劲挺:鹅毛不是雪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116 次 更新时间:2021-09-10 12:50:52

进入专题: 小说  

劲挺  
他立刻明白了,接着问:“咱们人多吗?”

  

   “多,”女学生这会儿抬起头,奇怪地打量了他一眼,“你从乡下来?整个北关,大学,中学,机械厂,其本上都是我们的力量。‘联指’只占东关一小块地方。”女学生进一步说,“我们来南关斗争刘县长,也就是向群众宣传展示联总的力量,争取更多的支持。”

  

   医生完全明白了,县城里的革命群众分成了两派,一派叫联总,一派叫联指。他们都在争先恐后的斗争刘县长,为的是扩大自己的势力范围。看来,革命进入到了一个新的阶段,自己一个人闹革命的举动有些滑稽可笑。一个人再有能耐,不可能将革命进行到底。回去后,一定要联合老高,仝老师,人心齐,泰山移。但是,现在,当他看到仝老师一脸的沮丧,悲哀时,他知道,仝老师不再是原来的这个热血青年,势倒了,一个阳痿了的家具,没用。与这样的人为伍,成不了大气候。

  

   现在,只有一个人可以依靠,就是老高。

  

   老高在家。也是刚从县城里回来。但是,找老高说什么,这成了个问题。以他在县城里的观察,类似他这种有激进想法的人,都在联总,而自己也已经向别人表达了观点,假如老高和自己观点对立,肯定谈不到一起。于是,他将自己的经历回顾了一遍,确定自己的想法后,去找老高。

  

   “老高,你是什么观点?”他问。

  

   “联总。”老高毫不含糊。

  

   “哎呀!”医生异常兴奋,“终于找到战友了,我以为双龙街就我一人是联总派。”

  

   老高问:“你甚时候加入联总的?”

  

   “前天。”实际上,他只和联总的学生们一起批斗过刘县长,并没有参加人家的组织,为了取得老高的支持,随口一说:“我和学生们批斗了刘县长,人家叫我加入了组织。”

  

   “好呀!”老高说,“既然我们是一个观点,往后,我们一起扛起双龙街的革命大旗。我把办公地点就放在这里。小仝这两天有些萎靡,革命意志衰退。怪我没有提醒他,不该斗争和尚,一个快要死的人,斗他有什么油水?捞不到政治资本。再说,他不懂得人都同情弱者,所以把事情搞砸了。这也没什么,革命嘛,都是摸着石头过河,没有现成经验,慢慢来吧。”

  

   贺医生说:“这个事情有名堂,恐怕是有人在背后出谋划策。要不,民兵也不敢在会场里抢人。”

  

   老高直言不讳:“二跩听他爸说,是张永利出的主意。还好,这家伙走了。我估计,用不了几天,农业社会成一盘散沙,瞅机会发展些人过来。”

  

   医生说:“散了好。我担心他们是铁桶一个,听说,农业社也成立了战斗队,不会是和我们对着干吧?“

  

   “说不来。”老高说,“他们最好是联指观点。”

  

   “为甚?”

  

   “革命要有对象,没对象,咱们只能是隔空喊话,隔山打牛,没有目标。不管他们,先放他们一马,咱们的当务之急是夺权!”

  

   医生吃惊地张大嘴巴:“夺谁的权?”

  

   “老丁,丁志杰。”老高说,“双龙街即将由我们掌控,成立革命委员会,我当主任,你当副主任。”

  

   “真的?”

  

   “当然,我取回了经。”

  

   医生激动的抱住老高的胳膊:“我就等着这一天呢!”

  

   7 树欲静而风不止

  

   张干部走了,首先感到欢欣鼓舞的是刘家兄弟,农业社没有了上头人的管束,往后再没有人逼着他们上山下地干活。天晴了,解放了。曾经不可一世的仝老师也靠边站了,在双龙街这块地盘上,他们可以尽情撒欢乱跳。尤其是刘大跩,虽然挨了一顿打,但这次皮肉之痛让他有了记性。他反思,革命是个毬毛,你仝老师不可一世,叫刘刚几句话就打回原形。老子遭了你打,老子不记你仇,你给老子做了好事,你叫老子变得聪明了,老子要感谢你。老子认识到了自己的价值,刘贫协的儿,光格旦旦的贫农子弟,根正心红,谁能比得了?老子才是革命依靠的对象。以后,双龙街的事情要有老子说了算!他和二跩去拜访仝老师,仝老师一脸的恐惧,以为刘大跩是来寻仇的,吓得语无伦次:“你,你想作甚?”

  

   “甚也不做。”刘大跩说,“我来感谢你。”

  

   “感谢我?”仝老师一脸疑惑。

  

   “我不该偷常铁匠家钱。”

  

   “就这个事?”

