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纪霖:躺平主义与90后文化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567 次 更新时间:2022-02-14 23:24:47

进入专题: 躺平主义   90后  

许纪霖 (进入专栏)  
他们的确迷信这个“优绩制”的教条。然而,今日的世界,已经变成零和博弈,少数人的成功伴随着多数人的挫败,成为冷酷的现实。哪怕你有再高的智商,哪怕你再努力,也未必有你所期待的未来。哈佛大学网红教授桑德尔将之称为“优绩制暴政”,认为这种优胜劣败的“优绩制”,仅让多数人经济上处于不利的地位,而且剥夺了他们作为人的社会尊严。严重的挫败感让越来越多的年轻人相信,努力是没有用的,一切只能归咎于个人的命运,归咎于社会的不公正。网络上有一位年轻的职场90后愤怒地质问:我985名校出身,终日996,还是买不起北上广深的房子,为什么城中村的老伯,几乎是文盲,拆迁以后可以分到几套房子,每月房子的租金比我的收入还高。他的极差地租还不是我们努力的结果吗?凭什么他可以坐享其成,而我再努力还是买房无望?

   网络上类似的情绪可以说是相当普遍。由此我观察到一个深刻的现象,将消极的躺平主义者形容为“身躺心不平”。身躺只是假象,他们的内心其实充溢着不满与愤愤不平。与虚假的躺平主义和积极的躺平主义不同,更与佛系青年有别,你一旦进入消极的躺平主义者的内心,就会发现有一种无名的怨恨,这种怨恨,所针对的目标,一是资本,二是精英,三是逼迫其不断拼命的“优绩制”。在网络上,仇富与仇精英的情绪,在一部分失败者那里弥漫,各种“困在系统”里的说法,也反映了对“优绩制”的强烈不满。

   即使还没有进入职场的大学生、研究生,他们的兴奋点也随着社会的变化而在变化。我所指导的研究生多从事中国近现代知识分子研究,近二十年所选择的论文主题,在世纪之交多是抽象的思想史主题,十年前开始转向社会文化史,关心“权势转移”,社会的上下流动问题,近年来,不少研究生对五四青年精神世界中的苦闷与焦虑更感兴趣,考察他们是如何从焦虑到不满、最后走向革命的。象牙塔的学术研究风向竟然与社会现实息息相关。由抽象的观念追求,落地为实在的社会流动问题,最后转向内心世界的焦虑与不满,这条研究脉络的变化,也是活生生的近二十年职场青年社会心态的演化。

   “身躺心不平”背后的怨恨,是非常值得注意的心理现象。德国社会学家舍勒,曾经专门研究过怨恨,指出这是现代民主社会的产物。他所说的民主社会,相对于欧洲中世纪的等级社会而言,是托克维尔意义上的民主社会,上下阶层可以自由流动的现代社会。在中世纪的等级社会之中,每个人都各安其位,各守本分,没有什么过分的欲望与野心,因此也缺乏怨恨的社会心理土壤。但是,到了现代的民主社会,阶级的天花板被捅破了,只要你努力奋斗,就有可能做人上人,于是各种于连式的人物都出现了,然而,通往成功的金字塔只是少数人的专利,大多数人的欲望被流动的民主社会释放出来了,但最终满足欲望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于是在心理上积淀了各种各样的怨恨,怨恨比自己更幸运的同一阶层的人,怨恨高高在上的富人与精英。

   中国与欧洲的历史传统不同,正如我在《脉动中国:许纪霖的50堂传统文化课》里面分析过的,中国自古就是一个“流动的等级社会”,贵族与平民之间、社会上下之间一直存在着自由流动的管道和空间,然而,社会依然是有严明的等级,按照权力、财富和文化来分配上下层之间的身份尊卑。对上自卑,对下傲慢,形成了畸形的社会人格。每一个人只有拼命往金字塔的上端流动,才能获得更多的社会尊重。在科举场上,“土猪拱白菜”的欲望比比皆是,为的是挤入上流社会,被人看得起。然而,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哪怕再努力奋斗,往上流动依然无望,内心深处的怨恨日积月累,到某个时间节点,便会转化为一种颠覆性的破坏能量。这是一种挑战秩序的“无组织力量”。有组织的力量并不可怕,因为你可以与它进行理性的利益交易,但充满怨恨的“无组织力量”无疑具有强大的杀伤力,如同大洪水一般,难以疏导。对此,必须引起高度重视。

   善待90后,就是善待中国的未来。共同富裕的路怎么走?如何让更多的躺平者重拾信心,重新看到希望,的确是一个当下中国需要认真对待的沉重话题。

  

进入 许纪霖 的专栏     进入专题: 躺平主义   90后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社会学 > 社会心理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1512.html
文章来源:《探索与争鸣》2021年第12期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