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畅:理解的时相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70 次 更新时间:2021-10-11 15:08:27

进入专题: 理解   时相  

刘畅(人大) (进入专栏)  

  

   本文尝试从一个特定的视角——动词时相(aspect)理论——切入对“理解”这一汉语概念的探讨。文中将简要介绍“时相”理论对几类动词时相的区分(活动词项、目标词项、成就词项、状态词项),在此框架下分析“理解”这个汉语动词的几种时相,考察经典“时相”理论中可能存在的某些问题,并进而尝试讨论,“时相”考察可能为我们对“理解”的理解带来怎样的启示。

   关键词:理解;时相;过程;状态;时间点;能力

  

   “理解”在诸多学科的诸多领域都是一个源远流长、历久弥新的研究课题。对于汉语学界的研究者而言,要真切地理解“理解”,离不开对“理解”这个汉语词的考察。本文将尝试从一个特定的视角——“动词时相”理论——展开对“理解”这个汉语动词的一些初步的研讨。

   在语言学中,动词的“时相”往往与动词的“时态”对举。时态(tense)涉及事态在时间中的定位,比如它是在过去、现在还是将来?是即将发生还是尚在遥远的未来?时相(aspect)则涉及事态自身的时间面相,或者说,涉及我们会从何种视角着眼,来理解事态在时间方面的相关特性,比如它发生在瞬间,还是会延续一段时间?是孤立地、一次性地发生的,习常出现的,还是首尾相接、往复循环的?是一个过程还是一种状态?[1] 在英语中,“used to”不仅把相关事态定位在过去,而且提示这一事态具有“习常出现”的时相特征。这两方面综合到一起,可以称为“习惯性过去时(habitual past)”。虽然人们惯常也笼统地将之叫做一种“时态”,但严格来讲,habitual指涉这一动词词项的时相,past才指涉其时态。当代国际学界对于时态、时相及其相互关联的研究可谓汗牛充栋。据研究者统计,仅至2001年,相关的论文、著作至少有6600余部之多。[2]

   从大的方面,动词词项[3]的时相可以分作“语词时相(lexical aspect)”与“语法时相(grammatical aspect)”两类。前一类意义上的时相已经内化在了特定动词词项的字典含义中,上面所举的“used to”即为一例。后一类意义上的时相则与某些特定的句法结构有关。例如,在英语中可以说,“Peter was writing a letter, when he was interrupted by a phone call”,却不能说,“*Peter wrote a letter, when he was interrupted by a phone call”[4]。本文旨在考察“理解”一词的语义,因此更关心“语词时相”。下文中,我将只在这一意义上使用“时相”一词。

   学界对这一类时相的研究至少可以追溯至美国语言哲学家泽诺·万德勒的经典论文《动词与时间》。[5](下文中此篇论文的引文仅注中译本的页码,虽然我的译文可能有所不同。)在那里,万德勒区分了动词词项的四种“时间图式(time schemata)”[6],也即后来学界一般所说的“时相”:活动(activity)、目标(accomplishment)、成就(achievement)、状态(state)。[7]他提示,某些动词同时具有多种时相。“其实,恰恰是那些需要两种或两种以上时间图式来解释的动词为一类概念多义性提供了最有意思的实例,也即,我们若不察觉这里出现的模棱两可之处,它就可能引起混淆。”(第167页)而在我看来,中文词“理解”恰恰是这类“最有意思”的动词之一。例如,让我们试想一下:就时间方面的特性而言,“对一句话的理解”可以有多少种不同的意思?

   (1)我正在费力地理解他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2)我终于理解了他那句话的意思。

   (3)作为说汉语的人,我们都理解“下雨了”这个中文句子是什么意思。

   可以看到,以上三个句子分别从三种不同的意义上涉及到“对一句话的理解”:对一句话的理解可以(1)延续一段时间,可以(2)在一瞬间达成,或者(3)相当稳定、基本不发生变化。为讨论方便,我们可以相应地称之为“理解(1)”、“理解(2)”、“理解(3)”。

   接下来的讨论拟分为四个部分。第一至第三部分将分别处理“理解”一词的三种不同的时相。论题所及,也会在时相理论所涉的一些问题点上稍作停留,力图澄清几点误解,得出几点结论。第四部分则尝试对“能力”概念加以考察,并在此基础上揭示这三类“理解”之间的内在关联。

   一

   理解(1)是“目标词项”。根据万德勒对时相的分类,“目标词项”与“活动词项”同属“过程(process)词项”,“成就词项”与“状态词项”同属“非过程词项”(第169页, 第175页旁注)。如下图所示:

   过程词项

   非过程词项

   活动词项

   目标词项

   成就词项

   状态词项

   过程词项与非过程词项的一个重要区分标志,在于其是否具有适当的进行时形式。例如,说得上“正在跑”、“正在画一个圆圈”,却说不上“*正在死”、“*正在知道”。相应地,“跑”、“画一个圆圈”属于过程词项,“死”、“知道”属于非过程词项。可以看到,“知道”与“理解”这两个中文词的时相有所不同。“理解一句话的意思”,有时大致相当于“知道一句话的意思”。不过,谈不上“正在知道”,却谈得上“正在理解”。这一点上,中文词“理解”同样与(例如)英文词“understand”、德文词“verstehen”的时相不相等同。因为并没有“*I’m understanding”这样的说法(虽然可以说“I’m trying to understand”);“Ich verstehe es”的恰当翻译也应是“我理解(了)这一点”,而非“我正在理解这一点”。“理解”可以用作过程词项,“understand”、“verstehen”却只可用作非过程词项。[8]

