劲挺:鹅毛不是雪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116 次 更新时间:2021-09-10 12:50:52

进入专题: 小说  

劲挺  
也不是咱们能甄别的,这样搞下去会影响生产的,开春后,谁去种地?国家的公购粮还交不交?我们不能年年吃返销粮啊。你和老高这一文一武让我难以招架,我真不知道该咋办?”

  

   刘武装说:“全国一盘棋,人家这么做,你不做不能吧?再说,送来的人都是各村里选出来的村盖子,有问题的人,不收不行,收了就得管理。至于你说的是不是搞了扩大化,我也不晓得,政策由各队执行,也不好判断。我的意思是,既然要改造他们,总的有个样子,实行军事化管理,对他们要求严些,否则起不到应有的惩戒作用。”

  

   丁书记忧心忡忡:“我听说,把刘二跟和尚也打成坏分子啦?一个老红军,一个五保户,怎么能拿他们开刀呢?”

  

   刘武装说:“你得问王嘉仁。我听说,有群众反映,刘二跟和尚偷饲料,队里连着养死了两头牛,他们要负责任。”

  

   “哎。”丁书记长长地叹了口气:“人都会死的,牛就不会死?那要分析牛是怎么死的?病死的,还是饿死的?因为死了牛就把人打成坏分子,这合理吗?”

  

   刘武装也很为难:“回头我把王嘉仁和刘贫协都叫来,你当面问他们,生产队的事情,我真的说不清。”

  

   下午,老丁抽个空去了生产队。王嘉仁愁眉苦脸:“牛死了,牛肉社员分着吃了,开春后,这地怎么种,我实在是想不出个办法来。”

  

   老丁说:“安排种地的事你自己想办法解决,我管不了。你们以什么理由把两个老人搞成阶级敌人?他们有什么罪,要这么对待他们?要晓得,刘二闹革命时,你还穿开裆裤呢!”

  

   王嘉仁叹了口气说,“说来话长。”于是,他把经过跟丁书记讲了。原来,秋后队上有天死了一头牛,实际上牛也老了,死就死了,大家都没当回事。后来,刘二跩反映,说刘二跟和尚偷饲料吃。我问,你怎么晓得他们吃牛饲料?刘二跩说,他亲眼看见刘二炒黑豆吃,不信你就去问刘二。我问刘二,刘二说有这事,他和和尚铡草后,在豆秸里收拢了半升黑豆,炒熟了没事往嘴里扔几颗。我对刘二说,你以后再不要做这种事情了,豆秸是集体的,里面夹着的黑豆也是集体的,有人反映你们偷吃饲料,这个做法不好。我以为这个事情就算完了,没料到,过了几天又死了一头牛,刘二跩一口咬定牛被饿死了,要求斗争刘二跟老和尚破坏生产。

  

   丁书记感到很无奈,事情并不复杂,就是他们吃了半升黑豆,也并不至于把牛饿死,这里一定有深层原因。他问:“刘二跩就是个搅屎棍,他要斗谁就斗谁?”

  

   王嘉仁说:“有人给他撑腰呢,听说县里有个常主任,跟前有老高,前几天,老高说各队设个政治队长,这个事情没人愿意干,刘二跩自告奋勇,别人也就顺水给了他个人情,我也有责任,我看他最近也能上山劳动了,跟前还常有一些年轻人围着,也想发挥他一点儿作用,谁晓得,一上台就管不住了。”

  

   丁书记说:“你这个人没有政治头脑,现在把事情弄到这个地步,你说咋办?”

  

   王嘉仁实说:“我没办法。现在这个弄法,我也害怕。因为一句话,那个狗东西给我贴大字报,还要把我弄成个阶级敌人。要不是大家宽容,我这会儿也在强劳队呢。目前这个局面我控制不住。一个队里有那么三两个人跟你胡搅蛮缠,神仙也拿他们没办法。老丁你现在掌管着公社的权力,你要是不采取个措施,由着性子让他们闹,我也不干了,谁有本事谁去干。我早先就跟张永利说过,不敢把老高这种人弄进班子,他不听,要顾全大局,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丁书记说:“是谁决定把刘二跟和尚送强劳队的?”

  

   王嘉仁说:“是我决定的,我不把他们送去,他们会天天挨批斗,时间长了,生命不保。你也晓得农村这情况,户族之间的矛盾由来已久,35年闹红时,王家和刘家相互杀人,紧张关系几十年了都没有弥合,每到一些关键时点,两族之间多少要闹出些事来,再加上一些外来户的推动,有时候上山劳动都是东一头,西一头的。这回这事情是他们刘家人主动揭发的,刘家人理短,不敢公开为老汉叫屈,把老汉往死里整呢,你没见过那批斗会,就差点让两个老汉坐飞机了。刘二跩那伙人无限上纲,说两老汉对运动不满,饿死生产队的牛,破坏抓革命促生产。你说,牛死了,还没弄清是什么原因死的,他就给老汉扣帽子,说饿死的,这不是置人于死地吗?”

  

   “刘贫协是什么态度?”

  

   “刘贫协说,他的儿子不省事,他管不了。怪我不该让他当政治队长。”王嘉仁问,“县里要求各农业社要配政治队长?”

