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小军:根深方叶茂 本固则枝荣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98 次 更新时间:2021-12-27 10:43:37

进入专题:   霍松林  

史小军  

   “国学”是20世纪初我国学者面对西方理论科学风靡之时提出的与之相对的概念:“国学者何?一国所有之学也。有地而人生其上,因以成国焉,有其国者有其学。学也者,学其一国之学以为国用,而自治其一国也。”(邓实《国学讲习记》)所谓国学,国外亦称“汉学”,是中华传统文化和学术的总称,也是中华民族的精神根脉。在当前国际交往日益频繁的信息化时代,传承和弘扬国学是增强文化自信的重要途径。

  

   霍松林先生(1921—2017)作为享誉海内外的一代国学宗师,不仅在古典文学、文艺理论教学与研究及古典诗词和书法的创作等方面都具有深厚的造诣,而且在传统文化和古典文学的传播与普及方面也是功勋卓伟。今年适逢先生百年华诞,陕西师范大学举办系列纪念活动。作为曾在母校连续受教十余年的学生及先生的及门弟子,特撰此小文,总结和回顾先生的国学成就、国学实践和教育理念,以缅怀师恩,并对当下的国学普及热潮提供借鉴和启迪。

  

   一、 霍松林先生的国学成就

  

   霍松林先生生于天水福地,长于秀才之家,少闻经史,博闻强记,又叩学金陵,问道名儒,主治古典文学,兼擅诗词书法,学贯中西,博古通今。先后在重庆南林文法学院、天水师范学校、西北大学师范学院及陕西师范大学任教,在大西北师范教育的沃土耕耘播种七十载,撰著六百余万字学术成果,培养博硕士七十余名。在古典文学研究方面,先生著有《西厢记简说》《唐宋诗文鉴赏举隅》《历代好诗诠评》《唐宋名篇品鉴》,同时致力于古典文学的今译今注,有《滹南诗话》(校注)、《瓯北诗话》(校点)、《原诗》(校注)、《诗说晬语》(校注)、《唐诗精选》等,特别是《唐音阁译诗集》将旧体诗词“翻译”成新体诗,令“耳熟能详”变为“耳目一新”,有助于对古典文学的理解与传播;在文艺理论方面,先生在西北大学师范学院任教之初,最早承担的就是文艺学课程,在教学的基础上,先生先后推出《文艺学概论》《诗的形象及其他》《文艺散论》《文艺学简论》等经典著作,并就此发表诸如《典型问题商榷》《关于典型问题的商榷》《试论形象思维》等多篇论文,立场鲜明地反驳了当时一些片面、刻板的观点;在文艺创作方面,先生擅长诗词、书法、散文,无所不通,无一不精,他的诗词文赋、楹联碑文、题字墨宝车载斗量,多收录于《唐音阁诗词集》《唐音阁随笔集》中,为我们留下丰富翔实的文学珍宝与文化痕迹。总的来看先生的国学造诣与成就主要体现在以下三个方面。

  

   一是以国学立根,重新解读古典文学作品。霍松林先生主张治学要博与专并行,博览与精读结合,但是“做学问也要建立根据地。不先建立根据地而满足于四处打游击,即使打了许多胜仗,仍无安身立命之处”(蒋鹏举、钟海波《博学鸿儒 一代宗师——霍松林先生访谈录》),如果说多领域、广范围的涉猎钻研是先生治学宏博的直观表现,那么古典文学则是他学问的根据地和立足点。霍松林先生对古典文学的精研绝不仅限于某一朝代、某一文体,而是贯通先秦至近现代各个阶段。在充分占领根据地的同时,也重新解读古典文学作品,开阔新的研究视野。先生在任职西北大学师范学院(陕西师范大学的前身)时,在古代文学教学中最早承担的是元明清文学史课程。在此期间,霍松林致力于元明清文学研究,先后发表了《略谈〈三国演义〉》《略读〈西游记〉》《谈〈儒林外史〉》等文章,较早地对经典小说进行解读。霍松林将文学研究扎根在社会发展的土壤中,注意到《三国演义》的人民性,“人民性”的概念是1944年传入中国,先生将新理论与古典作品结合,认为“《三国演义》的人民性也表现在它创造了不少活生生的艺术形象,通过各个形象的相互关系及其逻辑发展,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人的思想情感和愿望”,这在当时具有一定的启发性,从“人民性”的角度审视文学作品的读者二次创作,我们会发现“在长期的人民创作中,人民更以自己的理想、自己的品质,补充了、丰富了刘备的品质,也补充了、丰富了辅佐刘备的许多正面人物如诸葛亮、关羽、张飞、赵云等的品质,使他们成为人民理想中的英雄。”同时,先生也知人论世地去理解小说作者:“当时的一般知识分子只知学八股文,他(指吴敬梓)却‘好学诗古文辞杂体;当时的一般知识分子只知求功名富贵,他却‘攻经史,讲究‘文行出处。虽然吴敬梓在一般知识分子只知学八股文、求功名富贵的时代,不可能一开始就仇视八股文,就鄙视功名富贵,但由于生活实践的不断启示和思想认识的逐渐提高,终于不仅仇视八股文,而且那样尖锐地讽刺用八股文取士的科举制度,不仅鄙视功名富贵,而且那样尖辣地嘲笑那些热衷功名富贵的卑鄙无耻的人物。”霍松林用动态的思维剖析吴敬梓对科举制度态度转变的主客观因素,这既出于先生厚重的文学底蕴与敏锐的学术眼光,也与他的家学渊源有关,此点将在后文详述。

