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伟民:今年经济形势、明年经济发展的主要挑战与“十四五”规划的内在逻辑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927 次 更新时间:2021-12-02 16:51:12

进入专题: 经济形势   十四五  

​杨伟民  
也是短期稳增长的现实问题。居民消费一直是我国经济持续增长最大的短板,最终消费增加了,但是它并不代表居民消费增加了,很可能是政府消费增加了,因为最终消费当中包括居民消费和政府消费两类,比如说2020年,由于新冠疫情影响,我国总消费是增加的,但是它的结构,居民消费是负增长的,政府消费增加了4000多亿。居民消费低,根本原因是居民收入还不高,这是从整体上来看。如何整体上提高居民收入占国民收入的比例,合理分配劳动报酬与其它要素报酬的比例,这既是推动共同富裕要解决的问题,也是它的应有之意,当然也是我们稳定经济增长一个长远大计。所以,明年应对疫情冲击和稳增长,如何更多地依靠扩大居民消费来实现,应该是研究的一个课题。因为它不仅关系到当前,也关系到长远。

   第三个大问题,“十四五”规划的大逻辑。

   今年是“十四五”规划的第一年,“十四五”规划的大逻辑就是三个“新”,新阶段、新理念、新格局。新发展阶段就是开启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发展理念”就是贯彻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新发展理念。“新发展格局”就是构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

   大逻辑决定了小逻辑,在“三新”这样一个大逻辑下,“十四五”规划的建议包括纲要有众多的小逻辑,都是由大逻辑所决定的。比如说提出共同富裕,取得更为明显的实质性进展,它就是大逻辑所决定的一种小逻辑。共同富裕本来就是社会主义的本质要求。过去我们做得不是很够,是因为当时处于建设小康社会阶段,它的时机还不到。现在我们开始进入到现代化阶段了,就必须要做,因为共同富裕是中国式现代化的一个鲜明特征。同时推进共同富裕的相关措施,本身也是构建新发展格局的一个必然要求,是形成居民消费型经济增长,保持经济稳定的一个需要。但是我们要注意到提出共同富裕,并不是说要把分配问题放在第一位。推进共同富裕还是要把发展放在第一位,发展是解决共同富裕的一个基础,当然特别是高质量的发展是解决共同富裕的基础和前提。

   此外,“十四五”规划当中,也就是今后五年还有很多新的一些提法,当然也是一个新的任务,这个提法本身就是一个新的任务或者一个新的目标,都是由大逻辑所决定的,比如说统筹发展和安全,这是新阶段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所决定,必须在发展当中保障安全。

   再比如说坚持系统观念的原则,这就是在目标、日期多元化约束的条件下来求得最优的一种思想方法,比如说发展和减碳,减碳就是一种约束,怎么样在发展和减碳之间求得最优,发展与环保等等,都有这样一些问题。再比如科技自立自强,保持制造业比重基本稳定,推动金融、房地产同实体经济均衡发展等等,这些都是构建新发展格局这样一种大逻辑下的必然。

   下面我重点谈谈构建新发展格局的任务。构建新发展格局包括但不限于以下几个任务。

   第一,培育完整内需体系,提高供需体系的韧性。我国的总供给与总需求是均衡的,但是国内的总需求是小于国内的总供给的。我们要优化供需格局,重点不在于内需比重再提高多少或者减少或少。国际金融危机以来,我国内需占总需求的比例已经大幅度提高。作为一个经济大国,我国目前的资源是支撑不了目前结构下的100万亿的GDP和14亿人口的美好生活。我们是经济大国,但很多资源是不够的。

   另外,其它国家的实证分析不能作为我国的政策依据来制定内需或者外需占多少才是合理的,实证分析证明不了,不能作为我国制定政策的依据。内需或者外需占多少,它实际上是一个动态平衡的过程。所以构建新格局应该把重点放在增强我们的供需体系的韧性上。比如说当国际环境有利于出口的时候,能出口就多出口,而多出口肯定就要多进口,对外需的比例在这个时候情况下可能就会有所增加。比如说去年和今年,其实就是这样一种情况,能出口为什么不出口?一定要提高内需的比例吗?没有必要。反之出口减缓的时候,内需要能够填补出口增长放缓带来的缺口,这其实是2018年、2019年的情况。当然我们内需的韧性还不够强,没有填补上这样一些缺口,导致增长速度有所下滑。

   另外,我们的供给体系也应该能够适应内外需的快速变化,当然有出口订单的时候,我们的供给体系就能够满足出口需求,出口减弱的时候能迅速地转向满足国内需求。从去年和今年情况来看,我们的供给体系确实是韧性很强的,当然不是说没有改进的空间,能够迅速地满足国际疫情蔓延条件下需求的大幅度增长,这是第一个任务。

   第二个任务,扩大居民消费,构建以居民消费为主体的内需格局。比如我刚才讲了国内外需求的一个比例,2008年为应对国际金融危机,我国实行了扩大内需的战略,应该说效果是十分明显的。2018年与2007年项目,就是国际金融危机之前,我国最终使用也就是总需求当中出口的比重减少了12个百分点,内需增加了12个百分点,其中内需当中投资增加了6个百分点,政府和居民消费各增加了3个百分点。但是消费包括政府消费和居民消费,从这两个消费的比例来看,本世纪以来,这个数据是2002年以来,政府消费占最终消费的比重提高了3.2个百分点,当然必然就是居民消费减少了3.2个百分点。所以,说我国经济已经实现了主要依靠内需拉动,但还没有形成主要依靠消费拉动,当然它的背后就是一个分配问题。

