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波:论我国《民法典》的推介和输出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10 次 更新时间:2021-09-10 21:47:49

进入专题: 民法典  

薛波  
“和而不同”可以成为现代社会发展的一项准则,承认不同,但是“和”是世界文化多元的必经之路[34]。一代大儒钱穆甚至将“天人合一”作为中国传统文化对世界文明的最终归宿[35]。中国社会文化结构的最终导向是“邦和天下”“天下大治”“天下太平”“天下大同”“安定团结”[36]。“永远不称霸,永远不做超级大国”是中国崛起对世界的庄严承诺。中国不搞文化侵略、文化霸权、文化殖民,世界文明应当多姿多彩、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相互交流、相互学习、互为借鉴,文化侵略和文化霸权注定将会被世界孤立,被历史唾弃。“不要看到别人的文明与自己文明有不同,就感到不顺眼,就要千方百计去改造、去同化,甚至企图以自己的文明取而代之。”[37]“历史已经反复证明,任何想用强制手段来解决文明差异的做法都不会成功,反而会给世界文明带来灾难。”[38]中国不会强行“输出”所谓的“中国模式”,亦不会在朋友有难时袖手旁观、隔案观火,更不会在伸出援手时夹杂私利。作为世界四大文明古国之一,中国将秉持国际人道主义精神,为践行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理念不懈奋斗。

   (五)推介和输出《民法典》不以是否被继受为评判标准。当今世界,早已不是19世纪《法国民法典》《德国民法典》制定时资本主义殖民和扩张的时代,世界各国大多拥有自己独立的主权,无需强行输出自己的制度。一国需要不需要民法典、何时需要民法典、需要怎么样的民法典、民法典的参考模式和借鉴对象,均属一国的私法道路选择和内政问题,理应自主决定,他国无权粗暴干涉。在当今全球195个主权国家中,多数国家都有自己的民法典。中国推介和输出《民法典》不以中国《民法典》最终是否为他国所继受、继受的程度和范围为评判标准,概因《民法典》承载着亿万中国人民的基本价值和基本观念,承载着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年来市场经济建设的基本经验和共识,凝结着中国国家治理的逻辑和思路。推介和输出中国《民法典》是为了让他国了解中国市场经济建设的成就和国家治理的逻辑和思路,了解中国的私法传统和法制文明,藉此增进同各国人民的友谊。努力让中国《民法典》成为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和陆上丝绸之路文化交流的重要载体和标志,为世界私法文明的发展进步贡献中国元素、中国智慧和中国方案。

  

   薛波,深圳大学法学院特聘研究员,硕士生导师,法学博士,主要研究方向:民商法学。

  

   【注释】

   [1]世界卫生组织2020年1月12日正式将其命名为“2019冠状病毒病”即COVID-19。其中,COVID是冠状病毒的英文词组缩写,“CO”代表Corona(冠状),“VI”代表Virus(病毒),“D”代表Disease(疾病),“19”代表疾病发现的年份2019年。由于引发该肺炎的冠状病毒与引发SARS的冠状病毒具有高度亲缘性,国际病毒分类学委员会将其命名为“SARS-CoV-2”。

   [2]郝铁川.中国民法典起草的历史(下)[N].法制日报,2016-07-13(007).

   [3]梁慧星.中国民法学的历史回顾与展望[J].望江法学,2007,(1):1

   [4]冯玉军.法治是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重要依托[N].光明日报,2019-12-06(11).

   [5]柳经纬.当代中国私法进程[M].北京:中国法制出版社,2013.66.

   [6]徐隽.编纂凝聚中国智慧的民法典[N].人民日报,2020-01-07(05).

   [7]谢鸿飞.中国民法典的生活世界、价值体系和立法表达[J].清华法学,2014,(6):17-33.

   [8][德]马克斯·韦伯.论经济与社会中的法律[M].张乃根译.北京: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1998.61.62.

   [9]谢鸿飞.民法典编纂的法治意义[EB/OL].(2019-11-30)[2020-03-15].http://iolaw.cssn.cn/xxsz/201807/t20180706_4660683.shtml.

   [10]申现杰、肖金成.国际区域经济合作新形势与我国“一带一路”合作战略[J].宏观经济研究,2014,(11):30-38.

   [11]魏磊杰、王明锁.民法法典化、法典解构化及法典重构化——二百年法典发展历程述[A].易继明.私法(第1辑)[C].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5.59.周柟.罗马法原论(上册)[M].北京:商务印书馆,2014.18.

   [12][日]大木雅夫.比较法[M].范愉译.北京:法律出版社,2006.189.

