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小岩:亮剑光寒倭寇胆 跃马征战晋冀鲁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912 次 更新时间:2021-11-09 10:44:19

进入专题: 徐向前  

徐小岩  

  

   今年的11月8号是父亲徐向前的诞辰120周年,民间又称为“双甲子”。在这个静静的夜晚,我翻看着父亲70多年前留下的作战日记,父亲奋战在抗日前线的一幕幕又呈现在我的脑海中。

   跃马太行

   全面抗战爆发仅一个半月,1937年8月22日至25日,中共中央在陕西洛川召开了政治局扩大会议。父亲坐在会场偏后的一条长凳上,前面是张条桌。他仔细聆听品味着毛泽东代表中央政治局所作的关于军事问题、同国民党关系问题、党在抗日战争时期的基本任务等问题的报告。会议明确指出党的作战方针,即基本上是独立自主的游击战,但不放松有利条件下的运动战。在这次会议上,父亲当选为中共中央军事委员会委员。洛川会议召开的当天,中共出席南京国防会议的代表叶剑英发来电报,经周恩来、朱德等中共代表反复努力,终于同南京政府达成了协议,将红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朱德为总指挥,彭德怀为副总指挥,编第115、120、129三个师。据此,毛泽东以新成立的中共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名义发布命令,宣布红军改名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 第129师师长刘伯承,副师长徐向前。

   洛川会议结束后,八路军总指挥部率第115师和120师先赴山西战场,第129师留守保卫陕甘宁根据地。八路军主力部队向山西挺进,需同第二战区司令长官阎锡山谈判,协商开进路线、活动区域、作战原则、指挥关系、后勤保障等等一系列棘手问题。8月29日晚,毛泽东在冯家村住处对父亲说:“你是山西人,同阎锡山是同乡,你和恩来同志去太原,做做阎锡山的工作吧。”父亲这位还没来得及到部队上任的129师副师长,领受重要使命,率先奔赴抗战前线。先同朱德乘坐美式捷姆西卡车,冒雨赶路。到了耀县庄里镇120师贺龙、萧克的指挥部,遇见林彪、聂荣臻后,同行过渭河,乘火车赴西安。国民党陕西省政府主席蒋鼎文已经为八路军将领安排了去山西的专列。9月5日子夜,父亲与周恩来、朱德、彭德怀、聂荣臻、萧克、程子华及国民党将领张治中,同车去山西。9月7日,爸爸随周恩来、彭德怀、彭雪枫乘八路军驻晋办事处小汽车,在梁化之先导车的引导下,一路风驰来到雁门关以西阎锡山的岭口行营。阎锡山脱掉便装换上军装,满脸堆笑地对父亲说:“同乡同乡、欢迎欢迎!”

   在周恩来领导下,父亲抓住阎锡山对八路军既欢迎又畏惧的心理,据理力争,最后使阎锡山不得不接受八路军提出的正当建议和要求。父亲还配合周恩来,在太原广泛开展统一战线工作。参与了帮助阎锡山拟制第二战区的作战计划,疏通阎与第七集团军司令傅作义的关系,到阎锡山的军队、政府、机关和学校发表抗日演讲,出色的表现让阎锡山这位五台老乡深为叹服。爸爸还用我党的方针路线影响他在太原师范读书时的校长、山西省政府主席赵戴文,让其吸收我党发动群众、组织群众、武装群众的经验,利用兼任的山西省总动员实施委员会副主任职务,搞起一些“人民自卫武装队”组织。不久,父亲回五台老家看望双亲,他抓紧这个机会做统战工作,陆续会见了一些阎军高级军官,讲了些抗日道理和带兵经验,并应邀举行友军下级军官谈话会、演讲会,分析形势,介绍游击战争战略战术,谈国共合作的必要性,树立抗战信心。针对友军纪律败坏的现象,着重讲如何加强政治工作,如何爱护民众、团结民众、依靠民众的问题。这些统战工作无疑对八路军在山西的战略展开起到了很大的推动作用。

   反日军六路围攻。太原失陷后,第129师开赴晋东南,准备长期坚持游击战争,把部队分散开来,到群众中去宣传抗日。12月22日,日军凭借其武器装备优势,对129师实行“六路围攻”。父亲将晋冀豫军政学校的教学领导工作交付他人,集中全力与刘伯承师长一起投入了指挥反六路围攻的战斗。日军在进攻中故意暴露侧翼,引诱我方出击,缠住一部,然后以其主力突然扑向外翼,这种战术起初还真有效果,日军自以为得手,攻势越来越猛。父亲于24日亲临第一线,以正规军和游击队相配合,内线作战与外线作战相配合,避敌强点,打击弱点,避敌正面,击敌一翼,偷袭疲惫之敌,伏击运动之敌,求得局部歼敌,积小胜为大胜。在刘伯承和他的指挥下,八路军一部兵力在内线,先以小股部队虚张声势,诱敌主力,将敌人“粘”住,然后以主力快速、隐蔽地绕到敌人屁股后头,猛攻其背。日军遭此打击,飞机大炮顿时失去用武之地,首尾难以相顾,一下子被歼400多人。在另五个方向上,日军也没有讨得什么便宜,只好灰溜溜各自向原出击方向败去。

