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志远:人本佛教是新世纪中国佛教的一面旗帜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56 次 更新时间:2021-12-01 11:03:52

进入专题: 人本佛教   佛学  

王志远  
第三类是目前多数学者的状态,理由是信其所当信,不信其所不当信;全信缺乏理性,全不信缺乏感性。在信与不信之间,可以保持学者的独立人格,不至于偏激片面;可以保持对信仰者的尊重,不至于开口便错。2008年湖南佛教协会建立“船山佛教文化研究中心”,以一位曾经抨击佛教不良现象的著名学者之名命名自办的研究中心,这是佛教界的气度胸襟,也表明佛教界需要正直的学者作为诤友。研究者、学者的根本职责不是只会唱赞歌,而是敢于发现问题,敢于创新理论。中国佛教的健康发展,离不开教内高僧大德的开明白责,更离不开教外有识之士的善意批评。佛教界不仅需要财布施,更需要法布施,后者比前者具有更重要的价值。人本佛教的理论基础将由此而巩固。

   4、当权者,也可以称为“管理者”,当然,不当权也就没办法管理,因此两个称谓其实是一回事。但是,当权者如何管理,却大有文章。在欧美等西方国家,政府不设立这样一个“管理机构”。设立“国家宗教事务局”,是中国特色。叶小文局长曾经就此发表过如下的言论¨¨:

   谈到管理,我们必须说清楚的是,我们管理的是宗教事务,不是宗教,不是宗教信仰。我第一次去美国,在洛杉矶海关被美国人拦住了:“你是中国国家宗教事务局局长?我们美国没有这个单位,你这个单位是假的,你有移民倾向,请你回去。”我跟他说,我们负责的是社会管理和公共服务,比如哪里需要修教堂,涉及到公共利益,我们就去协调,去管理,去帮助他们。那个美国人似懂非懂地说,噢,你是做这个事的,0K!

   我们叫国家宗教事务局,常常被大家简称为国家宗教局,其实,“事务”两个字减不得,因为我们管理的是作为社会公共事务的“宗教事务”。

   我总结过两个管理宗教事务的定律:我们管理的强度和涉及宗教观念的深度成反比,和涉及公共利益的深度成正比。这里所说的公共利益,指的是国家利益和社会公共利益。

   局长总结的两个定律值得十分关注。人本佛教把当权者列为四众之一,就是因为在中国不能忽略这个关乎存亡兴衰命运的重要因素。中国对宗教的政策早巳明确:“积极引导宗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谁代表“社会主义社会”,谁来“引导”,当然是当权者、管理者。人本佛教清醒地认识到:宗教不仅仅是一种意识形态,也是一种社会活动和社会实体,必然会涉及社会公共利益和国家利益,无论哪个国家都会依法予以管理,任何宗教都没有超越宪法和法律的特权。因此,必须积极主动地去适应社会主义社会。

   同时,应该指出,宗教观念与公共利益不是截然分开绝对对立的两个范畴。人本佛教主张以人为本的公民基本权利,就是要依法从每个人出发,达到宗教观念与公共利益二者的和谐圆融,实现与社会主义社会的深层次相适应。站在国家的立场,这才是长治久安之道、无为而治之道。

   与当权者沟通交流,互尊互信,人本佛教的政治基础将由此而巩固。

   (三)契理契机是人本佛教的原则性和灵活性的统一

   契理契机,就要坚持佛教基本理论、适应时代发展机缘。

   坚持佛教基本理论,是人本佛教的基本原则。佛教基本理论包括什么?除了三科四谛五蕴八正道十二因缘等一系列基本概念,五乘共法、五戒十善、四无量心、六度四摄、因缘果报、禅净中道等一系列基本范畴,还有三大语系各宗各派的立宗经典。失去这些基本要素,佛教便无从自命为佛教,也无从自命为某宗某派的传人。人本佛教只是突出了一切人在弘法利生的过程中自觉觉他、自度度他的责任和权利,并没有在释迦圣教之外另立经纶。

