劲挺:鹅毛不是雪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116 次 更新时间:2021-09-10 12:50:52

进入专题: 小说  

劲挺  

  

   别人不敢应声,规规矩矩站着,只有女人在哭骂:“我要革命,我要当红卫兵。”

  

   刘大跩将头转向男人说道:“每个人都有革命的权利,革命洪流不可阻挡,谁阻挡就打倒谁!”

  

   男人被镇住了,想转身离开。刘大跩立刻开始行使权力:“先别走,给红卫兵看病!”

  

   刘大跩认识这个人,卫生院的外科医生贺占元。

  

   贺医生说:“不就是刘贫协的儿吗,你牛逼甚呢?”

  

   “我是谁的儿不重要,我现在是红卫兵!”

  

   贺医生说:“红卫兵算个毬!拿着鸡毛当令箭,明我自个还封个司令当当!”

  

   “这话可是你说的?”刘二跩威胁说,“后晌我就带人来造你的反,坏分子,敢和红卫兵作对!”

  

   “谁是坏分子?”贺医生说,“我看你们就是坏分子。”说着,他突然冲进窑里,提了一杆枪出来,“滚,要不老子拿枪收拾你!”原来,医院里配有枪支,值班用的。医生是基干民兵,他持枪是合法的。这会儿,医生正在怒火中烧,也顾不了许多,想拿枪托砸两个二流子。

  

   刘家兄弟落荒而逃。也有人不怕红卫兵,看来,这块红布的作用有限,两人逃到河边,互相用指头戳破对方的血泡,趴在河沿上漱口吐血,骂老高,仝老师是骗子。刘大跩将红袖箍扯下来说:“毬,带上它,连口水也讨不来,老子不当红卫兵了!”

  

   二跩说:“不要急,现在没有用,兴许以后会有用的。”

  

   高登云四十多岁,有了把年纪。早先,刘县长还在双龙街当乡长,抗美援朝开始,刘县长动员他当了志愿军,刚当兵就上了上甘岭,那仗打得很是惨烈,刘县长送去十个人,领回来九个烈士牌牌,只有老高命大,没少胳膊没缺腿复员回来。他被安排在邮政所送信,这个活不算太好,但老高很满意,最少标志着他革命成功了,家里人也衣食无忧。老高工作努力,认真,多次得到系统里的表彰,人也有爱心,一段时间,他看到我父亲带社员修地畔,造水地,大加赞赏,主动写信给他四川的战友,寄了一些青稞和胡豆种子,给我父亲,说这些作物喜湿,早熟,兴许能帮着众人度春荒。有时,他还会将自行车放在路边,跟社员们一起搬石头修地。我四大说,送信的也算干部,要不到我们村里来蹲点,当驻队干部。老高咧着大嘴笑:“咱不行,文化浅,政策水平低,弄不了。”话虽这么说,老高对政治上的事情很敏感,这可能与他天天看报有关,说起话来,很像个大干部。这个人有正义感,仝老师吃烩饼的事情上,他表现得非同寻常,他不相信王嘉仁有那么高的水平,能把话题说得有条理,还圆滑,一定是张永利在背后摇鹅毛扇。这就有点不够意思了,同样是国家干部,你张永利就就能心安理得地欺负小年轻?自己多吃多占,还装得像受了气的小媳妇。人要诚实,一是一,二是二,有毛病要认错,这是当干部的最低要求。本来,他要找张永利再次理论这件事情,但被仝老师挡住了。

  

   仝老师说:“一点小事情,你再翻出来,别人以为我气量小,不值。咱们眼下有这么多当紧的事情要做,没工夫捡这些陈谷子烂芝麻。县城里开教师集训会,揪出了不少坏分子,有些人想不开,要跳崖,上吊,企图通过自杀达到对抗运动的目的。可见,这回革命你死我活,非同一般。规模多大,无法预料。老高,关键时候,组织得靠你出头露面,你是老革命,立过战功,个人威望也高,你得领导我们干几件实实在在的有利于运动的事,比和张永利理论重要。”

