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练军:人工智能法律主体论的法理反思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00 次 更新时间:2021-11-04 13:16:28

进入专题: 人工智能   法律主体  

刘练军  
他必须服从于主人的意志,由此他事实上成为主人的手段和财产。

  

   “任何人在本性上不属于自己的人格而从属于别人,则自然而为奴隶”[古希腊]亚里士多德:《政治学》,吴寿彭译,商务印书馆1965年版,第13页。,亚里士多德的这个奴隶定义告诉我们,要成为法律上的人,人格就绝对不可或缺,奴隶之所以不是法律上的人,是因为他本身就不是一种目的性存在的人格人。“人意味着自我目的。人之所以为人,并不是因为他是一种有肉体和精神的生物,而是因为根据法律规则的观点,人展现了一种自我目的。”[德]拉德布鲁赫:《法哲学》,王朴译,法律出版社2005年版,第134页。法律上的人就是能够展示并捍卫自我目的的人格人。只有人格人才是法律主体,其他的存在者都难以称得上是法律主体。

  

   2.人格人是一种具备自律性的人

  

   除目的性外,人格人还具有自律性。自律是近代道德哲学的伟大发明,它意味着道德主要与人们施加给自己的法有关,遵守道德很大程度上代表着人们对利己权能的自我控制。参见[美]施尼温德:《自律的发明:近代道德哲学史》(下册),张志平译,上海三联书店2012年版,第598-628页。匮乏自律的人就形同只有表象而丧失自我的动物。自律实质上是人的自我意识的必然反映,也是人格的基本内涵。人格人定能是一种足以自我控制内在欲望与情绪的自律人。人的尊严的真正基础,是人的始终如一的自由意志能力,即“自律”参见邓晓芒:《灵之舞:中西人格的表演性》,作家出版社2016年版,第171页。。不懂得自律的人必将使自己深陷原始欲望的泥淖,从而失去自我目的性。

  

   在某种程度上,自律乃是人格人坚守自我目的性的基本方法。黑格尔有句名言:“法的命令是:‘成为一个人,并尊敬他人为人。”[德]黑格尔:《法哲学原理》,范杨、张企泰译,商务印书馆1961年版,第46页。对于这个著名的法哲学论断,也许只有人格人的自律性才能对之作最好的诠释。如要成为一个大写的人,就须臾离不开人运用其自由意志能力即自律来实施自我规制。人唯有自律,才能成长为一个人格人;人唯有自律,才能尊敬他人为人。在通往“法的命令”路上,自律是引擎,是旗帜,是方法。自身不具备自律特性的人,就难以成长为一个人格人,也就不是严格意义上的法律上的人。“一切法律生活和国家生活的基础,就是人内在的自我管理能力,是人精神的、意志的自律能力。”[俄]伊·亚·伊林:《法律意识的实质》,徐晓晴译,清华大学出版社2005年版,第175-176页。

  

   在康德的法哲学世界里,人就是指人格人,人就是天然的法律主体。康德说:“人,是主体,他有能力承担加于他的行为。因此,道德的人格不是别的,它是受道德法则约束的一个有理性的人的自由。……人最适合于服从他给自己规定的法律——或者是给他单独规定的,或者是给他与别人共同规定的法律。”[德]康德:《法的形而上学原理:权利的科学》,沈叔平译,商务印书馆1991年版,第30页。为何人格本质上是自由,而人又为何最适合于服从法律,根本原因在于人不但是自我的目的性存在,而且是自觉捍卫尊严的自律性存在。目的性与自律性乃是人格人的两大特性,而人格人成为法律上的人的内在根源正在于此。

  

   (三)法律主体乃是承载法的人格人

  

   以上分析表明,法律主体就是人格人,且只有人格人才能成为法律主体。问题在于为何只有人格人才可以成为法律主体呢?因为唯有目的性和自律性兼备的人格人才能承载起法律,人格人之外的任何存在物(包括动物和人工智能)都不足以让法律运作起来。所有的法律都只能通过主体这个范畴发挥功能,离开了主体,一切法律就立即沦为一张废纸。这个主体就是法律主体,它是法律及其构建的法治秩序中的一个基本范畴。

  

   黑格尔曾说:“法律是被设定的东西,源出于人类。”[德]黑格尔:《法哲学原理》,范杨、张企泰译,商务印书馆1961年版,第15页。法律不是大自然的馈赠,而是人类的发明。人类的任何发明创造都是一种目的行为,所有时代的人都不会漫无目的地制定法律。“灵魂的首要需要,与永恒命运最为贴近的,乃是秩序。”[法]西蒙娜·薇依:《扎根:人类责任宣言绪论》,徐卫翔译,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03年版,第7页。是的,颁布和实施法律的目的,就在于创设一种受法律指引并保护的秩序,正如凯尔森所说“法是人的行为的一种秩序(order)”[奥]凯尔森:《法与国家的一般理论》,沈宗灵译,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1996年版,第3页。。不管是秩序还是与之对立的混乱,都是由人的行为造成的,没有人之行为植入其中,也就无所谓秩序或混乱。人类在立法上从未停止过推陈出新,为的就是通过法律的新陈代谢来建构更加适合于自己的社会秩序,以避免由于法律的滞后或超前而造成不必要的社会混乱。

  

   禁止任何人作出违背其人格所要求的消极行为,从而使得人始终是一种目的性和自律性的存在,此乃法律的终极价值所在。正如哈特所述,法律其实就是一系列行为规则,其最主要的功能就是“以各种各样的方式来控制、引导和计划我们的生活。”H.L.A. Hart,The Concept of Law, Second Edition,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94, p.40.法律就是由一系列對人格人具有普遍约束力的规则所构成。是故,富勒将法律定义为“使人类行为服从规则治理的事业”Lon L. Fuller,The Morality of Law, revised ed., Yale University Press, 1969, p.106.。

