劲挺:鹅毛不是雪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116 次 更新时间:2021-09-10 12:50:52

进入专题: 小说  

劲挺  
两人绷了一路的紧张神经得到了松弛。公社的干部们向他们汇报了事情的经过,纷纷赞扬王嘉仁、刘刚处理事情果断,制止了一场恶性事件。丁书记也很满意,他说:“上面开现场会,提出了清理阶级队伍要稳、准、狠,处理刘二跩就是稳准狠的好案例。可见,群众的眼光是雪亮的,谁是好人谁是坏人,看得清清楚楚。关键是我们要有个强有力的手段来消灭一切有碍于革命进程的不和谐因素。”他很快召集各队干部,传达会议精神,要求各队不失时机地与阶级敌人开展无情的斗争,揪出破坏人民财产的打砸抢分子,揪出隐藏在人民中间的阶级敌人。“人家南二县,只有十来万人口,就揪出了近三千人,比较起来,我们的步子迈得小了,速度慢了,大家得想办法赶上去。当然,这不是说要搞扩大化,也不是让大家不加甄别地揪斗人。揪斗人不是目的,目的是通过揪斗,促进我们的生产。最近,报纸上准备发表我们双龙社王嘉仁的先进事迹,希望大家能够仔细地阅读,组织社员学习。拖了这么长时间才发表,也是有斗争的。有人认为发表这样的文章是以生产压革命。这个看法不正确。抓革命为的是促生产,如果生产上不去,就说明你的革命没有抓好,所以这两者是相互联系的。我们要和中央绝对保持一致。另外,通过双龙社处理刘二跩这些武斗队员的过程也可以看出,这批人中,一些人闹革命的目的不纯;有的人为了达到个人目的,不择一切手段。要把这批人纳入调查范围,有问题的要剥夺他们的政治权利。会议上明确指出,必须严查因派性关系而结合进革委会的人员,问题严重的一律送交法治小组审查,该杀的杀,该关的关,革委会的权力绝对不能落到一小撮领导打砸抢的坏头头手里,要还人民群众一个公道。”

  

   刘武装的精神负担特别沉重。刘武装参加了会议,他了解会议中人们提出的各个敏感话题。他是武斗人员无疑,他是以武装部长被结合进了公社革委会的,但无法改变他参加派性组织、参加武斗的事实。在参加会议之前,他一直都没有想过,自己是在为一条怎样的路线在拼杀。政治这张脸,也就变得太快了,快的让他有种卸磨杀驴的感觉。这么下去,以后谁还敢积极工作?他找丁书记谈心,谈自己的担忧。

  

   丁书记说:“群众运动,要正确对待。那个时候也许你们是对的,现在,经过实践证明是错了。错了就要敢于承认。没有什么,人的进步就是在否定之否定中不断地得到提升。个人有什么想法都可以,但一定不能影响工作。现在的工作千头万绪,人手严重不足,你得赶快将民兵组织完善起来,要加强对民兵的训练,苏修亡我之心不死,上头要求尽快举办外语培训班,准备打仗。不行的话跟刘刚商量一下,把刘刚从农业社挖出来,以农代干,由我们给他发工资,让他管理劳教所。这个小伙子责任心强,能胜任这工作。”

  

   刘武装心想,你说不影响工作,我整天提心吊胆的,不知道那一天会被上边撤职,能安心工作?可话说回来,谁让自己当时那么积极主动呢,人家仝老师半途退出了革命,也没见损失什么,活得比他安逸多了。刘武装留了个心眼,做事放慢步子,说不定,哪天又会清算今天做的事情。他给丁书记建议:“公社强劳队的意义不大,都是些农民,你赶着他们上山干活和在队里干活也没什么区别,不如把强劳队取消了,把人大放回去,让各队自己管理。实在罪重的,像刘二跩这种人送县里,由上级组织处理。我们将强劳队这个包袱背下去,会越背越重。”

  

   丁书记想了想,有道理,便问:“成立强劳队有文吗?”

  

   “没有。是我们出去参观,学习外地经验办起来的。”

  

   丁书记说:“赶快撤了,包括刘二跩,也放回他们队里去,让队里管束。我还以为你们接到了武装部门方面的通知才办起来的呢。还有,老高搞得哪一套有上级文件没有?”

  

   刘武装说:“好像也没有。报纸上发文提倡这么做,没有接到行政文件。”

  

   丁书记把手拍在桌子上:“你们是不是革命热情太高了?有这么自以为是的吗?物极必反,过度的作为,带来的只有灾难。你把老高给我叫来。”

  

   刘武装说:“来不了,老高疯了?”

  

   “什么?老高怎么会疯呢?”

  

   “昨晚,他把老人家的像打烂了……”

  

   老丁叹了口气:“唉,我们都疯了!”

  

   尾声:扯淡

  

   三月的一天,刘二跩被枪毙了。刘二跩的犯罪事实清楚,法院(政法小组)审理没有遇到什么阻碍。他交代了所有犯罪行动的所有细节,以及所牵扯到的人。常山菊因组织武斗,致多人死亡,被关押起来待审。麻大胖以指使刘二跩凌辱死尸罪被判八年有期徒刑。后两人的事情没有公开披露,只在刘二跩的审判书中略略提了一下。

  

   同时,张永利也被免职了,调到地区知青办,比较起来,张永利是此类人的善终者。他上任前,专门前来看望了双龙街的老朋友。几个人坐在老任的食堂里吃了一顿饭,说了些离别之后的体己话。说话间,自然提到了刘二跩,提到了高登云。张永利问:“老高病好了没?”

