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佳明:曾国藩的学问与格局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127 次 更新时间:2021-10-25 22:28:49

进入专题: 曾国藩  

郑佳明 (进入专栏)  
当时的理学是官场标榜的门面,大家都在标榜自己是理学。他与别人不同的是什么?曾国藩把理学变成了信仰,立志做圣贤,他是真学、真懂、真信,也真的去做,而且一以贯之。这是什么?这是他的人生、心灵得到了一个安顿,他的精神世界得到了一个升华;他从此用毕生的精力去读书,用毕生的精力去修炼自己理想的人格。

   我跟唐浩明先生经常在一起讲课,我们两个一起到美国、到欧洲去讲课——唐先生就是写《曾国藩》这本书的唐浩明先生。我就说,曾国藩这个人一辈子好辛苦的。他自己还有牛皮癣,晚上还睡不好觉,血压还高。他在1861年打掉安庆之后就开始校对《王船山全书》。《王船山全书》是200多卷,将近300卷,他自己点校117卷,这要花费多少时间哪?!外边还在打仗;晚上别人睡觉了,他还在那儿干活。他总体上的著作,最后《曾国藩全集》文字有多少?1500万字,我是查了的。其中有几本是他编辑的,也放在里边了;比如一本是《十八家诗钞》,一本是《经史百家杂钞》,这两本书是别人所著的,但是这两本书不厚、规模不大,加起来也就50、60万字。那么,其实《曾国藩全集》1500万字基本上都是他自己写的。所以,他的这一生里头做了那么多的事,而且他操了那么多的心,他是有一个信仰的。我问唐浩明先生,我说你认为他吃大苦、耐大劳,动力是什么?他说他是信仰。这是我们看曾国藩格局的第一条,就是说他要做圣贤,他信仰,那个时候外王,信仰三不朽,信仰修齐治平这么一个理学的基本信念。

   (二)曾国藩是怎么样通过读书塑造人格、追比先贤的?

   刚才我们讲他是怎么样去读书的,现在我们讲他读了书以后,怎么样去把这些书变成自己的一种能力,把这些书变成自己的格局,把这些书变成自己的胸怀。我给他归纳了这么几条。

   1.第一,他以读书为立身修身之本。在古代的文化人看来,要做圣贤就得从读书入手。曾国藩认为,读书可以变化气质。他说,“人之气质,由于天生,本难改变,唯读书则可变化气质。”“古之精相法者,并言读书可以变换骨相”(古代那些会看相的大师说,读了书连骨相都可以变化)。所以,咱们现在女孩子不用去做缩骨,可以多读几本书,腹有诗书气自华。具体来说,曾国藩认为,读书可以从两点变化人的气质,就是敬德和修业。他说:“吾辈读书,只有两事:一者进德之事,讲求乎诚正修齐之道,以图无忝所生;一者修业之事,操习乎记诵词章之术,以图自卫其身。”这个地方讲的就是,读书是做人的一个基本功。曾国藩不仅重视读书,还喜欢读书。他说,余性(我的本性)喜读书。所以,他通过读书就把儒家文化和程朱理学的各项基本要求铭记在心,这是一。

   2.第二,他把读书和修身的实践密切结合起来。他说,“知德性未尊,则问学适以助长”。他认为真正要把知识学问转化为自己的德行、涵养,就必须把书本的知识变成自己的意念情操,转化为每天的日常实践。他说,“《大学》之纲领有三,明德、新民、止至善,皆我分内事也。若读书不能体贴到身上去,谓此三项,与我身了不相涉,则读书何用?”他的意思是说,《大学》里的三纲——明德、新民、至善——这些事情应该是我们身体力行来做,不做的话你读了有什么用?所以余英时说,曾国藩一生最过人的地方实在是他的躬自实行,就是说他自己做。

   3.第三点,就是他的刻苦,勤奋刻苦,持之以恒。他说,读书第一要有志,第二要有识,第三要有恒。为了实现自己的志向,他在京中虽然已经做了大官,但是每天给自己规定了13条律令,每天发奋用功:“早起温经,早饭后读廿三史,下半日阅诗、古文,每日共可看书八十页,皆过笔圈点”——看80页都要用笔来圈点,这是他读书的一个方法,强迫自己读。第二个办法,他说,“师友夹持,虽懦夫亦有立志”。意思是说,老师和朋友之间夹持,就好像绑架一样,虽然是懦夫,但是也有立志——你跟这些老师和朋友在一起,如果你不读书,那么你说不过去,不好见面。他非常注重交友,而且特别注重交那些有学问的朋友,他通过师友的力量来实现自己成圣贤的目标。

