劲挺:鹅毛不是雪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116 次 更新时间:2021-09-10 12:50:52

进入专题: 小说  

劲挺  
心里还是喜滋滋的。尤其是刘二跩当了政治队长后,他高兴得到饲养室去炫耀,问刘二要酒喝。

  

   刘二说:“你不要高兴得太早了,你晓得政治队长是干甚的?”

  

   刘贫协说:“不太清楚,跳跳舞,喊喊口号吧?”

  

   “错了。”刘二说,“那是个整人的活儿,我去公社领优抚金,丁书记跟我说,”政治队长,一方面是组织政治学习,另一方面是搞阶级斗争,整人。“

  

   刘贫协说:“那也没甚,整的是坏人,又不整好人。”

  

   和尚说:“你儿是个坏人,坏人能整坏人?坏人整的都是好人。”

  

   刘贫协说:“你胡说甚哩,我儿就成坏人了?就算他以前有毛病,现在不是学好了吗?你也盼着我儿有点出息行不行,非要一棍子打死不成?”

  

   和尚说:“你儿子一上台,我就快倒霉了。他又要把我当软柿子捏啊!不信你等着看。”

  

   刘贫协说:“我偏不信。真要是那样,说明你心里有鬼。”

  

   和尚说:“我有鬼?和尚是专门治鬼的,我不怕他。”

  

   刘二说:“和尚说得没错,你儿不是个省油的灯,你还是随时敲打着。你已经死了一个儿了,就剩这个独苗,再有个三长两短,你们家香火就断了。”

  

   刘贫协急了:“二大呀,你好坏也是我的叔老子,你咋能说这种话?那二跩不是咱刘家子孙?我本想着来让你夸他几句,你真让人扫兴。算了,我走了,跟你们这些人在一起,闹心。”

  

   刘贫协走了。刘贫协肚子气的鼓鼓的。他不明白,这些人为什么都戴个有色眼镜,刘二跩浪子回头,干活卖力,跟村里人关系也好了,这些变化人家咋就看不见?只是后来事情的发展让他也有些莫名其妙,一步一步,真没脱离开刘二跟和尚说的轨道。刘二跩不仅打倒了和尚,连刘二也打倒了。这个事情让他感到有些害怕,隐隐约约觉得刘二跩已经不是从前那个人了,变得连他也认不得了。有一回,他试探性地问刘二跩,刘二是你爷爷,你下这么大牙爪,为了甚?他成了反革命对你有甚好处?刘二跩回答说:“你不懂,这是政治。”

  

   刘贫协又问:“队里那么多人,你不能找个有毛病的人弄?”

  

   刘二跩说:“革命嘛,要大义灭亲。再说,找个王家的人,我一下子扳不倒。”

  

   和尚说对了,的确是柿子专拣软的捏。刘贫协出于对儿子的惧怕,再不敢多嘴。这狗东西,万一大义到自个头上,不也得顺着他?他渐渐地对儿子的行为担忧起来。斗争刘二跟和尚时,他都害怕刘二跩对两个老人进行暴力攻击,每次都站在两人跟前,心想万一有谁上来动拳头,他会迎身而出,让拳头先落在自己头上。人老了,扛不住打,弄不好,就得出人命。还好,开会前王嘉仁都会宣布纪律,要文斗不要武斗,让这种事情没有发生。后来,把两人送到强劳队后,他得心反倒放了下来。再出事,那就跟儿子关系不大了。现在,仝老师的几句话让刘贫协的心又提到了嗓子眼,他真的没有想过,养牲口会有这么大的风险。晚上,刘二跩做完晚汇报回来后,他给儿子说:“我不当饲养员了。”

  

   “怎么啦?”刘二跩问,“谁说什么了?”

  

   “仝老师说,再死牛,我就成反革命了。”

  

   “你不会让它不死?”

  

   “牛要死,谁挡得住?他又不是人,能听人劝说。”

  

   刘二跩想了想说:“不会的,已经死了两头,还能死?除非得了传染病。不过,——”刘二跩忽然说,“牛不会死,可有人要它死,能不死吗?现在阶级斗争这么复杂,要是阶级敌人破坏,比如投老鼠药,下铁钉,牲口肯定要死的。不行,我得找刘刚,让民兵给牛站岗!”

  

   刘贫协吓坏了,他的恐惧程度进一步提升:“这喂牲口的活我是坚决不干了。民兵晚上再点个火,我跟王嘉仁的儿子下场一样。小子,见好就收,社会不能这么闹,谁有本事叫谁闹去,你赶紧给我退出来。”

  

   刘二跩笑了笑说:“就你这胆子,能干成个甚?不想当饲养员你给王嘉仁说去,这事不归我管。”他忽然有了个主意,就是要造成一个恐怖气氛,人人自危。当然,他老子也不能例外。农业社的牲口没人喂,都饿死的话,他王嘉仁就是长了八张嘴都说不清,还想当标兵呢,差得远呢!

  

   刘二跩去找刘刚,要刘刚派民兵给牛站岗。

  

   刘刚说:“发神经啊!有给老人家站岗的,没听说给牛站岗的。”

  

   “你敢把老人家和牛一起比较?”刘二跩黑了脸。

  

   刘刚说:“我比了咋样,你把我也打成反革命不成?”