  

   老丁说:“不统一,有些地方有,大部分没有,县里没有发文。”他忽然警觉了,莫不是老高要借机发展自己的势力?他说,“我得问问老高,不敢这么个闹,农村的情况很复杂,邻里、户族之间的关系错综复杂,弄不好会出大乱子的。咱们有过这种教训,搞了个四清,死了多少人啊?你哥不就因为二百块钱说不清,跳崖了吗?回头我跟刘部长说说,要特别关照一下和尚跟刘二,千万不敢让老人们想不开。”

  

   当天下午,丁书记吧刘武装找来,问了下强劳队的情况,告诉他一定要把握好分寸,送来的人不一定是坏人,没来的人也不一定都是好人,不管对谁都不能使用暴力或人身攻击,不要让他们互相揭短,不搞自我批评,最好不要带着他们去村里游乡示众。他说:“我们不了解情况,这些人有罪无罪你无法判断。再说,我们不是执法部门,谁也不能过度使用手里的权力。”

  

   刘武装明显地感到丁书记对他工作的不满,心里很不舒服,心想,我是按你们上边的指示去干的,反过来怎么怪罪起我来了?可他碍着面子,不好反驳,说:“我知道了,按你说的去做就是了。”

  

   丁书记又说:“当心点刘二跟和尚,他们被送来,背景很复杂。王嘉仁说,主要是让你保护他们的,人老了,能不劳动就别让他们劳动,实在不行,让他们洗个菜,刷个锅什么的。你也晓得,刘二跩这个人不是东西,他手里有了点权,说不定就是报复别人呢。有工夫了,你了解一下他在外面做了些什么事情。我觉得,他这种人才是应该进强劳队,假如咱们把好人关起来,改造批判,那坏人就更猖狂了。张永利当时说,清理阶级队伍不敢搞扩大化,我看现在就有点扩大了。你相信有这么多的阶级敌人?”

  

   丁书记的这些话,让刘武装的脑子有些开窍,也是,一个和尚,谁也不敢惹,谁都可以骂上几句的人,能成阶级敌人?还有刘二,老红军,解放到现在,国家都按时发放抚恤金,政府都承认他是有功之臣,怎么突然间就变成了阶级敌人?相反,这个刘二跩公然枪杀战俘,怎么摇身一变就主宰了别人的命运?刘武装说:“你让我想想,好像是不大对劲。怪我,当兵时间长了,光知道执行命令,没想过该不该执行。我们是不是继续往错误路线上走?”

  

   丁书记说:“大路上也有岔路,注意不要走到岔路上去。”

  

   47 风水轮流转

  

   刘二跟和尚被关进强劳队,让双龙街街的人有些不知所措。在众人眼里,这两个人是最本分,最引不起人注意的人。街里的市民们也有一些慌乱,他们当中,有很大一部分是四二年边区大生产时从榆林等地来的移民,没什么根底。经过几十年的辛苦劳作,得到了本地人的认可,基本上融入了当地的社会里面。现在这个形势,让不少人颇为担心,害怕人们调查他们的三代出身,社会关系,牵扯出许多是是非非,一时变得谨小慎微。而当地人,多少与刘二又有些联系,开始为刘二抱不平,找公社革委会,找王嘉仁要求调查生产队死牛事件,还刘二跟和尚一个清白。一个社会怎么可以没有法律,几个人揭发说别人有问题,被揭发者就要受到调查,受到不公平待遇,那岂不造成人人自危吗?仝老师在得知这个事情后,在惊讶之余,也感到有些不解,不管咋样,这两个人是他得救命恩人,他得去探视一下。这天下午,他买了两包点心和两盒烟,去关押劳改人员的武装部院子里看望两位老人。刘武装没有为难他,就让他跟两位老人见了面。

  

   和尚显得很淡定。和尚说:“这地方乃是非之地,你不该来。”

  

   仝老师说:“我相信你们不是反革命,如果你们成了阶级敌人,天下谁是好人?”

  

   刘二阴沉着脸骂:“娘的屄,老爷都是快死的人了,给老爷抹了这一脸黑。”

  

   和尚说:“你有个好孙子,我也跟着倒霉。“

  

   刘二骂道:“都怪刘贫协这个瞎怂,养了这么个儿,武斗咋不把你这个祸害也给消灭了,留下他害人。“

  

   仝老师劝说:“想开些,只要不做亏心事,神鬼来了也不怕。我这就去找丁书记,我相信党不会冤枉好人。”

  

   刘二说:“别去,找也没用,党经常冤枉好人人呢。四七年,生生地把王强给枪毙了,人家是老党员,建立双龙街第一个支部,领着我们打下天祉园,功臣,也没能躲过小人的陷害。有句话说,豺狼当道,安问狐狸,古今是一个理。”

  

   和尚说:“没事,在这里也行。除了名声不好,别的也没什么,到哪里还不是要劳动?也不晓得那些牛驴咋样了?”

  

   刘二说:“死了利索!他娘的,喂了一辈子牛还喂出一个反革命罪。我听说,刘贫协接着喂牛。昨晚上,我才想明白这个道理,闹半天,人家吧咱们关进来是让刘贫协接手呢,我先前咋就没看开这个道理?”

  

   和尚说:“刘贫协也不是个好东西。前些天,他骂刘二跩,说管不住,要送给我,我说最好送到强劳队。没料想,人家没进去,把我弄进来了,现世报,怪我多嘴。”

  

   仝老师说:“我估计不一定和刘贫协有关,都知道他管不住儿子。根子在老高那里。老高不提出设政治队长这主意,农业社也轮不上刘二跩说话。我得跟老高去谈谈,让他管束一下刘二跩。我晓得,他手里捏着刘二跩的短处,别人说话不管用。”

  

   和尚说:“谁说也没用,这是大气候,咱们刚进来,今后还有人会来的,人多了好,热闹。”

  

   刘二说:“你还非要把这个反革命帽子往头上戴?不嫌沉?”

  

“反革命不反革命就是个说法,(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小说  

本文责编: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小说 > 长篇小说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8484.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