  

   老高被小伙子说得心潮澎湃。仝老师识大体,顾大局,有政治抱负,一时有相见恨晚的感觉。老高立即和县政府的群众组织取得了联系,负责人常山菊答应,立即派由县城中学学生组成的宣传队,赴双龙街进行革命宣传,给群众讲解十六条,进行革命大串联。

  

   第二天,老高把当日的报纸分发完,将远路的报纸托人转送,自己在办公室等着宣传队的到来。十点钟左右,一辆大轿车停在了南门广场,车上下来些穿着草绿色军装的男男女女,这些人整队后,喊了些口号,一些人在墙上写标语,大部队由仝老师,老高和公社副社长常贵领着,到西头卖蔬菜瓜果的市场里划出了一块地方,让宣传队表演节目。乡下人,长时间没有见剧团来演戏,都以为是来演大戏的,没想到都是些小节目,又扭又唱,看不懂这些肢体语言,听不完整唱词,有些话杀气腾腾,比如,横扫一切牛鬼蛇神,滚他妈的蛋,和以前看过的黑头花旦完全不一样,渐渐地,人们了无兴趣,又回去卖自己的菜。仝老师忙前跑后招呼演员,沏茶倒水。老高动员老乡们去看演出,但是气氛还是不够热闹,好在,演出没有持续多长时间,到最后,一些人从包里拿出来一沓沓小纸片,朝天上抛撒,这下聚了不少人去抢,都是一些语录卡片。抢到的人欢天喜地,如获至宝,没抢到的人,唉声叹气,感叹文化既然革命了,还他妈的不公平,机灵的人得到了教导,迟钝的人只有眼巴巴看的份。看到群众的革命热情如此高涨,老高承诺,等下个礼拜,叫县里寄一些卡片来,由他给大家分发。

  

   下一个集日,宣传队又来了,这次带来了更多的卡片,还有一些可以别再胸前的红色金属牌牌和少量像章。人们的兴趣转移了,都把目光盯在了像章和红牌上,语录卡被人们踩来踩去,老高感到有些心疼,一个人弯腰捡拾,带回去,放在一个纸箱子里。一周以后,双龙镇人民公社改名了,这天上午,公社组织了一个盛大的群众大会,抬着一块用红绸扎着的木牌,在街里游行一周,最后,在巨大的锣鼓声中,丁书记宣布:双龙镇改为东风人民公社。他向大家解释说,现在世界上是东风压倒西风,世界上究竟谁怕谁,不是人民怕美帝,而是美帝怕人民。双龙街是封建主义的残留,改了名,证明我们和旧世界决裂了!同时,他还号召,个人名字中,含有封资修意思的,也需要改。比如,富贵,发财,爱苏等等,每个人,要有一个全新的面貌迎接革命的到来,并投身其中!

  

   会开得热热闹闹,但是,会一结束,又变得冷冷清清。不管是叫东风还是叫双龙,好像也没有改变街里的秩序,老高非常焦虑,怎样才能掀起新的高潮?他问仝老师。

  

   仝老师说:“我也为这个局面发愁,闹革命,一旦没有新鲜感,群众就会离我们越来越远,我看,教师集训会上的经验可以借鉴,我想,咱们一边破四旧,一边抓坏人,给地主,富农,右派,坏分子形成一个政治高压态势,不相信双龙街永远死气沉沉。”

  

   老高还是有些担忧:“这么做,公社会咋样看我们?人家是党的机关,政府允许我们这样做?”