   响堂铺伏击战。1938年3月,侵入晋南、晋西的日军,企图由晋南渡过黄河,将八路军第115师、129师驱逐出晋西、晋东南,以求巩固晋南占领区,稳定后方,伺机突破黄河天险,实现其与津浦路日军会合陇海路、南取武汉、西夺西安的预定企图。为达此目的,日军继续向黄河各渡口猛犯。邯(郸)长(治)大道和从长治到临汾的公路上,日军大大小小的车队,在全副武装的警戒下,日夜运送伤兵和作战物资。为了破坏日军的战略计划,迟滞其行动,父亲和刘伯承决定给敌人一次更严厉的打击。刘伯承因接到去总部出席东路军将领会议的通知,将这一仗交由爸爸指挥。父亲同旅团指挥员陈赓、陈锡联经过认真研究,在从黎城至涉县的公路约50公里的数个路段中,选定响堂铺作为伏击日军运输队的战场,因为响堂铺附近公路是沿河而行,路南坡度较小,路北下坡到河床,便于伏击作战。战前,父亲周密安排,诸如进入阵地时间,保密和防空,通信联络,甚至机关有关部门准备好打扫战场,收集战利品和收容救治伤员等事宜都关照到位。31日晚,各团开始向响堂铺进发,并按规定于次日拂晓前进入伏击地域。天亮后,伏击部队报告称,长宁东南高地有敌骑兵向我侧后运动。旅长陈赓怀疑敌人已发现我军设伏企图而将计就计,包抄后路,请示是否撤出阵地。面对这意外情况,爸爸指示陈赓不得变更原计划,并迅速派出身边两名最得力的参谋前出东阳关和苏家蛟方向探听虚实,结果所谓的“敌骑兵”原来是老百姓赶的几头毛驴,大家对父亲在意外情况下的镇静佩服不已。8时30分,日军180多辆汽车摆成2公里的长蛇阵,由黎城经东阳关,向响堂铺路段开来,9时左右,日军完全进入我伏击的口袋。父亲一声令下,八路军轻重火器一齐开火,爆炸声和喊杀声震天动地,经过两个小时的激战,毙伤敌400多人,击毁汽车180多辆。胜利的消息传到第二战区东路军指挥部,总指挥朱德和副总指挥彭德怀当即邀请与会的国民党将领到响堂铺参观。刘伯承师长赞道:“向前还是当年之勇,沉着果断!”

   冀南平原造“人山”

   1938年4月,根据党中央和毛泽东开展平原游击战争的指示,129师主力奉总部命令,迅速由太行山区向冀南、豫北平原及铁路沿线实施战略展开。4月23日,师主力以平汉路为分界线,编为左右两路纵队,其中左纵队为主,由父亲率第769团和115师第689团及曾国华第5支队,向冀南挺进。5月7日,左纵队进驻冀南的政治经济中心南宫。当时,南宫地区北有赵云祥的民军二路,东是六离会,南为日伪军占领。父亲首先把进攻矛头指向南边的日伪军。10日,八路军攻打威县,驻威县、临清等地日伪军弃城而逃。在深入研究平原根据地的建设实践的基础上,父亲提出了“创造平原地区的‘人山’”的思想,撰写了《开展河北的游击战争》一文,刊发在1938年5月21日的《群众》周刊上,丰富了毛主席的抗日游击战争理论。造“人山”,就是要把冀南建成巩固的根据地。除了抗击日伪军外,打击反动组织、改造或收编杂色部队、反对国民党顽固派成为建设根据地的三大任务。