   适应时代发展机缘,是人本佛教的权巧方便。已故著名佛学家吴立民先生指出:“作为中国传统文化的组成部分,佛教本身要进一步发展,现在它本身也有很多弊病。佛法贵在当机而要不为机所转。过去是佛教中国化,佛教也化中国。现在佛教要当机,当的什么机呢?多元文化解决人类自身建设之机。佛教如何当这个机?在内要圆融大小显密,对外要圆融世出世法、真俗谛。这样可谓圆融出世以人世、辐射多元而一元。不是说一元就只有佛教这一元,要辐射多元而一元,解决人类自身建设的问题。”“:’

   契机涉及佛教的多元化、多样化、多极化,柏林寺模式、少林寺模式、玉佛寺模式、西园寺模式、大悲寺模式……各种模式的产生,都是由各自的历史文化、地理环境、宗派传承、主持风格、修行方式等等诸多因缘成就的,外界的赞美或抨击,都无损其根基,只要因缘依旧,各种模式还会按照自己的规律继续发展下去,或存或亡,要由其内在是否具备发展的动力来决定,要靠新的四众来选择。但是,无论如何发展,只有把以人为本放在第一位,才是抓住了最大的契机。

   (四)依法弘教是人本佛教的社会性与宗教性的统一

   依法弘教包含二重涵义,第一是依国法,第二是依佛法,这是人本佛教的社会性与宗教性所决定的。

   如上所述,“宗教不仅仅是一种意识形态,也是一种社会活动和社会实体,必然会涉及社会公共利益和国家利益,无论哪个国家都会依法予以管理,任何宗教都没有超越宪法和法律的特权。”佛教徒首先是公民,享受依照宪法赋予公民的各项基本权利,同时履行公民的责任和义务。人本佛教主张佛教徒增强公民意识,依法维护自己作为公民的基本权利。如果连作为公民的基本权利都得不到保障,更遑论作为佛教徒的权利?

   佛法是没有国界的,但是佛教徒却有自己的祖国。中国佛教历来都有爱国爱教的光荣传统,人本佛教要予以继承。

   佛法是佛教徒弘法的唯一依据,没有正见、正思、正语、正业、正命、正勤、正念、正定,就没有正信;没有正信,一切努力只能是南辕北辙。

   人本佛教强调国法和佛法的圆融一致,在遵守国法的前提下大力弘扬佛法。

   四、弘扬五大传统是“人本佛教”的社会实践方向

   “人间佛教”在中国台湾的社会实践是“三大革命”,在中国大陆的社会实践是继承“三大传统”。

   “继承中国佛教优良传统”,据说是20世纪50年代毛泽东主席亲笔加在创立中国佛教协会的报告上的,难能可贵,非同小可。对于刚刚进人民民主专政下的新中国的佛教,如何领会、如何确认这个“优良传统”,其详情不得而知,但是从保持至今的概念来看,“三大传统”即“农禅并重”、“学术研究”、“国际友好交流”似乎是个定论。以今天的眼光来审视这“三大传统”,可以看到鲜明的时代烙印。

   “农禅并重”,内在的涵义是对僧侣集团进行劳动改造;“学术研究”是为了破除迷信。1950年巨赞法师用北京市佛教同人的名义,上书毛泽东主席,其中“提出‘生产化’、‘学术化’两个口号,作为改革佛教一切制度的目标。生产化可以打破旧时各寺院封建的经济组织,学术化则加强佛教徒对于佛教的认识与正信以破除迷信。”

   在《现代佛学》创刊号上,明确指出:“僧尼抛弃家室,不蓄钱财而非出卖劳动力,且受人供养,当然不是无产阶级。”“住持既是土地所有者的寺庙的代表人,又依靠田租而生活,当然是地主阶级。”

   至于“国际友好交流”,则与当时的国家外交政策密切配合。

   很显然,“三大传统”是20世纪50年代的产物,它曾经肩负着当时的政治任务,也确实完成了自己的历史使命。“三大传统”与“三大革命”一样,是中国佛教迄今为止在大陆和台湾的“人间佛教”形成两种现状之原因的最佳注脚。

   同样显然的是,经历了60年的变迁,我们难道还要墨守成规,还要依照在那样一种时代背景下总结的传统指导我们今天的事业么?还有必要对几个原本有既定内涵的口号再给以现代版的阐扬么?在“人本佛教”的社会实践中应该从佛教历史、佛教思想中选取和弘扬什么样的传统以作为走向未来的导向?

