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行之:性格决定不了命运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188 次 更新时间:2021-10-04 15:52:03

进入专题: ​性格   命运  

陈行之 (进入专栏)  

  

   1

  

   人经常说“性格决定命运”,如果我们不细究“性格”二字的确切含义,可以认为这句话大抵上是对的。比如一个人为人处世胆怯懦弱,遇到事情六神无主,旦有危险就双膝绵软,吓得筛糠,这样的人一般都成不了大事。反之,一个人敢做敢为,千斤重担也担得,万般苦楚也受得,踏入生死之地还有心调侃“砍头不过碗大的疤”,这样的人是一定能够成就大事业的,很多名留青史的家伙都是这样的人。

  

   在生活中亦如是,目光短浅、格局狭小、斤斤计较、小肚鸡肠、经常被忌妒心折磨、恨人有笑人无、做梦都想成为人上人的人,反倒不容易混出人样儿来。中国不是有“从小看老”的俗话吗?意思是小时候的脾气秉性将决定一个人一生的状态,甚至将决定此人最终的人生结局,每当看到身边人非常不幸地跌入这个无形深坑,我都免不了要在内心里赞叹民间智慧实在是太高明了,一句俗话、一句俚语往往能够揭示出一种事理。

  

   我举一个亲身经历的例子吧!

  

   我小时候就学的中学距天安门咫尺之遥,那时候(1965年)北京人口和现在比简直可以用“稀少”来形容,譬如,你能想象我们的体育课经常被安排在天安门广场进行吗?如果放到现在,这是何等惊艳的事情啊!回想起偶然走进同一间教室的这群孩子,即使在今天我也发出会心的微笑,真是“人有千面,物有万象”,我亲眼看到同学们无遮无拦的天性显露:有的性情冷静和所有人都保持着距离,似乎永远都在思索着什么;有的看到书本就头疼成天招猫逗狗没有一刻停歇,淘起气来没边没沿;有的气定神闲专心致志于学业,既不参加打闹也不扯着嗓子喧哗;有的胆大妄为敢于跟不讲理的体育老师对骂“草泥马”,实在忍不住馋瘾还敢违背学校禁令爬到房顶上去偷柿子;有的在占便宜上拥有天才般的洞察力并且完全不知羞耻,看到同学嘴动就上前问:“你丫吃什么呢?”然后掏人家兜,硬性“分享”掉人家精心掖藏的零食……看到同学们的性情如此不同,那时候我就想:“真他妈逗!”这是一种带着疑惑的感叹,意思是:“他们丫怎么这样呀?”

  

   1993年底,我从西安调回北京工作,这时候离我去陕北插队已经整整过了25年。回京不久,我怀着很大兴致参加了一次中学同学聚会。昔日那些成天像猴子一样上蹿下跳的家伙们如今都沉静了,一个个人模狗样儿地坐在餐桌前,先是在惊呼声中做着彼此间的辨认,然后坐下来做正儿八经的交谈……我发现,除了岁月在所有人脸上都拧了一把,把人变苍老了以外,其他一仍如旧:性情冷静的仍旧性情冷静;气定神闲的仍旧气定神闲;招猫逗狗的仍旧招猫逗狗;爱占便宜掏人家兜的仍旧不拘小节下筷子又狠又准……这时候我就理解中国古人为什么要说“江山易改,禀性难移”这句话了。

  

   然而重要的不在这里,重要的是,当我了解同学们的目前状况以后,心里大为惊讶,一个人的人生结局好像真的是与小时候的脾气秉性相匹配的:沉思默想、气定神闲的成就了一番事业,或者仕途或者财运都称得上令人瞩目;招猫逗狗的一辈子都在奔忙,一辈子也没折腾出什么名堂,如今仍然跟父母亲住在拆了半截的胡同深处;胆大妄为敢跟体育老师对骂的,插队期间游手好闲偷鸡摸狗,我听说招工以后又因抢劫坐了三年牢房;爱占便宜掏人家兜的则发了一笔小财,目前正开着一家有六张桌子的卤煮火烧铺,据说生意火爆……当然,也有例外,“例外”在没有来参加同学聚会的同学当中,这我放到后面再谈。

  

   有了上述见闻,你也许很难质疑“性格决定命运”这句话了,你似乎得承认,一个人的命运状态归根结底是由那个人的性格决定的,至少性格发挥着非常重要的作用……事情真是这样的吗?