   4.第四点,知行结合,就是他把读书和做事情结合起来。这一点是他一个很重要的想法。读书不仅仅是道德修炼,也要获得智慧和能力。圣人讲人的能力,包括智、仁、勇三项;曾国藩就讲,“三达德之首曰智,智即明也”(智慧的智就是明白的明);“古来豪杰,动称英雄。英即明也。明有二端:人见其近,吾见其远,曰高明;人见其粗,吾见其细,曰精明。”他这里讲了两个词,一个是高明,一个是精明,都是对孔孟里的三达德“智仁勇”的“智”做的一种解释。他说这个智是什么?就是观察俗物、理解事物的认知能力。

   各位注意,在这个地方,实际上曾国藩对“智”的解释是说,对俗物的了解,就是对世间这些最俗的事物和人间生活、油盐柴米这样一些具体事物的了解。它可以看作什么?认知外在事物表现出来的聪明和智慧。智识这个“智”,它是书本知识和做具体的事情形成的能力,这个能力是我们讲的格局的一部分。在这里要注意的是什么?就是他这个格局,他这个智慧、聪明,不仅仅涵养了德行,而且有独立的精神价值和社会功利的价值。那么就是说,有了知识和智慧以后,他的人格可以有独立性,他有独立的精神的意义。这个事情,我们要了解曾国藩的话,一定要了解他的这种独立性,他的独立性是他的智慧。所以,他一方面是拙诚,见其大见其远,但另一方面是智慧。我们已经多次看到,他跟朝廷的意见不一致的时候,他会想办法绕过朝廷的这些规矩,然后他要把事情做成。他在战争中也总是采取一些智慧,而不是采取简单的方法去处理。这是第四点,知和行相结合。

   5.第五点,叫做诚而不欺,立身之本。他对儒家心术的规范,最重要的理解,就是把“诚”看作内圣的内涵和达到内圣的途径,把“诚”也作为外王的一个阶梯。所以,他把“诚”看作内圣外王的连接点。内圣就是我们自己要成为一个圣人,外王就是我们要实行王道、不搞霸道;那么又怎么样在内圣和外王之间达到一个平衡点?他说,“诚”就能做到这一点。他把关于“诚”的思想贯穿到他的事业之中。他说:“古者英雄立事,必有基业。如高祖(刘邦)之关中,光武(汉光武帝)之河内,魏之兖州,唐之晋阳,皆先据此为基,然后进可以战,退可以守。君子之学道也,亦必有所谓基业者。”他讲的意思是,人要有基业。这个基业是什么?这个基业就是诚。所以,人不要以欺诈为诚,要以诚为诚。他说,“大抵以规模宏大、言辞诚信为本”。他认为,“诚”这个基础巩固了才能够建功立业。

   我们看到李鸿章有一段话。曾国藩到晚年,天津教案处理得很被动,叫李鸿章去接,李鸿章最后问他:“我注意点什么问题?”曾国藩说:“那你先说说你的想法。”李鸿章说:“我的想法就是跟洋人打痞子腔。”痞子就是流氓。李鸿章说,这是我们安徽的土话,痞子腔就是我们跟他们周旋,不跟他们说实话。曾国藩低着头,摸了摸胡子,想了一下,才跟他说:即使是洋人,也要对他们诚,诚才利于长久,才立于不败之地。他说,我们虽然不一定能赢,但是我们也不会输,有了诚就有了立足之地。这就是刚才讲到的基业。

   曾国藩去世好多年后,李鸿章回忆的时候讲:“老师这段话我记了一辈子。”这个“诚”是曾国藩读书获得的一个思想。这个思想实际上在古代的时候就有,那么到了湖南的周敦颐创办理学的时候,把“诚”说成是我们宇宙的本体;这个“诚”就变成了程朱理学、宋明理学里的的一个本体论的思想,这个思想在湖南人中的影响很大。