   其实,中国佛教已然二千年有余,传统是多方面的,哪些能够被认定是优秀的,要看时代的需要。“人本佛教”需要突出佛教自身的建设,“以戒为师”“依法不依人”;需要“百家争鸣”“诸宗并举”;需要“发挥宗教界人士和信教群众在促进经济社会发展中的积极作用”;需要走向世界;因此,根据这些需要,可以归纳出新型的“五大传统”:清净庄严、悲智修证、求同存异、辅世教化、传道人寰。

   (一)清净庄严

   在当今日益商品化的经济社会中,为什么越来越多的人愿意选择佛教?除去更复杂的原因之外,最直接最主要的是人们希望在灼热浮躁的尘世里寻找一片浮土,获得心灵中片刻的清凉。因此,佛教本身固有的清净,就成为茫茫黑夜中的烛光。佛教如果不能继承、保持和弘扬这个最基本的传统,就失去了它在人世间存在的起码价值。从超越尘世这一点看起来,这似乎是向太虚之前的佛教复归,但是,历史并不会简单地重复,当今天下的时代背景与社会诉求,已经和清末民初的时代背景与社会诉求不可同日而语,这就使“清净”具备了几乎相反的社会价值。

   此外,固然在道教或其他宗教中也不乏清净,但是,达到“清净”境界的思想方法和修持手段各有千秋,谁的清净能具备适应时代需要的自家独特的传统、独具的内涵,最终才能满足社会民众的心灵需求,因此并不影响“清净”作为佛教自身固有优良传统的地位。

   与“清净”相随相伴的是“庄严”。佛教的庄严,无论是造型艺术还是表现艺术,都是自古闻名于天下。但是近代以来,与其他世界宗教相比,却相形见绌。“庄严国土,利乐有情”,“庄严”要在“人本佛教”的实践中与人的尊严一同回归到中国佛教信众的生活中去。

   清净庄严不仅仅是外在的表象,更是内在的气质。

   清净庄严,应该成为人本佛教最鲜明的基本特徵。

   (二)悲智修证

   慈悲、智慧、修为、印证,这是人本佛教不可或缺的四项内功。

   从慈悲之心到慈悲之行,都是佛教历来利乐有情的首选;“慈航普渡”,是佛教联系普通大众的血肉纽带。人本佛教在这一点上,要向在世界上传播最广、信仰人数最多的宗教看齐,赈灾济贫、扶危助学、施医舍药,办医药院、安养院、孤儿院、平民学校,……借用南普陀寺已故长老妙湛大和尚的一句话:“勿忘世上苦人多。”

   但是佛教团体不是单纯的社会慈善机构,“无缘大慈,同体大悲”,是佛教善业功德的一部分,也是明心见性,体验无常无我的一部分。佛教主张在六度之中以般若智慧为第一,就要转识成智,把一切作为与般若智慧联系在一起,渐解顿悟,真正踏上成佛之路。

   佛教不单纯是佛学,佛教如果失去宗教实践,就混同于一门学问而已。“观非教不正,教非观不传;有教无观则罔,有观无教则殆。”修为,是出家众与在家众的差异所在,也是信徒与非信徒的差异所在。无论佛教出现何等的多元化、多样化、多极化,是否具有高深修为,仍将是衡量教门德行的一个尺度。

   印证,具有一定的宗教神秘色彩,但是如果没有任何神秘色彩,宗教也将不成其为宗教,这个从神秘导致神圣的最高位置,是不能不予以保留的。况且,空口白话,何以为证?禅宗讲“心心相印”,密宗讲“三密相应”,浮土宗讲“一心不乱,三洲感应”,既有神秘莫测的悬念,又有心领神会的感觉。印证是个永远说不完的话题,也是永远不能或缺的达到开悟成佛的关键。

   悲智修证,应该成为人本佛教最本质的基本内涵。

   (三)求同存异

   和而不同,是中国佛教的最显着的优良传统之一,如果没有这个传统,中国佛教难以出现八宗并弘的繁荣局面。和而不同,就要求同存异。

和谐社会的一个重要特徵,是和而不同。和谐的目标,(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人本佛教   佛学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佛学专题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0008.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