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胜侠:香港城市更新中的大众文化介入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09 次 更新时间:2021-11-08 01:55:12

进入专题: 香港   城市更新   大众文化  

霍胜侠  
但其介入性却丝毫不比后两者薄弱。

  

   五、余论

  

   历史上,大众文化曾经对香港的集体身份建构起到重要作用。“香港压缩的殖民城市经验,令民众心情无法安放,因此对媒介和消费活动——统称普及文化——有异常的寄托”。[33]近年,香港大众文化与集体身份之间的密切联系似有松动的迹象。一方面,香港文化工业大举“北上”,因应受众和市场的变化而出现“去本土化”的趋势;另一方面,在文化工业之外,扎根社区或依托网络的非主流艺术形式开始受到更多青年创作者的青睐。但是,通过本文的分析和探讨我们发现,当下的大众文化依然在香港的文化政治中扮演着积极角色。同时,伴随香港社会的整体转型,大众文化发挥作用的方式和特点亦有新变。

  

   概而言之,首先,大众文化中“香港寓言”式的身份政治论述正在被具体的社会事务关怀所取代。《喜帖街》《岁月神偷》和《点对点》等近期大众文化作品,既在文本世界通过象征符号的使用参与公共议题的讨论,又在现实时空介入、影响甚至改变城市更新的进程。在香港社会文化及主流价值观正在转型的语境下,不少大众文化不再执着于“我是谁”的抽象追问,而是更乐于在实际的参与和具体的行动中促进新的香港主体身份的生成。

  

   其次,在介入城市更新等社会议题时,香港大众文化试图弥合分歧、开展对话、凝练共识,在官方与民间、大众与小众、历史与当下的不同话语之间寻求最大公约数。对话开展的过程,既存在驯服与对抗的张力,也有合谋与共赢的默契,要求研究者以审慎细致的态度加以辨析,同时需要联系文本之外的实际效果综合考量。

  

   最后,香港大众文化在介入性策略上的差异,也反映出其自身并非铁板一块,而是充满异质性和多元性的。特别是近年以《点对点》为代表的独立电影的发展,说明大众文化可以吸纳主流之外的边缘叙述,形塑另类的美学风格,表现出重置新的感觉模式的潜能。

  

   ① 马国明:《再思我城的保育》,叶荫聪:《当“文物保育”变成活化》,许宝强编:《重写我城的历史故事》,香港:牛津大学出版社,2010年,第41-46页。

  

   ② 彭丽君:《香港新左翼文化运动:艺术与政治的可能》,《现代中文学刊》2012年第2期。

  

   ③ Grant Kester, Conversation Pieces: Community and Communication in Modern Art, Berkeley, CA: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2004.

  

   ④ 陈映芳:《行动者的道德资源动员与中国社会兴起的逻辑》,《社会学研究》2010年第4期。

  

   ⑤ 关于民间博物馆计划及其“一街博物馆:整整一条利东街”展览,2014年11月30日,http://www.hkcmp.org/cmp/001.html,http://ira.lib.polyu.edu.hk/bitstream/10397/81386/1/SIU_King_Chung_Exhibit_Methods_LeeTungStreet20141130.pdf, 2021年5月2日。

  

   ⑥ 关于“影行者”,参看其官网https://www.vartivist.net/,2021年5月3日。

  

   ⑦ 邓小桦:《分析女子谢安琪》,《明报》2008年8月17日,世纪版。

  

   ⑧ 黄志华、朱耀伟、梁伟诗:《词家有道:香港16词人访谈录》,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0年,第201页。

  

   ⑨ Ackbar Abbas, Hong Kong: Culture and the Politics of Disappearance, Hong Kong: Hong Kong University Press,1997.

  

   ⑩ [11][12][28][29]阿莱达·阿斯曼:《重塑记忆:在个体与集体之间建构过去》,王蜜译,《广州大学学报》2021年第2期。

  

   [13]陈景辉:《〈喜帖街〉何不节外生枝?!》,《明报》2008年8月11日。

  

   [14]夏循祥:《权力的生成:香港市区重建的民族志》,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7年,第250页。

  

   [15]齐一聪、张兴国、吴悦、马卉:《电影场景到遗产保护——从永利街看香港文物建筑的“保育”与活化》,《建筑学报》2015年第5期。

  

   [16]陈娟:《罗启锐:偷生至今从不言悔》,《国际先驱导报》2012年2月3日,文化·先锋版;李怡:《缅怀偷来岁月的香港精神》,《苹果日报》2010年2月27日,苹论版;王正昱:《〈岁月神偷〉偷走你的眼泪》,《羊城晚报》2010年3月17日,娱乐版。

  

   [17]黄洪、叶保强:《香港精神的演变:诠释与反思》,罗金义编:《回归20年:香港精神的易变》,香港:香港城市大学出版社,2017年,第5页。

  

   [18]莫里斯·哈布瓦赫:《论集体记忆》,毕然、郭金华译,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2年,第91、106页。

  

   [19]陶东风:《记忆是一种文化建构——哈布瓦赫〈论集体记忆〉》,《中国图书评论》2010年第9期。

  

   [20]陈娟:《罗启锐:偷生至今从不言悔》,《国际先驱导报》2012年2月3日,文化·先锋版。

  

   [21]易锐民:《80后青年开始务实》,《联合早报》2010年2月23日。

  

   [22]李立峰:《再看世代差异和香港青年人的后物质主义》,张少强、陈嘉铭、梁启智编:《香港社会文化系列》,香港:香港中文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2016年,第7页。

  

   [23]Ma Ngok,“Value Changes and Legitimacy Crisis in Postindustrial Hong Kong,”Asian Survey, no.4(2011),pp.683-712.

  

   [24]曾健德:《〈岁月神偷〉现实-主义?》,香港电影评论学会官网,2010年5月3日,https://www.filmcritics.org.hk/zh-hant/%E9%9B%BB%E5%BD%B1%E8%A9%95%E8%AB%96/%E9%9B%BB%E5%BD%B1%E6%96%B0%E4%BA%BA%E9%A1%9E/%E3%80%8A%E6%AD%B2%E6%9C%88%E7%A5%9E%E5%81%B7%E3%80%8B%E7%8F%BE%E5%AF%A6%EF%BC%8D%E4%B8%BB%E7%BE%A9%EF%BC%9F, 2021年5月3日。

  

   [25]李里峰:《个体记忆何以可能:建构论之反思》,《江海学刊》2012年第4期。

  

   [26][27]刘亚秋:《从集体记忆到个体记忆:对社会记忆研究的一个反思》,《社会》2010年第5期。

  

   [30]台北金马影展:《〈点对点〉导演黄浩然、制片邝珮诗专访》,2014年12月2日,https://ghpress.pixnet.net/blog/post/190970637, 2021年5月6日。

  

   [31]Theodor W.Adorno, Aesthetic Theory, trans.and ed., Robert Hullot Kentor, London,New York: Continuum, 2002, p.255.

  

   [32]Jacques Ranciere, The Politics of Aesthetics, trans.Gabriel Rockhill, London, New York: Continuum, 2004, pp.12-19.

  

   [33]吳俊雄、马杰伟、吕大乐:《港式文化研究》,朱耀伟编:《香港研究作为方法》,香港:中华书局,2016年,第173页。

  

  

    进入专题: 香港   城市更新   大众文化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影视与戏剧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9536.html
文章来源:社会科学研究 2021年5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