  

   “还有,你叫我晓得了我的身价。贫农是革命的干将。”

  

   “这跟我无关。”

  

   “咋能无关?你是黑五类,我是红五类,你说无关吗?”

  

   仝老师的身子开始发抖:“你,你们不要蛮干……”

  

   刘大跩笑道:“把你的红袖箍给我,咱们就扯平了。”

  

   “你要这个干甚?”

  

   “我要成立战斗队,痛打落水狗战斗队!”

  

   “你和谁?二跩?”

  

   “对,医生一人都能成立战斗队,我们两个人呢。”

  

   仝老师叹了口气:“晚了,老高拿走了。”

  

   刘大跩有些懊恼:“你和老高掰了?”

  

   “老高说,我是能教育好的子女。”仝老师小心翼翼瞄了两人一眼说,“还留了一些,要不,你们拿走,再别找我的麻烦。”

  

   刘家兄弟欢天喜地,立刻将仝老师藏在纸箱里的红袖标,宣传材料抱起就走。在灰渣峁上,他们遇见了王嘉仁。

  

   王嘉仁是专门来找他们的。王嘉仁问:“公社可能要成立红卫兵接待站,你们愿不愿去?”

  

   刘大跩说不去,刘二跩说:“我们要成立战斗队!”

  

   王嘉仁的头立刻大了,刘贫协的担心变成了现实。他说,街里有红卫兵组织了,还嫌不够?你们不要向医生学习,每人扛一面旗怎能成?国家才有三面红旗,你们就要扛两面?”

  

   刘大跩说:“没文化。国家的三面红旗是大旗,我么扛的是小旗。成立了战斗队,表明我们热爱毛主席,我们要革文化的命。”

  

   王嘉仁说:“斗大的字没识几升,也配说革命?”

  

   “你说对了。”刘二跩说,“没文化说明我们一身清白,没有被文化污染。”

  

   刘大跩说:“什么叫革命,革命就是割头,现在就是要让大老粗革有文化人的头。要不,文化革命弄毬呢?”

  

   王嘉仁倒抽了一口气:“你们不会把我的命也革了吧?”

  

   刘二跩说:“说不定!要是老高叔夺了公社的权,我们就夺你的权!”

  

   王嘉仁吃了一惊,没想到这俩瞎货,把心思用在这个节点上。他感到有些恐惧,后果怕人。他吓唬两兄弟:“狗怂,你们要是蛮不讲理,我让民兵把你们的蛋打烂,让你们尿不出尿。我这权不大,你要夺走也不容易。告诉你们,从明天起,不劳动者不得食。你们闹腾吧,操心把肠子饿断了!”

  

   “别操闲心。”刘二跩说,“六二年那么困难,也没把我饿死。毛主席不会叫我们饿死的。没工夫和你说这些淡话。走喽。”

  

   一时,王嘉仁不知如何是好,心里边空落落的,得赶快找丁书记,把这个消息告诉书记。他扯开步子,几分钟后,他在邮政所门口遇到了老高和贺医生。这两人咋混在了一起?他的脚步迟疑了一下,问老高:“今天不忙?”

  

   老高说:“不忙,这几天报纸不多,你到哪里去?”

  

   “去公社。”王嘉仁说,“有个事情我问你一声,刘贫协的儿要成立战斗队,你知道不?”

  

   “晓得。”老高说,“上午来我这里取经,有这么个想法。我说想闹就闹去,没人挡着。”

  

   王嘉仁说:“话是这么说,好人成立个组织,也没甚,上头叫这么办呢。可是,让二流子成立组织谁能束管他们?你说,毛主席能看上这号人?”

  

   老高说:“好像是有点不大对头。”

  

   王嘉仁进一步说:“要不这样,你们把这两个夯货管束住,叫他们不要太张狂,放任他们,万一在双龙街弄出些事来,乡里乡亲的,脸上都不好看。”

  

   老高考虑了一会说:“按说,你们农业社的事,我们不好插手,不过,等把公社的权夺了后,农业社也得归造反派管。你这话提醒了我,眼光要往远里看,革命要从长计议。你是个有责任心的人,我们需要联手革命。下个礼拜,我们准备夺权,你领上些社员来助威,行不行?”

  

夺权,这话从老高自己嘴里说出来的,可见刘家兄弟没有骗他,这是真事。王嘉仁有些为难,一时不好敲定,心想,老高你就是一个送信的人,夺了权,有能力把控?全社二十几个村庄,上万个人听你调遣?他心存疑虑,又不好当面回绝,(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小说  

本文责编: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小说 > 长篇小说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8484.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