  

   看来,来硬的弄不成,刘二跩缓和了一下口气,说:“牛是农业社的宝贝,开了春要耕地,万一出个事情,咱们集体不是受损失了吗?我这也是好心,其实,这事王队长管,跟我没关系。”

  

   刘刚说:“听你这话,好像是牛非死不可。我就奇怪了,上次死的那两头牛不是你弄死的吧?”

  

   刘二跩忽然恼了:“你怎么这样说话?你凭什么说我搞破坏?”

  

   “你刚才说的啊!”刘刚说,“你刚才让我给牛站岗,那就说明,你晓得有人要搞破坏。再说,你没当政治队长前,队里好好的,没出过一件事,没死过一头牛,你当了队长,连着死牛,有理由相信死牛的事情跟你有关!”

  

   刘二跩的头大了,他知道这是刘刚在故意刁难他,他很生气:“别血口喷人,这种事情不能信口开河,说话要负责任。”

  

   “这会儿想到负责任了?”刘刚说,“你把二爷送到强劳队,你说过负责任的话了吗?你以为你是块料,政治队长是个狗毬。我告诉你,石家坪的政治队长鲁四,愁着抓不到阶级敌人,自己拿敌敌畏放到饲养场的猪食槽里,把猪毒死后,抓饲养员当阶级敌人。后来,供销社卖农药的人检举揭发了他,都被抓到县里去了。这种人才是阶级敌人。你现在想学他,还是他向你学的?你们政治队长不是一起开过会吗?反正,今天你说的话我记着呢!今后队里牲口出了问题,我肯定检举你。你不要以为我们是堂兄弟,就由着你胡来。好坏,我是公社革委会委员,说话分量比你重。”

  

   鬼怕恶人。刘二跩感慨,老高那关都闯过来了,却在刘刚这条臭沟里翻了船!他连忙给刘刚赔不是:“我敢情是多管闲事了,意见我提了,派不派民兵是你的事。我给你说句实话,二爷跟和尚去强劳队不是我的主意,是王队长定的,我没反对罢了。你看这样行不行,我去找刘武装,让他把两人放回来?”

  

   “放回来叫你们接着斗?”

  

   “不斗他们,我干甚?政治队长不就是管政治吗?”

  

   刘刚说:“我给你出个主意,你去斗贺医生。贺医生干下坏事了,你抓住他,让他好好游游街。”

  

   “你跟贺医生有仇?”刘二跩说,“贺医生跟我不沾边,有医院管呢!”

  

   刘刚说:“我跟贺医生有甚仇?给你说件事,下街里的铁栓胳膊上长了个毒疮,晚上疼得不行,去医院想叫贺医生给他开刀放脓,结果怎样,他去医院找贺医生,正要敲门,听见贺医生在家里晚汇报呢,就等了两分钟,顺着门缝里看进去,见贺医生光着屁股站在地上给老人家汇报。”

  

   “汇报甚呢?”

  

   “汇报他要干房事呢,请老人家批准。”

  

   “干了?”

  

   “干了。”

  

   “有这事?”刘二跩立刻兴奋起来,“这不是污蔑老人家吗?”

  

   “谁说不是?”刘刚说,铁栓说了这事后,我很气愤,这明明是亵渎老人家的反革命行为。是不是老高让他干甚事都得汇报?要是这样,老高就有问题了。“

  

   刘二跩正想报老高骂他的仇,马上说:“这事你别对人说,我带人去抓现行。抓住了连夜审问。要不,你跟我一起去?”

  

   刘刚说:“我才不管这事呢。我又不是政治队长。要不算了,贺医生可能一时没有想到,他跟咱也没冤没仇,放他一马。”

  

   刘二跩正愁抓不住新的革命对象,怎么肯放过这么好的机会。他嘴上答应刘刚:“你说得对,贺医生是个好人,不动他。”可心里做着另一番打算。

  

   王嘉仁感到了空前的压力。他觉得事情越来越难办。不说安排生产,应付政治学习的事,光是送刘二跟和尚去强劳队,就有种打掉牙往肚里咽的隐痛。他实在是看不惯刘二跩等人的做法,三天一小斗,五天一大斗,大有不把两个老人整死不肯罢休的架势。可是,现在事情发生了变化,经刘二跩私下里的散布,流言蜚语满街道飞,硬说他执意要送两个老人去强劳队,死牛的原因尚未查清,就急着把老人们往阶级敌人那方便推,可见,王嘉仁这人的心大大地坏了。后来,有人又翻出了老账,说四七年被政府镇压的王强是王嘉仁的大大。这下问题严重了,这就意味着他变成了血仇子弟,成了黑五类。王嘉仁想不通,他不太了解王强的事发经过,就去找刘二打听。刘二当年跟王强一起当赤卫军,对当时的情况应该了解。

  

刘二说:“有这事。你大大被人陷害了。当年,双龙供销合作社是县里的模范供销社,你大大和高生亮是负责人。四七年胡宗南上来时,要埋藏一些布匹物资,怕被敌人拿走。那天晚上,你大大在街里叫了几个人把物资藏了起来。胡宗南被打垮后,发现物资被人偷走了。边区政府派人来调查此事,有人揭发是你大大偷走的。后来,在你大大家的柴垛里发现了一匹布,调查员认定作案的是你大大,(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小说  

本文责编: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小说 > 长篇小说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8484.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