劲挺:鹅毛不是雪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116 次 更新时间:2021-09-10 12:50:52

进入专题: 小说  

劲挺  
责令他们立刻补齐学员的口粮标准。老田骂:“娘的屄,你把社会主义当成了周扒皮?有问题干部送干校学习是让他们提高觉悟,自我改造,不是让你们趁机压榨人。以后,谁再敢这样做,先把谁送到五七干校去改造!狗日的,纯粹是为新生的革委会脸上抹黑!”

  

   常山菊的这一举动,无疑给干校的学员们带来了福音。虽然,三十斤粮还是吃不饱,对对老傅这样的人来说,就是起死回生。人们忽然觉得,这个传说中的杀人魔女,并不那么可怕,最少还是有些人情味。常山菊也从人们的眼神里读出了大家对她的感激。她开始整顿食堂,对炊事员进行严格管理,不许克扣学员口粮。有时,给学员打饭时,亲自站在旁边监督。同时,她打电话叫麻大胖弄些高温猪肉、猪下水支援干校。一时间,学员的好评声四起,学习、出工劳动的热情高涨。偶尔,还能听到人的笑声,下棋的吵闹声,甚至有干部被单位解放了,要重返岗位前,专门来向她道谢,感谢她在这段时间的周到照顾。常山菊忽然觉得,做官其实也简单,肯给人干些实事,也能够得到别人的理解与尊重,也有了一种成就感。连麻大胖也夸奖她:“晓得了吧,困难时你给人家一个馍,能让人家记你一辈子。”

  

   常山菊说:“解开了。干点实际工作比坐在机关大院好。咋样,最近情况如何?”

  

   马,麻大胖哭丧着脸:“毬不顶,那东西好像也不管用。”

  

   常山菊警告他:“快找个地方埋了,小心出事。这要是出了事就是大事。”

  

   麻大胖不以为然:“过了这么长时间,谁还记得这点小破事?”

  

   45 刘二跩贴出大字报

  

   刘二跩果然吧大字报贴到了供销社的铺板上。大字报司空见惯,人们已经不以为然了,但是刘二跩贴出的大字报还是让一些人感到有些新鲜。刘二跩飞溅这唾沫星子,向众人叙说事情的经过。有人开始发问:“谁能证明人家说过这话?”

  

   刘二跩说:“天地良心,我亲自听见的。我还和他们对质过,他们承认说不是瞎,是花。”

  

   又问:“那也就是一般说的个话,不能就说人家骂老人家。你把这个话写出来,就是接着别人的口骂老人家,我看你后生就够现行的了!”

  

   刘二跩被人倒打一耙,觉得很恼火,我不写出来,不是没法揭发他们吗?他们骂老人家不是现行,我写出来咋就变成现行了呢?”

  

   那人说:“人家骂人我们没听见,你写出来我看见了,不但看见了,你还站在跟前讲解,你不是现行是什么?老人家眼睛好不好,是你这种人评价的吗?”

  

   当然,也有为刘二跩鸣不平的,说刘二跩这个事情做得没错,对坏人坏事就要斗争,不得姑息。刘二跩便越发嚣张起来,他看见对面杨裁缝家外边放了个搪瓷垃圾盆,便拿起来当锣敲,一边敲一边喊:“快来看,快来看,王嘉仁和张永利是反革命分子!”他期待着王嘉仁和张永利的出现,但人家压根就没有理他。他喊了一阵子,嗓子都有些哑了,还是没有人招理他。后来,刘贫协来了。刘贫协径直前去,三下五除二,将大字报从铺板上撕了下来:“滚回去,不要在这里丢人现眼。人家是不是反革命有政府管,关你屁事?也不撒泡尿照照你那怂样子,还有脸写大字报?”

  

   刘二跩又一次败下阵来,不是他说的事情不重要,而是人们对大字报这种形式失去了兴致。他又看错了形势。不过,他还是不死心,他宣称,要去县里,找新生的革委会反映情况,王嘉仁和张永利他们说反动话,咒骂老人家,是地地道道的反革命,不配当领导。后来,他一想也不成,在县里,管事的还是张永利,告不倒,不如先去公社,在丁书记、全社干部面前先去骚张永利的面子。他相信,只要他闹下去,一定有结果的。他看人们都走了,赶紧将他老子撕碎了的大字报又拾了起来,捏着一堆纸片进了公社院子,然后,在地上将纸片尽可能地拼在一起。

  

   刘武装走过来问他:“你干甚呢?”

  

   “我揭发反革命。”

  

   “谁是反革命?”

  

   “自个看,都在上面写着呢!”

  

   其间,又来了几个人,大家看后都议论起来。干部们总是比街里的群众聪明一些,看是有关张永利的事,有人很快就溜了。但也有人向刘二跩提问,问这问那问细节。刘武装的头有些大,他说:“你把大字报收起来,这里不是贴大字报的地方。”

  

   刘二跩说:“我没贴,在地上放着。”

  

   “地上放也不行。”刘武装说,“你在混肴是非,扰乱视听,这么做,你有什么目的?”

  

   “没目的,我就是要让大家晓得有这么回事。”刘二跩变得聪明了。

  

   “没目的,就立马走人,这是办公重地,你要是再这么胡搅蛮缠,我叫人把你赶出去!”

  

   “我又没犯法”,刘二跩说:“我等着你给我上铐子呢,你敢吗?”

