劲挺:鹅毛不是雪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117 次 更新时间:2021-09-10 12:50:52

进入专题: 小说  

劲挺  
迟早会送命的,谁也救不了他。他实在想死,也别拦他,他死了,大家都省心了。”

  

   刘二的话让刘贫协有些绝望。但是,他还是不死心:“二跩还年轻,兴许能回头。你老人家再给他一个机会,给他留一条生路吧!”

  

   刘二骂刘贫协:“你都是年过半百的人了,咋这么不省事?你儿不给人家活路,人家能给他活路?实话跟你说,族里让人来问过我,大家举胳膊表决,准备借这个机会除害呢。我没给你说,是怕你经受不住打击,你就剩这一个儿了。我还劝大家手下留情,闹革命,不要闹得自己窝里斗起来,众人不听我的话,我也挡不住。你睁眼看看,从他回来后,街里有一天好日子没有?好好的农业社,让他搅得鸡飞狗跳,逼得王嘉仁跑来要当反革命,进强劳队。你眼瞎了?你儿子做了这么多坏事你看不见?现在你来求我,批斗我时,你连个屁都不放,跟着人家举拳头。要不是王嘉仁把我弄到强劳队,我早就叫你儿给整死了。现在用上我了,我不是反革命了?一个反革命敢发令将革命小将绑起来?你要有这本事,你去挡你儿;没本事,拔根毬毛吊死算了!你这种人,活在世上也没用!”

  

   刘贫协挨了骂,没有达到目的。他心里清楚,刘二跩让老汉伤心了,刘二跩用死牛的事抹黑了老汉,老汉在记恨刘二跩。他想求和尚,可和尚在刘二跩眼里更没地位。眼下还有一个人,就是王嘉仁,可是,王嘉仁的权被刘二跩夺了,王嘉仁能见他吗?

  

   王嘉仁接见了他。

  

   王嘉仁正在打麻绳。

  

   刘贫协说:“忙着哩?打绳干甚呀?”

  

   “上吊!”王嘉仁说:“你都成太爷了,找我干甚?公事免谈,我不是队长了。”

  

   刘贫协连忙给王嘉仁道歉:“二跩不懂事,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别跟他一般见识,他也就是闹腾几天,真叫他当队长,他挑不起这个担子,你放心,半个月后,我保证让他把权力交还给你。”

  

   “放你的屁!”王嘉仁说,“你以为我这么眼明这点权?我巴不得早早让人夺取呢!你儿夺权是次要的,整人才是真的。你说贺医生离他八竿子远,他寻人家的事干甚?人家日屄给不给老人家汇报,他怎么就能晓得?再说,天天要早请示,晚汇报的。农民嘛,包括干部,汇报完了,黑咕隆咚的,不日屄干甚?哪条法律规定说弄老婆就成反革命了?晓得不,你儿子日了半年常山菊,跟那个烂婊子学了不少瞎毛病,把城里人那一套拿回来对付乡下人,手段比人家还残火!他把贺医生的老婆逼得上了吊,现在还要抓贺医生去批斗,有点人味没有?真个是一副毒蛇心肠!这会儿你还为他求情,你让我去干甚?让他用棍子把我打倒在河滩里?”

  

   刘贫协说:“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求你给他说说,叫他不要这么闹了。你威信高,二跩后面有一大部分人是你们王家的人,你把你们的子弟叫走了,二跩光杆一个,也成不了气候。”

  

   王嘉仁忽然想,这老家伙心眼够多的了,不过,这也不失为一个选择。真的打起来,双方谁也占不了便宜,他撇下拧了半截的麻绳,说:“走!”

  

   51 这个年头谁不疯?

  

   老高把刘二跩等人拦在河滩里,他正义凛然地吼喊:“都给我站住,谁要是敢武斗,先把我打死!”

  

   刘二跩推开了他:“闪开,我们找贺医生,跟你毬不相干,不要没事找事。”

  

   老高说:“找贺医生用得着带这么多人吗?看你们气势汹汹的样子,想吃人啊?贺医生犯了错误,有人家医院管,跟你们农业社没关系。叫你的人回去。我带你去见贺医生。”

  

   刘二跩说:“不能这么便宜了他,我的头都被打破了,卫生院就是反革命的老窝,这个老窝不端,双龙街的革命无法进行。”

  

   老高说:“你不要这么极端,国共还有个谈判的时候,你就不能和人家心平气和地谈谈?你刚上台,把事情弄大了,出了人命,对你有甚好处?双龙街安定团结的大好局面来之不易,你一边说要革命,一边破坏安定团结,究竟是为甚,要达到什么目的?”

  

   刘二跩说:“哪有这么多废话,破坏团结的是他们,我被打成这样了还有罪?老高你有没有个是非观念。人家公然侮辱老人家,你能允许?好,我现在给你一个机会,你把贺医生弄下来,二十分钟后没消息,我们就冲上去抓人!”

  

   老高说服了刘二跩,他估计,要说服贺医生也难,都是经过风雨,见过世面的人,谁也不把谁往眼里放。但是,既然刘二跩开出了条件,不妨尝试一下。时间紧迫,他赶紧往坡上走。几分钟后,他站在了刘刚面前:“我们去和贺医生谈谈,让他接受批判吧?”

  

   刘刚说:“我不管。你自个去说,你们曾经是一派的,敢不是串通好了,我一离开,他冲上来咋办?”