   6.第六点,英雄与圣贤兼备。正如他推崇的人格理想主要是强调要做圣贤,这一类的理想人格在实践中往往表现出恭敬、内敛、温柔、慎重、谦逊这样的一些人格特点。但是明清以来,由于发生了巨大的变革和转型,这个士大夫的人格也在逐渐发生变化;有一些有开拓精神的士大夫,特别是湖南人,就提出了血性的思想,提出了要有豪迈的英雄气概——他们呼唤天生豪杰必有所用,“天生豪杰必有所任”这样的一个思想。这个思想提出来以后,对曾国藩是有很大影响。曾国藩就向往什么?他就向往圣贤与豪杰融为一体的人格理想。而且我们湖南这个地方——我现在是在长沙,湘江之边给大家分享——盛行一种强悍刚勇的文化性格,所以湖南人被称作“南蛮子”、“霸蛮”。因为湖南这个地方崇山峻岭,舟车不便,我们老百姓特别倔强,加上三苗、土家族都在这个地方留下了蛮族的血统,所以湖南人的气质尚武,而且刚烈、不怕死——有人称为特别独立之根性,有人把湖南人叫做骡子脾气,王夫之把它叫做秉刚之性。曾国藩说什么?“从古帝王将相,无人不由自立自强做出,即为圣贤者,亦各有自立自强之道,故能独立不惧,确乎不拔。”曾国藩强调的自立刚强的精神,他给圣贤的人格注入了一种新的内涵和特质。所以,圣贤人格应该是什么?有“民胞物与”的这样一个人格,同时还要有什么?还要有一种内圣外王以成大事的这么一种气概。

   7.第七点,内圣外王的统一,形成一种新的人格。我们讲,程朱理学有几个基本概念:一个概念就是内圣外王;一个概念就是对人的话,要求立德、立功、立言三不朽;还有,人的生命要求人正心诚意格物致知,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内圣外王的思想实际上有两个方面表现。一个就是,内圣要求立功立德、成己成物。立德就是成己,通过心性修养,增进道德,达到圣贤的境界。立功就是成物,就是身任天下,以立众生,实现美好的社会理想。这个叫做立功立德、成己成物。这是一种想法。关于内圣外王,还有一种要求,叫做修己治人、尽伦尽制;伦是伦理,制是制度,其实就是要求统治者端正自己的品行,有人格的力量,并且建立完善的社会制度,稳定社会秩序。从孔夫子到曾国藩,儒家对圣王合一的追求一直是做人的最高追求。在这个过程之中,曾国藩努力做到这两个方面。我不展开讲了。

   这是我们讲的曾国藩怎么样通过读书来实现自己人格的转换、人格的成就。

   (三)接下来一个问题,讲曾国藩学问的特点。

   曾国藩的学问对他的人格产生了很大影响。他的学问实际上是有跟程朱理学不同的地方,也就是说他有创新的地方。对于这些创新的地方,我们讲这么几个方面:

   1.曾国藩学问的第一个特点,叫做:一宗宋儒,兼容汉学,同时博览经史百家。这是曾国藩的一大特点。这里有三句话。第一句话就是他“一宗宋儒”——“宋儒”就是程朱理学、伊洛之学。关于“兼容汉学”,汉学实际上是汉朝时候的今文经学、古文经学,它强调实事求是,强调咬文嚼字,要把经典搞清楚。到了清朝的时候,程朱理学和汉学之间产生了派别之分。特别是文字狱发生多了,大家都不愿意谈义理,都愿意去训诂,都愿意做考据工作。这时候,就分出两派。曾国藩最了不起的地方就是说:我是学理学的,我一宗宋儒这个不变,但是我兼容汉学。这里边还有故事。他认为汉学搞得好,可以使自己的理学也学得好——他没有把它们对立起来。除此之外,他博览经史百家——经、史这些东西他都在学。

   所以,他用程朱的理学统治所有的学问,他把学问格局做大了。这是他的人生格局和事业格局做大的一个基本原因。他的学问无所不窥,他的治学态度包容,学用结合。他打仗很忙的时候,曾经画了30多个历史上著名的贤人君子士大夫的画像,其中很多人不是程朱系列的,甚至于有人是程朱批评的对象,都被他列入其中,都是他的榜样。他这种兼容并包的治学效果,实际上是对宋明以来中国传统文化的一次整合,这个功劳非常之大。他对宋明以来的各种学术思想及流派,包括程朱理学、陆王心学、明清的经世实学、乾嘉汉学,乃至道家佛学诸子,采取了一种兼容的态度。这就使他推崇的人格理想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他的人格比一般的那些理学家内涵又有了新的特征,有了时代的特征。

   因为他对学问的广博和扎实,在传统文化的资源库里他找到了很多实用的工具,我们举几个例子。

一个例子是,戚继光的练兵之法。他在编练湘军的时候,想用礼治来治军,但是他发现礼治里就没有军“礼”——关于军队的“礼”就没有。(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郑佳明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曾国藩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大浪淘沙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9231.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3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