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小安:中西宗教改革之比较——从路德到加尔文与从太虚大师到星云大师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84 次 更新时间:2021-10-28 15:18:50

进入专题: 宗教改革   因信称义   人间佛教   菩萨道  

吴小安 (进入专栏)  
这些佛学院为中国近代培养了一大批、好几代优秀的佛教弘法和研究人才,大醒、法航、东初、印顺、赵朴初、星云大师、竺摩、觉光、永惺,圣言、证严皆宗太虚,正是由他们的大力推动之下,人间佛教运动蔚然大观,成为近百年来佛教复兴运动的一个主要趋势。

  

   佛光山四大宗旨的头两个宗旨即是“以文化弘扬佛法,以教育培养人才”。佛教相对于基督教,伊斯兰教、印度教而言依然处于弱势,对于见天的佛教人而言所具有的使命不只是巩固本有的信仰根据地,“更要推动佛教国际化的弘法方向,拓展佛教的国际存空间”,而其实根本就在于教育和文化,星云大师和佛光山亦卓有建树。“六十多年来,我和我的弟子、信徒们为台湾在世界办了五所大学、十六所佛教学院,我办了电视台、报纸、出版社、中小学等,如今想来,台湾佛教能有现在的盛况,我也自觉这六十多年,对台湾人心的净化和佛教的振兴,有了一点馨香的供养。”[53]就文化方面来说,“佛光山多年持续编修佛光版的大藏经,出版《佛光大辞典》,编辑《佛教经典宝藏》白话版,集成《中国佛教学术论典》,还出版《普门学报》,发行《人间福报》,等等。这些大型的佛教文化学术工程,对推广佛教知识的普及,推动佛教历史思想文化的研究,沟通海峡两岸佛教学人,推动人间佛教进入寻常百姓的生活等等,都起着巨大的作用”[54]

  

  

  

   四、   结语

  

   牛顿说:“如果我看得更远一点的话,是因为我站在巨人的肩膀上”。今天中国大陆的佛教亦处在激烈的变革之中,甚至有的学者认为伴随着几十年的急剧变革和日益融入世界文明体系,中国的佛教已经到了“复兴的临界点”,如何继承了宗门丛林旧有的优良传统,又能扬弃传统佛教的诸般弊病,我们需要的是摸着石头过河,一步一个脚印的踏实,更需要借鉴和吸取西方新教改革和台湾人间佛教运动的优点和长处,“站在巨人的肩膀上”,以史为镜,知往鉴今。前者在现代化的进程之中具有领先之地位,且与市场经济和市民社会的适应和调整也有五、六个世纪的历程,如何“成为市民美德的孵化器,成为节制人的贪欲,并将其引导、净化到现代市场经济所需的合理化方向的精神源泉之一”[55],基督新教足可启发我们许多;而台湾的人间佛教运动,特别是星云大师为代表的佛光僧团,他们是如何能够获得自己的话语权,并在台湾社会文化中占据主流地位和影响精英人群,让佛教的信仰和伦理在台湾社会中起到支撑作用,更是我们需要总结和学习的,当然大陆的佛教状况相较于台湾而言更有其现实的复杂性和体制性的弊端,有的时候需要的不只是智慧,还有机运。

  

   机运不只是说制度上要推墙松绑,机运更在于我们能够有一批像加尔文那样一切只为上帝的荣耀的宗教圣徒,像星云大师那样具有悲心愿力,热忱为教的“贫僧”。因为通常

  

   “我们参与某种实践活动,就是进入一个实践传统,进入了由前人造就的一种传统,从前人的做法那里学习自己该怎么做,怎样算是把一件事情做得好。通常,我们不是从理论和理想开始自己的实践,而是从榜样开始自己的实践。刚开始写诗,你模仿李白或者李清照,刚开始画画,你模仿拉斐尔或者梵高。即使你一开始从书本上信服了共产主义,你在投身无产阶级革命的实践过程中,还是以列宁或托洛茨基或保尔·柯察金为榜样。共产主义理想体现在这个人或这些人身上,民主理想体现在这个国家或那个国家身上,体现在华盛顿、杰斐逊与他们的选民身上,体现在英国美国这些国家日常运转的细节之中。热爱民主制和民主文化的朋友,多半不是因为比较了各种政治制度理论之后挑选了民主制度,而是直接受到良好民主国家的吸引。我们从英美北欧而不是从菲律宾学习民主。”[56]

  

   一个宗教的兴衰正是依赖于这些“典范”的作用,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他使不信者信仰,使信者坚定信仰。

  

   在加尔文的理论里上帝是一切的出发点和目的,人是为了上帝而活着,人在现世中的一切活动都是为了彰显和荣耀上帝。而他的一生也确是献身于上帝的一生,

  