   [13][德]K·茨威格特, H·克茨.比较法总论[M].潘汉典等译.北京:中国法制出版社,2017.187.

   [14]沈宗灵.二战后美国法律对民法法系法律的影响[J].北京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1995,(5):230-231.

   [15][意]罗道尔夫·萨科.比较法导论[M].费安玲等译.北京:商务印书馆,2014.292、293.

   [16]原因有二:一是在19世纪所有非普通法系国家已经完成了民事法律编纂,寻求继受外国法律的需求不够强烈;二是《德国民法典》高度抽象化和概念化的特点,使国外人们觉得它是德意志学术的典型产物,难以在异邦土壤生根。[德]K·茨威格特, H·克茨.比较法总论[M].潘汉典等译.北京:中国法制出版社,2017.285.

   [17][德]K·茨威格特, H·克茨.略论德国民法典及其世界影响[J].谢怀栻译.环球法律评论,1983,(1):289.

   [18][德]K·茨威格特, H·克茨.略论德国民法典及其世界影响[J].谢怀栻译.环球法律评论,1983,(1):289.

   [19]日本1889年在旧民法公布之前就出现了反对意见。1890年旧民法颁布后反对和拥护意见对峙,形成了以法国法学派为中心的“断行派”和以英国历史法学派为中心的“延期派”,前者主张立即施行旧民法,后者主张延期施行,然后进行改废,此即日本法制史上著名的“法典争论”。谢怀栻.外国民商法精要[M].北京:法律出版社,2006.125.

   [20]梅仲协.民法要义[M].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4.初版序.

   [21]谢怀栻.外国民商法精要[M].北京:法律出版社,2006.125.

   [22][德]K·茨威格特,H·克茨.比较法总论[M].潘汉典等译.北京:中国法制出版社,2017.315.

   [23]凯米尔—泽基马尔,全名为加兹·穆斯塔法·凯米尔·阿塔图尔克(Ghazi Mustafa Kemal Ataturk)。是1919—1923年土耳其民族解放运动的领袖,著名的军事家、政治家、思想家,亦是土耳其共和国第一任总统。庞春娟.凯米尔与凯米尔主义[J].廊坊师专学报,1994,(1):27-30.

   [24][德]K·茨威格特、H·克茨.比较法总论[M].潘汉典等译.北京:中国法制出版社,2017.235.

   [25]谢怀栻.外国民商法精要[M].北京:法律出版社,2006.124.

   [26]黄薇.民法典,护航美好生活[N].人民日报,2020-05-19(19).

   [27]中国人大网.这些代表议案涉及修改土地经营权、住宅建设用地使用权、宅基地使用权等相关规定,增加住房租赁保障的相关规定,明确网约车侵权责任,完善夫妻债务规则,明确非法收养的法律责任,修改个人信息保护等相关规定[EB//OL].(2020-02-05)[2020-03-16].http://www.npc.gov.cn/npc/c35174/mfdgfbca.shtml.

   [28]郑玉波.民法总则(修订11版)[M].黄宗乐修订.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3.11.

   [29]王晨.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草案)》的说明——2020年5月22日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上[J].中国人大,2020,(12):13-20.

   [30]王晨.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草案)》的说明——2020年5月22日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上[J].中国人大,2020,(12):13-20.

   [31]北大法律信息网.江平教授2019年12月9日在中国政法大学创新论坛上的发言[EB//OL].(2020-01-08)[2019-12-09].http://www.chinalawinfo.com/.

   [32]中国经济网.李克强总理在全国两会新闻记者招待会上的发言[EB//OL].(2020-05-29)[2020-08-15].http://views.ce.cn/view/ent/202006/01/t20200601_35011824.shtml.

   [33]费孝通.中国文化的重建[M].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14.191.

   [34]费孝通.中国文化的重建[M].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14.48.

   [35]钱穆.中国文化对人类未来可有的贡献[J].中华文化,1990,(1):93-96.

   [36]孙隆基.中国文化的深层结构[M].北京:中信出版集团,2015.10.

   [37]习近平.维护世界文明的多样性[EB/OL].(2020-02-03)[2020-04-16].http://www.xinhuanet.com/politics/2014-09/24/c_1112609669.htm.

   [38]习近平.维护世界文明的多样性[EB/OL].(2020-02-03)[2020-04-16].http://www.xinhuanet.com/politics/2014-09/24/c_1112609669.htm.

  

  

    进入专题: 民法典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民商法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8488.html
文章来源:《时代法学》2021年第2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