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国家安全领域正面临一场思想风暴(二)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945 次 更新时间:2003-05-12 13:50:00

进入专题: 自由来稿  

郭飞熊  

  

  二、国家的地理依存高于民族自决权

  

  15,西藏和新疆的问题,其实不是由人权问题引起的,并不严重涉及主权和人权的矛盾,而是由一部分人企图谋求“藏独”和“疆独”导致的。

  “藏独”和“疆独”,以及所有的民族分离主义,他们的思想基础是民族自决权理论。

  民族自决权,是指每一个民族都有权决定自己的命运。它的核心内容,就是把每一个民族的命运和地域的集中独立联系在一起,主张一族一国。这显然是参照了西欧单一民族国家的经验。而对于多民族国家和民族杂居的国度,乃有削足适履之虞。

  在二十世纪风起云涌的民族解放浪潮中,民族自决权理论发挥了不可磨灭的历史功用。

  到了二十世纪末,它对多民族国家和民族杂居的国度的负面效应,也逐渐显露出来。

  

  16,联合国宪章肯定了民族自决权的合法性。

  宪章第一章第二条规定:“发展国际间以尊重人民平等权利及自决原则为根据之友好关系,并采取其他适当办法,以增强普遍和平。”

  这一条是由斯大林治下的苏联力主写入联合国宪章的。

  1960年,又是在苏联的倡议下,联大通过了著名的《给予殖民地国家和人民独立宣言》,阐述了所有的人民都有自决权,依据它,广大被殖民或外国统治下的人民享有完全的独立和自由权利。

  在《独立宣言》通过的第二天,联合国大会对民族自决权的行使规定了明确的限制与条件:被视为拥有自决权的领土指的是其统治国不仅“在地理上与其分离,而且种族或文化上也与其不同的地域”。由此,就排除了殖民地以外地区的各种自决要求。 [6]

  这一新时代的《独立宣言》,成了亚非拉西方列强统治下的殖民地人民争取独立的合法武器,接下来发生的事令天地改色。

  

  17,应该说,二十世纪中,苏联在鼓吹“民族自决权”思想并促进亚非拉民族解放运动方面,功不可没。当然,这样做,也是它在冷战中与欧美争夺全球意识形态主导权的一种手法。

  但是荒谬的是,苏联本身,却在二十世纪末,被自己力主的民族自决权思想的爆破力,弄得分崩离析了。

  这可不是它的初衷。

  在并没有发生种族灭绝、歧视和隔离,甚至并没有发生特别的民族矛盾的情况下,这种分崩离析乃是主体民族的巨大失败,也是历代统治者的巨大失败。

  在苏联究竟到底发生了什么,导致了后来的败局?

  

  18,事情得从源头说起。

  在二十世纪早期,不遗余力宣扬民族自决权的,有两位著名人物:列宁和威尔逊。

  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列宁几乎是在世界上首倡并力推民族自决。出于唤起各民族的反抗、促进沙皇俄国的灭亡的考虑,列宁主张,一切民族都有在政治上同压迫民族分离的权利,都有成立单独国家或自由选择他们愿意参加国家的权利。显然是受了西欧一族一国状况的直接影响,列宁主张民族国家边界应与民族分界线相吻合。

  1918年1月,美国总统威尔逊起而响应,发表了“十四点”宣言,称民族自决应是重新划分“战败国”领土的依据。因为遭到英、法等老牌殖民帝国的疑忌,这个宣言后来无疾而终。威尔逊的国务卿承认,如真正贯彻“民族自决权”,美国和加拿大均将不复存在。 [7]

  但列宁却完全没有这种警觉。他在十月革命胜利后,就开始把作为革命手段的民族自决权理论予以社会制度化,组建了一个由十几个加盟共和国构成的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这一批加盟共和国,是按照民族国家理念,采用迅烈、人为的方式组建起来的。

  尽管,在操作层面,苏联的统治者对民族分离主义打压甚烈,比如对独立后的波兰发动大规模军事攻击,派出百万红军进军华沙。但是,在理论和法律上,他们的姿态几乎是完全一边倒,对民族自决权不加任何限制,反而确立了它至高无上的地位——1922、1936、1977年的苏联宪法,都郑重地写入各加盟共和国有“自由退出”苏联的权利。

  与此相反的是,美国宪法则从未给予各州“退出权”。

  

  19,列宁和斯大林建立的制度,乃是一个对本民族实行严酷的暴政,对整个国家实施高度集权管理,而对多个民族设计了纸面上的民族自治的奇异混合物。

  在没有民族国家、民族成份复杂、民族意识淡薄的地方,轻率地人工制造“民族国家”,这大概就是当年苏联民族共和国创建的实情。 [8]