   “他恪守最严格的教规。为了心灵之故,他只允许他的身体享受绝对的、最低限度的食物和休息。夜间只睡三小时,至多四小时;一天只进一顿节约餐,很快吃完,餐桌前还翻开着一本书。他不散步闲荡,没有任何娱乐,不寻求消遣,特别避开那些有可能使他真正欣赏的事物。他工作、思索、写作、辛勤劳作和战斗,卓越地献身于宗教,从来没有一小时的私生活。”[57]

  

   他以着坚韧不拔的天性和钢铁般的僵硬创立了民主共和的教会观和长老制教会,并成功的主持了西欧第一个资产阶级神权共和国,推进着上帝的事业直到更远更深处。

  

   而星云大师也创造着“人生的三百岁”,

  

   “我一生没有放过年假,也没有暑假、寒假,甚至星期假日我还比别人更加忙碌。我从早到晚没有休息,不但在讲堂教室里弘法利生,在走路的时候、在下课的空当,甚至在汽车、火车、飞机上,我都在精进地办公、阅稿。每天我都是在分秒必争、精打细算中度过。如果以一天能做五个人的工作来计算,假如能活到八十岁,就有六十年的寿命可以从事工作——六十乘以五,不就是三百岁了吗?”[58]

  

   为了佛教,他当仁不让;为了佛教,他舍身舍命,“贫僧有一个愿力:‘为了佛教,叫我堕下地狱,都心甘情愿’”,正是心甘情愿,正是有这样一种兴教度众,舍我其谁的大丈夫气概,我要让“佛教靠我”!他才能忍别人所不能忍,能行别人所不能行,让当年那个孓然一身,了无凭借的“一个很平凡的凡夫僧”终能化无为有,创建了佛光山僧团与国际佛光协会,在天地间走出了一番境界,影响遍及全球。

  

  

  

   参考文献

  

   一、 专著

  

   满义法师,《星云模式的人间佛教》,台北:香海文化事业有限公司,2005年。

  

   满义法师,《星云学说与实践》,台北:远见天下文化,2015年。

  

   程恭让,《星云大师人间佛教思想研究》,高雄:佛光出版社,2015年。

  

   李向平,《救世与救心:中国近代佛教复兴思潮研究》,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1993年。

  

   邓子美,《超越与顺应》,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4年。

  

   江灿腾,《当代台湾佛教》,台北:南天书局,1997年。

  

   江灿腾,《新视野下的台湾近现代佛教史》,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6年。

  

   星云大师,《安住我身》,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10年。

  

   星云大师,《规矩的修行》,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10年。

  

   星云大师,《佛光菜根谭》,北京:现代出版社,2007年。

  

   星云大师,《佛法与义理》,上海:上海辞书出版社,2008年。

  

   星云大师,《在入世与出世之间》(上、下),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9年。

  

   星云大师,《风轻云淡星云大师谈禅净》,杭州:浙江人民出版社,2009年。

  

   星云大师,《心领神悟:星云大师谈佛学》,杭州:浙江人民出版社,2009年。

  

   星云大师,《学佛与求法》,上海:上海辞书出版社,2008年。

  

   星云大师,《佛教与社会》,上海:上海辞书出版社,2008年。

  

   星云大师,《六祖坛经讲话》,北京:新世界出版社,2008年。

  

   星云大师,《宽心:星云大师的人生幸福课》,南京:江苏文艺出版社,2009年。

  

   星云大师,《心灵的探险》,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10年。

  

   星云大师,《佛′法′僧》,上海:上海辞书出版社,2008年。

  

   星云大师,《来去一如》,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10年。

  

   星云大师,《人间佛教论文集》(上、下),台北:香海文化事业有限公司,2008年。

  

   星云大师,《人间佛教语录》(上、中、下册),台北:香海文化事业有限公司,2008年。

  

   星云大师,《欢喜:处事秘籍》,北京:中华书局,2010年。

  

   星云大师,《人间与实践》,上海:上海辞书出版社,2008年。

  

   星云大师,《佛陀真言——星云大师谈当代问题》(上、中、下册),上海:上海辞书出版社,2008年。

  

   星云大师,《往事百语①②③》,北京:现代出版社,2007年。

  

   陈兵、邓子美,《二十世纪中国佛教》,北京:民族出版社,2000年。

  

   太虚,《太虚大师全书》,宗教文化出版社,2004年。

  

   学愚,《人间佛教:星云大师如是说、如是行》,香港:中华书局,2010年。

  

   觉醒主编,《都市中的佛教》,北京:宗教文化出版社,2010年。

  

   马克思′韦伯,《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康乐,简惠美译,桂林:广西师范大学,2010年。

  

马克思′韦伯,《宗教社会学 ′ 宗教与世界》,康乐,简惠美译,桂林:广西师范大学,2010年。(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吴小安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宗教改革   因信称义   人间佛教   菩萨道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宗教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9308.html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