   同为过程词项,活动词项与目标词项亦有不同。可以说:“我正在推车”。也可以说:“我正在理解那句话”。不过,可以问“你刚才推了多长时间车(For how long did you …)”,却大概不能问“*你刚才理解了多长时间那句话(For how long did you …)”,而要问:“你刚才花了多长时间来理解那句话(How long did it take …)?”(参见第171页)

   一个人花了五分钟来跑1000米;却一般谈不上“*他花了五分钟来跑”,除非谈话的上下文已经设定了他所要跑向的终点或所要达成的目标(例如跑步健身之类)。万德勒把“跑”、“推车(push the cart)”一类的动词称为“活动词项”,而把“跑1000米”、“画一个圆圈”、“写一封信”之类称为“目标词项”。推车、跑步之类的活动是由若干子过程不断循环往复的方式叠加而成的。一个人只要开始跑步,无论他什么时候停下来,他刚才的确跑了步(did run)。跑1000米、写一封信则在逻辑上内设了一个终点、目标,只有达到了终点、目标,这个过程才算真正完成了。一个人参加1000米跑,中途停了下来,那么,他刚才并非跑了1000米(did not run a kilometer),因为他还没有完成1000米跑的过程(第169-171页)。理解(1)同样内设了一个目标。我在努力理解他的那句话——那是因为我还没有理解,或还没有完全理解;因为我正在试图达到理解。如果没有达到这个目标,理解(1)的过程就还没有完成,就还不能说:“我刚才的确理解了(I did understand)”。

   这里同样可能存在歧义的表达。例如,“画圈”既可以理解为目标词项(他在用笔画一个大圈),也可以理解为活动词项(他在用笔不停地画着一个又一个小圈)。他在画圈,却突然被打断了——如果这说的是前一种意思,就不能说他刚才画了一个圈;如果是后一种,那么他刚才还是画了圈。当然,从另一个角度上也可以说:他在画第10个小圈时被打断了;那么同样应当说:他并没有画了10个小圈。由此可见,一个事件究竟是“活动”性的过程,还是“目标”性的过程,不仅与事件本身发生的过程有关,而且与我们从何种角度来理解、描述这一过程有关。我试着推了一下车,却发现车上的货物很沉,没能推动。如果把“推车”理解为活动词项,那么我还没有开始推车;但如果把“推车”理解为目标词项,那么当我开始做出用力推车的动作时,就已经是开始推车了。在这个意义上,只有像“走”、“跑”一类的动词才构成了最为典型的活动词项。假如当我要迈出第一步的时候,就被你强行拉住了,那么无论在什么意义上,都不能说我已经开始走或开始跑了。

   二

   我花了好一会儿来理解他话里的意思。在这段时间里,我一直在理解他的那句话。这种意义上的理解是一个过程。我们懂汉语,因此一向理解“下雨了”这个中文句子是什么意思,但我们并非一向在理解这个中文句子的意思。或者,我想了好一会,突然间理解了他话里的意思。在那一瞬间,我并非仍在理解,而是理解了。在后两种意义上,“理解”都不意指一个过程。

   理解(1)所内设的目标就是理解(2):我们通过理解,达到理解。在前一种意义上,“理解”是为了达成某个目标所进行的尝试的过程。在后一种意义上,“理解”就是这一目标的达成本身——这里,谈不上“正在理解”,甚至也不会说“理解”,而只会说“理解了”。参照万德勒的分类标准,我们把理解(2)归为成就词项。

   万德勒举“看见”、“发现”、“认出”、“赢得(比赛)”、“到达”、“死”等作为成就词项的例子。在汉语中,成就词项的肯定形式往往要与表达“完成”、“实现”含义的助词“了”连用。我们一般不说:“*现在他发现宝物/赢得比赛”,而说:“现在他发现了宝物/赢得了比赛”。这也印证了万德勒的结论:成就词项的现在时几乎从来不能用来报道当下的发现或胜利等,倒是其现在完成时可以恰当地做到这一点(第175页)。成就词项所意指的事件是在一个时间点上发生的;一俟发生,它就已然成为了落定的事实。

   我们可以问:“他跑1000米花了多长时间?”也可以问:“他到达1000米终点花了多长时间? ”“跑1000米”是目标词项,“到达终点”是成就词项。我花了好一会儿来理解他话里的意思。而这说的也就是:我花了好一会儿才理解了他话里的意思。但前一个“理解”是目标词项,后一个“理解”是成就词项。这里,说法上的相似也许会让我们模糊掉目标词项与成就词项的区别。不过,他到达终点花了10分钟,说的其实是他为了到达终点而跑了10分钟;到达终点这个事件本身并不延展在一段时间中。在这10分钟的时间里,他每一刻都在跑1000米,但他并非每一刻都“在到达终点”(除非“在到达终点”意指的是“在接近终点”)。他在跑完1000米的那一刻到达了终点(参见第177页)。

   把“我现在理解了”误当成与“我现在正倾听一段旋律”、“我的疼痛感现在正在减弱”相类似的心理过程(只不过更加急促、精微,因而更加难于观察),可以在正当的意义上视为一种“语法”上的混淆。[9]“我理解了”是可以视作发生在现在的一个事件,却并不因此就是发生在现在的一段过程。它发生在由“现在”所指示的时间点上。

   被归为“成就词项”的这一组动词颇耐人寻味。在4种动词时相中,只有成就时相所对应的是一个时间点。

“到达山顶”是在一个不可再细分为更小时间段落的时间点上发生的。你们什么时候到达山顶的?回答:正午。当然,(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刘畅(人大) 的专栏     进入专题: 理解   时相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科学哲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8967.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