  

   王嘉仁说:“就那样,天天围着忠字台转,也活不了几天了。“

  

   “为什么?”

  

   “他连我都不认得,见谁的面只会说,你有罪,我有罪。”

  

   张永利唏嘘道:“其实,老高是个好人,可惜跑得太偏了。”

  

   刘二说:“咎由自取,怪不得别人。”

  

   和尚说:“人好过了头,不成神,则成鬼。”

  

   “为甚?”刘二问。

  

   和尚回答:“解不开!”

  

   吃完饭,出得门来,外面又下雪了。开了春的雪下得纷纷扬扬,漫山雪花飞舞,张永利情不自禁地吟了一句诗:春风不暖鹅毛飘。谁知老和尚接了一句:何谓雪片似鹅毛?仝老师说:“和尚你真有学问,我也凑一句:鹅毛从来不是雪。”老和尚说:“扯淡哦!”

  

   众人一阵爆笑。

  

   四十年后,在商海里摸爬滚打的张永利摇身一变,成了真正的大土豪。有天他突发奇想,想起了在双龙街这段生活的冷暖情怀,征得当地政府和群众的同意,在忠字台原址上修建了一座方尖碑。方尖碑的上首浮雕了老人家的侧面头像,方尖碑的背面下首篆刻了一首诗:

  

   春风不暖鹅毛飘

  

   何谓雪片似鹅毛

  

   鹅毛从来不是雪

  

   BULL  SHIT

  

   从此,双龙街有了标志性建筑。

  

   说不定,五百年后,双龙街会更名为BULL  SHIT镇。谁知道呢?

  

   2014年3月25日,第一稿

  

   后记:

  

   草民的狂欢

  

   通常说,老百姓最关心的事莫过于柴米油盐酱醋茶,但是,有一个时期,这个说法是错误的,老百姓最关心的是革命,人们天真地相信,老人家会万寿无疆,会带领我们将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看起来这好像不切实际,但事实就是如此,只要你不是黑五类、黑九类,命里注定你就得在这辆战车上兴风作浪。这大概是我们经历过这次运动人的共识,在老人家这面旗帜下边,不管你是哪一派组织,作为个体的你,必须有个归属。否则,你将被革命洪流席卷而去,让你上天不能,入地无门。我们面有菜色,饿着肚子,却要挥舞着胳膊,有气无力或声嘶力竭,总得装一个样子出来。害怕被人扣上一顶沉重的帽子,压得抬不起头来,进而打入另册。

  

当然,也不完全是这样,在这个前提下,条条道路通罗马,你还有其他的选择,你可以让自己变得凶恶,无产阶级实行的是群众专政,自己管理自己,你只要胆子大,出手够狠,自然就有人拥戴你,你手里就会拥有一点小小的权力,这点权力,就可能改变你的生活条件,让你不再饿肚子,使用好了,还可能让你的命运发生根本的转机。我的周围,就出现了不少这样的人,我的几个同学,就因为打了人或挨了打,被结合进了革委会,摇身一变,成了县里的县团级(当时不这样叫,叫革委会副主任),这个改变非同小可,当他们再次翻脸,各人另立山头时,拥戴者趋之若鹜!这种现象就像一股电流,很快从城镇传导到了农村。农村里的人毫不示弱,平素活得强势一点的人、有想法的人、吃了上顿没有下顿的人,按照自己的革命观点,分别投靠各自的组织,举旗游行,扛枪吃粮,一时也混得腰圆肚胀。人说,饱暖思淫欲,各种乱七八糟的事情也变得司空见惯起来,这时候,保卫老人家不过是一个障眼的法术罢了,人们在这个团体的利益当中尽情地狂欢。只是,运气好的人毕竟是少数,大部分人还得在原地闹革命,原地的革命激烈程度不比城里,但也足以让人惊心动魄,平时很低调的人,也会变得张牙舞爪,也会将身边的亲朋好友,甚至家人,跟自己有过过节的人划入另册,轻则批判,重者捆绑,再重者送去劳教。敢造反,就能享受造反带来的快乐。运气再差一点的人,跟他们摇旗呐喊,这是主动的,也是一种被迫的追随,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这是千真万确的真理,谁也不想自己被碰得头破血流。革命是我们唯一的选择,天下者,我们的天下,我们不说谁说,我们不干说干?但是,游行过后,批判罢别人,肚子依然饿得难受,为了有食吃,得勒紧腰带,上山受苦,从土里刨食。这是一种无奈的选择,很快有聪明人发现,大大小小的走资派被打倒了,人民不再受人管束,荒着的地可以开垦了,种的粮食成为私有;买卖可以做了,挣来的钱可以名正言顺的装入腰包;古戏也可以演,赌博可以明目张胆地进行,烧香拜佛也没有人干涉时,大家惊呼,这个社会咋会变得真么嫽!这真是举国上下的狂欢,不管是城里人还是乡下人,不管你的本事有多大,都找到了自己合适的舞台,文化革命,让群众的革命热情得到了极大的释放。可惜,事情也不完全这么好,两虎相争,必有一伤,打斗事件层出不穷,真枪实炮对垒,假如你被对立派抓住,基本是有去无回。甚至连在乡下避难的干部,也不能幸免。我最好的朋友的父亲,无端地被造反派抓去,无端地被人打死。镇子里的一个邮递员,当了俘虏后,也被人凌迟而死。连我的一个同桌,也被武斗队员的伤害致死。粮库,商店被抢空后,让许多吃商品粮的人无食果腹,(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小说  

本文责编: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小说 > 长篇小说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8484.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