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美东:从“劳工神圣”到“打工人”:百年中国民众身份的被塑和自塑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878 次 更新时间:2022-01-02 00:19:36

进入专题: 劳工神圣   工农至上   打工人   民众身份  

程美东 (进入专栏)  
但是在社会身份、社会决策、政治身份方面,工农拥有了一种强烈的优越感。这个时候,工农对自我身份的认知就从“被塑造”过渡到了自我认同。

   在毛泽东时代,中国工农的生活并不特别富足,但是工农对毛泽东、对共产党有着发自内心的尊重和感恩,最根本的原因就是中国的工农在1949年之后获得了史无前例的政治道德和社会道德上的尊重,他们获得了优势的社会角色,满足了人对优势角色的追求,在某种程度上形成了一种政治上的身份认可。

   三、“打工人”——回归理性与自信升华

   自信升华,就是原本就有自信,而在当前完成了升华。这样的自信在毛泽东时代就有,但那时的自信更多是政治角色的自信。虽然广大工农地位至高无上,但是生活资源的获取是相对有限的。现在的打工者敢于响亮地提出“打工人”的称号,实际上是很大的进步,是对“劳工神圣”这个口号内涵的升华。另一方面,这也是去价值化的生活形象塑造,因为实际上他们内心的政治优越感或者对自我政治角色的认同感比之前减少了。

   “打工人”这样的网络名词、网络流行语至少可以引起我们在以下几个方面进行思考。

   第一,这种流行语的盛行是对政治伦理和生活伦理一体化的理性回归,最大的表现是主动褪去了神圣化劳动的标签,直白、主动地消除了劳工阶层当年被塑造出来的神圣的形象,把附加在劳工身上的政治意味减弱了。实际上,这样一个流行语的出现,与20世纪八九十年代以来知识分子主动躲避崇高的心理是一致的。五四运动前后中国的工农文化水平有限,自我表达不够,但是他们必然有着内心的表达,只不过各种因素的限制使得他们无法以文字语言的方式精确地表达出来。今天,打工者能够主动地进行自我表达,把过去知识分子所具有的那种特权,也就是表达自己社会心理的特权也表达出来了,这是一种很大的进步。没有了精英主义政治决策的优势心理,没有了从社会伦理来说过分强调社会关怀的豪迈感,这就意味着一种身份理性的回归。由于故意隐去打工者的政治角色,而格外突出其为生存而劳动的一面,所以政治伦理和生活伦理逐渐地趋于一体了。

   第二,这个口号表明打工者对于社会有柔性的期待。对于很多打工者来说,知识分子也是“打工人”,白领阶层中的很多人也在使用这个概念。面临目前不理想的生存现状,打工者们没有以激烈、冲动的方式表达,没有攻击社会,而是用“打工人”这种话语表达自己的要求,实际上是反求诸己。凡是主张反求诸己的社会一定是秩序化程度比较高的社会,它反映了青年人对社会体制机制的认可,反映了他们对实现个人命运不绝望的心理。虽然内心存有不安之处,但是总体上表现出平和心态,这反映了“打工者”对社会有相当程度的柔性期待。

   第三,正是因为这种期待,所以他们对美好生活抱有希望。从某种程度上说,“打工人”的称呼也许包含消极、自嘲的成分,但是从这个话语当中更能感受到的是打工者或者目前处境还不确定的劳动者对于美好生活充满希望的一种反向表达。心理学上有一个理论:越是不自信的人越表现出极度的自尊,“低自尊者的快乐不快乐全取决于别人,高自尊者的快乐不快乐取决于自己。低自尊者,因为自我认同感差,自我价值需要别人来认定”⑧。他们越是用这种方式表达自己的身份,越体现他们对于自己未来生存图景的改善充满希望,对未来美好生活的实现充满希望。