  

   先生的治学研究始终没有脱离人民,始终扎根于他所处的时代,将所学所用紧密联系民族社会。先生曾发表《评新版〈西厢记〉的版本和注释》,对《西厢记》版本进行梳理的同时,也举例说明新版本的进步与不足,这让我们意识到古典文学作品校注的重要性与严谨性。此外,霍松林先生著成的《西厢记简说》在当时意义重大,既是霍先生对近几年西厢研究的一个总结和升华,也为当时学界的戏曲研究增色不少,正如先生所说,《西厢记简说》是“一部比较有影响的古代文学研究专著,它也是建国后出现最早的戏曲研究优秀成果之一”。

  

   当然,如果说古典文学是霍松林先生国学的根据地,那么唐宋文学,尤其是唐代文学则是先生古典文学研究的主阵地,由程千帆先生题写的“唐音阁”书斋名即为明证。在西北男儿的豪爽气概与汉唐气象的双重浸润下,先生对唐诗有着超乎寻常的热爱。在众多唐代诗人中,先生最为青睐杜甫和白居易,先后发表《尺幅万里——杜诗艺术漫谈》《从杜甫的〈北征〉看“以文为诗”》《论〈茅屋为秋风所破歌〉》《含蓄一例——说杜甫〈曲江〉二首》《杜甫與偃师》《杜甫卒年新说质疑》《纪行诸赋的启迪,五言古风的开拓——杜诗杂论之一》《谈白居易的写作方法》《论白居易的田园诗》《白居易诗歌理论的再认识》,重估了杜甫、白居易的文学史价值和地位。如谈及杜甫诗作“尺幅万里”的特点,霍先生指出,这“不等于说每一篇都真的包容‘万里,而是说诗人反映了典型性强、普遍性大的事物,表现了爱祖国、爱万民、反对侵略战争、反对‘诛求‘割剥的思想感情,而又写得神完气足峥嵘飞动,从而使得他的那些诗篇光芒四射。”又如在当时不再提倡“文艺为政治服务”的口号时,有学者将白居易的诗歌贬为单纯为政治服务的工具,否认其本身的艺术价值,而霍先生面对白诗研究的窠臼与困境,就诗歌形式提出“首句标其目,卒章显其志”并不是白居易诗歌的共性,而是助力于他的写作目的。尤其是白居易“在把诗歌创作的笔触伸向民间疾苦、伸向严重社会问题的时候,为了使他的作品得到更多人的理解、发挥更广泛的作用,在诗歌形式上,已经朝通俗化、群众化的方向努力了”,就讽喻诗的理论及其创作实践而言,这类诗歌是“有利于人民而不利于统治者推行暴政的”,尽管存在维护统治的政治意图,但这也是诗人无法逾越的历史局限。更重要的是,霍先生强调白居易的诗歌理论绝不仅限于讽喻诗的理论,我们不能片面、局部地考察诗人、诗歌。

  

   二是以国学引线,讨论形象思维问题,建立新的文艺理论体系。霍松林先生虽是治古典文学出身,但是先生博览文史哲,并通古今中外,迅速地进入文艺学领域,并以独到的眼光的扎实的论文引领形象思维的讨论。

  