   第三个任务是增加居民收入,构建居民收入占更大比例的国民收入分配格局。无论是从初次分配来看,还是从再分配来看,我国居民收入占国民收入的比重大体上都在60%左右,低于世界主要国家10个百分点以上。从劳动报酬占比来看,2018年与2007年相比,我国的劳动报酬占国民收入的比重是提高了11个百分点。其中劳动者享受的公费医疗和医药卫生费、单位支付的社会保险、住房公积金等这部分增加较快,它构成了劳动报酬的一部分,但是这些并不能构成当期的居民可支配收入。

   所以,在推动经济发展的基础之上推动共同富裕,要求提高国民收入当中居民收入的占比,分配结构决定了内需的结构,政府和收入占国民收入的比重高的话,居民收入比重低,必然会形成一种投资为政府消费占比比较高的需求结构,进而就会形成投资型产业和政府消费型产业比较多,而居民消费型产业比较小的这样一种生产结构。

   第四,加强科技的自立自强,提高自主可控技术在技术进步当中的比重。

   构建新格局的内涵之一是保产业链、供应链安全,保产业链、供应链安全,它的关键环节在于中间投入,中间投入主要是依靠国内产品,国内生产的产业链就相对安全,安全性就高。中间投入更多依靠进口的,当然产业链相对安全度是比较低的。

   通过数据分析可以发现,我国中间投入对外依存度比较高的行业主要是两大类,一类是资源性产品,比如说石油、铁矿石、大豆等等。第二类就是高技术产品,比如说通信设备、计算机和其它电子设备行业,还有如仪器仪表、公用设备等等,像电子元器件的净进口率,就是进口减掉出口以后,净进口率高达37%,国内供给是不足的,产业链的安全性比较低,说明我们的科技自主创新能力是存在不足的,要加强对卡脖子技术的攻关,提高自主能力,但是科技的自立自强也不是什么都要搞,都要自己从头搞,能进口的仍然还要进口。

   所以,要坚持高水平的对外开放,发挥我们超大规模的市场优势,使国内的科技自立自强与引进、消化、吸收、再创新来相互促进,形成自主创新与引进、消化、吸收、再创新双轮驱动的这样一种技术进步的格局。

   第五,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提升供给体系对需求结构的适配性。

   生产格局是需求格局的结果,但是生产也反作用于需求,影响需求总量和结构。供给创造需求是在供给决定需求的领域而言的,比如说如果没有新产品的创新,还有如没有文化产品的创新,当然就没有对这种产品的需求,而物质产品一旦创新出来以后,形成了规模,就是需求引领供给的问题。所以,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在生产、分配、需求三管齐下来深化,打通供给、分配、需求之间的循环。在生产端要保持制造业比重基本稳定,大力发展国内供给不足的高技术产业、消费品产业和生活性服务业,特别是满足消费升级的文化旅游产业。在分配端要调整国民收入分配的格局,适度提高劳动报酬和居民收入占国民收入的比重。在需求端,需要通过一些措施减轻居民消费的负担,稳定居民的消费率。

   第六,坚持扩大高水平对外开放,提高内外循环的畅通性。我国经济已经融入到全球经济当中,国际循环是离不开国内循环的,在疫情当中大家可以看得到。国内循环也离不开国际,我国的进口属于生产型的,也就是说我们大量的产品,70%的进口产品是用于中间投入的,是适用于生产。所以,国内的生产离不开进口产品。在国民经济42个大分类的领域,这些领域所有的行业的生产都需要进口,没有纯粹内循环的这样一个产业。这是从进口来看。

   从出口来看,42个大类当中绝大多数都有出口,出口为零,也就是说纯粹内循环、没有出口的行业只有5个,分别是水的生产和供应链、燃气的生产和供应链、房地产业、技术服务、教育这样五个行业。所以,从进出口的这42个行业大类来看,总体上来看,我国的绝大多数行业本来就是一个双循环。我们面临着复杂多变的国际环境,这种情况下我们需要强调扩大内需,强化扩大国内市场的作用,加强科技的自立自强。但是我们也要防止片面性,特别是国内外双循环是不能够简单地用需求的三驾马车来衡量,特别是比如说进出口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只有百分之几,说没有对外贸易,我们照样能够保持经济增长,其实不是那么回事。我们的进口70%是用于生产,如果没有这些产品,我们的生产就不能达到现在100万亿的规模。所以,要防止产生没有国际市场也能保持经济持续增长这样一种错觉。所以,既要强调扩大内需,也要强调扩大开放;我们既要当好世界工厂,原来就是世界工厂,也要当上世界市场,而世界市场和世界工厂两者是相辅相成,相互促进的。

   总之,我们要学会在复杂严峻国际环境下,扩大开放的能力要增强,增强在复杂严峻的国际环境当中扩大开放的能力,想方设法抓住机遇,扩大开放。

   以上这几个方面就是构建新发展格局需要认真研究和思考,而且要开展的一些工作。

   以上就是我在这次新浪财经年会上,我对短期经济形势、当前经济形势,特别是三季度以来,经济形势的一个分析和回顾。同时,对明年经济面临的挑战和“十四五”期间的一个大逻辑做的一个简单的介绍。

    进入专题: 经济形势   十四五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经济学演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0054.html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