  

   法律本身并不能使之成为法律,能够使法律实现其规则治理事业的,只能是法律主体。离开了法律主体,法律不是寸步难行,而是彻底行动不了。正是从这个意义上说,法律主体乃是法的承载者,是真正的法律实体。凭借法律主体这一法律实体,法律才能成为法律。这可以从两个方面来解释。

  

   1.法律乃是由法律主体即人格人所创造出来的

  

   没有人格人,也就不会有法律的诞生。美国宪法之父麦迪逊说:“如果人人都是天使,那么就不需要政府。”Alexander Hamilton, James Madison & John Jay,The Federalist Papers, Bantam Dell, 2003, p.316.人格人正是认识到人有兽性丑陋的一面,所以才需要制定法律以规制其性恶本能。意大利当代著名哲学家阿甘本说:“在我们的文化中,支配着所有其他冲突的最关键的政治冲突,就是人的动物性和人性之间的冲突。”[意]吉奥乔·阿甘本:《敞开:人与动物》,蓝江译,南京大学出版社2019年版,第96页。斯言诚哉。从属性上看,人就是动物,其身上的动物性与生俱来,但人与动物的本质区别就在于,人对其自身的动物性有足够清醒的认知,因此,可以自觉地通过自律来使自己成为人格人,尤其是发明法律来抑制其动物性的肆意伸张。

  

   “法律最基本的作用就在于约束人类某些自然的癖好,限制和制约人类的本能,强化一种非出自于本能的义务性行为——换句话说,就是保证人类为了共同的目的,而建立一个互相让步和相互奉献的合作基础。”[英]马林诺夫斯基:《原始社会的犯罪与习俗》(修订译本),原江译,法律出版社2007年版,第43页。对于法律此等制约人性的功能有了充分的理解,才能够深深地懂得考夫曼这样的论断:“法的观念是个人性人类之观念,除此,它什么都不是”[德]阿图尔·考夫曼、温弗里德·哈斯默尔主编:《当代法哲学和法律理论导论》,郑永流译,法律出版社2013年版,第199页。。既然法的观念就是人类与人性的观念,法律的本质其实就是人。而这里的人当然不是生物学上的自然人,而是哲学上的人格人。作为法律主体的人格人实乃法律的生命和灵魂,没有人格人这样的法律主体,法律就不可能存在,即便存在,也不是我们通常所言说并适用的法律。

  

   2.只有法律主体即人格人才能使法律成为活法(living law)

  

   法律要对人之行为发挥其规范功效,就不能只停留于纸面上的存在,它必须从静态的“书本上的法(Law in books)”转变为动态的“行动中的法(Law in action)”。唯有如此,法律才能成为一种具有规范拘束力的活法,否则,就是对人类社会生活毫无行为指引价值的死法(dead law)。法律要从书本走向生活,由死法变为活法,就不能没有可以理解和适用法律的法律主体。赋予法律以生命活力的,不是别的,正是作为法律主体的人格人。这里的人格人除自然人外,还包括由自然人所组成的非自然人即法人。法人同样是一种目的性存在物,完全可以作为法律上的人,具体见下文。

  

   身为活法的法律,其实是个动态的运作过程。这个过程中的每一步,都是由作为法律主体的人格人在施行的。法律主体的行为乃是最为关键的法律事实。任何法律规范的解释与适用,都是围绕着人之行为展开的。包括特定情形下人的不作为在内的人之行为,乃是法律规范发挥拘束力的真正对象。不宁唯是,法律要对任何违法行为——不管是作为还是不作为、是故意还是过失、是既遂还是未遂——的追究,从启动到终结的每一个细节都只能依赖于人格人来操作。人格人之外的任何存在物都不可能作为原告、被告、律师、检察官和法官来参与旨在问责的司法活动。由此可知,人格人乃是法的承载者,法律须臾离不开作为其承载者的法律主体,正所谓“徒法不能以自行”。

  

   总括而言,法律主体乃是法律的核心范畴。法律主体就是法律上的人,这种人乃是具有目的性和自律性的人格人。人格人既是法律的创造者,又是法律的适用者。因而,法律主体可以定义为承载法的人格人。尽管历史上既有不少自然人被排除在人格人之外,又有不少非人的存在物被作为人格人对待而成为法律主体,参见李拥军:《从“人可非人”到“非人可人”:民事主体制度与理念的历史变迁——对法律“人”的一种解析》,载《法制与社会发展》2005年第2期,第45-52页;李萱:《法律主体资格的开放性》,载《政法论坛》2008年第5期,第50-57页;胡长兵:《法律主体考略——以近代以来法律人像为中心》,载《东方法学》2015年第5期,第46-54页。但在现代社会人格人主要有两类即自然人和法人,前者包括所有的自然人,而后者为法律所拟制的人。法律主体仅限于人格人,主要有如下两个方面的原因。

  

一是法律的本质是人。“人是法的形成的中心点。他的身体的、心灵的状况在法的一切领域里都起着一种决定性的作用。他的出生,他的发展,儿童的保护需要,男女两性的分开,他的本能欲望和激情,他的精神生活的组织和内容,这一切对于法来说,都具有至高无上的意义。”[德]H.科殷:《法哲学》,林荣远译,华夏出版社2002年版,第148页。正因为如此,所以人不能不成为法的主体,因为法的实质所指向的就是一切有责任能力的人。我们绝对不可能使非动物界的东西、骆驼等低级动物及其他人造物成为法的主体,(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人工智能   法律主体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理论法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9448.html
文章来源:现代法学 2021年4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