纯粹道德人格的意涵,体现了“君子”概念的时代转换,即从外在的身份转向了内在的德性:

   司马牛问君子。子曰:“君子不忧不惧。”曰:“不忧不惧,斯谓之君子已乎?”子曰:“内省不疚,夫何忧何惧?”[24]

   君子何以能够无忧无惧?不是外求,而是“内省”。内省什么呢?内省自己的德性:

   南宫适(kuò)问于孔子曰:“羿善射,奡(ào)荡舟,俱不得其死然;禹、稷躬稼,而有天下。”夫子不答。南宫适出。子曰:“君子哉若人!尚德哉若人!”[25]

   这里的关键词是“尚德”。孔子赞叹南宫适是“君子”,就因为他“尚德”。其所尚是何“德”?邢昺疏:“禹尽力于沟洫,洪水既除,烝民乃粒;稷,后稷也,名弃,周之始祖,播种百谷。”[26] 用今天的话来说,其“德”就是“为人民谋福利”的德性。由此可见,即便作为纯粹道德人格概念的“君子”,也是以政治意涵为基本内容的。

   (二)“君子”道德人格的政治哲学意涵

   皇权帝国时代,最重要的德行是“孝”与“忠”。但我们可以观察到一种现象:一个人孝于自己家族,人们称之为“孝子”;忠于皇室家族,人们称之为“忠臣”。但人们不会因此就称他们为“君子”。显然,“君子”这种道德人格的意涵并不包含“忠孝”。换言之,“君子”是指称的忠孝以外的、超越家族意识的某种道德人格。例如:

   子路问君子。子曰:“修己以敬。”曰:“如斯而已乎?”曰:“修己以安人。”曰:“如斯而已乎?”曰:“修己以安百姓。修己以安百姓,尧、舜其犹病诸!”[27]

显而易见,这里的“修己安人”之“人”,一方面是超越家族的,所安之人既非自身家族,亦非皇室家族;另一方面,所安之人是“百姓”,即表明这是一种政治道德。(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郭萍 的专栏 进入 黄玉顺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君子人格   政治哲学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政治哲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1584.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