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思余:田野政治学的学术传承、理论创新与方法自觉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52 次 更新时间:2021-10-28 15:08:26

进入专题: 田野政治学  

阮思余  
到现在的中国农村研究院,一路走来这个学术品牌在中国人文社科界已经颇负盛名,而且在世界上都享有盛誉。实话说,在中国大学里面像徐勇老师这种办研究院办得好的真不多。可能有学院的话是不是更好一些?毕竟大学的建制还是以“学院”为主,以“研究院”为辅。是不是我们有本科,有优秀的本科生作为专业长远发展的根基,加上其他方面的资源也可以倾斜过来,这对我们专业发展、人才培养都会更加有利。当然,这是我的一点不成熟的意见,仅供徐勇老师和中国农村研究院的老师们参考。

  

  

  

  

  

    第三个是学派的传承。可以这么说,华中农村研究学派、田野政治学派,在国内政治学、社会学等社会科学领域所取得的成就确实有目共睹。张厚安老师在他的文集中也反复强调,学者不能只是满足于发几篇文章、写几本著作,关键还是要创立学派。从张厚安老师到徐勇老师一直都有这样一个伟大的学术抱负,确属难得。对于像八零后九零后来说,或许创立学派是比较难的事。可能确实在老一辈学者面前勇气还不够。在这方面,年轻人也确实要多向张厚安老师、徐勇老师学习。毋庸置疑,华中师范大学田野政治学的第一代领路人是张厚安老师,徐勇老师是第二代领路人。尽管我们曾经对于学术学派比较谨慎,毕竟创立学派不是那么容易的事。现在看来,大家对于已经取得巨大成就有相当学术影响力的学术学派,还是会承认和给予高度评价的。

  

  

  

  

  

   第四个是研究方法的传承。在拜读张厚安老师的文集的时候,我总结张厚安老师强调做学术研究的时候,要注意三个方面的方法论的问题:调查研究的方法,政治学的方法,唯实的方法。应该说,这些方法确实值得我们学习。一个是调查研究的方法,张厚安老师从1983年开始从事农村调查,在社会科学界确实起步较早。第二个是政治学的方法,这是张厚安老师在文章中反复强调的一个研究方法。即要以政治学的方法研究农村问题,研究农村问题要从政治学出发。当然最根本的还是唯实的方法,不唯书、不唯上,只唯实。这是第三个方法。我觉得华中师范大学有这样的学术传承,而且做的确实特别好。我观察我们中国的大学,我自己的体会是,好的大学好的学科在学术传承上确实做得都很好。

  

  

  

  

  

   总之,关于田野政治学的学术传承,我觉得有四点重要意义:第一,推动了政治学者重视研究“三农”问题。比如说华中师范大学关于“三农”问题的研究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开始在学术界有很大影响力,再到二十一世纪,其他的学校无论是他们培养学生,还是老师都主动向华中师范大学徐勇老师及其团队学习。这就是学术影响力、学科影响力。

  

  

  

  

  

   第二,推动了实证政治学在中国的发展。实证政治学在中国的发展从农村开始,这是很好的一个起点和发展。我们应该很自豪地说,中国不仅有实证政治学,而且起步还挺早。可以说,它是与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中国政治学学科恢复重建同步发展的。

  

  

  

  

  

   第三,推动了中国政治学走向国际社会。其实中国政治学在国际社会能够有所影响和发展,我觉得与华中师范大学徐勇老师及其团队从村民自治和基层民主的经验研究出发,再到三农问题在国际期刊发表,引起海内外高度关注中国的“三农”问题、村民自治和基层民主问题密不可分。我们要看到农村政治研究让中国政治学走向国际社会的重要意义和学术影响。

  

  

  

  

  

   第四,推动了基层治理的民主化。张厚安老师一个很重要的目标,就是要改变农村落后的现实,改变农民利益难以维护的现状,为农民发声,为农民代言。应该说,能够做到这一点非常难得。这可能比发几篇论文、出几本专著更为重要。这也是学术良心、学者良知的体现。正是因为有张厚安老师如此高尚的追求,才使得华中师范大学的农村政治研究真正是从农村实际出发,立足改变农村政治格局,应该说,这对于推进农村基层民主还是非常有意义和价值的。  

  

  

   三、田野政治学的理论创新

  

  

  

  

  