  一位西方学者指出:苏联的这一套体制,对于非主体民族来说,“唤醒了他们的民族分离意识,使地方民族主义高涨,一旦条件具备,半文明的小民族必然将甩掉自己的老师。”

  一旦严酷的暴力不能再使用,意识形态的合法性丧失,血腥的历史真相被揭开,国家的凝聚力涣散,各民族之间的联系纽带马上断裂,当非主体民族援引宪法规定的“自由退出”权时,合法性站在他们一边。

  而苏联统治者企图把各民族融合成一个新的、历史性的、更高级的共同体,融合成苏联人民的努力,没有得到各民族人民的认可。

  苏联的崩溃命运,似乎早在列宁建立这套制度之初,就已经奠定了。

  同样属于斯拉夫种族的南斯拉夫人,对他们斯拉夫人的“原创”,敬佩得五体投地,他们按照苏联的模式,几乎一模一样地建立了南联盟。当落幕的锣声敲响时,此地四分五裂,而且一片战乱。

  民族自决,既是沙俄解体的理论,也是苏联瓦解的实践。可谓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我揣测,列宁鼓吹民族自决的初衷,恐怕是为了用共产主义思想和苏联的武力统一全球,而预先建立的一种有包容性的国家机制,它预备着让一个又一个的民族国家加入进来,成为众国之国。其所谋者深且远。不意核时代的到来,让传统的陆军优势失去了决定人类命运的力量,一切的一切,都成了梦幻泡影。

  

  20,苏联崩溃的核心原因,在于把完整的地理空间,分割为一个个民族国家的版图,长期的国界意识,暗示和培养了民族主权和半独立的情绪。

  地理的依存被打破,领土的完整必然被动摇。

  过去,人们比较重视不同地区和民族之间的历史和文化联系,其实,地理——军事和经济意义上的地理——依存关系,要更为重要。它其实就是国内地缘政治。

  所以在历史上,不同的民族为了一座山脉、一道关隘,可以打数百年的仗,形势格禁,利害相关,不得不为也。

  现在的世界上各个主权国家的疆域,都是历史上复杂的军事运动和经济运动造成的。它的地理,有一种内在的相关和勾连。

  如果这种地理依存关系被人为地割裂,将导致怎样的局面?

  可以做一个思想实验——一个国家的主要的一条河流沿岸,分布着十几个不同的民族,依赖这条河的水源灌溉庄稼,沿着河流进行商品交易。假如这些民族都分别独立了,将发生什么情况?任何一个上游民族国家都可以控制水源或者引水另行,从而使下游民族国家对其产生依赖关系,甚至引发旷日持久的争夺水源的战争,那种十几个民族国家达成协议公平合理地使用水源的概率极小,有人类几千年的历史经验为证。倒是长期的争夺战的结局,又是诞生一个统一的国家。

  可以再做一个思想实验——一个国家内有几个民族共存,其中一个分布在本国主要矿藏资源区,假如它要独立出去,对于其它民族,乃是一种巨大的不公平。其它民族自然不服,又是一场旷日持久的战争。

  

  21,美国伟大的总统林肯曾经论述过一国之内的地理依存,他说:“一座房子不能从中间裂开。”

  为了维护联邦的统一,林肯不惜打了一场伤亡数百万人的南北战争。

  内战结束后,美国国内建立了统一的市场,给国内经济的发展提供了新的动力。西部土地的开发、自由劳动力和国内市场的扩大、先进科技的应用和欧洲资本的输入,使美国以惊人的速度崛起并成为当时资本主义世界新的一极。从美国内战结束时的1865年到美西战争爆发时的1898年,美国小麦产量增加了256%,谷物增加222%,精糖增加460%,煤炭增加800%,钢轨增加523%,投入铁路运行的长度增加567%以上,原油从300万桶增加到5500万桶,钢锭铸件由不足2万吨增到900万吨。 [9]

  数十年内,美国一举跃升为世界头号经济大国,它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登上了世界第一军事强国的宝座,乃是水到渠成。

  假如当初美国一分为二,那么,今天这个不可一世的唯一超级大国,几乎是不可想象的。

  

  22,在1960年联合国大会关于《给予殖民地国家和人民独立宣言》的解释说明中,拥有独立自决权的领土,指的是其统治国不仅“在地理上与其分离”,并且无历史文化联系的殖民地。它的适用范围,特指欧洲殖民帝国和距其数千里之外的亚非拉殖民地之间的关系。

