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思余:田野政治学的学术传承、理论创新与方法自觉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91 次 更新时间:2021-10-28 15:08:26

进入专题: 田野政治学  

阮思余  

阮思余:田野政治学的学术传承、理论创新与方法自觉





  

  

很荣幸能够有如此宝贵的机会参加今天的学术盛宴。首先我要表示两点感谢。然后要谈谈我的两点认识。

  

  

  

  

  

   第一是要感谢张厚安老师!正因为有了华中师范大学政治学的开拓者与奠基人张老师,才有我们今天的会议,否则今天我们相聚可能要以另外的方式。

  

  

  

  

  

   第二个要感谢徐勇老师!徐老师很敬重我们华中师大的政治学的开拓者与奠基人张厚安老师。我们经常说,家有一老,如有一宝。中国人尽管有“尊老爱幼”的传统,但是真正像徐老师这么尊重“老人”的还不多。所以我们既要向张厚安老师学习如何开拓新的学术领域,如何拓展新的学术生长的空间,又要向徐勇老师学习如何在“前人”的基础上把优良的学术传统发扬光大,创造辉煌!

  

  

  

  

  

   今天会议把我安排在最后一个发言,正好我的发言主题是《田野政治学的学术传承、理论创新与方法自觉》,应该说与今天的会议主题有不谋而合之处。而且最后一个发言,“学术传承”的落脚点和立足点正好可以充分体现出来。我想其实徐勇老师办这个会议很重要的目的,特别是今天上午把我们全院的研究生的“开学第一课”放在这儿,就是希望我们的田野政治学能够得到很好的学术传承、延续和发展,能够继续创造新的辉煌,取得更大的成就。

  

  

   一、要深化对于政治学一流学科的认识

  

  

  

  

  

   今天的会议我从上午听到现在,有两个比较强烈的认识。第一个认识,我觉得我们中国政治学要补课。补什么课呢?我认为,必须要补中国政治学学科发展史的课。我给本科生讲一门课《政治学原理》。这门课是我们所有政治学专业本科生的必修课,当然也是专业基础课。我们在座的这么多同学,包括我们各位老师们在学政治学原理的时候,看的比较多的中国政治学学科发展史,比如像已故北京大学赵宝煦老师、复旦大学刚刚去世的王邦佐老师等,他们都在讲中国政治学学科发展史。可以说,我们对于中国政治学学科发展史的理解和认识,在很大程度上要受到他们的论著的影响。在中国政治学学科发展史上,恕我孤陋寡闻,我们较少真正重视华中师范大学政治学学科发展史。我们更多关注和认同的是北京大学、复旦大学、清华大学等学校的中国政治学学科发展史,以及这些学校学者给我们讲述的中国政治学学科发展史。实际上,从邓小平1979年提出政治学要补课以来,我们就已经做了很多工作,我觉得我们中国政治学学科发展史应该把华中师范大学以张厚安老师为代表的田野政治学学派,及其对于中国政治学的发展和贡献写进去,要进入我们主流政治学的教材,而且要成为政治学本科生和研究生的常识,成为政治学学者们的共识。如果没有进入主流学术脉络和学科发展史的话,对我们华中师范大学的政治学来说,确实是不公平、不合适的,也是不符合历史事实,更不符合刚才说的不“唯虚”、不“唯上”,要“唯实”的精神。这是我的第一个比较强烈的认识。

  

  

  

  

  

   第二个认识是,今天的会议增加了我对政治学“一流学科”的认识。我们华南师范大学跟华中师范大学只有一字之差,但是学科发展确实有不少差距,我们只有国家级一流本科专业建设点,还没有一流学科,当然,我们正在努力向华中师范大学学习,向徐勇老师学习。我今天听完以后,对一流学科有了新的认识,具体来说,主要有以下四个方面的认识:

  

  

  

  

  

