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汎森:思想史研究方法经验谈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44 次 更新时间:2021-11-17 13:59:56

进入专题: 思想史  

王汎森 (进入专栏)  
他千里迢迢南下到浙江,到毛西河那里问学。除了跟他请教学问,同时也是为了要读他的藏书。古代的线装书往往只印了几十部,有的最多印到两三百部。我们现在有大图书馆,我们太容易从我们的后见之明回去想象前人,会奇怪某某怎么没有读这个人的书呢?某某怎么不知道这个呢?所以我们对思想和学术的时代土壤应该有一定的了解和判断,在近代新式印刷之前,思想跟学术凭借的物质条件的稀少性是很值得注意的,不然对很多事情会有错误判断。

   选本等文本

   最后我想再提一点。我认为思想形成过程中,日用书、选本、节本、重编书、格言集、入门书等影响最大,像《荒漠甘泉》那种把你每一天都排好,这一天的心理状态哪个部分需要改善,这类书最受欢迎。尤其是在大思潮形成的过程中,影响最大的往往是这些书,也往往为我个人所忽略。对一般人影响最大的书,是有入手处,有阶段,有明显继承和拒绝的。在思想转变的时期,重新写一部或一套书来指引时代方向谈何容易。我上次在思想史研讨班报告的关于“主义”的问题,那篇文章下半年才会出版出来,转眼已经过了五年,动笔写已经是十年前的事情。我那还只是一篇学术论文,就要花那么长的时间,到现在还没出版,何况在历史上重要思潮转变的时刻。孙中山哪有时间好整以暇地写《三民主义》?《三民主义》是演讲记录,而且连演讲都没有讲完。所以戴季陶曾委婉地说,中山先生著作单薄了些,意思是没能像马克思那样,在英国好好写他的《资本论》。

   历史上很多时候思想家都是通过选本之类的文字来表达他的思想态度,如《经史百家杂钞》《古文辞类纂》等即是显例。我为什么关注这个问题呢?我一直关注嘉道咸这段思想的问题,我觉得当时对人们思想产生影响的都是这类书。我也读了杨国强老师《晚清的士人与世相》,那一本也是讨论这个阶段的。不知各位有没有详细读过《菜根谭》,这是一本从清初到今天都影响非常广的书。我个人认为这部书反映江右王学思想潜在的熏陶,但大部分人并不知道,更不会知道那是偏于江右王学一路的东西。《菜根谭》表面上是要你咬菜根,实际上涵有很多江右王学的思想。江右邹守益等人的文集绝对没人要读,但是人们通过这一类杂书,得到一些粗浅的理学思想。这类生活化的杂书晚明特别多,很多都有理学的成分在里面。我称这一类书为杂书,尤其是思想变动时代的杂书,影响很大。可惜《四库全书》子部杂家类选得太严,还有很多真正有影响的书没选进去。这是我们治思想史往往容易忽略的。

   去熟悉化

   最后,我要再讲一点。我们对思想史大脉络太熟悉,而忽略了思想史中间观念的变化实际上是非常困难的。我几个礼拜前在台湾成功大学讲“五四时期”的思潮和流派,才想起来。“五四”之后,人们都认为文学革命和思想革命是携手同来的。可是,我们看看周作人的回忆录,《知堂回想录》里写,一开始没有思想革命,只讲文学革命。周作人用仲密的笔名写了一篇,说谈文学革命应该谈思想革命,否则用新文学写旧思想有什么意思呢,这时候大家才把这两个东西联系起来。当然,这中间时间很短,我举这个例子是想强调,大家当时想的都是白话文和文学革命,并没必然一定要想到文学与思想革命一定是手牵手而来,新文学尽可写保守的思想,旧文学也可写非常激烈的思想。新文化运动前的《国民杂志》用文言文,写了很多带有平民主义色彩的文章,相当激进。我们今天看两个合在一起,以为“历史”一定是这样。实际上,不是。我上课常提醒学生,有时候思想上转一个弯,要花一百年,我们常常太视为理所当然。如果能把这些层次区辨出来,也很有价值。

   结语

   我知道现在很多人怀疑思想史的价值,但我个人在这里面获得很大的乐趣,我觉得思想史的天地很大。思想是有很大影响力的,我看到台湾这些年来在政治上的转变,越来越觉得思想议题的设定非常关键。在台湾政治界,除了几个特殊议题之外,执政党和反对党的主张其实都非常接近。我觉得要获得决定性胜利,如何设定政治议题很重要。而设定议题要有思想、要有看法。

   思想常常仅只是人们脑袋中的想法,我这里要举方苞的一个例子。

   方苞想禁酒,跟美国以前禁酒一样的想法,但要落实,连皇帝都反对,吃饭没两杯酒,还有什么意思,孙嘉淦的集子中便有文章反对方苞的禁酒,这件事也就不成功了,所以他的禁酒思想没有起什么现实作用。但我也亲眼看到一种思想最后成为现实风潮的例子,就是台湾民众环保意识的形成。台湾原来没有环保思想,环保思想的文章出现在20世纪80年代的报纸副刊,刚开始都没有人要看,主编差点要被换掉。可是几年之后,我们看到在地方民意代表选举中,一些粗知文墨的候选人也在他们政见中打探环保议题,我就知道环保思想已经对他们产生影响了,即使他们口是心非或一无所知,可是靠这个他能当选,他也多少要执行,不管他喜不喜欢,环保思想逐渐地落实下去了,现在在台湾乱丢垃圾不行,垃圾不分类也不行,环保思想已深入而广泛地影响到人们的日常生活了。

   我愿意提出这些,作为各位的参考。

   注释:

   [1] 邓之诚还批评陈寅恪所说的唐玄宗因姓李故升老子李耳为“上圣”。邓说《汉书·古今人表》里已经把老子尊为“上圣”了。参见邓之诚著、邓瑞整理:《邓之诚文史札记》,南京;凤凰出版社,2012年,第804页。

  

  

进入 王汎森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思想史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综合 > 学术规范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9712.html

3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