  

   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有必要先弄清楚“性格”究竟是什么东西?这样我们就好辨析“性格决定命运”这句话究竟有多大的可信度了。

  

   2

  

   在学理的意义上,我认为性格大体上属于心性的范畴,心性的外化即为性格,或者说,心的性情表达即为性格,而心性(性格)很大程度上属于自然事物……如果我们试图从中国传统文化,确切地说,从中国思想史中寻找对性格、性情做出解释的学说,我们应当把目光投向哪里?我觉得可以投向“心学”。

  

   “心学”是怎么回事呢?众所周知,孟子(前372-前289)是坚持“性善论”的,他认为“仁义礼智,非由外铄我也,我固有之也,弗思耳矣。”(《孟子·告子上》)意思是仁义礼智(可以理解为价值系统)不是外在因素强加给我的,而是我本身固有的,只不过你平时没有意识到它因而不觉得它存在罢了。以孟子的观点作为发端(一般认为孟子是心学的渊源和鼻祖),经由北宋学者程颢(1032-1085)、南宋学者陆九渊(1139-1193)一脉相承,到明代思想家王阳明(1472-1529),终于集大成而发展成为了“心学”。

  

   心学在中国思想史上占有很特殊的地位。粗略地说,心学认为“心即理”,强调“心外无物”、“心外无理”、“知行合一”。怎么就叫“心即理”、“心无外物”呢?王阳明有一个通俗的解释:“目虽视而所以视者,心也;耳虽听而所以听者,心也;口与四肢虽言动而所以言动者,心也。”(王阳明:《传习录》)这已有笛卡尔“我思,故我在”的味道了。那么,“知行合一”又是什么意思呢?王阳明说得更为简洁:“知之真切笃实处,即是行;行之明觉精察处,即是知。”(同上)经过上述这些解释,我们是不是可以将“心无外理”看作“禀性难移”,并进而将“心”视为性格、性情的本源呢?我认为是可以的。

  

   心学在后来的中国哲学发展史中潜移默化,以润物细无声的方式融入到了儒学之中,影响了很多后来的思想家。我非常敬佩的清代学者唐甄(1630-1704,此公与黄宗羲、顾炎武、王夫之一起被后世誉为“明末清初四大启蒙思想家”)也曾经说:“心之本体,无忧无乐者也,不受物加,不惧外铄。”他举例说:“金工冶金,鼓烈火,施椎凿,虽百其器,千其形,而金质不变。”(唐甄:《潜书·恒悅》) 意思是心的本体既没有忧愁,亦没有快乐,它不受外界事物的影响,也不受外界事物的损害。就像黄金的冶炼,黄金虽被锻造打磨成各种器具,斧凿成很多种形状,但它的性质是不变的——就我们关于性格的话题来说,“心学”很贴合“爹妈给的”、“从小看老”的意蕴,虽然这种联想未必科学,也未必严谨。

  

   “爹妈给的”有没有道理呢?我认为既有道理又没有道理。说它有道理,是因为我们的确看到了这方面的例证;说它没道理,是因为我们同时也看到了相反的例证,即:很多人非常好或者非常坏的命运跟爹妈似乎并没有什么直接关系,我们看到更多的是别的东西——这问题就有点儿复杂了,“我认为既有道理又没有道理”就是在这里说话的。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很简单的道理,即便真理也是相对的,如果你觉得“爹妈给的”、“从小看老”之类的俗话有道理,由此就认定一个人的最终状态全部由这个人最初的状态所决定,这就等于把相对真理转换成了绝对真理,这很显然是行不通的。你想啊,如果朝廷大理寺将四十年以后杀人如麻的强盗提前审判,在丫七八岁的时候就将其凌迟斩首、剥皮炮烙,这不是太他妈野蛮残忍了吗?再比如我上学的那所中学,在组织动员赴延安插队工作时,老师忽然把张三扒拉过来,说:“这个人就是个在胡同里卖卤煮火烧的,甭让丫去延安啦!”这当然是不行的,在那样的革命年代,伤了自尊的张三一定会梗着脖子叫喊:“谁他妈是卖卤煮火烧的?!你凭什么不让我去革命圣地延安?!”你也不太可能看到老师让专注于学业的同学站到讲台前,指着他对全班同学说:“你们看啊,这个人将来会成为一个大学教授,你们现在就得开始向他学习……”即使被夸奖的同学也会蒙然坐雾,不相信老师说的是真的。