  

   “管毬他呢!”仝老师往地上吐了口痰,“上头号召踢开党委闹革命。要打倒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中央的当权派是刘邓,双龙街的代理人就是他丁志杰,中央叫咱们打到他,不是咱们一定要打倒他。”

  

   老高有些惋惜:“我看丁书记这人不错,待老百姓也和气,没听人说有多吃多占的毛病,也没和那个女人有麻达,把他打到了,有点对不住人家。”

  

   仝老师实实在在告诉老高:“从历史经验看,打到一个人不需要看他有没有毛病,犯没犯错误。它占据了一个不合时宜的位置,就应该把他挪开。”

  

   5 民兵扰乱批斗会

  

   医生说的不是玩笑话。贺医生是个说一不二的人,做事果断干练,就和他拿手术刀割阑尾,杀脓肿一样干脆利落。当天,他买了二尺红布,拿到对过杨裁缝的缝纫铺里制作了一面红旗,随后又买了一小罐宝塔牌黄油漆,回到医院后,用手术刀在硬纸板上刻了一行字,用牙刷印在红旗上。第二天,他举着红旗,背着背包到街道里游行,走到北街时,专门去学校里转了一圈。他向看稀奇的老师和学生们宣布:东风战斗队成立了!他要去北京进行革命大串联,接受毛主席的检阅,要把双龙街的革命高潮汇报给主席。

  

   医生要见毛主席。人们呼啦一下子将医生围住,高喊口号支持他,向他致敬,有精明一点的人,立刻上去和他握手。他们理解,与贺医生握手是一件非常光荣的事情,一个重要的礼节,医生会把自己的手印转达给毛主席。医生握了大家的手,就等于大家握了毛主席的手。

  

   群情振奋。这一举动,搞得仝老师不知所措。强中更有强中手,一招鲜,吃遍天,他咋就没有想到呀?他眼巴巴地看着医生走下街道,看着众人把医生送下南门滩,看着医生和众人挥手告别,看着医生举着红旗拐过弯道后,才回到自己窑里。可能有麻烦了,双龙街有了第二个革命群众组织,这个组织只有医生一个人,这充分说明,人们要革命的意愿十分强烈,也告诉他,往后,有了竞争对手。一种强烈的使命感让他再次做出了要造声势,造大声势,迅速壮大革命队伍的决定。但是,昨天的事情也有点让他犯愁,他给了刘家兄弟一块钱,这是他差不多一天的工资,假如,刘家兄弟把这件事说出去,给每个来当红卫兵的人五毛钱,靠他的工资是远远不够的。况且,他还有家,要给老婆儿子挣生活费。先前,他为成立组织,买纸张,笔墨,红布,油漆的钱都是和宋校长借的。宋校长说:“下不为例,学校没有这笔经费,你有钱了自己闹革命,没钱了自己想办法。”仝老师心里不悦,但他能说什么呢?他跟其他老师借,别人推说没钱,或者像看见瘟神一样,躲开他。他终于意识到这样不成,如果把革命闹成个人的事业,那肯定是没有前途,会中途夭折。他打定主意,拉着老高去找丁书记。

  

   丁书记不卑不亢,对他们的诉求不作任何评论,也不答应给他们划拨经费。老丁说:“经费的事情要问县里,我无权给你们拨经费。再说,就是想给你们钱,我也没有。你们是国家干部,挣着工资,按理说,革命是自觉自愿的,伸手向政府要不合适。还有,你们拿钱收买人加入组织,这个做法不大妥当,让人家为一点蝇头小利追随你们,这有悖于革命,得向上边反映。”

  

   仝老师的脸变得黢黑,仝老师没有想到,给刘家兄弟一块钱,这么快就被丁书记知道了,让人家抓住把柄上了纲上了线。他结结巴巴辩解:“不是这回事,那两货被他老子从家里赶出来,没吃饭,我可怜他们,给了一块钱,跟加入红卫兵没有关系。”

  

   老丁没理他,对高登云说:“老高你是老革命,做事要有个度,你们拥护毛主席,大家都拥护毛主席,本质愿望没有谁比谁差,谁比谁强。上头有通知,原则上要求在本单位闹革命,你有邮电所,仝老师有学校,你们在自己单位闹就成了,不要往外扩大。”

  

   仝老师抢着说:“我们是大联合。”

  

   “大联合不符合上级指示精神。”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小说  

本文责编: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小说 > 长篇小说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8484.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