   第四,“打工人”的口号反映了他们面对劳动付出,尤其是比较繁重的劳动付出时的健康心态——只有劳动才能收获。在传统社会,人们更希望通过非正常的渠道获取资源。而现在,人们敢于亮出“打工人”的口号,这实际上和五四时期出于对传统社会的强烈不满而亮出“劳工神圣”的口号在心 理逻辑上是一致的,就是必须要用正当的、堂堂正正的方式来获取社会资源。

   第五,从内心来看,“打工人”总体上还是一种弱者内心的反抗。虽然 必然包含自嘲的成分,但是这种弱者的反抗没有用激烈的方式。从内心来说,打工者还是对目前社会资源的分配渠道和方式有着潜在的不满。这一口号突出了用打工来获取社会资源的特点。而潜在的另外一个意思则是指,存在一些不用通过打工就能获取资源的群体。这同样也是一种弱者比较不明显的反抗。

   第六,“打工人”口号表明了这一群体对社会不确定性前景的担忧。用“打工人”来自我定位,实际上表明其内心对于自己只能依靠被人需要的劳动才能维持生活的潜在担忧,即担忧这种身份下的劳动是否能长期维持下去。一旦自己的劳动不被需要,或者说无法确保自己劳动能力,又将如何获取生活资源?

   第七,这个口号反映了当今多数人对于自我社会角色、社会身份合理性的一种认同,属于一种正常的社会心态。“打工人”表达了在21世纪后成长起来的新生代年轻人务实理性的自我角色认知方式。他们不好高骛远,也不鄙视自我,以入世的态度来看待自己的工作方式、生活方式,而不是以一种决绝反对的态度来表达自己与社会的不合作取向。总体上他们接受自己的这种社会角色、社会身份,愿意与社会合作,他们的心态是正常的。

   第八,“打工人”概念所引发广泛关注,反映了中国当今社会成员普遍的一种社会心理——每个人都在想:“我是不是打工者?我们如何去打工?我们为谁去打工?”所以今天理论工作者也需要反思一个问题:“打工人”这个话语获得广泛关注,是不是反映了现在普遍的社会心态和潜在意识——这个社会属于谁?我们应当关注谁?我们自己是弱者吗?我们应当施惠于谁?这种心理实际上反映了我们对于社会利益分配有着更正向的、更合理性的、内在的期待。

  

   Abstract

   Since the May Fourth Movement, the changes in Chinese people's social identity appellations have generally gone through three processes: The first is "labor sacredness." This was the first time that progressive intellectuals used the socialist viewpoint in China to give working people a new social identity. The second is "workers and peasants supremacy," which is the lofty social identity given to the workers and peasants by using traditional Marxist views during the period of revolution and construction led by the Communist Party of China. The third is "Dagong Ren"(workmen) which is what the workers call themselves in the new era. The changes in these three identities reflect the development process of the Chinese working masses' identity from being made to self-made in the modern century, and reflect the process of modern Chinese people's cognition of self-identity from ignorance to conscious recognition.

   Keywords

   Labor sacredness, Workers and peasants supremacy, Dagong Ren, Public identity

  

   注释:

   ①《东方早报·上海书评》编辑部编:《一战百年》,上海人民出版社2014年版,第178—179页。

   ②徐国琦:《中国与大战:寻求新的国家认同与国际化》,马建标译,四川人民出版社2019年版,第156页。

   ③蔡元培:《劳工神圣》,《北京大学日刊》第260号。

   ④中央档案馆编:《中共中央文件选集》,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1989年版,第560—561页。

   ⑤《在武昌十三团体联合欢迎会的演说》,《孙中山全集》第2卷,中华书局2011年版,第333页。

   ⑥徐超:《吴稚晖研究》,上海大学出版社2017年版,第95页。

   ⑦魏晓东:《统一战线与党的领导》,中国言实出版社2016年版,第273页。

   ⑧谈平军:《洞察人心的沟通艺术:人际沟通心理学10讲》,上海科学技术文献出版社2012版,第294页。

  

   (本文刊载于《北大政治学评论》中国共产党建党100周年纪念专辑)

  

  

进入 程美东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劳工神圣   工农至上   打工人   民众身份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社会学 > 社会分层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0667.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