   接下来要跟大家汇报的是关于田野政治学的理论创新问题。我想有四个方面值得大家关注和重视:

  

  

  

  

  

   第一,创新的出发点,最根本的一个问题就是认识中国社会。什么是中国?中国是什么样的中国?其实无论是建国以前还是建国以后,学者的使命就是认识中国,中国是什么样的政治格局?人民公社解体以后,乡村政权到底是什么样的状况?张厚安老师有一个很重要的贡献,那就是回答了人民公社解体以后,中国的基层政权、乡土社会到底是什么样的状况。这就是今天大家耳熟能详的“乡政村治”。这是张厚安老师的原创性概念。

  

  

  

  

  

   第二,创新的方法是什么?从张厚安老师到徐勇老师,一直强调也一直在努力提出新的概念、新的命题、新的理论。这也是中国人文社会科学最近一些年来培养博士研究生希望达到的学术目标。应该说,现在在这个问题上我们已经逐渐达成了共识。

  

  

  

  

  

   第三,创新的标志是什么?创新的标志就是,形成了一些公认的新的学术概念。像张厚安老师到徐勇老师提出的这些标志性概念,“乡政村治”、“祖赋人权”、“韧性小农”、“东方自由主义”等等。这些新概念是学者学术创新的标志,也是学者学术创新的身份象征。

  

  

  

  

  

   第四,理论上的旨向是什么?这个旨向核心的一点就是中国政治学的发展与完善。刚刚郎友兴老师说,为什么我们总是要向西方(学术)看齐,而不是相反?这是一个非常有意义的问题,我们甚至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因为向西方看齐这是自然的事,与之相反则未必。

  

  

  

  

  

   我们看到在建构中国特色的政治学的话语理论体系上,华中师范大学已经走过了很长的一段路,所以徐勇老师那本《田野政治学的构建》,我们很期待出版。应该说,这本书的出版,有助于我们重新认识中国政治学的发展脉络。如果没有这些认识和理解,我们总是以为我们没有建构中国政治学的话语体系、理论体系和学科体系,其实我们自己来讲的话就是很自卑。实际上,也是很不公平的事情,其实我们一直在做这个事情,只是没有去梳理它,结果就是我们没有我们自己的话语体系、理论体系和学科体系。我们都是跟着别人走,学习西方,我们永远在路上……其实我自己一直想写一本书,梳理中国二十年来三十年来,我们创造了哪些公认的政治学概念,我觉得这些零散的东西梳理出来以后,大家就认识了,也就会逐渐有共识了。当然,从认识到共识,还是需要一些时间和空间。

  

  

  

  

  

   田野政治学的理论创新,至少有两个意义值得大家去思考:其一,促进我们的知识增长和理论贡献。之前学术界对田野政治学确实是有不同的看法,有些从事理论研究的学者认为,田野政治学天天搞调查,认为调查就是讲故事,而讲故事很难对知识增长有贡献。今天我们应该有勇气来回应这些质疑,我们的研究有我们的概念、学科体系、独特的培养模式。当然,是否认同这些概念,则是另外一回事。

  

  

  

  

  

其二,我觉得田野政治学在构建中国政治学理论体系上,已经走在国内前列。我之前上课的时候,把国内政治学二十年的发展做了一个梳理,发现在中国像徐勇老师这一代五零后六零后做政治学研究的学者,大概有两种人是转向政治学的。一种就是从科学社会主义与国际共产主义运动转向政治学,但前提是必须接受过科学社会主义与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良好训练,当然前提是该校必须有科学社会主义与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学科、专业,或者攻读过这个专业的研究生,像我们华中师范大学就有这个学科,毕竟不是每个学校都有这个学科和专业。有些学校没有科学社会主义与国际共产主义运动这个学科,那如果有哲学的话,比如马克思主义哲学或者中国哲学,那就从马克思主义哲学或者中国哲学转向政治学。这个时候就有一个问题,这两类人的发展确实可能不太一样,主要研究方向也不一样。从哲学转向政治学的,可能更喜欢从事政治哲学或者政治理论研究。而从科学社会主义与国际共产主义运动转过来从事政治学研究的,则往往更倾向于从事实证政治学研究。我们今天会议研讨的华中师范大学张厚安老师,包括徐勇老师等都是最好的明证,他们都是从科学社会主义与国际共产主义运动转过来从事政治学研究。(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田野政治学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最新来稿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9306.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