   六离会是盘踞在南宫一带的封建会道门组织,号称5万之众,除少数骨干分子外,绝大多数为受愚弄的农民百姓。这个为反动地主和汉奸控制的组织,曾武装袭击八路军部队,并残杀八路军干部战士。父亲同陈再道、宋任穷、刘志坚等同志讨论研究,提出了“三分军事,七分政治”的原则,决定采取以主力部队武装宣传,分化瓦解其组织,争取群众,坚决镇压反动首领等有力措施。八路军首先拘留了六离会头子、大汉奸李耀庭,并邀请部分会长前来南宫谈判。但南宫东南地区的部分六离会头子,竟纠合1万多人,主动向八路军发起进攻,扬言要打下南宫城,把八路军赶回太行山,气焰十分嚣张。为了减少对方的伤亡,争取唤醒被蒙骗的群众,父亲决定采取了西方古战场上常见的方队防御战法,一个连或一个营为一个方队,待六离会冲来时,瞄准其进攻的大小头头射击,将他们击退,并决不追杀。经过几个回合的较量,六离会成员狼狈溃散。5月17日,共产党地方政府与八路军部队召开了万人大会,宣布取缔六离会组织。接着,又组成若干个工作队,到各村镇展开政治宣传,动员会员交出所谓的法衣和护身符,召开宣判大会,处决了李耀庭、高大奎等道会头子。在我军强大的政治攻势下,在事实面前,许多受骗会员纷纷觉醒过来,不少人报名参加了抗日自卫队。仅两个多月的时间,5万多人的六离会被彻底摧垮,南宫、冀县、枣强、衡水地区的抗日根据地也得以连成一片。

   “七七事变”后,冀南平原“群雄”四起。一些地方势力纷纷打起抗战旗号,各色杂牌武装遍布冀南30多个市县的村、乡和城镇。根据中共中央关于对冀南的杂色武装“必须设法改造或收编,以免被日寇及其他人利用”的指示,父亲决定对各式抗日武装采取分化、收编的方针,对伪军则采取军事打击与政治瓦解并重的方针。1938年5月下旬,父亲所率主力部队,在临清附近一举消灭汉奸张屏卿、冯午桥的“皇协军”1000多人,接着连续作战,又消灭了汉奸李殿清、李守兰部1000多人。在我军的强大攻势下,冀南伪军纷纷携枪弃暗投明,整连整营的倒戈反正多达3000人。对杂色武装,父亲则根据其“政治目标杂,组织成分杂,内外关系杂”的特点,向愿意同八路军共同抗日及自愿参加共同抗战的武装力量,作出了对其一视同仁、不缴枪、不改编、帮助其进步的保证。这些原则在冀南地区的杂色武装内部产生了很大震动,加速了改编工作的进展。如“青年抗日义勇军团”司令段海洲就率部6000余人接受八路军的改编;有3000多人的民众“抗日自卫军”也主动接受改编。父亲在改编改造杂色武装的同时,对其中的顽固派则坚决打击。枣强县杨玉昆领导的“忠义救国军”,反对八路军,暗通日寇,爸爸掌握他的大量罪恶事实后,同刘志坚一起带领769团出击,把杨抓起来送往太行山并收编了城里的部队。经过艰苦的工作,在两个多月时间里,在南宫方圆20多个县的大小几十股杂色武装,先后加入了八路军的行列,部队扩展到1.85万人。

   蒋介石称共产党建立抗日游击根据地是“明修栈道、暗度陈仓”,曾密令阎锡山在山西制造摩擦,破坏抗日政权,并派鹿钟麟出任“河北省政府主席”,带上一批铁杆反共分子来根据地争夺共产党建立起来的各级政权。父亲认为,“磨擦”与反“磨擦”的斗争直接关系到根据地的政权建设,关系到平原“人山”的建设,必须同蒋介石针锋相对,绝不退让。鹿钟麟刚到河北时,爸爸根据中共中央“要求鹿对一切维持现状,承认既成事实,不妨害华北抗战,军事行政照既定方针进展”的原则,在南宫召开了冀鲁两省各方人士和群众参加的盛大欢迎会。大会一结束,就开小会进行谈判。迅即当众提出,省政府应该正式委任已经当选的行署省府主席、专署领导人及各县县长,鹿钟麟只好认可。冀南行政主任公署的成立,标志着冀南抗日根据地的正式形成。但鹿钟麟明里暗里四处网罗反共的鱼兵虾将,用金钱收买和反革命游说相结合的办法,同共产党争夺杂色武装,还同山东的反共专家沈鸿烈达成“冀鲁联防”协定。父亲针锋相对,采取“你搞你的,我搞我的”,广泛动员群众,支持共产党、八路军的各专区专员、县长和区长的工作,支持他们照常行使自己的职权。鹿钟麟见自己不是对手,最后声名狼藉,逃出了冀南。

为了反击日寇的“大扫荡”,1938年10月,针对敌人在占领武汉后,必然打通平汉线、巩固平汉线两侧的情势,父亲要求部队尽快筹集大批粮食、衣物、款项以做好物资准备,采取多挖路沟、设路障及破坏道路、空舍清野的方法迟滞敌人的进攻,(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徐向前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大浪淘沙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9561.html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