  而对于一个传统国家的疆域,联合国大会强调:“任何旨在部分地或全面地分裂一个国家的团结和破坏其领土完整的企图都是与联合国宪章的目的与原则相违背的。”

  一国的领土完整,其内在的实质,就是对一国在历史中形成的军事、经济、文化上的地理依存关系的法律确认。它受国际法的保护。

  苏联式的民族自决权理论,暗含着一族一国的主权要求,如果在多民族和民族混居的国度实施,将极大地破坏本国的地理依存,从而人为地制造民族冲突,把统一的国内法律和政治体系治理下的国内地缘政治,化为无法无天的国内强权政治。

  美国布鲁金斯研究所高级研究员伍得渥德指出,通过全民投票公决以获得国际社会承认的民族自决方式,在一多民族交叉居住国家内,必然逻辑上导致种族清洗。这是因为,只有把“不可靠的人口”强迫转移出去,才能确保全民投票公决投出“独立”的结果。 [10]

  世界上大约有三千多个民族,假如都有权独立,在只有这么大的地球陆地面积内,将分离出三千多个独立国家。

  哈萨克斯坦总统纳扎尔巴耶夫总统说:“少数民族的权利在今天往往与各民族自决直至建立独立国家的权利混为一谈,如果抱定这种态度,世界上就可能出现几千个经济上薄弱的主体。”“在民族自决的掩盖下,任何一个民族国家的国家完整性都受到怀疑,使之分化的分离主义将会没有止境。”

  所以,我提出,对民族自决权必须进行国际法意义上的约束,要在国际法中确立“国家的地理依存高于民族自决权”的思想。

  

  23,在当下,一些似是而非的观念流行。

  比如黑格尔式的“民族独立是自由的最高形式”信条。

  对于一个人口不大、历史无多、安全系数很高的少数民族来说,这种自由有什么实质意义?

  西班牙的巴斯克人闹起了独立运动,因为它所在的地区经济比较发达。

  而法国的巴斯克人首先认为自己是法国人,并以此感到自豪,没有分立要求。

  一个少数民族,如果生活在中国、俄罗斯和美国这样的大国,可以拥有更多的发展机会,他的优秀分子可以以一个大国为平台参与国际竞争。

  一个小岛居民拿破仑,可以登上法国的舞台,演出征服欧洲的活剧。

  一个中亚小民族出身的斯大林,可以出任苏联帝国的统帅,打赢第二次世界大战。

  很难想象,在太空时代和高科技时代,一个独立的微型国家,和一个大国内的小民族,他们的发展空间,会是对等的。

  假如人权和民族平等问题已经解决,那么,一个更大的国家,意味着更大的经济需求,更大的科技文化交流空间,更多的高级智力竞争和参与,还有更多的独特文化和风俗习性的展示平台,更好的多样性,更大的包容性。

  所以,对于一个少数民族来说,最重要的是享有人权和民族平等,而不是民族自决。

  还有一种谬论:“有了国权、族权,才有人权。”

  美国的少数民族,没有成立独立的民族国家,就没有了人权么?

  假如将来的中国,实现了普遍的人权,而依然没有让苗、满、回、藏、蒙独立,那么,他们就依然没有人权么?

  持此论者,喜欢拿库尔德人的悲惨命运作例子。的确,库尔德人分居在土尔其、伊朗、伊拉克等不同国家之内,如果成立一个独立国家,能为根本性地解决他们享有的人权开辟道路。

  但是,这样做的阻力极大,将分割上述国家的传统地理依存。假如因为种种原因,库尔德独立国长期甚至根本无法建立,那么,库尔德的人权问题就一直无法解决么——比如,可不可以通过国际施压,来帮助库尔德人民合法的正义斗争,以根本性解决他们的人权状况?土尔其人的文明水平就一直保持在今日的水准,永远不会进化?其实这里面,美国人的纵容鼓励了土尔其人的放肆,乃是更深邃的问题。

  很明显,国权、族权,只是人权的一种实现方式,只是充分条件,而不是必要条件。还有不通过独立和自决也可以单纯地为了人权而解决人权问题的途径,对于每个国家和整个世界来说,后者更为重要,因为它见证着普遍的文明水平。

  

  24,上述高论,和民族自决权的一族一国论一样,都是一种“国家崇拜”,而不是纯正的“人权崇拜”。

  一个民族,(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自由来稿  

本文责编: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杂文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90.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发布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