   首先,我发现政治学一流学科的学校基本上都是“家有一老”。咱们华中师范大学有张厚安老先生,人们常说“家有一老,如有一宝”,这是特别的难得特别珍贵的事。像复旦大学有刚刚去世的王邦佐老师,天津师范大学有大家非常熟悉的研究西方政治思想史的权威学者徐大同老师,吉林大学有王惠岩老师,北京大学有赵宝煦老师……大家看这些一流大学,基本上都是“家有一老”,所以我们大家都要爱护我们“家”的“老人”,这是第一点。

  

  

  

  

  

   第二点,我发现这个“家有一老”里的这些“老”都非同寻常。因为这些“老”,他们青春永驻,身体非常健康,而且思想非常活跃。像我们张厚安老师今天下午可能还在线听。上午我们看完张老师的录播视频后,张老师在医院里照顾老伴何医生,还专门饱含深情地跟我们打视频连线,与线上线下的老师同学们聊聊天,打个招呼,让人特别感动!尽管退休多年,依然关心其所开创的学科和专业发展情况,依然把学术当作毕生的志业,实在难能可贵,这是第二点。

  

  

  

  

  

   第三点,我发现一流学科有个很重要的特征就是这个接力棒交的特别好。今天上午张厚安老师在发言的时候高度肯定了徐勇老师这一棒跑得特别漂亮特别出色。其实学术也是像接力赛一样,只有每一个接力棒都交得好、传承得好、跑得好,才可能为后面的学术发展奠定一个良好的基础,这是我关注到的第三个方面。

  

  

  

  

  

   最后一点就是这些一流学科都有他们自己的特色和稳定的研究领域。华中师范大学关于三农(农业、农村、农民)问题的研究,尤其是农村政治的研究,基层政权建设的研究,基层民主和基层治理的研究,在海内外都有相当的学术影响力和极高的美誉度。今天上午,徐勇老师说华中师范大学的政治学就是要发扬“土”的精神,我理解徐勇老师说的这个“土”不是“土气的土”,而是“乡土的土”,是要扎根中国这块泥土,我想是这个意义上的“土”。这就是现在我们经常强调的,要把论文写在祖国的大地上。我就从上述四个方面简要谈谈我对一流学科的一些认识。

  

  

  

  

  

   接下来,我开始跟大家汇报今天我要分享的主要内容。我讲三个方面的问题:一是田野政治学的学术传承,二是田野政治学的理论创新,三是田野政治学的方法自觉。

  

  

   二、田野政治学的学术传承

  

  

  

  

  

   今天我们召开张厚安老先生学术思想座谈会,我觉得最重要的就是要讨论、重视田野政治学的学术传承问题。关于田野政治学的学术传承,我想讲四个方面的问题。第一是学术品质的传承,第二是学术品牌的传承,第三是学派的传承,第四是方法的传承。这是我自己在这几天集中学习张厚安老师的学术文集以后,所形成的一些最新认识、体会与收获。其实之前一直有关注、认真拜读过张厚安老师的文章,加上徐勇老师之前在不少文章里反复提到过张厚安先生,不过像这一次这样集中学习、领会和反思张老师的学术思想,还真的是第一次。

  

  

  

  

  

   第一个学术品质的传承。我觉得特别重要的是“理论务农”、“背靠政府”这八个字。应该说,这是华中师范大学政治学很重要的一个立足点,“理论务农”我们讲了很多,这次学术会议的主题是“将‘理论务农’一代一代传下去”。“背靠政府”怎么理解?我们不难发现,从张厚安老师开始到徐勇老师,可以说一直到现在,华中师范大学中国农村研究院跟地方政府的关系都很好。我们有时很惭愧,因为我们生活在广东,徐勇老师在武汉,徐老师他们竟然跟广东地方政府的关系比我们还要好。你说,能不让人难过吗?!我们心里面特别难过,但是难过的同时又特别敬佩徐勇老师及其团队。尽管我们本来更有地缘优势,结果华中师范大学徐勇老师及其团队“背靠政府”比我们“背靠”的还要好。

  

  

  

  

  

第二个学术品牌的传承。华中师范大学从张厚安老师到徐勇老师及其研究团队四十年来一直从事农村政治研究,从张老师的农村基层政权研究中心,到农村问题研究中心,再到中国农村问题研究中心,(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田野政治学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最新来稿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9306.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