  

   一幅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刘武装也拿他没办法,正发愁时,老高来了,老高听说了刘二跩贴大字报的事,去大街上没找着后,追到公社院子里。老高对刘二跩说:“你最好收起来,你这是破坏安定团结局面的不法行为。王嘉仁和张永利是不是犯了错,要由上级部门管,用不着你搀和。自个一屁股屎还揩不干净,天天乌眼鸡一样瞪别人,你也不称称自己有几斤几两,胡跳腾甚?”

  

   刘二跩反驳:“我是革命群众,我为甚就不能跳腾,只许你们放火,就不许我点灯呀!”

  

   老高说:“我可是把好话给你说尽了,你不要逼着我把你的那些事抖漏出来,后生,凡事好自为之!”

  

   刘二跩弯下腰,将纸片收拾起来,不声不响地走了。不过,他还是不明白,为甚张永利一当官,别人的屁股一边倒地坐在了张永利那边?

  

   这个事情虽然没掀起什么大的风浪,但私下在双龙街还是有些议论。有人认为,排除刘二跩的人品不说,后生揭发的事实可能存在。古人说,谁人背后不说人,谁人背后无人说。对老人家有看法的人不在少数,不敢说不等于不想说。也许,张永利和王嘉仁在议论某个事情的时候,碰巧被刘二跩听见了。但是,刘二跩找王嘉仁要干甚?有人去问王嘉仁,王嘉仁说:“刘二跩说他打过仗,立了功,要当生产队长。”

  

   “你让他当了?”

  

   “我没有这个权力。生产队长要选举,你们要是选他当队长,我没意见。”

  

   这个话,再次反馈到了刘二跩的耳朵里。刘二跩觉得他来硬的是行不通。与其这样,不如先退一步。众人劝他的中心思想是让他安心劳动,或许这也是条路,好好地表现一段时间,也许人家会觉得他是浪子回头。浪子回头金不换,仝老师就是个榜样,不妨试一试。

  

   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刘二跩上山劳动了。这个季节,农业社主要劳动力都放在东岗梁修梯田。刘二跩要表现自己,干起活来很卖力,这大大出乎人们的预料,不明白他怎么就变得这么快,以至于怀疑,王嘉仁和王永利私下给了刘二跩什么承若?伙伴们也在取笑他:慢点,小心闪着腰!还有人说,没见你怎么劳动过,腰杆子咋这么硬?刘二跩不搭腔,一心要用实际行动改变人们对他固有的看法。当然,最高兴的还是刘贫协,刘贫协看到儿子终于回心转意,在意外之中也有些欣慰,高兴得嘴都合不拢。但他还是留了个心眼,修梯田是个力气活,干两天可以,能不能长期坚持,真说不来。他劝儿子,慢点干,出力气也是个细水长流的过程,水一下子流完了,续不上。刘二跩有些烦,他不希望老子在他跟前指手画脚,便说:“你能不能不说话?我不出工你不满意,我出了工你还是不满意,多干一会儿能把人挣死还是咋的?”

  

   刘二跩的话立刻赢来了一片赞扬声。王嘉仁说:“不错嘛,你也能成块好料。修梯田造好地,是给子孙谋福呢。听说,你在城里时很风光,跟我们也说说。”

  

   刘二跩说:“你不要没话找话,我干活是凭良心干呢,我既然挣着工分,就得出力。你跟我提城里的事,给你说你也不懂,那是真正的搞政治,你晓得,万三咋死的?不用动一根小指头,他狗日的就乖乖上吊了。”

  

   王嘉仁问:“万三是你弄死的?”

  

   “胡说甚呢?他自个寻无常了。不过,我四爷的仇也算报了。你们都说我不好,我不好能给县长报仇?你们好,谁能做到?”

  

   众人面面相觑,王嘉仁说:“小子,还是你狠!我说你咋要抓我的现行,弄半天,你是不是也想把我弄死?”

  

   刘二跩说:“你说什么话,我没有这个想法。我是出于公心,到现在,我也没有觉得我做错了。你们这些人穿一条裤子,我斗不过你们,但不代表你们就对,真理往往在少数人手里。”

  

   王嘉仁说:“我说不过你。你手里捏着真理,那我们就是歪理了。既然你正确,就给我们说说,今后的形势会怎样,让我们提前有个思想准备。”

  

   刘二跩说:“我不告诉你。有了思想准备,就抓不住你们的尾巴了。”

  

   刘二跩的话让大家有些愕然。狗日的,看起来干活还不错,肯出力,可心眼坏着呢,这往后,谁还敢在他跟前说话?万一他抓住片言只语,再让他写个大字报出来,那还了得?

  

   刘二跩忽然觉得自己把话说错了。得罪一两个人可以,你要把大家都当成敌人,那将来谁还会投你的票,给你举胳膊?他连忙说:“我说的不是这个意思,不要误会,乡里乡亲的,和为贵,和为贵。”

  

   僵硬的空气似乎得到了一丝缓解。但是,不少人开始防备他了。这家伙,绝对不是个省油的灯。王嘉仁叹了口气:“狗改不了吃屎,坏东西,心里不晓得想什么鬼主意呢!”

  

几天以后,报社的记者呼延和老兰来到双龙街,专门来采访王嘉仁。(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小说  

本文责编: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小说 > 长篇小说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8484.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