  

   我们有充足的理由怀疑,使人成之为人并最终决定人命运的,除了“从小看老”、“性格决定命运”之类的原因之外,一定还有其它更重要的原因;我们很可能不单纯由于性格,而是由于某种不可抗拒的“外铄”的原因进入我们的命运之途,我们才成之为我们的。

  

   3

  

   美国早期著名社会学家、美国社会心理学创始人查尔斯·霍顿·库利(1864-1929)敏锐地注意到了这一点,他曾经用河流和与河流并行的公路作为比喻,来说明社会与遗传对人所起的双重作用。

  

   库利认为,“生命是作为一个巨大的整体出现的,是一个由共同的后裔按照共同的生存原则组合起来的大家族。除非我们能起码从大体上看到生命整体与其各个组成部分的联系,我们就不可能弄清我们在其中的位置。这条生命历史的长河源远流长,支流众多,却似乎是在两条明显分开的河道里流动的。也许我们用一条河流和沿着这条河流的一条公路来比喻这两条生命的传递线更为恰当。河流是遗传或者生物传递,公路是交流或者社会传递。河流里传递的是生物种质,公路上传递的是语言、交流和教育。公路比河流出现得晚,它是一种发展,在早期的动物生命进程中是不存在的,但后来沿着河流出现了模糊的痕迹,渐渐显著和充实起来,最后发展为精致的公路,承受各种车辆,达到和河流相等的运输量。”([美]查尔斯·霍顿·库利:《人类本性与社会秩序》,1902年)

  

   霍利举例说:“我们设想一个美国家庭抱养一个中国婴儿,并把他带回美国抚养成人。这个婴儿的生命历史仍然源于中国,他会生长出直的黑头发、黄皮肤和中国人的其他体征,他也会具有一切可能属于他们的遗传的意识倾向。但是他的社会性的历史将源于美国,因为他将从他周围的人们那里学到英语和在这个国家里发展起来的习俗、举止和观念。他将成为美国的政治、宗教、教育和经济传统的继承者;他的整个头脑将成为一个美国人的头脑。除了他学习这些事物的遗传倾向和美国儿童的遗传倾向之间的区别(如果有这种区别的话),中国河流和美国道路在他的生命中交汇在一起。”霍利接着说:“如果有两个这样的孩子——不妨说是双胞胎吧——一个留在中国,另一个被带到美国,他们在体貌上脾气上也可能是相似的,好动或懒散,谨慎或急躁,但他们在服饰、语言和观念上将会完全不同。在这些方面,在美国长大的孩子与他美国小同伴的相似性,较之与他的中国孪生兄弟要大得多。”(同上)

  

   这个精彩的比喻令人信服地解释了为什么会有“从小看老”的现象:“他们在体貌上还有脾气上也可能是相似的,好动或者懒散,谨慎或者急躁。”而“他们在服饰、语言和观念上将是完全不同的。”用霍利“河流里传递的是生物种质,公路上传递的是语言、交流和教育”的话来理解,我们可以把两个孩子的相似性视为性格(即心性)的相似性,而他们“完全不同”的东西,则是人作为精神容器而被填塞进去的社会内容。从人的社会属性来说,这“填塞进去”(“外铄”)的内容才是决定命运的主要因素,我们说人,很大程度上都是在说社会意义上的人而不仅仅是遗传意义上的人。

  

这里隐含着怎样的道理呢?(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陈行之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性格   命运  

本文责编: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众生诸相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8845.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