   首先,霍先生在资料单调、成果匮乏的艰难时期,率先完成了我国文艺研究领域第一部经典教科书《文艺学概论》及其修订本《文艺学简论》,加速了国内文艺理论研究的起步与发展。在霍先生开始执教文艺学时,国内材料匮乏,因此,先生在学习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和周扬编选的《马克思主义与文艺》的基础上,结合教学心得,撰写的这本文艺巨著“坚持逻辑与历史的统一,理论与实际的结合”(陈志明《霍松林的文艺理论研究述评[上]》),在当时可谓是振聋发聩。霍先生对文学理论的构建,并非无的放矢,虚浮于空,而是在阐释理论时用例精当,广涉中外,历时性与共时性结合考察。值得注意的是,面对西方文论的主流观点,《文艺学概论》“对于主要流行于西方文论中的观点,在进行理论阐发与中外文学史实印证时,着重发掘传统文论中的精华并进行中西文论的比较”(同上)。而在理论结合实际方面,先生在文学的种类划分中,于传统诗文、小说、戏曲体裁之外,特别增加了“人民口头创作”一节,从语言、句式、音韵等多个方面论述歌谣、故事、曲艺等民间文学。此外,霍先生还在书中认真思考了文学的任务,以孔子诗教、斯大林《马克思主义与语言学问题》、茅盾《新的现实和新的任务》等例证展开中外文学史上关于“文学任務”的讨论。

  

   其次,霍松林先生关于形象思维问题的讨论,高屋建瓴,洞隐烛微,提出几个重要看法:一是形象思维和逻辑思维具有共同性,主要表现在思维对存在的关系上和真实揭示生活的本质及其规律上,两者并不存在对立和互斥;二是形象思维具有特殊性,形象思维离不开具体,是抽象化和具体化的统一,以具体来揭示本质,以特殊性来发现普遍性,因此,在这一思维中个性鲜明的典型形象尤其重要;三是世界观在形象思维中作用重大,艺术家的世界观决定了他所观察的生活现象与评价标准,“把什么看成典型的东西,把什么看成非典型的东西;选择什么,抛弃什么;削弱什么,有意识地夸张和突出地表现什么;把什么看成肯定的东西,概括成正面典型;把什么看成否定的东西,概括成反面典型:都是被艺术家的世界观所决定的”。因此,霍先生被称为“新中国成立以后以长篇专论探讨形象思维问题的第一人”(陈志明《霍松林的文艺理论研究述评[下]》)。此后,关于形象思维的讨论虽然令先生卷入浩劫,但先生纠偏纠错、批谬批旧的精神始终如一,暂时的沉潜积淀酝酿着将来的学术回春与成果井喷。对此,先生始终坚持两点:“第一,在学术研究中追求真理,既要刻苦钻研,更要敢冒风险;第二,创新应以求真求是为前提,‘新见必须是真知灼见。”(吴卫东《诗人气象,大家风范——霍松林先生访谈录》)

  

其三,霍松林先生对古代文论,特别是诗论进行专门梳理,与《文艺学概论》的研究路径一致的是,霍先生对古代文论的新探同样是基于所授课程。如果说唐宋文学研究中,霍先生是以子美、乐天为主要突破口,那么在古代文论的深入挖掘过程中,先生则以《滹南诗话》《瓯北诗话》《原诗》《说诗晬语》等几种重要的诗论专著为重点考察对象,出版了诗话校注专著,又先后发表了《王若虚反形式主义的文学批评——论〈滹南诗话〉》《论赵翼的〈瓯北诗话〉》《叶燮反复古主义的诗歌理论——论〈原诗〉》等文,其中《原诗》的校注,为学界提供了基本的参照范本,开启了我国《原诗》研究的热潮。在这些重要原典之外,霍先生继续发散思维,开阔视野,成果丰硕,既结合作品,从宏观上分析古典文论中的情感、题材、形式、风格等,也关注到某一特定话题,如《“诗述民志”——孔颖达诗歌理论初探》,具体讨论《毛诗正义》诗歌理论中重在表达民情、揭露弊政、批判现实的可贵特点。更重要的是,霍松林先生主编的《中国诗论史》既是一部专门的、系统的、全面的诗论史著作,也是先生同时从事学术研究和文学创作的双重总结,这部著作“视野广阔、资料翔实、阐精发微、新见间出,不仅展现了中国诗歌批评理论的丰富多样和突出成就,更作为20世纪90年代以来古典诗论研究的重要成果之一,为当代文艺理论研究的进一步拓展和深入提供了不可或缺的历史借鉴与理论启示,堪称当今中国诗论史研究的杰出著作”(陶礼天、周蕾《体制宏大,(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霍松林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综合 > 学人风范 > 先生之风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0562.html
文章来源:《古典文学知识》 2021年6期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