  

   老高无可奈何地摇摇头,人心向背,个个怀里揣着刀。罢了,自己腆着老脸说去吧!他叫开了沈院长的门,贺医生正好在里面。老高说:“我跟刘二跩说好了,只要你接受批判,他们不再攻打卫生院。”

  

   贺医生问:“我为什么要接受批判?”

  

   老高愣住了:“你不是犯错误了吗?”

  

   贺医生说:“嘴是两张皮,由他说呢!他说我犯错,我就犯错了?不错,我是进行了晚汇报,我是跟老婆干了那事,但这中间有联系吗?没有,这是两个互不相干的问题?什么叫早请示?就是请示一天中要做什么事,想什么问题;晚汇报,就是向老人家诉说一天干了些什么,是不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了,还有什么不足的地方需要弥补。这跟老婆上床有关系吗?”

  

   老高被问得哑口无言。这是两个性质完全不同的问题,怎么能捏在一起呢?原来,自己并不清楚这里头还有这么多学问。他有些底气不足:“那你说咋办,刘二跩说,你要是二十分钟内不下去,他们就攻上来!”

  

   贺医生说:“让他们来。我的仇还没报呢,黑天半夜的,他冲进我家,把我们抓起来,逼得我老婆上吊,我还没找他算账呢。你告诉他,我拿杀猪刀等着他!”

  

   沈院长说:“老高,你是明白人。贺医生是不是反革命,有政府管,有新生的革委会。刘二跩要是觉得不服气,可以去革委会揭发。这么明火执仗,和土匪的做法无异。他要是真敢来攻打我们,打死他没人给他喊冤。明人不做暗事,你把我的意见转达给他。”

  

   高登云又一次败下阵来,他觉得自己里外不是人,说谁不对都不行,谁也不肯听他的话。他返回河滩,给刘二跩转达了沈院长的意见,说:“老子管毬不了你们的事。躲开点,清闲!”说完,撇下刘二跩等人,回自己的邮电所。老高痛苦不已,从来都正确的他,现在怎么就会处处碰壁?”

  

   等王嘉仁和刘贫协赶到河滩时,刘二跩正准备组织冲锋,沿河两岸站满了我们这些看热闹的人。刘二跩朝众人喊:“闪开,把路让开,木棒子不长眼,误伤了谁也别怪我!”嘴里虽然强硬,脚步却不往前去。老高最后传达的沈院长的话让他有了几分怯意,他知道自己这么做,一是无理取闹,二是人家有准备,不怕他攻击,三是对方有民兵当后盾,打起来,民兵一定会帮着攻打他们的。双方力量悬殊,冲突占不了便宜。但是,也不敢就这么撤退,丢了面子,以后说话没人听。该咋办,他有些举棋不定。

  

   王嘉仁说:“一个农业社还不够你折腾?闹到这里来了。北京天安门没人占,你想不想去?”

  

   刘二跩说:“少说四六不着调的话,你给我离远些,我是队长!”

  

   “好小子,算你狠。”王嘉仁冲着队列里的人喊:“给我听清楚了,姓王的人出来站在一边!”

  

   人们奇怪地看着他,没有人动。王嘉仁过去,冲一个后生的屁股踢里一脚:“过去!”随后,他说:“国有国法,家有家规。贺医生有没有错误,有公社革委会管,跟你们没有一点关系。姓王的子弟听清楚了,谁要是不听我说,小心你娘死了,你老子死了,你死了,王家人不得戴孝,不许出殡,不许进祖坟,我说到做到!”

  

   王嘉仁的这一招太厉害了,农村人谁违背了家族的规定,谁就是给自己掘后路,就和你被组织排挤出去一个道理,风险太大了。一时,人们互相看了看对方,垂头站在另一边。

  

   王嘉仁下了命令:“丢掉木棒,各自回家,再敢生事,家法伺候!”

  

   哗啦啦,人都走了。刘二跩和他的两个干将傻愣愣地站在河滩里,不知所措。后来,他看见刘刚带了几个人朝他过来,怕对方攻击他,才将棍子丢在一边,骂道:“日他妈,老人家你看清没有,老子要闹个革命咋就这么难?”

  

   立刻,有人前去,拾起木棒就朝刘二跩身上抡。刘刚说:“狗日的,你敢骂老人家,给我打,往死里打!”

  

   刘二跩被打得狼嚎鬼叫:“我没骂,我不敢骂老人家——我错了,我骂了,我不是有意的。老人家,你饶了我,你救救我,救救我。”

  

   刘贫协想扑在儿子身上挡驾,被刘刚一把提拎起来:“滚开!”

  

   没有人救他,老人家看见他挨打,但爱莫能助。后来,还是刘刚动了恻隐之心,给他留条小命:“架起来,送强劳队!大庭广众之下,公然辱骂老人家,翻了天了!”

  

   王嘉仁被这个突如其来的局面搞得不知所措。他问刘刚:“这么做合适吗?”

  

   “合适。”刘刚说:“不抓个现行,他就不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你俩去接和尚跟我二爷,开会给他们平反。你辞职的事,革委会没批,不算数。以后该干吗还干吗!”

  

   刘贫协说:“我怎么办?”

  

   “你去问老王,我管不了。”

  

丁书记和刘武装回来后,事情已经得到了平息,(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小说  

本文责编: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小说 > 长篇小说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8484.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